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牧天武神〕〔美食小农民〕〔鼎天〕〔盛宠之医品帝后〕〔书穿之恶毒女配生〕〔豪门军宠:调教小〕〔金屋藏娇:邪王轻〕〔遨游仙武〕〔在日本开挂的日常〕〔超品保安〕〔怒指苍穹〕〔三人行必有女汉子〕〔庶女娇娆:丞相大〕〔仙门纪元〕〔完美乱世域外篇〕〔重生高中校园:男〕〔打游戏升级〕〔绝品小农民〕〔魔恋之永恒大陆〕〔合体双修(执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攻约梁山 第298节寒风2
    虽然有间谍和电报及时联系和确认,但毒气弥漫那片街区,一时无法深入其中查看李乾顺这伙人到底毁灭得如何。

    赵岳估计差不多了,就传令停止了炮击。

    下面就轮到假李乾顺上场表演了。

    在出城夏国贵族老爷们于寒风中格格格的牙齿打架声中,替身王对着海盗兵举着的电喇叭冲城中大喝:”城中人听着,国主李乾顺用我这个替身假降。他潜藏在西门这的精锐军中妄图和骨干贵族和官僚在铁鹞子等精锐护卫下一起逃走。顶在西门前的军民和其它城门的武装全都是替死鬼,都是国主李乾顺和贵族老爷官爷们计划中为他们逃跑冲锋陷阵开路和分散海盗军注意力的,全都是被抛弃的牺牲者。城中的百姓,你们更全是充当替死鬼的被抛弃的......李乾顺不在乎他们那伙人逃走了会彻底激怒海盗而对你们大肆屠杀报复。遭受攻击,造成大量死伤和苦难,也不要怨海盗狠毒。是李乾顺这些狼心狗肺的尊贵老爷耍阴谋诡计逼得海盗大军不得不下决心用毒辣手段。是李乾顺那些人害死害苦了大伙。“

    “现在我才知道海盗国海盗军是真仁慈的。他们此来是推翻李乾顺等的贪婪愚蠢残暴统治解救我们大家去海外过温暖平静祥和富足好日子的,可是李乾顺这些人舍不得他们自己的荣华富贵享乐,铁了心对抗到底,坏了大伙的前程好处......”

    皮鞭如雨点狠抽在城外这些贵族或官僚的光板身上,打得这些昔日骄横自信得意的家伙杀猪般惨叫......

    城中惊恐的百姓和各类武装本还在统治者的蛊惑下存着些誓死抵抗的心,却被炮击和毒气吓坏了,在假国王的呐喊宣传中明白了些秘密事,看到了国主及贵族老爷们的歹毒无耻用心,失望愤怒中也听到了海盗在给自己出路希望。

    到了这地步,能活下去首先是第一位的,其它的民族感情啊,忠贞夏国啊等等全都是次要的甚至是要不得的东西,城里人听着城外贵族老爷们的渗人惨叫,窥探到海盗对敢欺骗他们敢对抗他们者的凶悍强硬后,在对统治者愤恨对无敌海盗的畏惧和一点祈盼中,在替身国王卖力地宣传蛊惑中,于是找想害死满城人的统治者算账,自发追杀叫嚣誓死抵抗海盗的人的百姓及一些军队行动就猛然展开了,并且随着参与的人越来越多,声势成敢潮流而引得逼得更多军队也追随进来......

    人心既天意,在此得到完全认证。

    海盗军没杀入城中呢,夏国近百年的首都兴庆府就自己崩溃毁灭了,城池自动被破。

    按海盗的严令,从贵族和官僚家的私兵出城缴械交战马第一批投降开始,到残存的宫卫军,到残存的铁鹞子辅兵,到残存的铁鹞子,到城中的军队武装,最后到民壮武装,武器收缴后,数万从别处招来的民壮被放走任自由离去回家准备迁移,想举家逃走也可以试试,正好杀了清理掉,漏网的了只会在随后扑来的各类异族敌人、野兽、寒冬等围剿下绝望。

    海盗喝令私兵亲手斩杀挨够了毒打的那些光板老爷们,并特意让私兵斩杀原本效忠的老主子。

    这是投名状,也是检验投降真心的考验。

    凡是对这些贵族老爷讲情面犹豫不决下不了手的,立即被海盗斩杀除掉了。

    随后,城中毒气在寒风中早散尽了,海盗大军入城,又强令那些私兵去抓捕和查抄熟悉的贵族主子的家宅,令宫卫军和剩存寥寥无几的铁鹞子一并去皇宫抓捕和查抄,令铁鹞子辅兵去查抄铁鹞子主家,投降的军队则负责查抄城中其它人家.......表现犹豫或有什么不对头的人也会立即遭到诛杀清算。

    夏都城积累近百年的财富被查抄一空......人员被整编动员和组织起来。

    赵岳留下两万人马看押督促迁移,自己率领其余大军,以残存的夏国私兵、铁鹞子及辅兵、宫卫军以及兴庆府夏军武装为步兵武装,持去掉了锋刃的枪杆刀杆等棍棒为武器作前驱展开对兴庆府周围村落部落的清剿和查抄,盯着降军抓捕乡野间大大小小的头人和顽固分子打死敢反抗的,并诱惑动员和强行驱赶村民部落民必须加入迁移......

    杀入夏国的西军各部这一回可是得了势也得了意了。

    宋领土西端的两百里横山也是宋朝进入西夏,或是西夏进入宋朝的天然屏障。西军怀着极其复杂的心情迅速翻过这道不知留下西军军民多少血泪和屈辱的山野,在海盗军的督促下凶猛扑入夏国各地。

    兴庆城东南的西平府,当地老牌家族现任家主,也是夏国名将嵬名荣科汇聚了五万人镇守此地,妄图凭着从宋国沾到的大便宜建起来的水泥所成高大坚城挡住西军悍然大举进犯,却在随征海盗军的炮击下转眼就破城了,败亡了。

    夏国用于专门防范宋军的左厢宥州路的数万人和河南盐州路数万人同样扭坚城,却同样应声城破败亡......

    以往让西军死无数人用上吃奶的劲也啃不下一点的夏城防要塞在海盗军面前就成了势如破竹的容易事。这一次次轻克和逼得嚣张自大夏国人老实赶紧投降的迅猛进攻成功,让参战西军惊为奇迹,也越发对海盗军的战斗力心服心畏,当然对新生活也更充满了美好希望,干起活来也越发有了劲头。

    夏国左右两厢和河南北四条线上配备的军队或灭或降,起了野心的大将李乙狸战死。

    河北安北路七万防辽的夏军也败散,后带家人老实归降加入迁移,所部大将禹藏麻被阵斩在乱军中。这家伙敏锐感觉风头不对,当时正密切探听兴庆府和辽国消息准备带人逃到北方以后寻求自立为王或投靠辽国凭手中势力继续拥兵富贵。

    而驻守西北贺兰山的夏军五万人已经随着察哥大军被赵岳一战覆灭而最早涣散消失。

    至此,西军,加上,西方杜司令、东南的萧嘉穗部,中间赵岳部。北面的赵岳安排的五万后军,大家一齐发力,夏军民什么高强山地战骑兵战都没用,海盗联军就是快速向夏国各地平推过去,一路迅猛打垮一切敢阻拦的夏国势力,夏、宥、银、会、绥、静、灵、盐、胜、威、定、永和甘、凉、瓜、沙、肃等州相继沦陷,夏国雪崩一般真正败亡了。

    灭了夏国,掳走或杀光其家人,没了国家和亲人,夏军将士勇士没了要捍卫的归属,再能打又能怎样。

    西军将士在海盗协助下一次次奋勇击灭陷入军心混乱的夏军,以雪宋国三川口之战、好水川之战、麟府丰之战、定川寨之战等四大战役惨败之耻,压在一代代西北人心中抹不去的阴霾终于消散了。

    生活在西北这片土地上的羌(党项)、汉、蕃、回鹊、塔塔(蒙古)、契丹等多种民族人全部在越来越强劲的寒风逼迫驱赶中奋力向东部的西军防区迁移,转而东南而下涌向四川的长江......此时先降服的吐蕃人已经运走了。

    如此大规模的急速迁移,其间必然有灾难不幸发生。

    妇孺是海盗特意照顾帮助的群体,有牛车马车羊车坐,游牧民族嘛,又是四处劫掠的强盗国,夏国自然不缺牛马,海盗也让出不少品质不算好的战马给迁移者架车帮助迁移,如此妇孺自然不会承受急速行军迁徒的灾难。但汉子就没这待遇了,贵贱全部随车步行,赶车拉车,喂养和赶牲畜......许多活要干,长途劳累之下,老弱病残自然就撑不住了,纷纷倒下......

    这是个残酷的淘汰过程。海盗军也有意如此。

    帝国不要异族拖累成国家负担,没那么心软仁慈,在此刻也不表现什么伟大高尚以劳累甚至牺牲自我来感化异族。

    征服这种政治军事行为,它不是感化的事,而是被征服者在屠刀下不得不老实服从的事。

    作为征服者,你对被征服者再表现雷锋似的温暖热情慷慨相助也没用,他该仇视你照样仇视,而且会一看你采用假仁假义高尚仁慈收买人心不用屠刀肆意说话了,反而反抗不从甚至蓄意报复的胆子大了起来,危险麻烦反而大了起来。

    既是战争掠夺血腥行为,既然是满手血腥的侵略者,那么就不要扮演仁慈上帝角色,不要在凶残强硬形成的有效震慑威压中掺杂上善良仁慈等成分,那很可笑,不符合侵略战争场景,更不利于控制掳夺强逼局面。照样凶悍强硬冷漠无情,无视老弱病残死亡,对不老实者就立即屠刀殴打相加,在此基础上稍做些体现人性人文关怀的行为才能更有利达到目的。

    历史上金军侵宋,掳掠了十万数的劳力匠人等北上为奴隶,路途上凶残如野兽,各种虐待折磨,死了很多俘虏,但却确实没有敢反抗的,也极少有敢起心逃走的,在血腥恐怖下个个吓得战战兢兢老老实实任凭命运自然裁决生死。

    这就是人性。

    这就是人在强权与死亡凶险施压下对强者自然而然表现出来的畏服顺从。

    若是相反,金军对俘虏体现各种圣母天使温暖体贴关怀帮助,那乐子就大了。

    金军人少,参与押送的金军更少,如此薄弱的兵力敢玩仁爱,那俘虏们吃得饱,穿得暖,睡得足,养得体力与精神充沛,面对不凶残的“敌人”有怕死不敢反抗的,却岂有不大量伺机逃跑的?金军仁慈有人性了,却怎么可能完成押送?

    征服的道理是一样的,都是以强欺弱,以霸欺仁;要采用的主要手段也必须是一样的。否则只有失败,自取其辱。

    真正能感化这些异族的是在以后的帝国美好新生活中。

    只有亲身感受到了帝国生活确实好,感觉自己被强掳来海盗做对了,自己有福了,那样才是有效融合异族的时候。

    此前的两次宋国汉人大规模叛逃迁移也自然发生这种残酷淘汰事,这是没办法两全其美解决的,宋国可没有那么多牛马可利用来迁移,海盗只能借助河流船只尽可能支援接应,但有太多照顾接应不到的地方只能任残酷的淘汰自然发生。好在,老弱病残要么奋力跟着迁移宁愿倒在奔往幸福的叛逃路上,要么坚持不住了,又不想这么累垮甚至死掉,又留恋故土家乡,可以选择让亲人去海外享福,而自己留下继续当宋民。反正这身体状况也熬不几年,就不走了,死在家乡也好。

    反过来说,海盗帝国对本民族尚且只能硬起心肠,那么对这些一代代不知在屠杀抢掠中沾染了多少汉民族鲜血的野蛮愚昧狼性异族,海盗军又岂会有可笑的过多人性仁爱关怀?

    该自然淘汰的就淘汰掉。

    这也是这些蛮子对大汉民族制造的太多罪孽的变相惩罚与偿还清算。

    没有付出足够的生命代价,没有经受残酷考验就能获得帝国的美好生活,世上那有这么便宜的?没这个道理。而且,这些异族轻松舒坦地得到了又岂会珍惜好生活的来之不易?岂会懂得感恩回报?

    不能惯着异族,更不能让异族感觉自己是享受特权的群体,不能让这些人有政府就该格外对他们好格外宽容的印象。

    你们是战败者,是愚昧落后的群体,是帝国的下等公民,只有老实效忠帝国,比汉人更努力更多对帝国奉献才可。

    至少赵岳就是这种冷漠强硬的鲜明心态。

    而这些异族,党项人也好,吐蕃蛮子也罢,都对海盗对他们凶狠冷漠作派并没有强烈愤恨不平情绪,反而觉得是应该的。强者就应该是这样的。

    天使作派反而是不正常的,会让他们怀疑海盗在哄骗自己,怕是轻松顺利把自己拐到海外后,海盗就立马会露出魔鬼嘴脸,开矿、挖河........各种凶险累死人的活就会加到身上,累死折磨死算完,他们反而不安了想反抗。

    有这种心态与认识,这是他们在往日侵略汉人或什么群体时,对掳掠的人口用的就是没人性的残暴屠杀虐待。只有凶残才能有效畏服俘虏老实追随着卖命。他们根本不把俘虏当人看。人权、人格尊严、宽大俘虏,民族平等什么的,没这个概念。狼对羊还讲什么仁慈?没那个必要。狼吃羊是天性是应该的,哪来的什么平等?如此种种观念。

    相比他们的野兽行为和观念,海盗的作派已经是很仁慈宽容了。

    照顾妇孺,这事已经让蛮子们感动。

    至于倒下的老弱病残亲人族人,蛮子们并没有多少强烈的悲愤痛苦。

    狼不行了,跟不上队伍迁移而死掉,这很正常。

    所以,海盗的行为在宋儒读书人或热衷表现君子高尚的士大夫们眼里是野蛮凶残禽兽行径,必会唾沫四溅慷慨激昂大加口诛笔伐,但承受这一切的蛮子本身却没这觉悟。而儒教政权下的汉人尤其是统治者总一厢情愿地坚持对异族仁义感化,展现各种宽容慷慨甚至是体贴放纵,对异族各种罪恶行为与野蛮凶残罪孽表示很理解,却对同族百姓残酷盘剥虐待横加各种苛责。真是不知所谓。一种很奇怪的统治者心态行为。说它陈腐残忍坑国坑本民族不算为过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萌宝当道:妈咪要〕〔重生盛宠:总裁的〕〔重生逆袭:这个学〕〔肉欲娇宠[H 甜宠 〕〔英雄?我早就不当〕〔后娘[穿越]〕〔偷香(杨羽)〕〔千亿宝宝:顾爷,〕〔大明小书生〕〔霍长渊林宛白〕〔权路迷局〕〔枕上名门:腹黑总〕〔宠妻无度:火爆总〕〔贴心萌宝荒唐爹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