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篮球高校〕〔至尊美食系统〕〔模特小娇妻非我莫〕〔艳运红途〕〔快剑至尊〕〔漫漫长路乐逍遥〕〔夜少的追妻之路〕〔亿年之后〕〔自从系统成了我女〕〔北方有妖来〕〔江湖仙剑录〕〔星空之神级科技树〕〔盛宠来袭:机长大〕〔打怪能升级〕〔我的末世领地〕〔超级大野怪〕〔英雄的抉择〕〔转生眼中的火影世〕〔剑半浮生〕〔神医厨妃:陛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无双 第1966章 联合
    当时来的时候,夏婠婠就让夏新有机会一定要调查下,夏殷为什么要联姻。

    因为殷家明明过去那么久,都是不出世的,这次为什么出来?

    其中必有蹊跷。

    夏新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直接问上人家本人了。

    殷香琴冷冷看了夏新一眼,没好气回道,“事关我家的秘密,我干嘛要告诉你。”

    “……就现在的情况来讲,你已经被驱逐,不算殷家的人了。”

    “谁说的,你怎么就知道我就这么认命了。”

    “哦,打算去夺权了吗。”

    夏新想了想道,“其实方法也挺简单,我感觉你那个三叔成不了什么大气候,你就说不联姻了,我觉得那些个兵家,法家,包括那星冥还会重新投靠你的。”

    殷香琴顿时就沉下了小脸,“只有我自己能做决定,没有人能逼我做决定。”

    “……那,你这夺权计划恐怕有点难。”

    “我还能去找夏无双帮忙。”

    “……那你去吧,我睡觉了。”

    “……”

    殷香琴着看夏新就这么躺下,背对着自己睡觉,恨不得踹他一脚。

    不过,她发现,不知道怎么的,在跟夏新这么一通对话之后,自己又不想死了。

    她觉得自己不能就这么死,在哪里跌倒就要在哪里爬起来。

    三叔能从自己这把殷家夺过去,自己自然也能再夺回来。

    她不能这么认输,哪怕现在一无所有,她也不认输。

    就三叔那猪脑子,能跟自己斗?

    圣主怎么会支持这么个傻子?

    殷香琴不相信,她已经在思考未来的方法了。

    思索间又看了眼旁边的新夏,小声嘀咕道,“没种的男人,这种时候不是应该说夏无双算什么,你跟我结盟才对的吗?”

    然后就从夏新那传来轻微的回应,“我拒绝,这不仅不会给我带来任何好处,还会带来大麻烦。”

    殷香琴就很不屑回了句,“真没用。”

    夏新淡淡回答,“你以为别人都是蠢蛋吗,所谓结盟是在互有所需,在有谈判资格人之间进行的,你现在还有什么资格跟我谈判。”

    “你……”

    “别说找夏无双了,你现在想走出世外净土都难,反正我答应的力所能及的事做到了,天一亮我们就拜拜。”

    “……滚,给我马不停蹄的滚。”

    殷香琴气道,“你以为我罕稀吗,我根本不需要你。”

    “姑姑给我算过命,说我是大富大贵之命,一生纵有劫难,也是有惊无险。”

    “是吗,那祝你好运。”

    “……咦,说到这,我想起来了,姑姑不久前确实说过我会有一劫来着,我当时没仔细听,记得她还说,……只要渡过这劫,我就能浴火重生。”

    “对了,她还说,我的意中人,会带着我真正的命格批言来找我,说我会在这劫难之后,转一次运,成为真正的妲己转世……”

    “哦……”

    夏新迷迷糊糊的回了句,已经懒得理她了。

    殷香琴淡淡的瞄了眼夏新的背影,也不想理夏新这个“没出息”的男人了,她在努力思索以后该怎么办。

    虽然殷香琴翻来覆去半天,对这草地完全不习惯,但她是真的累了,没一会儿,也就睡着了。

    第二天,夏新大约在8点左右才爬起来。

    他感觉身体极度的空虚,乏力,饥饿,以及饥渴。

    不仅因为受伤,更多的,是他需要食物进补。

    这荒郊野岭的,也并没有什么食物。

    夏新转头看了眼殷香琴还在睡觉,想了想,又重新弄了个篝火,然后就管自己从洞口出去了,出去后还拿树枝挡了下洞口,防止寒气入侵。

    夏新其实挺细心的。

    殷香琴多睡了一小时,最后也是被饿醒的。

    一路奔波,加上担心受怕,让她体力消耗很大。

    她感觉饿的胃疼,脑袋都昏昏沉沉的。

    在看了眼外侧空荡荡的野草之后,她发现自己心中竟有些慌。

    殷香琴有些难受的迈开步子,走出了洞口。

    她听到了点扑通的声音,顺着声音过去,没走多远,就看到了夏新的身影。

    夏新正钻出湖面,深吸口气,又马上钻进湖底去了。

    殷香琴发现,旁边还放着夏新的长袍以及一些随身物品。

    她没有去乱动别人私人物品的习惯,眨巴眨巴眼睛,就来到了旁边的一块可以落座的石头边坐下。

    一袭长裙铺洒在石头上,曼妙的娇躯,微微弯曲前倾,就这么看着湖里的夏新不断的,钻出水面,又钻回去。

    殷香琴认得,这里是昨天两人落水的地方。

    今天山谷里的冷空气很严重,天空阴沉沉的,仿佛随时都可能下起大雪。

    殷香琴光是坐在旁边,就冷的受不了,她完全不明白,夏新怎么能撑的住在水里待那么久,身体不得冻成冰块啊。

    在夏新又一次钻出水面换气的时候,殷香琴终于忍不住问道,“喂,你不冷吗?”

    夏新没好气回了句,“别问傻话,你试试看,能不冷吗?”

    殷香琴一点也不想试,她仅仅伸出白嫩如玉的食指碰一下水,就冷的受不了了,“你都钻一小时了。”

    “我必须找到它。”

    夏新确实必须找到彼岸花。

    哪怕彼岸花腐烂了,他也必须找到那个极阴的盒子,方便去采最后一朵彼岸花。

    虽然,他也不知道那最后一朵还在不在。

    但那大概是唯一的希望了。

    夏新不觉得盒子里的彼岸花那么高掉下来还能安然无恙。

    当然,他也不是漫无目的的找,那盒子目标太小了,他只能一点点检查水底,同时顺着河流的方向往下找。

    因为那盒子很可能被冲走。

    但也有可能沉下去,毕竟不是木盒,浮不起来。

    所以,夏新找的很仔细,都是一点点找过来的,不放过任何可能的角落,这也导致他,效率很低。

    殷香琴皱了皱眉头道,“我肚子饿了。”

    “找你的夏无双或者星冥给你弄吃的吧。”

    “你……”

    夏新说完又是一头扎进了水里,没管殷香琴了。

    这把殷香琴气个半死。

    恨恨的跺了跺脚,只能等夏新下次出来。

    才不满的问道,“喂,那彼岸花对你很重要吗?”

    “当然!”

    说完又潜了下去。

    殷香琴敏锐的发现夏新自己其实也冷的脸色惨白,嘴唇更是白的可怕,肩膀位置甚至都冻青了,但还是不肯放弃,仍在那拼命的寻找。

    顿时有些气愤的嘀咕了句,“想必是为了什么狐狸精。”

    夏新就重新钻出来,瞪了她一眼道,“你敢再诋毁一句,我就打你,我说到做到。”

    殷香琴毫不害怕的与夏新针锋相对道,“呵,难道不是吗,上次还说你只喜欢冷雪瞳呢,现在呢,这又是谁?别说是她,冷雪瞳还在家里没出来呢,而且她也不需要彼岸花救命。”

    “……”

    夏新顿时为之语塞,“要你管,你顾好你自己感情生活吧。”

    “我好的很。”

    殷香琴不无得意的回道,“我未来的意中人,一定是个盖世英雄,我有预感。”

    “……是吗,那真是恭喜。”

    “喂,我饿了,我没力气说话了,也走不动了。”

    “爱莫能助,大小姐!”

    “……”

    在鼓着个小脸,瞪着眼睛,看着夏新又在水里折腾了十多分钟之后,殷香琴是真的受不了了。

    虽然这山谷里,一直阴的很,被两边的崖壁挡着,根本没有阳光。

    但从自己饿的咕噜咕噜叫的肚子来判断,她感觉现在应该是正午了。

    在夏新又一次出来之后,殷香琴大喊道,“喂,我们打个商量吧。”

    “什么?”

    夏新也是气喘吁吁,脸色极为难看了。

    “你说的,要有一定的资本才有谈判的资格,所以,我们来谈判吧,你帮助我,我也帮助你,别说你不饿,不累,不冷,你这样找,找到死,也找不到的。”

    殷香琴看的出来,夏新的身体,其实也到极限了,这大冷天的,也不知道温度才几度,谁在水里受得了啊。

    “我帮你找彼岸花,让你去救你女人的命,你帮我夺权,很划算的交易吧。”

    “……”

    夏新很慎重的考虑了下道,“帮不了你,第一,你怎么就能找到彼岸花?”

    “第二,这买卖太不划算,我就算赔上这条命,也打不过那么多人,你别想让我去送死。”

    “你现在就在送死。”

    殷香琴不客气的纠正了句,“放心吧,我又不傻,不会硬拼的,你只需要负责保护我,带我去跟几个学派的人接触就行了。”

    “至于彼岸花,我自然有办法找,我好歹在这里生活了20多年了,找不到,你也不用答应我不是吗。”

    夏新顿了顿,微微皱了皱眉,先是有些困惑,“还能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找?”

    随即又觉得,“我帮了你,等于害了我自己,你到时候真夺权了,又去跟夏无双联姻,我这不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吗?”

    “那你不要彼岸花了?”

    “……当然要。”

    夏新想说,大不了我等回去之后,再去拿最后一朵彼岸花就是,想想又怕那边没了,就算有,没有盒子也白搭啊,到时候这边又找不到,可真就前功尽弃了。

    “你,真有办法找?”

    “当然。”

    殷香琴很肯定的回答。

    而且,她仿佛看出了夏新的犹豫,有意逼迫夏新快点回答,“我告诉你,我的方法有时限的,过了时间,那我也没办法了。”

    人急就容易中招。

    夏新犹豫再三,还是决定答应了,“前提是如果我盒子里的那朵坏了,你必须帮我去洞里再拿一朵,如果拿不到,我们就一拍两散。”

    “好。”

    殷香琴自信满满的点头,“那么我们暂时的结盟成立了。”

    随着殷香琴话落,她也缓缓的转过身。

    视线在河面来回巡视着。

    那原本美丽而朦胧的视线,此时竟变得一片漆黑,虚无,仿佛有无形的黑气从她身上散发出来似的。

    那眼神黑的可怕,也冷的可怕。

    这种眼神夏新见过。

    夜夜……

    夏新也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从殷香琴身上,清楚的感受到了,跟夜夜一样的气质。

    然后就看到殷香琴伸手指了下河下方道,“在那个方向?”

    说完,就快步朝前走去……绝世无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萌宝来袭:总裁爹〕〔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