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毒医狂妃:暴君娶〕〔一夜承欢:总裁宠〕〔我真是良民〕〔光灵行传〕〔神界拾荒〕〔盛宠之锦绣商途〕〔遇见你,随你〕〔一念原罪〕〔我的梦幻林场〕〔唐伯虎现代寻芳记〕〔道影弥天〕〔时空飞盘〕〔这次换你来爱我(〕〔末日书馆〕〔村长的后院〕〔九仙帝皇诀〕〔唇情:总裁的试婚〕〔我真是风水大师〕〔佞难为〕〔男秘升迁路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80节一步一环
    一晃到了崇宁四年,即某元1105年。赵岳四岁了。

    这一年发生了很多事。

    张近开始在河间执政,为瀛州知州,高阳关路安抚使,执掌军政大权。沧州在他管理范围内,会变得比以前安全很多。如果不出意外,他会一直干到1112年,而且会有个叫赵鼎臣的幕僚陪他到底。

    年初,赵廉成亲了。

    对‘恨不能化男儿身,越马扬刀斩辽寇,收燕云’的小妻子周氏,赵廉非常满意,非常尊重。大家也都喜欢。

    只是‘爱管闲事’的弟弟说了,女人太小,生孩子不好。满十八才好。赵廉夫妇虽为夫妻,却是分房睡。

    小周和赵明月一如既往地忙着学新奇古怪却有用的知识,当小先生,干得欢快,没觉得自己已不是‘少女’了。

    小潘知州老老实实干了几年,终于靠着连年买沧赵砍来的辽寇脑袋、加上自己的一点战功,在去年冬天如愿以偿地升回京城享福了。

    小潘全家都大大松口气,对皇帝越发感激和忠心。

    赵佶感觉到了,暗暗纳闷。

    这时,身边小太监梁师成(童贯亲戚)隐讳提点:“奴才听说过一点消息,奴才在想,是不是沧赵的缘故?毕竟他们同在沧州杀敌呀。”

    于是,龙心释然,大慰。

    新来的知州是蔡京的人,很自负嚣张,更嫉恨少年得意的赵廉。

    他盯上赵岳的大嫂,原本想趁着赵周还没成亲破坏掉婚约,把聪慧绝色小周献给皇帝当个新版小周后。

    不想,小周冷笑,非公廉不嫁。

    这这么一个闺女,视如掌上明珠,爱逾性命,又自觉不适合当官的周父不稀罕升官当外戚,自然支持闺女的选择,并索性弃官搬家到赵庄教书去了。

    此时,赵佶有心思,却还没倒出空大收女人。毕竟班底还远不够扎实。更有向太后管着。不能尽情得瑟。

    知州不识趣,不请自来,在婚礼上还大放讽刺挑衅话,当众质疑赵廉的忠君之心、人品和才学,顿时惹得满座哗然。

    外地客或愕然或愤怒,各有心思。沧州嘉宾却都恼怒地盯着知州。

    且不提和沧赵的关系。赵廉是俺们沧州的荣耀,名载史册的荣耀。你这个来沧州屁股还没坐热的东西就想害赵廉,一二再地打俺们的脸?

    不是因你身份,俺们早一拥上前把你揍成连你妈都认不出的猪头。

    赵岳在母亲身边盯着这位“我就污辱你踩你了,你能把本官怎样”而颇有些肆无忌惮的知州,嘴角露出一丝后来让世界都畏惧的冷笑。

    赵大有大怒,掐着知州的脖子,一路拖死狗一样生拉硬拽到城堡外,扔地上狠踹几脚,冷笑道:“夹好你的尾巴,老实当你的官。不然,身死族灭对你是轻的。滚蛋。”

    河北东路最高长官张近稳坐喝酒,压根儿当没看见。

    知州颜面尽失,身上大痛,心中大恨,招呼部下拿赵大有治罪。部下却一个个如死了爹一样,无人敢动根手指。

    禁军统制和老沧州指不定在心里还暗骂:“文成伯的上骑都尉爹(虚阶升了),是你个知州说拿就能拿的?你才几品?

    就算你靠山硬,敢动,那也得俺们和沧州军听你的。俺们打不过赵庄三堡上万乡兵,军功靠沧赵,爹娘亲戚朋友还指望靠沧赵多挣钱。

    你有什么能耐?能给俺们什么好处?

    瞧你恨不能把沧州刮得天高三尺样。嘁!”

    知州只得涨红着脸,在同僚的嘲讽眼神中狼狈而回,一时奈何不了沧赵,在心里暗暗谋划。

    不想,仅仅几天后,他的独生宝贝儿子在和他人争风吃醋中从青楼跌落,当场摔成瘫痪。自己的车轿也因马匹突然发狂,在‘下乡视察’的路上乱跑狂奔,导致车翻毁人重伤,好悬要了命。

    知州吓着了,“好你个沧赵竟敢谋害朝廷命官”,胡乱猜测不幸根源,把宝贝儿子的事也归在沧赵阴谋上,(虽然都是赵岳一手策划的)却也只能先老实养伤。因为顶头上司张近根本不搭理他的控诉。

    证据呢?

    而且还是你无礼在先。

    重要的是,文成伯的脸是你能打的?

    想献女色邀宠?

    不耻你。没人管你。

    可,强拆文成伯的婚姻,想以皇帝的私欲利益压文成伯,让身在局中的皇帝不能维护赏识的赵廉,甚至从此厌恶赵廉?

    盘算得很好。

    只是,你把皇帝的名声置于何地?

    羞辱士林娇子,谋害读书人的偶像,折整个士林的尊严脸面,皇帝都不敢轻易做,你算老几?

    你的胆子得有多大?脑子得进水到什么程度?

    你问问蔡京敢不敢象你这么做?

    你这种贪鄙狂妄蠢猪活着纯是恶心人,丢尽读书人的脸。摔死活该。没摔死,已经算便宜你了。

    更让知州恼恨惊恐的是:八月京试,赵廉被皇帝亲点为状元。

    其实是早内定了。

    因为皇宫换上了沧赵敬献的花玻璃窗,美观大方亮堂,耐用,不惧风雨.......并且挂上了沧赵献上的配套新颖漂亮窗帘。

    这一下,亮闪闪的皇宫少了阴沉腐朽气,才是真正的美仑美奂,恍若天宫。琉璃何等昂贵。沧赵为此花费巨大,送的还不是奢糜之物,忠心可鉴。连老太后都欢喜赞赏,夸奖沧赵忠心能干。

    嫔妃们看着玻璃镜中自己的娇艳,还指望沧赵送上更多好东西,譬如漂亮衣服、新歌曲......让皇帝更喜欢自己,也纷纷跟着老太后起哄。

    最大的受益者赵佶自然更加欢喜。

    还有,赵廉根据弟弟特意提供的后世史学家评价赞颂赵佶才学之语,适当加点合适的新点子,写成赞颂赵佶能在文治方面建大功的策论,正拍中皇帝的得意和心痒处。帝自然大喜。

    这样一来,赵廉不当状元都没天理。

    那些象沧州知州一样心思的考官,心中嫉妒排斥,不敢让赵廉落榜,却寻事狠压赵廉的名次,结果惹得皇帝很不痛快,当堂念了赵廉卷子上的诗:

    醉里挑灯看剑,梦回吹角连营。八百里分麾下炙,五十弦翻塞外声。沙场秋点兵。

    马作的卢飞快,弓如霹雳弦惊。了却君王天下事,赢得生前身后名。少年奋发时!

    怒声喝问那些考官:“这样的诗,你们谁能做来?这样的心胸壮志,你们谁有?你们就是这样对待联的忠君爱国有志天才少年臣子?”

    “嗯?”

    呵斥一通,倒也没惩罚考官,只是打脸更狠:封赵廉云骑尉、直天章阁。

    云骑尉不算什么,差胡子爹的虚阶一大截。

    但,宋代的殿阁之臣有“一经此职,遂为名流”的说法。名相刘挚就是得皇帝赏识,获得“集贤殿修撰”的“高级职称”,步步高升。

    赵廉如此年少就获得高起点职称,实际差使是在翰林院公干,在皇帝身边干秘书、参议等工作。他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可想而知。

    三年前的那个夏天,赵廉和弟弟有约定:17岁必须是进士,而且高中。20岁必须是知县,26岁必须当知府,掌军权。

    现在,赵廉实现了第一个约定,念着: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宝马雕车香满路。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

    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之类的诗词,开始在皇帝身边扮演好忠心上进,又善解圣意,擅能让皇帝开心的优秀好少年角色,谨慎地开始仕途生涯,默默冷酷地观察一切,努力学习提升自己的官场经验和能力。

    至于那个小知州,自有弟弟收拾得他比死还难受。

    赵廉的到来,最高兴的是权邦彦。

    ‘志同道合’的同窗好友相聚,从此在官场有了相互支援的最坚实同盟,不再孤单,如何能不兴奋?

    只是这种兴奋没持续多久就结束了。权邦彦调回沧州管一府教育。

    原本历史上他也是这样,不过这回却是赵岳谋划,让哥哥巧妙利用那些嫉妒者主动鼓动皇帝拆开‘赵权盟’。

    权邦彦回到沧州才方便赵岳慢慢渗透思想拉为同伙。这事让哥哥直接干,风险太高。

    谁知道权邦彦会不会改变?

    这位可是可以为大宋牺牲一切的抗金名臣,信念和性格都不是一般的坚毅。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一念情深,万念婚〕〔靳少强宠小逃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