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修仙狂仙〕〔焚天毒尊〕〔娇鸾令〕〔工厂女老板方长〕〔暗黑光耀九重天〕〔恶女重生:少帅宠〕〔游戏之狩魔猎人〕〔八零年代小绣娘〕〔有眼无敌〕〔星际重生之第一夫〕〔这个地球有点凶〕〔霍少蜜蜜宠:宝贝〕〔世界调制计划〕〔调皮的公鸡〕〔神灵狩猎计划〕〔黑衣查妖人〕〔木叶墨痕〕〔超凡俱乐部〕〔天下第一剑道〕〔天天有喜:财迷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61节雷霆地震
    帝王一怒,伏尸千里。

    赵佶聪明,念头多,但缺乏雄才大略的主见,本耳根子软,容易受人和环境影响,受权臣牵制,主意随时会改变,行事优柔寡断。

    但现在不同了。皇帝表现出前所未有的异常果断凶狠强硬。

    因为皇帝浑身发痒,痒得他直欲发疯,无药可治,身娇肉贵的,没吃过苦,经不起一点折腾,身体不能粘布料,否则粘处就会越发痒得钻心,大冬天却在宫殿中不得不光着身子,坐也不是,躺也不行,情绪失控,暴躁失态,全然不顾帝王的威仪,心中只剩下暴怒杀机。

    这个时候的人,别说主宰天下的帝王,就是普通人只怕心底的魔鬼成分也占了主流。

    太医们愁死了,面对疯狂的皇帝也快吓死了,怀疑丹药有慢性毒,可以他们的手段验不出来,喂食鸟雀实验都没显出不良反应,实在诊断不出皇帝到底是得了什么怪病,在皇帝近似声嘶力竭的暴骂喊杀威胁中,群体战战兢兢绞尽脑汁研制出一份药膏,给皇帝再次擦上。

    皇帝不能粘水,也就无法沐浴,也不敢以布粘身擦拭清理身体,以至于身上已涂过数遍药膏而且是多种,却都没显著效果,旧药未清又上新药,多种药混和在一起,也不知会不会发生有害变化,涂在皇帝身上,效果殊难预料。

    太医们现在就是盼望奇迹出现、幸运光临,否则脑袋真要掉了,至少要死几个让皇帝泄火。

    也许是上苍见怜太医的无辜。

    上了新药后不太久,奇痒症状慢慢减轻了不少。药效是有,但根本不是对症药,消除不了痒源。症状见好,实则主要是火山喷发一样间歇性中断,积蓄力量,再次喷发会继续猛烈。

    赵佶象离水的鱼被洒了些水一样,终于缓过一口气。嘴巴无力地张合着喘粗气。

    身体不那么难受了,但怒火和羞恼堆积在心里,被一群流露焦虑心疼他的美丽后妃围着温声软语关怀伺候,也难消他心中空前绝后的沸腾杀机,这,必须有宣泄的渠道。

    谁也不能让皇帝忍着不杀人。

    这时候必定有人要承受雷霆,要倒霉。要去死。否则难消皇帝的羞愤疯狂。

    看到皇帝往日优雅玉白的面容变得扭曲狰狞,温和的目光变得赤红凶狠疯狂。身上是青一块紫一块的药膏和抓痕,光溜溜坐在木椅上,仿佛是个准备随时择人而噬的怪物,即使是最得宠的后妃也不禁心惊胆战,面上努力表现美丽与关怀,心里则害怕自己成为出气筒替罪羊。

    随侍的宫女和太监们则更是惊恐万状,一个个小心翼翼,大气都不敢喘。

    平常,他们伺候在皇帝跟前。是最容易获得皇帝带来的好处的宫中人员,地位优越牛气,但有利必有弊端,这个时候,他们也是最容易被皇帝随意选中的牺牲品。

    刚才皇帝难受折腾的那会儿,已经有几个太监无辜被少活活杖毙了。死得那个冤那个惨。

    皇帝显然怒火凶狠正盛,谁知道下一个。甚至下一批会是谁死?

    在皇帝跟前现在不是机遇,反而是最可能承受灾难的首选。但无人敢流露打退堂鼓心思。

    无论是尊贵后妃,还是宫中贱役都得硬着头皮老实呆着伺候。稍有不慎就会成为‘祭品’。

    就在这时候,大慈大悲的观世,咳,是大太监梁师成及时到了。

    梁师成早得到了想要的审问结果。但直到这时才进来汇报,正是他太了解皇帝的缘故。

    他很清楚,在此次事件中,皇帝因病失去理智,只要是确定有人玩谶耍皇帝甚至是勾结一起害皇帝,那么事实的具体真相到底是什么,已经不重要了。

    赵佶此刻要的只是杀大臣的借口。一为泄怒,二为显示皇权威严恐怖,警告图谋不轨者。

    对梁师成来说,最重要的是必须把皇帝胸中的恐惧和仇恨用血腥释放出来,否则他梁师成也随时会倒霉。把此案办利索了,办得皇帝满意,他梁师成就会不但脱身危险,还更得重用。

    所以,梁师成顺着之前皇帝稍了解案情时产生的判断,把案件定为奸臣图谋不轨,勾结邪教,欲把君王和大宋未来的支柱重臣赵公廉一并除掉的最严重罪行。

    至于秦桧等设计阴谋确实并无此目的,本人认不认罪,那就由不得他们自己了。

    在开封府,梁师成代表天子定了案件性质,又是权威赫赫的内相,腾知府只求早日解脱责任,又深恨诸奸搞事连累他,哪会不顺着梁师成的意思办出审问结果。

    至于刑部提刑司那些人,谁愿意在这个时候,这种事上多纠缠?哪个不担心多嘴一句就会牵扯进去无辜地跟着倒霉?

    所以无不符合赞同审问结果,个个严厉谴责痛骂秦桧等枉辜圣恩罪大恶极……把之前****在早朝上陷害沧赵的辱骂攻击全部反扣回来,以显示对皇帝的忠贞不渝和皇帝同仇敌忾。

    历史上的秦桧陷害岳飞,理直气壮地告诉为岳飞抱不平的韩世忠:“罪岳飞,罪证何须有?”

    从此‘莫须有’罪名显赫史册。

    现在,他睁着被血迹模糊的眼看到罪状上写的勾结邪教……的可怕判语,吓得大小便失禁,想咬牙不画押,但,就象岳飞一家蒙冤由不得自己一样,他想什么,没人在乎。

    罪名是定了。

    酷刑之下的残破身体只能任如狼似虎的衙役们支配,秦桧的手在姚大的控制下签字画押。

    赵佶忍着痒痒,匆匆扫过审问结果,看到参知政事汪伯彦是主谋,早朝参奏赵公廉的那些御史等人都在案犯名单上,没丝毫怀疑和犹豫不决,怒吼一声:“贼子好胆。罪该千刀万剐。”

    “梁师成,传旨,传旨,把这些逆贼全部抓起来严刑审问定罪。跑了一个,朕要你脑袋顶上。还不快滚去办好?”

    梁师成暗喜,却装出忠敬心痛皇帝的样子,伏地道:“奴婢这就去办,一定办好,让所有敢对官家下手的逆贼不得好死。奴婢只求官家保重龙体,千万千万别为这些屑小气坏身子。”

    下手二字把此案的严重性进一步加强,牵扯到的官员下场会更惨。但此时此刻皇帝爱听。

    不以最凶狠来报复,如何能让倒霉的皇帝发泄得痛快。

    一向胸有成竹沉稳厚重的老蔡京得到消息,完全惊愕住了。

    他听着梁师成传达皇帝的话,实在没料到早朝才露出獠牙的谶案,居然转眼间就逆转成这样,完全出乎意料,原本极有信心控制的一切,突然成了脱缰野马。

    林灵素死不死,不关他的事。

    汪伯彦等人不是他铁杆嫡系,同为权力之颠,双方有权力之争,死不死,老蔡也不关心。

    这案件会牵连多大多广,会腾出多少官位,应该怎样利用好此次机会抢到要害位置壮大自己派系的势力,以蔡京沉浮官场几十年经历多了的丰富阅历,心里也大体有数。

    他惊骇的是,此事逆转得太惊人。以至于让他忍不住惊叹:沧赵难道就是这么邪门?

    沧赵家族至少上百年仁厚爱人,莫非苍天有眼,真就特别眷顾以仁德恒久传家的家族?

    这种灾难都能什么也不做就自动化解,反而还把阴毒陷害他的对手彻底清除,这难道是沧赵恒久仁德换来的不可阻挡的崛起?验证了厚积薄发这句话的灵验?

    以老菜帮子的阴毒老辣,此时也不禁抹了把冷汗,心里暗暗庆幸自己没有昏头参与其中。

    既然事不牵连自己一派,他做出决断也迅速利索,痛快配合梁师成完成旨意,以换得下一步补充官员、重新划分朝局政治势力时梁师成的配合支持,抢占先机,赢得更多主动权。

    汪伯彦自然也听到风声,当时得知秦桧被抓走,惊骇地差点儿瘫软在地,此时惶恐不安,吩咐人抓紧打探消息,自己在官衙努力安定心神一次次自我安慰,企图振奋精神急思对策,应对空前危机。

    可惜,一切都不以他的意志为转移了。

    触犯了皇帝切身利益,危及皇帝生命,失去皇帝眷顾,他的往日威风能力就瞬间成了虚影,只是只肩不能挑,手不能提,挥不得剑,惊惧得握不得笔的懦弱蝼蚁。有什么手段都白瞎,想什么都白搭。唯一下场就是等待加上罪名被人一脚踩死。

    煎熬中,结果终于来了。

    来抓他的居然没有一个官员出面。

    梁师成知其必死,不屑亲来,更关心的是抄家能得到的收获。其他官员视往日拼命巴结的汪大人如灾星霉鬼,唯恐沾到一点边,避之都不及,连带队来抓捕都不愿意。

    要是被陷入绝境的汪狗胡乱恳求帮忙,咬上一口牵连进去,那才叫冤枉倒霉呐。

    只两个皇宫普通禁卫进来,杀气腾腾喝声:“汪伯彦,你事发了。陛下有旨,拿你下大狱。”

    右宰副相门下侍郎李邦彦的办公地点离汪伯彦的不是太远,听到禁军暴喝,不禁变了脸色。

    他不是阴谋制定的成员,但看到机会积极参与了倒沧赵的谶运动,此时事发,只怕汪伯彦的下场很快就会轮到他头上。(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医世神凰〕〔吾乃六耳猕猴〕〔老子是不周山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