刚刚更新: 〔吞天战尊〕〔菜鸟主神的二次元〕〔僵尸邪皇〕〔兵器大师〕〔哥哥万万岁〕〔从日本开始的从良〕〔召唤梦魇〕〔漫威里的德鲁伊〕〔带着武器回大唐〕〔穿越者聊天群〕〔邪骨仙风〕〔不眠之夜〕〔降临诸天〕〔超凡献祭〕〔影视世界的律师〕〔朕的纨绔皇妃〕〔大神别跑,哥罩你〕〔反派都想打死我〕〔唯一法神〕〔一世帝尊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140节审查梁山8
    田师中在泊边吹着潮湿的风,顶着爬高的太阳干巴巴等了一个多小时,梁山的船才来了。

    这厮心中恼恨,但闭嘴什么也没说,见来的十几条船虽然不大,每条却也能载十个八个人,也算安稳,就带人坐了。

    进入梁山泊,田师中和手下都是第一次深入见识这片广阔的水域风貌,也不禁感慨其海一样浩大和芦苇丛生构成的复杂凶险,一路留心记识,以备日后好带兵杀入进来。

    一路平安,渐入水泊深处,前面是一片广阔的芦苇荡,早看累了的田师中对泊中惯见的这种乱草场不以为意。

    进入芦苇荡,十几条船在其中拐来拐去,有快有慢,在官兵的无聊腻烦困倦中不知不觉就拉开分散开了。等田师中在船舱中闭目养神琢磨上了梁山怎么行事中回过神,他才猛然发觉跟在后面的船全不见了,顿时心生不安。

    起了点疑心,他正待喝问。前面摇橹,后面撑杆的架船两梁山汉子突然哈哈大笑几声,草帽一摘纵身跳入水中。

    不好。

    田师中惊得蹦起来,弄得小船一阵摇晃。这不可怕。可怕的是船漏水了。

    泊水从船底一个圆洞迅猛涌入。田师中随身带的七八个亲信好手惊恐喝骂着上前一通手忙脚乱,却怎么也堵不住。

    小船几转眼进水半舱,下沉。田师中等全部坠入水中。

    此来水泊,田师中也做了些准备,带的这上百军汉和亲随都是特意挑出来的多少会水的,准备必要时在水泊上能对付梁山人一二,也有懂点操船的方便夺船进退,不至于那么容易就被梁山人陷入水泊刁难住。

    骤然落水,这条船上的汉子惊恐万状,要知道这是辽阔的梁山泊,没船,就他们这点水中能耐不可能游出去,但也不至于落水就全淹死,在水中一通脚蹬手扒的慌乱扑腾,除两倒霉蛋惊恐中一口水呛死,其他人吐着水还是扑腾出了水面。

    亲信随从和军汉能自救,尊贵的田师中田大人可不会游泳,也万没料到梁山人真敢往死里弄他,没这个准备,一落水,什么优雅官威什么智珠在握一切在掌中的从容傲慢都不见了,惊恐尖叫,四肢乱舞,搅得水嘭嘭哗哗响,状如疯子。

    不过,这厮命真是大,在泊中瞎扑腾灌了不少泊水,呛得胸鼻火辣辣难受,眼睛发蒙,晕头转向中一时分不清自己是身在人间还是已经下了地狱,却硬是没呛死还扑腾出了水面,当然,转瞬又沉了下去,本能想换气张的嘴又猛灌几口水。

    田师中在浑浊阴森的水中完全蒙了,只本能地胡乱拼命扑腾,威风的宽大官袍格外成了累赘,长翅官帽早掉了飘不知哪里去了,这回没那么幸运扑腾出水面了,越挣扎越下沉,憋得这厮大口大口吞咽着浑水污泥,冒出一长串水泡。

    眼看这厮性命交待了,这时有水性好恢复了些镇定的一个亲随及时游了过来救助了田师中。

    田师中被揪着头发露出了水面,此时早顾不得什么尊卑冒犯,脸一出水就吐着水,长长呃一声贪婪吸着空气。

    那亲随水性尚可,看来也懂点水中救人知识,防着被濒死中糊模了的田大人乱抓死抱把他也坠着一同淹死,是从背后潜下揪的头发。可田师中不懂这常识,神志不清,性命交关之际就是有棵稻草能抓到手也会死死抓住,一吸到了空气,缓了命,第一时间就是伸手猛抓向头顶的救命物,一下子把亲随的手臂死死抓住不放,并且挣扎着捞手转身死抱向亲随。

    亲随大惊失色,叫声大人别慌,可哪能有用。

    眼看要被田师中死抱上死缠着一同坠下去同归于尽,亲随惊恐地想甩开田大人避开这要命的瘟鬼逃走,但晚了,哪里能甩得开。四体不勤俗称手无缚鸡之力文人的田师中这时候的力量大得不可想像,抓住亲随的手象铁钩子一样牢固有力,怎么也挣脱不开。

    完了。

    亲随吓得脸色煞白,坠沉在水中憋得也喝了好几口水,心中只悔恨自己为什么要忠心过来救主,惊慌中瞅见一抹绿色,是芦苇,下意识就猛地拽住了一大把,结果缓了缓下沉之势,随即自然就是拼命扑抱向那片芦苇,手抓脚蹬浓密坚韧的芦苇丛得到点借力,奋力一挣扎总算又钻出水面透了一口气,也镇定了些,连忙又拽着大把芦苇和怎么也甩不开的死抱田师中以及这片夺命的水泊全力较劲。

    这时,又有一水性较好也镇定不少的亲随游了过来讨好田大人,争功相助。

    这厮比较有脑子,见识到了那亲随救田大人导致一起陷入绝境的可怕下场,就没敢过去直接伸手,而是聪明地把那根漂在水面的撑船长长竹杆捞到手,游过来递到田师中面前。

    田师中此时是见什么抓什么,乱抓向侧背后亲随的那只手立即鬼爪一样如电一把抓住竹杆死死抓紧,再也不肯放开半点。亲随则潜入水中,把竹杆另一头对向泊底,在田师中下沉和拼命乱撑下竹杆扎入了污泥中,形成了个支撑。

    猛然得了支撑不会下沉,濒死挣扎完全惊糊模了的田师中本能就依赖上了竹杆,放开了死抓住的亲随,两手都死抓住竹杆拼命往下撑,好象能借助这根竹杆一下飞腾到天上去脱离死亡水泊一样。两脚也抱上去,身子更拼命贴上竹杆。

    第一个出手的亲随得了解脱,总算从死亡线上挣扎回一条命,身子一轻松就感觉浑身散了架一样酸痛无力,却是用力过猛,被田师中连累的这一通折腾迅速耗得从精力到体力潜能都大空,没了负担,精神一松反而连自己也救不了了。

    后一个亲随看到先行者在水中胡乱抓芦苇,但抓了几把后就无力地沉了下去冒出一长串水泡和一些呛出的血迹后没动静了,惊得他猛出了一头冷汗。

    好险。

    好在自己没第一个忠心却忙乱草率地上去救田大人,否则死的就会是自己,会游泳也白搭。

    竹杆在淤泥中又不是固定住的,撑着缠上来的田师中,重心是偏的,自然会倒。

    一倒,田师中昏蒙中只会拼命抓横漂起来的竹杆,而不知道竖起来撑,还是得沉入水中死掉。好在那亲随已经有了应对之策,不敢正面伸手助田师中,从背后踩着水不时地托推着背,大致能保持田师中不倒而撑杆平衡。

    但这样下去显然不能长久。

    那亲随的体力有限,水性也不是那么精妙,在水中还得顾着自己活命,哪能一直兼顾着田师中保持平衡。

    到了此时,再看同船的其他几个亲随或军汉会水也多半没了力气而淹死了,剩下一两个还活着的也不过是在绝望中徒劳地挣扎多喘几口气留恋着世界不肯背负此生罪恶下地狱而已。

    片刻后,又死了一个。

    又过了一会儿,最后一个也松开了芦苇沉了下去再没露头。

    死光了。只剩下一个人。

    那亲随哭了。

    没本事游出广大的水泊,坚持没有任何意义。

    等待的只有死亡降临。

    他也渐渐没了力气,能保持自己不沉底就不错了,渐渐顾不上推托田大人猴子一样玩竹杆平衡,也想放弃无谓坚持。

    撑着杆的田师中得到了喘息机会,这会却是恢复了些神志,定睛一瞧也明白了凄惨危急。

    他看到稍远处泊着条小船,小船上的三梁山汉子悠然自在地欣赏他如何和死神搏斗,顿时如同看到了亲爹一样,什么尊严高贵都顾不上了,颤声急哀求道:“好汉饶命。好汉饶命。师中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请救命,求求你们饶我一条狗命.......”

    亲自操船渡田师中进水泊,并在这片芦苇荡下手整治的为首者正是平常负责巡察水泊的梁山水军副将刁椿。

    他瞅着大马猴一样攀着竹杆惊恐绝望的田知府,不禁感慨这狗官真是命硬。

    会水的都死了,这厮居然能不死。

    真是好人不长命,祸害活千年。上天对善恶何其不公。

    对田师中,事先,负责留守梁山的朱贵、欧鹏、马麟等准备了两手整治方案。

    刁椿在这弄漏船只让田师中落水可不只是为折腾吓唬一下田师中,就是冲要命直接下手的。

    这狗官祸国殃民,论罪早该死了,而且还敢处心积虑和梁山作对,就手早弄死早少个民族大祸害,梁山也早清静。

    田师中以为只要梁山不反就绝不敢害他这种地方大员高官的性命,否则梁山没法和朝廷交待,觉着他进水泊不会有危险。但梁山就是敢淹死他,事后,朝廷若追究下来,就说是田师中自己坐船不小心落水意外呛死了。朝廷又能怎么着?

    至多问责一下梁山摆渡不利闹出人命而已。梁山弄几个该死的人顶罪砍头了事。

    皇帝是绝不会为个区区守边无能贬官下来的田师中而抓住这事不放和沧赵家族翻脸的,只能雷声大,雨点小,板子高举轻放,并借此展示对沧赵家族的恩宠偏袒,好糊弄蛊惑着赵公廉感激圣恩,重新忠信皇帝而继续死心塌地为皇帝卖命。

    这就是官场的残酷现实无情。

    皇帝只重视自己的江山宝座利益,臣子只是爪牙工具而已,只要对江山宝座有利,牺牲谁,皇帝也不会在乎。

    天下臣民活着的意义就是为皇家利用和牺牲的。

    在这种臣子之间的冲突死亡事件中,皇帝很容易做出明智取舍。

    谁有罪,谁无辜,那无关紧要,何况田师中没大用,而梁山又有合理借口。

    眼下是,田师中命大就是不死。刁椿也不强行往死里弄,立即上手第二个方案。

    不死也不能让他好受了。

    得让他付出心痛到骨髓的代价,得给这家伙一个刻骨铭心的深刻教训,看他还敢不敢再耍聪明肆意和梁山作对。

    船划过来。

    刁椿瞅瞅这个简直创造了奇迹的田府亲随,冷笑打量着绝望中装可怜的田师中。

    “想活命?”

    “你能拿出什么换你的狗命?”

    田师中一听这个,心中顿时一喜。

    肯谈判,那就有希望活命。

    他连忙使劲扮讨好笑脸道:“本官”

    “嗯?”

    “呃,不,是下官”

    “嗯?”

    “......不,是,是小人想知道用什么能得到好汉饶命。只要师中能拿得出做得到的,小人都会全力以赴。可对天发誓。”

    刁棒懒得和这狗官多磨叽,直接道:“老子知道你贪了很多钱财,仅仅是在信安军那当数年边防长官走私放私,你就怕是弄了不下百万贯横财。调到东昌府这等富裕地又以各种手段发了大财,其中就有和海盗勾搭走私。论罪你也该死。”

    “这么着吧,你就拿出百万贯来,今日赶紧送来。老子一高兴,兴许就放了你。否则,你死这也是罪有应得。”

    “百,百万?”

    田师中料到会被敲诈大出血,但怎么也没料到对方张嘴就是这么大数目。

    百万贯,养一支大军都够了。朝廷每次支付西军几十万大军的军费也不过是几十万贯而已。梁山人可真敢要。

    但还真不是田师中绝对拿不出这笔巨款。

    沧赵商务带给大宋经济巨大的变化,让大宋比史上富有数倍。

    丰富实用新颖的商品也给宋人往辽国走私创造了海量利润。

    田师中利用镇守信安军州两面直通辽国的便利,数年暗中勾结权贵或民间豪商提供走私便利,同时参与疯狂走私。

    这家伙智商高,有文化,经营有方,生财有道,家中贼有钱,没那么悬乎有百万钱财,但也有六七十万甚至更多。

    他手下的亲信大将都是具体干事的,自然从中也能捞到不少。

    他一下子拿不出那么多钱财,部下绝对能轻易帮着凑齐,今天很快就能送来。

    刁棒可不心思听田师中耍嘴皮子哭穷哭难,直接打断想狡辩,讥笑喝道:“你不愿意?”

    “那算了。反正你死了。你家的钱会落到你手下手里。我梁山也应该能得到些。”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长生归来当奶爸〕〔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白莲花(NP)白莲花〕〔顾轻舟司行霈〕〔宇宙最高悬赏令〕〔万道帝师〕〔渡鸭之宴〕〔都市绝品仙王〕〔契约交易总裁追妻〕〔老师太霸道〕〔LOL神级配音〕〔这群妖精想上我!〕〔亿万爹地天价宠〕〔小奶狗养成日记-朦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