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我的男友是帝少〕〔恶魔校草,太过分〕〔小农妇的田园生活〕〔神奇宝贝之开挂人〕〔王爷,我对你一见〕〔玄宇宙〕〔妖帝撩人:逆天邪〕〔大牛魔王〕〔史上最强神壕系统〕〔我的万界穿越戒指〕〔花开花落又一年〕〔轮回彼方〕〔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非典型歌姬〕〔妻约到期:总裁,〕〔无限升级之最强武〕〔重生六零医品军嫂〕〔顶级天王〕〔毒妇不从良〕〔超级制造商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无双 第620章 太严重了
    夏新醒来的时候,已经天色大亮了。

    鼻间的香味,较之往日更加的馥郁而诱惑,有种让人懒洋洋的,想一直沉醉进美丽花海的感觉。

    有些发麻的身体,让夏新微微皱眉,他还没完全清醒过来,感觉到右侧怀zhong柔软的娇躯,手臂上散落的发丝,他只是如往常一般,习惯性的往右侧翻了个身,伸手摸了摸对方的后脑勺。

    不过他很快就察觉出异样了,不仅仅是香味变了,还有那如八爪鱼般抱着自己,压在自己身上的大腿也变了。

    变长了不少。

    夜夜那娇小的身躯,腿有这么长吗?

    夏新疑惑的伸手摸索了下“夏夜”的背部,意外的摸到了一片雪白光滑的粉背,紧接着也感觉到了搁在自己身上的大腿也是光溜溜的。

    顿时心zhong一跳,缓缓回忆起来了……

    “嗯~~”

    从耳畔传来一声慵懒zhong带着几分诱惑的迷糊嗓音。

    “痒呢。”

    舒月舞迷迷糊糊间伸手抓过夏新在她后背摸索的手,给他按在了小肚子上,不让他乱动了。

    不过随即,两人的身体都一下子紧绷了。

    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对上了视线。

    两人的脸贴的很近,近的都能感受到对方的呼吸。

    就这么眼睛一眨不眨的对视着,都从对方的眼神zhong看出了震惊。

    半晌过后,夏新仿佛想起了什么,艰难的咽了口口水,然后视线下移,望向了被子里。

    这才发现被子里,舒月舞窈窕动人的娇躯上就裹着条浴巾,露出了圆润似珍珠般的香肩。

    而自己身上,也只穿着内/衣而已。

    到底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瞬间,夏新脑海zhong走马观花的闪过无数成语,比如孤男寡女,共处一室,干柴烈火等等。

    “啊——”

    舒月舞低头看了眼,终于反应过来自己身上的情况,尖叫一声,一把推开了夏新,顺带一脚给踹到了地上,麻利的卷过被子,把自己裹的严严实实的连连后退。

    就跟那不堪受辱的少女似的,一脸无助又彷徨的把自己包的紧紧的,然后,离夏新远远的。

    夏新猝不及防之下,被一脚踹落地,跌的屁股生疼,这也让他清醒了下头脑,连忙站起身。

    “不是,你等下再叫,先听我解释,不对,先让我想想昨晚的情况,我完全没有一点印象啊。”

    夏新的脑子里空白一片,他只记得舒月舞有些生气的说要去洗澡,然后自己感觉有些累,就在床上坐下,接着拿起旁边的相框看了看,看着两人搂在一起照相的照片,心zhong感慨万千,觉得就这么看照片,舒月舞也蛮可爱的……

    然后看着看着,在床上躺了下,……接着醒来就是早上了。

    “我昨天好像是睡着了,应该什么事也没做吧,对,我确实睡着了。”夏新说到最后都把自己说的信了。

    舒月舞美丽的俏脸粉嫩一片,眼神含羞带怯,一副盈盈欲泣的表情望着夏新,“可是,可是,你睡着的时候,明明穿着外套,长裤的,为什么现在都没了。”

    “这个,这个……”

    夏新当然不知道,他也记得自己睡前并没脱衣服,怎么醒来就这样了呢?

    “没,没关系的,就算没外套,长裤,也不代表昨晚我们发生了什么。”

    舒月舞想想觉得也是,可还是有些不确定的问道,“可是,可是,我也没穿衣服。”

    夏新拼命的解释道,“你可能刚洗完澡也睡完澡就睡了,所以,就算没穿衣服,照样不代表我们发生过什么。”

    舒月舞勉强相信的点了点头,“哦,也,也是,那,那这床上红红的是什么?”

    随着被子被舒月舞卷走,在这蛋黄色床单的上面露出了些许如花瓣般的殷红色。

    “不要紧的,就算床上有点红,也不能证明我们做过什么。”其实夏新现在脑子有点乱,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舒月舞眨着美丽的眸子,说着还伸过细长的小手,在殷红上面沾了下,发现还没干,凑到鼻间一闻,忍不住的皱了皱眉头,“有一股不好的味道,还有点血腥味,这是……血。”

    “不要紧,就算早上醒来,我们俩睡过的床zhong间,有点血,那也不代表……”

    夏新说到这,心zhong一跳,反应过来了,这完全代表发生了什么啊。

    不然这血哪来的?

    总不能这床自己流出来的吧。

    望着手上的血液,舒月舞已经完全是一副快要哭出来的表情了,美目摇摇欲坠的,盈着朦胧的雾气。

    那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让夏新更慌了。

    “别哭,别哭,冷静一点,让我们先冷静下来,找找时光机看,还有没有救。”

    “……”

    舒月舞愣愣的望着夏新,顿了顿,突然就小嘴一扁,一副山雨欲来的趋势。

    “呸,我在说什么?”

    夏新脑子里其实也像煮混的一锅粥似的,乱成一团,“我的意思是,我们一点点来,有血,也不代表什么,可能是被蚊子叮的?然后,蚊子被我们压死了,就蹦出了血!”

    对,蚊子也可以背锅。

    舒月舞楚楚可怜的问道,“什么蚊子能叮这么多血?”

    那一片一片鲜艳的血色,加起来足足有一个巴掌大小,这得多大的蚊子,才能吸出这么一大口血啊。

    当然,这话连夏新自己也不信。

    “不,不对,换个角度想,既然有血,首先让我们找找出血源在哪,哪里受伤了是不是,手,脚,脖子,胸口,都有可能。”

    夏新说着还低头仔细的看了看自己手臂,大腿,膝盖,查找身上的伤口。

    然而平时总是伤痕累累的身体,今天异常的健康,连个小伤疤都找不到,复原的贼彻底。

    找的夏新都恨不得给自己大腿来上那么一刀了……

    “有伤口吗?”

    “好像,没有。”

    夏新呆呆的望着舒月舞,其实光从那血迹的位置,都能大致推断出是身体的什么地方出的血,只是夏新还不死心,在负隅顽抗罢了,“可能是你身上吧,你要不要找下?”

    “哦。”

    舒月舞表情还有些呆呆的,先是看了看自己的手臂,领口,然后小脸微红的悄悄拉开被子,瞧了瞧被子里面,一下愣住了。

    吞了口口水说,“你,你拿张纸巾给我。”

    夏新有种不好预感,不过还是从床头柜上,抽了两张纸巾递给了舒月舞。

    舒月舞伸手接过纸巾,脸色已经红的滴血,然后伸手进被子里抹了下,紧接着好看的眉头皱成了一团,苦兮兮道,“有,有些疼呢。”

    说完,缓缓的抽出了纸巾。

    在两人的眼皮子底下,刚刚还雪白的纸巾已经被血液给染红了。

    如果这不是舒月舞在表演魔法的话,那就……

    夏新干笑道,“应该……不是大腿流血吧。”

    舒月舞可怜巴巴的望着夏新,没说话,只是小嘴扁扁的,一副委屈无助的小模样。

    夏新懂了。

    他现在其实有一种夺门而逃的冲动,这股冲动,也让他在心zhong狠狠的鄙视着自己。

    几乎是下意识的问了句,“那,那现在怎么办?我,我以前没做过这种事啊?“

    他完全不知道怎么办啊。

    “你,呜~~~你什么意思,我就做过吗,呜~~~”

    夏新一句话,终于让舒月舞又是慌张,又是不安的哭泣了起来……

    “不,不是,你别哭啊。”

    夏新有些心疼,绕过床的另一边,轻轻的抱住了舒月舞孱弱的仿佛一碰就会倒的娇躯,“我,不是那意思,我是对这种事没什么经验,接,接下来我们该干嘛?”

    舒月舞象征性的挣扎了几下,不给夏新抱,不过也只是象征性的抗拒了下,然后缓缓的倒在了夏新的怀里,“难道我很有经验吗?”

    “怪我,怪我,我说错话了。”

    “废话——当然怪你,本来就都是你的错。”

    “是是,这次绝对都是我的错。”

    这里没其他人能分锅,夏新只能自己背锅了。

    问题是接下来该怎么办?

    舒月舞轻轻的抽泣了下,小声道,“我有点疼。”

    夏新想了想,搔着脸颊道,“额,正常吧,我听说,第一次都会有点疼。”

    “是吗,可我听人说第一次应该是非常疼的,我只是有一点点疼,而且,为什么我昨晚一点感觉都没有?”

    夏新苦笑无语,心道,你问我,我问谁,我也一点感觉都没啊。

    “啊啊,是了,那个李慧,就是我们班的一个女的,她很有经验,她有一次说过,男生那个大的话,才会很疼,小的话,就不是很疼。”

    舒月舞说着还露出了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眨了眨眼说,“我知道了,因为你太小了,所以我才不是很疼。”

    “……”

    夏新顿时感觉心口被插了一刀,遭受了一万点爆击伤害。

    为什么在人生第一次的,第二天早上,自己却有一种想哭的冲动呢……

    就在这时,一阵敲门声响起,把两人惊的差点没从床上跳起来。

    “月舞,吃早餐了,我进来了哦……”

    还在找”绝世无双”免费小说?

    网上直接搜索: ”” 20万本热门小说免费看,,精彩!

    (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恭喜您成功逃生[快〕〔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萌宝来袭:总裁爹〕〔她娇软可口[重生]〕〔奥特曼之最强属性〕〔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