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男神校草,别惹我〕〔山村庄园主〕〔异世之弑天剑皇〕〔体坛偶像〕〔长生十万年〕〔娱乐超级奶爸〕〔偷汉神贼〕〔帝少的神秘丑妻〕〔我来自三界外〕〔写轮眼之武侠世界〕〔南宋第一卧底〕〔女帝家的小白脸〕〔一夜强宠:禁欲总〕〔女神的贴身高手〕〔神级漂流瓶〕〔最强修仙奶爸〕〔跟着课文学历史〕〔佞相夫人要守寡〕〔重生千金:大神,〕〔最红女主播:总裁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552节桃花山大战2
    祝龙的张狂激得官军众将纷纷大怒。

    都是自负带把的好汉子,哪受得了这个气。官军二号人物兵马都监黄信被辱骂,这不是个人荣辱了,是在这的全体官军将领身为朝廷官员的尊严和权威被挑衅羞辱。

    黄信倒是显得不太恼怒,没看肆意张狂的祝龙而是仔细打量着祝万年和祝彪,神色若有所思,但既然被对手指着鼻子点名叫战,哪有退缩不战的道理。

    他冷冷一笑,不管祝家逆贼打的什么鬼主意,我都先会会你到底是龙是虫。

    他轻摆长枪刚要策马出阵。这时他身边一将也是和黄信交好的老青州军偏将尤元明对黄信道:“祝家贼厮也不知打的什么算盘如此激大人,待俺先上去探探虚实。”

    黄信很了解老伙计的本事,担心有失,见尤元明战意高昂,低声提醒道:“祝家三子号称三杰,龙虎彪以彪为最,龙次之。这个祝龙怕也不是好惹的。你出战切不可轻敌大意。”

    尤元明微点头,“我自晓得。”

    说着催马抡刀冲上阵来,也不废话,人借马力,马借人威,冲祝龙顶门就是凶狠一刀。

    祝龙见来的不是黄信,不知是什么杂牌将校,感觉被羞辱,勃然大怒,舞枪架开大刀,怒喝一声:“无名杂碎也敢上来找死。”摆开大枪紧逼着厮杀。

    尤元明也大怒,老子好歹也是青州军排位前列的大将,辅佐主将统领重兵,威行青州,你个区区乡霸毛贼安敢小视我。

    二人各逞英豪,狠命厮杀,越斗越火大,很快斗了二十几合,不分胜败。二马对冲,凶狠交手又一合,仍无果,错马而过,尤元明刚想圈马再战,却听到鸣金,只得强压怒火回到本阵。

    黄信对他笑道:“将军奋勇首战已是功劳。这贼厮太嚣张。本将心恨之,看得手痒,所以召回兄弟。你且歇息。待本将去活动一下筋骨杀杀他的威风,出口胸中恶气。”说着冲上阵前。

    尤元明压压火气冷静了些,却是明白黄信的好意。

    祝龙这厮嚣张却真有点嚣张的本事,枪法不俗。这场交锋,战一时能战个不分上下,久战,他真未必不败能保住性命。黄信看出了祝龙武艺深浅,担心久战危险才找借口唤他回来。

    这就是军中交好的袍泽之谊了。

    黄信一上阵和祝龙杀在一起。紧跟着祝虎就冲上阵来嚣张大叫:“青州副将毕应元是哪个?速速上来受死。”

    毕应元听到呼喝微微一愣。

    祝家贼寇专挑官兵重将厮杀,这是什么意思?

    是恃勇专挑厉害的来杀以显他祝家英雄,还是打的什么鬼主意?

    莫非他们知道部下实力不是官兵的对手,就想取巧专挑官兵大将杀掉使官兵失去指挥陷入溃烂不战自败来取得反围剿胜利?

    几个念头一闪而过,毕应元策马拎刀就冲了上去。不管祝家有什么阴谋诡计,胜利说到底还是靠实力说了算。毕应元打算先斗斗祝虎杀杀其威风嚣张气焰再说。

    毕应元一上。一直好整以暇的祝彪也立即有了反应,随即来到阵上,直接枪指霹雳火秦明,撇着嘴喝到:“秦明,你不是性如烈火每战争先吗?这次怎么做了缩头乌龟?遇到我祝家英雄,也知道怕了?哈哈……”

    若说祝龙祝虎的嚣张只是让人恼火,那么祝彪一上场,他每一个动作流露的猖狂视天下人如无物,直接触及到人心中尊严最敏感的那根弦,但凡有点火气的人也会被他激发出强烈的仇恨与杀意冲动。

    青州军中,别说要面子威严的将领,就是普通士卒也有很多人对祝彪那拽得不行的样激得胸中瞬间充满愤懑仇视。一时间,无数声音大骂祝彪。

    有人怒喝:“小小毛贼,休得猖狂。”

    有人嘲弄道:“是哪个货裤裆没夹紧把祝彪这么个东西漏出来了?”

    有人怒骂:“祝家祖上一准是缺了大德了,才会有祝彪这么个坑死亲爹专门败家的禽兽当子孙。”

    这还是好听些的诅咒。

    军中粗野丘八打架骂人可是拿手本事,好手大有人在。各种污言秽语铺天盖地淹没了祝彪,并深入探讨到祝家的列祖列宗,问候了祝家所有女性。

    祝彪张狂挑衅却把自己气个七窍生烟火冒三丈。

    这厮双眼瞬间血红,面孔扭曲,摆枪疯狂大叫:“都他娘的闭嘴。有本事就上来。看你爷爷怎么教你做人,再把你碎尸万段。”

    狡猾的祝万年也被官军的辱骂浪潮气得三魂暴跳,杀机冲天。只是他没有冲动地失去理智,暂时强压下怒火,继续驻马观敌了阵,按早打算好的计划等待战场形势后续发展。

    青州军偏将邬琼尽管是从别处后借调来青州军的,却和秦明一样是火爆子脾气,也和秦明这个霹雳火投缘交好。

    他扯着大嗓门怒骂了几句,大感不解恨,看到祝彪那越发张狂的样,仇恨值瞬间被祝彪拉满了,怒喝一声:“荒野草寇也敢自大?看本将来教训你。”

    怒吼声中催马舞刀撞上阵来,凶猛和祝彪对冲几合没分出高下来,随即二马盘旋胶着着较劲厮杀。二人都被怒火顶在狂怒状态,个个拿出平生绝学竭尽全力想最快干掉对手,刀来枪往,惊险连连,看得众官军紧张地都一时忘了辱骂,纷纷瞪大眼睛紧盯着二人一决生死。

    两个人打了能有二三十个回合,这邬琼确实刀法不一般,骁勇过人,厮杀起来就象疯了一样凶悍狂猛。祝彪自负而张狂,却也感觉到想取胜只怕不是那么容易,这才知道腐烂官军中也不是没有能人,也不都是贪生怕死的废物。只区区一官兵偏将居然也有如此本领和胆量。

    事实上,注重军事素质教育和打小就系统训练的大宋军官中,武艺好手大有人在,若论将领的整体武艺素质,大宋军官比西夏和大辽那种粗放简陋蛮子水平高不少,战场斗将大战打不过对手,常常不是武艺不行,也不是身体素质差,输是输在缺乏蛮子的凶野和舍命敢拼精神。

    祝彪这种大宋内地的乡里地主少爷哪懂得大方面的这个。

    在他的认识里,宋将都是只会捞钱耍钱喝花酒玩女人的娘们一样的官僚,从来没有把宋将放眼里,尤其是在当年轻松打败攻打祝家庄的官兵后更是把官军将领看得一文不值。

    此刻碰壁,他心中暗惊,瞅空看到两个哥哥恶斗黄信和毕应元这两位青州军主副将,本以为即使不能轻易杀掉对手,也至少能压着打,实际却是杀得难分难解,以他的眼力感觉反而是两个哥哥处在下风被打得胆怯了。黄信和毕应元不但不是无能胆小,居然越杀越勇。

    祝彪一看,这样可不行。

    他眼珠子一转,有了主意,佯装被对手打得胆寒力乏,招架几枪,突然拖枪败下阵去。

    邬琼正杀得火热投入过瘾,不宰了这个目中无人的祝彪誓不罢休,哪肯放祝彪逃走,大吼一声:“小儿哪里逃?”拍马紧追不舍。

    观战的秦明感觉不好。

    以他的眼力自然看得清楚,这个祝彪哪里是支撑不住了,只怕是起了坏心,看对手不是好对付的,不想硬战,想玩阴的来个败中取胜。

    他担心邬琼冲动下猛追不放有失,赶紧大喝提醒:“老邬,小心祝彪冷箭。”

    青州军准备了这么长时间才来剿匪,除了加强练军,也把三山贼寇头领的本事和特长不断摸索了解掌握,就是避免在交战斗将时没有防备而吃暗亏。祝彪擅射这一点,秦明心中有数。

    邬琼虽然不是边军出身,当着内地军官没怎么打过仗,缺乏战场经验,但也不是傻子,追赶不放是出于冲动,但也注意防范暗算。况且他注意到祝彪马上挂着弓箭,有心里准备。

    秦明的提醒让邬琼更警惕。

    恰在秦明呼喝提醒时,祝彪突然猛回身就是一箭。邬琼瞅见,一刀急斩,劈开这一箭,冷笑怒叫:“祝彪小儿,玩阴的取胜,这就是你嚣张的本钱?真是无耻可笑,不要脸。”

    他呼喝大笑着紧催马追赶。

    不料祝彪阴险,玩的是二箭连发,射完一箭,趁邬琼放松警惕有些大意,紧跟着又是一箭急射。

    可怜一员骁勇敢战的难得宋将被射个正着,邬琼脸上中箭,一头栽下马去惨死疆场。

    祝彪射杀邬琼,首开胜绩,顿生得意,挂弓摘枪,圈马又回到疆场接着挑衅秦明。

    秦明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将兼军中好兄弟被祝彪阴死了,不禁目眦欲裂,今天努力抑制性子保持稳重来统揽全局顿时全抛到脑后了,如雷暴喝一声:“祝彪,你找死。”

    哈一声猛催战马冲向祝彪,手中狼牙棒挂动风声恶狠狠猛击祝彪顶门。

    祝彪今天的任务就是杀掉秦明,至少要缠住,自不会因秦明凶狂可怕就退缩,但看这一棒来得猛恶,知道秦明力大过人,这一击就可看出威力可怕,他不敢硬敌,急挥枪连挡带闪,成功躲过,但即使用了卸力巧劲也仍然感到双手被枪上传来的生猛力道震得发麻,不禁惊骇。

    秦明怒瞪双眼也不废话,圈马而回,双膀较劲,狼牙棒呼一声又横扫而去。祝彪哪里敢挡,急忙一个蹬里藏身险险又躲过,顺手一枪急挑秦明软肋,却被秦明随手轻易格开……

    在离战场不太远的一片山丘上,花荣、赵岳以及这几年跟在花荣身边名为花荣家将骑兵,实为青州间谍联络中心头子,赵庄老户的儿子浦国龙,三个人隐在树林间观瞧桃花山前这场必将引发青州全局形势改变的空前大战。

    秦明的骁勇善战早就名传在外,此刻在疆场雄风大展,自不会让三人感到意外。

    闻名遐迩的霹雳火果然是员虎将,武艺精强,力量非凡,把一条数十斤重的狼牙棒舞得风车般迅猛而轻盈灵巧。以祝彪当年在祝家庄惨败知耻后勇苦练形成的今非昔比的本事,碰到秦明也一上手就被压着打,多次努力想扳转被动局面,却无法成功,只能咬牙切齿奋力抢拼。

    目前这对厮杀是缠战,表面看似乎是斗得惊险连环不相上下,祝彪似乎不比秦明差多少,有一拼之力,但在赵岳的眼中,祝彪的武艺已经很强了,却仍然和秦明根本不是一个等量级的对手,祝彪的对抗不过是在怀着某种目的或是在不服气地死撑,单是这种近战,不出意外,不用太久,祝彪就会被秦明打得彻底没脾气,别说有扳回局面取胜的心思,胆能不寒就算祝彪够坚强。这场厮杀,祝彪必败无疑,结果只看祝彪能咬牙强撑多久。

    若无意外,祝彪应该还会以真败来诈败,再用擅长的箭法来偷袭暗算,以图一丝胜利机会。

    但,祝彪再玩这手却是打错了算盘。

    他的箭法虽然不错,却远不是花荣这种射雕手水准,射箭的技巧、速度精准度和箭力都不足。而秦明也不是刚才可惜死了的战场也敢话唠分心的偏将邬琼。

    以祝彪目前的武艺水平和对高手的认识,不会知道这种单纯的斗将较量,没有乱军混战的干扰等有利偷袭的因素存在,场面情况一目了然,别说秦明防着暗箭这一手,就是事先不知祝彪擅射,仅凭现场发挥,只要不是太轻敌大意,祝彪也很难伤到秦明,更别说射死。

    秦明的本事已经可以进入超一流之列,即使只是处在超一流垫底的水平,那对战场危险感应的敏锐、反应速度及应变能力,也都不是其他层次的武人能够想像的。

    超一流武者会自然拥有一种能力,即使是在安全环境中,若有人暗算,一被盯上会心生一股危机感,更别说受到攻击。而其它层次的武者,即使是一流,除了一些有特别天赋的,想有对危机的心生感应能力,也需要在险恶中不断磨练积累才能形成。

    这场斗将,桃花山武力最强的祝万年不上去对抗秦明,却让祝彪去冒险死抗,也不知祝万年打的什么主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前夫,别来可好〕〔三国:神级选择〕〔最佳女婿〕〔我有升级天赋〕〔最佳赘婿〕〔穿成女主的娇气包〕〔逆神降魔〕〔小祖宗,到我怀里〕〔手工帝大师兄日常〕〔豪婿临门〕〔林羽〕〔逆天狂妃:邪魅王〕〔女配不背锅[快穿]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