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凉薄之人〕〔联盟之奶妈凶猛〕〔九界淘宝店〕〔网王之无悔〕〔快穿之男配不哭本〕〔和仙女小姐姐的网〕〔回到八零当女兵〕〔全民领主〕〔灵植巨匠〕〔血蓑衣〕〔重生之农门娇女〕〔星际宗师〕〔无敌之大唐〕〔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在你梦里为所欲为〕〔透视仙王在都市〕〔军婚撩人:权少的〕〔大郎饶命〕〔警察小姐姐家的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无双 第1795章 夏初妍与夏婠婠
    夏婠婠对于夏初妍的感情是很微妙的。

    当然,夏初妍对夏婠婠也是一样。

    这种感情其实已经超越了好朋友的关系,自然也不可能是恋人。比

    较类似于经历过同生共死,或者说,患难之交,然后水乳交融,你就是我,我就是你的那种感觉吧,很

    微妙。毕

    竟两人过去经历了太多特别的事,人生的经历也类似。而

    现在,夏婠婠隐隐感觉初妍这是一去不复返了,心中就更为复杂了。夏

    初妍就是过来跟夏婠婠说一声,即使夏婠婠阻拦她也是要走的。说

    完,她就准备起身离开了。不

    过4夏婠婠一伸手拉住了她,“最后一起睡吧。”夏

    初妍也没坚持,就留下了。

    两人在一张床上,相对而眠。然

    后,同一张被子下,两人光滑的双腿贴在了一起,可以清楚的感受到对方身体的温度。

    初妍属火,平时比较冷,身体却很热。

    夏婠婠属水,平时看似温和柔软,身体却是微凉,正如她的心一般,显得有些冰冷。

    但,再冰冷,对于这个从以前就开始同窗,到中间的反叛,利用,又到如今经历这么多事的姐妹,她也冰冷不起来。

    寂静的夜里,冰冷的月色洒在后边的窗台,为窗台笼罩上一层美丽的寒霜。从

    打开的窗户里,吹来的带着几分山林气息的晚风,轻轻撩动两人的刘海,带给人几分冰凉清爽的感觉。

    夏婠婠伸过小手,轻轻摩挲着夏初妍娇嫩的脸庞,轻声道,“你有没有发现一件事。”“

    什么?”

    夏初妍不解。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你的日常一面就不见了,我都忘了多久没见过你笑了。”就

    像忆莎在外边的时候,通常是一副优雅知性,富有学识,亲切而不失仪态,令人喜欢的模样。而

    一到家,就懒散的跟个草履虫一般,直接粘沙发上,拽都拽不下来,衣服也大大咧咧的,脚搁在沙发背上,毫无仪态。

    初妍也是有两面性的。执

    行任务时候的她,冷酷,冷静,总是冰冷着一副小脸,仿佛死神一般。而

    事实上,她的日常状态,其实是比较活泼的,总是爱笑,还蹦蹦跳跳的,会开玩笑,会打趣别人,故意撒娇什么的。

    像个邻家小妹妹一样。

    当然,她的“日常状态”,也仅仅是跟夏婠婠这个同辈,又平级的人相处时才会流露出来。

    但,她已经很久没那样过了,很久以来都只是保持着一副冷酷的,执行任务的模样。

    这让夏婠婠甚至都有些怀念日常时候的初妍了。

    “没什么。”

    夏初妍轻轻拨开夏婠婠搭在她脸上的小手,想要转过去睡觉。

    不过夏婠婠马上往她这边靠了靠,伸过一条美腿,夹住了她的细腿,还抱住了她,不让她转过去。

    两人幽幽的体香交汇在一起,融合成了一股奇妙的香味。

    夏婠婠轻启薄唇道,“你现在快乐吗?”“

    ……什么?”

    夏初妍差点以为自己听错了。

    “不快乐是吧。”“

    这有关系吗?”“

    当然有,这是他教我的。”

    夏婠婠露出了几分欣慰,几分美好的笑容道,“喜欢的事就去做,不喜欢就不要做,事情就这么简单,就像我现在这样,喜欢就去做,不喜欢就不做。”夏

    初妍很冷淡的回答,“我并不觉得你现在在做喜欢的事,比以前累多了吧,也受苦多了。”

    “是,”夏婠婠很坦率的承认了,“我不喜欢现在做的事,但我喜欢未来,我喜欢为他做事,为……我们的未来做事,所以,我现在是开心的。”

    夏婠婠说着露出了一个很开心的笑容。

    夏初妍睁着眼睛看的真切。

    即使是在黑暗中,她也能感受到夏婠婠眼角眉梢所流露出的喜悦之情,她觉得这份喜悦更多的是源自于夏新的情况终于稳定,不再需要输血,只需要等他醒来就好了。

    “而你呢,”夏婠婠又问道,“你过去开心吗,现在开心吗,你将来,又能开心吗?”

    “开不开心又能怎么样呢。”夏

    初妍淡淡的回答,“我只想……为少主做事而已,仅此而已。”“

    真的是你想的吗,还是被灌输太多的理念,……我们先不管这个,我问你,你做的开心吗,哪怕现在不开心,以后会开心吗?”夏

    婠婠有些怜惜的轻轻抚摸过夏初妍的小脸,她也一直知道,自己这死犟死犟的姐妹,从来都是不到黄河心不死的。“

    不要说什么你想做,那其实都是别人想你做的,真正你想做的,那应该是快乐的,开心的事,或者是,做完之后会开心的事,这样人才会想去做,其他所谓的‘你想做’,统统是世俗,伦理,道德,以及,夏婉清逼你去‘想’做的。”“

    比如……”夏

    婠婠说着,凑过小脸,轻轻的吻上了夏初妍薄薄的嘴唇。

    这也不是两人第一次接吻。夏

    婠婠很熟练的探过粉嫩的小舌头跟初妍的舌头纠缠在了一起,嬉戏,碰撞,缠绵,两人的唾液交织在了一起。

    同时,她也把手伸进了夏初妍的衣服里……

    好一会儿之后,两人才唇分。两

    人雪白的小脸上,都抹上了一层仿若胭脂般美丽动人的粉嫩红晕,双方粗重的喘息都喷到了对方的脸上,**的视线,在对视着。

    两双美丽的眼眸中,燃烧着炽热的花火。夏

    婠婠粗重的喘息了下道,“这才叫你想做的,因为是很快乐的,哪怕,只是暂时的,但是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想做。”

    “你个荡妇。”

    夏初妍小声的骂了句,“你就从来不觉得这是一种背叛吗?”

    “不会的,”夏婠婠开心的笑了笑道,“我现在先熟练下技巧,将来上阵,也不会手生不是吗。”

    “倒是你,你觉得是背叛,居然还敢做啊。”

    夏婠婠说着,又在初妍的小嘴上亲了下。同

    样粉嫩浅薄的双唇碰了下,就分开了。“

    你看,这样我就知道你想做的是什么,……至少知道你今晚想做什么,你的眼神告诉我,你是快乐的,那么以后呢,以后你怎么办呢?真准备战死沙场?这就是你想要的?”

    “为什么,不能试着换个角度思考问题呢?想想自己以后想做什么,从现在开始就为了以后的目标而努力?”

    夏初妍有些闹别扭般的转过视线,看向头顶的天花板道,“我跟你不一样,你可以舍弃别人对你的恩惠,但我不行,谁对我有恩,我就必须回报他们,不管我想不想,这都是我必须要做的。”

    “我……确实,我只会为我自己考虑,我的命是我自己的,我谁也不给,只为我自己过活。”这

    就是夏婠婠的想法,她只会为自己考虑。

    但,她不介意也为夏初妍考虑一下。

    “就算你不答应来这边,也至少,不要再回去了,天大地大,你要走,没有人能留你吧。”

    “也许我确实从来只为自己考虑,但,这一次,我真的不希望失去你。”夏

    婠婠忽然有一种,如果夏初妍死了,自己过去的经历就全部消失的感觉。如

    果夏初妍死了,自己记忆中的人就一个都没了,只剩下自己了。再

    没有人能证明她的过去了。她

    很有一种悲凉感。

    她也分不清具体是为了初妍,还是为了自己,也许到头来,还是为了自己吧,为了保留自己的过去,保留世上最后一个见证自己那或悲伤,或阴险,或幼稚的过去的人。

    怎么样都好!

    反正,这是她想做的,她不希望初妍有事。夏

    初妍并没有回答。但

    夏婠婠已经看出她的意思了。“

    那至少,至少,不要说起你身体的事啊,绝对不要把身体的事说出去。”

    “……”夏

    初妍没回答,只是翻了个身,压到了夏婠婠的身上,直勾勾的盯着夏婠婠道,“我发现一件事,你明明没什么力气,也根本不是我的对手,为什么总是你压着我,你在主动,我才应该是主动的一方才对。”“

    我……唔……”

    夏初妍说着,不待夏婠婠回答,已经吻上了夏婠婠的嘴唇,且直接就撕开了她衣服的扣子……

    没一会儿,两人的娇躯就纠缠在了一起……也

    许,这确实是个寒冷的夜。不

    列颠的冬季,总是格外的寒冷。

    但,唯有这两人的床上,却是无比的温暖,且香艳……

    两人来回的翻滚争取着主动权,一直到两人都是香汗淋漓的酣然入睡……夏

    婠婠的体质自然是完全不能跟夏初妍相比的。本

    就经常熬夜的身体,哪里经得起两人翻来覆去一整晚的折腾,这导致第二天她都是睡的很沉。而

    夏初妍则是早早的就起床穿衣了。

    临走前,她忍不住的再次看了眼夏婠婠酣睡的小脸,还有那露在被子外的赤果,圆嫩的香肩,小声嘀咕了句。

    “也许,天大地大,确实没有人能拦住我,但,天大地大,我又能到什么地方去呢,你很幸运,找到了自己想要的归处。”“

    而我的归处,只有那里而已……”说

    完,她带上佩剑,一人一剑,轻装简行的,在这黎明太阳初生,在所有人都还在美美酣睡的时候,孤身一人,走出了城堡……

    正如她的过去,也总是孤身一人,执行着最危险的任务……绝世无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