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掌姝〕〔全球狙杀〕〔三界小狱管〕〔妖皮藏宝图〕〔狼少挚宠:简先生〕〔宠妻计划:总裁大〕〔国民初恋:追男神〕〔重生之漫漫余生〕〔佣兵二十年〕〔青蛙王子记〕〔英雄无声〕〔舞女与教授〕〔武帝归来〕〔仙韵传〕〔速效救星〕〔史上最强赘婿〕〔丧尸之全面战争〕〔霸宠军门:重生绝〕〔逍遥神医混都市〕〔菜鸟主神的二次元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无双 第1594章 最后的机会
    冷雪瞳拼命的阻止自己把视线定格在夏新身上,努力的做出一副平静的样子,淡淡的喝着茶。但,即使再努力的不去看,视线还是会不自禁的移到夏新大出血的腹部。冷雪瞳终究是没忍住问道,“为什么,这样还不停止,这伤的还不够重吗?”“只是看起来严重,其实离致命伤还远,破了点皮而已,这对男人来说不算什么,尤其是……对于追求胜利的男人而言。”当然,最重要的是,夏家是唯成果论,现在终止判谁胜?夏无双吗?就因为夏新受了点小伤,就判他输?这显然是不可能的。现在还不到分胜负的时候。“其实,现在形势倒是很明朗了,夏无双虽然一只手动不了,但,右手就足够了,实力比夏新要强的多,正常情况,夏新是没有胜算的,他最多还有一分钟的机会,如果一分钟内他不能创立战果,比赛就结束了。”冷雪瞳一脸冷淡的回答,“……男人都喜欢打打杀杀的是吗?”冷雪瞳就很不喜欢这样,为什么受了那样的伤还要继续下去,打打杀杀有什么好。白光笑笑道,“这还是因人而异吧,不过,大体上是一致的,自然界流传的法则就这样,雄性为了争夺食物,争夺领地,争夺雌性的交配权,总要来一场战斗的。”“……”场上的夏新已经拖不起了。夏无双是他至今为止遇到过最强的对手。夏新本身经过多次历练,跟过去的他早已不可同日而语,现在的他比过去要强上太多,他是这么认为的。然而在夏无双的攻势之下,依然是捉襟见肘,连反击的机会都没有。夏无双的实力实在可怕,且没有半点要放水,或者松懈的意思。两人的剑在半空中舞出无数道剑影,清脆的金属相交声,以每秒2,3次的频率在广场中央不断的回响。夏无双轻松写意的动作在现场所有人的视线中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象,他的每一下出手都极具观赏性,以及攻击性。而夏新的招式,则显得更加简约,简单粗暴,以实用性第一,舍弃了任何观赏性,勉强是能应对夏无双的招式。又是“锵”的一声,两人的剑于半空中撞在了一起。夏无双就这么盯着夏新冷笑道,“这不是会用剑吗,一开始故意那样拔剑,拿剑,想让我轻敌是吗?”“你可真聪明。”夏新扬了扬眉毛道,“要不,你再猜猜,我们谁会赢。”“这还用猜吗?”又是“锵”的一声撞击,两人的身影快速的分开,又合拢,漫天的剑影在半空中交汇。夏新心道这样不行,要输。虽然还有鬼子没开,但夏无双也是同样的。对方明显是下狠心,不准备给自己任何机会了。自己的体力莫名的流失好快啊,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是因为腹部的伤吗?怎么比预料的严重那么多?如果殷香琴在,就会告诉他,你精力用的越多,你体内的蛊也吸的越多。夏新清楚的感觉到体力的流速,力气的丧失速度比以往快太多了,明明应该是能接受的伤势的。不能再拖了!夏无双不给机会,就只能自己创造机会了。夏无双的左手,那是他唯一的破绽,不对准破绽打,自己没有任何机会的。\夏新的脑海中,瞬间闪过数十种剑道轨迹,以及后续变化。他一贯是这样,越是危机关头,思维越是敏锐。他已经一分一秒都拖不起了。然而,最大的问题还是,他预测不准夏无双的动作。必须要指定的动作,指定的角度,才有赢的机会。机会就一次,稍纵即逝就结束了。可自己,到底要如何创造机会?如果把握对方的剑路,除非……能看破对方的招式,预测他的轨迹。那就要等他用相同招式的时候,才有那么一点引导的机会……“你好像,很迷茫啊……”在夏无双冰冷的声音在耳畔响起的瞬间,一道剑,穿过夏新的防御网,正中夏新的胸口,仿佛是切豆腐般刺了进去。夏新连忙一剑回防,抽身后退。夏无双脚下一瞪,手中的剑一旋,疼的夏新额头冷汗直冒,忍不住的发出了一声闷哼。身体都仿佛要扭曲了。这是夏家一种特殊的截脉剑法,几乎能瞬间瓦解人的战力。“刺”式!夏无双抓住这短暂的破绽,手中的卧龙刺出了无数剑花,每一朵剑花都像是风中的雨滴般,在夏新的身体上开出了血的花朵。这家伙……到底会多少种剑技啊?夏新已经努力的去记夏无双用过的剑技,想等他重复使用的时候,寻找破绽。同样的招式用多了,是最容易找出破绽的。然而,夏无双从开始到现在,没用过任何一招相同的招式。他就像是那大海般,容纳了无数的武技,随便信手拈来,就是一道神技。这家伙,强的离谱啊!这也是当然的,在隐世家族中,论身手,一般大众公认的说法是,有,也仅有白家的大少爷,能跟夏无双一争高下。只有……拼了,赌一赌吧。夏新是别无选择了。他知道自己快不行了。一瞬间,夏新身上气势一变,鬼子基因完全觉醒,于这狂风骤雨中,迎了上去。“呵,狗急跳墙了?”夏无双对于夏新突然开启的鬼子,没有任何犹豫,自己也开了起来,他不会给夏新任何机会的。轻敌?不可能!他要让夏新绝望。夏新硬是承受了夏无双开启鬼子后,最重的一下刺剑,任凭胸口鲜血飞溅,心道就是现在。唯一的,也是最后的一次机会了。夏新在心中呐喊着,拜托,这招别接,往左侧闪吧!他对于卧龙剑不管不故,笔直的朝着夏无双的胸口刺了进去。夏新的视线也紧紧的盯住了夏无双的身体。“找死,无视剑锋?”夏无双眼神通红的,眼中杀机暴涨,他只需手上一用力,把剑锋往左下一划,就能划破夏新的心脏。没有人能在他开启鬼子的时候,这样无视他,无视他手中的卧龙剑。当然,与此同时,他的胸口可能会被刺穿。一把破剑而已,自己最多伤个1个月就好了。相对的,夏新要为他的愚蠢付出生命的代价。夏无双本是这么想的。但,夏新身上的那股凶悍的,悍不畏死的气势,那眼神中一副同归于尽的可怕气势让他捕捉到了。不对,他隐忍了这么久,刚刚甚至舍身保剑,现在无端端的开启鬼子,到底是因为再不拼就没机会了,所以想拼最后一波?还是因为,他找到机会了?从一开场自己就有感觉,这家伙,一直在隐忍,在等待。这是个会耍小聪明的人,他应该不至于蠢到拿命来换自己一个月伤。难道,有什么自己没发现的猫腻。夏无双很少跟人这样拼命,夏新身上一去不复返的气势有点把他惊到了,再考虑夏新的性格,考虑以后的方针,自己当场杀了他也不是很方便料后,难免有些多余的麻烦,最好的结果,是废掉他手脚。这么一想,夏无双舍弃了划破夏新心脏的那一剑,硬是往左侧闪了一下。手腕一抖,手中的剑流利的在半空中划过一道半圆,对着夏新的剑迎了上去。夏新心道,万幸,他果然不舍得受半点轻伤。夏新浑然不知道,夏无双是已经做好受伤的打算的,他这是一生中,少有的运气,瞎猫碰上死耗子,碰上夏无双谨慎了一回,误打误撞,撞上了。而夏无双的动作,也让夏新眼神一亮,心道,来了!对方身体的动作,躲避的轨迹,剑身的弧度,都非常完美。这是自己最后的机会!输赢在此一搏!拼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