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诛天神王〕〔无上丹尊〕〔龙神天帝传〕〔我的地下城没有问〕〔位面超级替身〕〔农门酒香〕〔回到八十年代做土〕〔伪装成隐士高人〕〔夜鸦主宰〕〔盛宠令〕〔寻尸人〕〔最强魔王天团〕〔神游诸天虚海〕〔海贼之极品置换系〕〔农妃天下〕〔秦·君临天下〕〔空间之仙路逍遥〕〔朝闻道者〕〔奶爸戏精〕〔擒兽监狱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焰神尊 正文_第509章 真正的剑!
    即便如此,也完全的展示出了凌宇的实力,陶休想要杀他,也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办到的。

    在陶休面前,他也不是没有一点抵抗能力的。

    这让远一直紧张的用力攥着拳头的云微,不只是松开了拳头,美眸也是张的大大的。

    凌宇的实力,她已经完全感应到了,聚火境九重巅峰,并没有达到众人想象中的铸丹境。

    可是,少年却能够凭借这样的力量,力抗铸丹境四重!

    这简直就超脱了她的s想范畴。

    跨一阶,四级!

    这几个字眼,只要想一想,就让她觉得心脏扑通扑通跳的越来越快。

    莫说是一阶四级,即便没有那四级,跨聚火境和铸丹境之间的天堑,就已经惊世骇俗了。

    如今少年竟

    世间,竟然还有如此强大的武修!

    她那看着那面具少年的那双美眸,隐隐有一缕期冀蔓延,或许,这少年,真的能够解救自己,帮助自己脱离虎口。

    “父亲,救我”

    剑之领域外,陶杰的呼声,因为凌宇突然加大圣藤灵焰的力量,而越发的变得衰弱,整个人都瘫倒在地上,脸s惨白如纸,几乎随时都有可能命丧圣藤灵焰之下。

    “杰儿!”

    陶休见状,心神顿时惊怒至极,指着凌宇怒喝:“你还敢!”

    声音落,便直接回身而去,想先救出陶杰。

    “你说我敢不敢?”

    凌宇冷笑,身影瞬间阻拦在两者中间,左手黑焰喷薄,右手赤焰滚动,眸间闪烁青s圣藤辉光。

    随着他眼中,青s辉光的跳跃,陶杰的呼声,就越发的变得苍白无力。

    陶休惊怒至极,整颗心,在这个时候,都彻底的因为陶杰的呼声,而变得混乱起来,那张脸,渐渐的,变得狰狞可怖起来。

    “轰轰轰!”

    凌宇两只手掌,的挥洒着黑焰与赤焰,两种n火轰然蔓延,瞬息间,就让半片区域,都化作两s火焰的火海。

    可怕的n火力量,让这片空间,都发生了扭曲。

    n火之力,乃是武修最强大也是最不敢轻易使用的力量,它是武修的根本,只要使用,定会对自身的火种也或者火丹造成很大的伤害,想要恢复,过程十分漫长。

    可是凌宇此刻,竟如此不要命的,彻底阻住了陶休。

    “这是你自己找死!”

    陶休歇斯底里的吼声,震的整个洞窟,都在剧烈颤抖。

    他虽然因为焦虑陶杰,心有些混乱,但他这些年经历过的事,数之不尽,这些事,还不足以让他彻底失去s维。

    渐渐的,他逐渐平息了下来,身体被一股绿s的n火所覆盖,凛立在凌宇火海当中,周身力量喷薄涌动,每一次被火海的n火之力席卷,都会被他震散。

    他并没有接下来的动作,因为他知道,凌宇没有能力隔空杀人!

    尽管用那诡异的n火,控制住了陶杰,但也只能控制,而无法击杀。

    否则,陶杰早就死了!

    只要他,将凌宇灭掉,一切问题,迎刃而解。

    凌宇的实力,的确让他震惊不已,仅仅只是看到的,就有三种不同的强大n火,以一己之力,掌控如此多的n火,他也闻所未闻。

    但是奈何,这个小子,自己寻死,竟如此大规模的n火之力。

    只要他,将这些n火之力,一点一点的消灭,这小子,也就会越来越弱,直至体n火枯竭,火种爆裂,毫无还手之力。

    “轰轰轰!”

    火海翻滚,宛若有一只巨手,在其中的摆舞,产生一道道惊天火浪,轰击陶休。

    尤其是一只长着两翼的巨虎,在火海之中怒吼漫步,虎爪拍击陶休,不间断。

    每一次的拍击力量,都足以震塌一片山峦。

    整间洞窟,都在隆隆剧颤,若非有护佑大阵,怕是早就已经坍塌。

    陶休虽然看似抵挡的很简单,但是心,也在颤抖不已。

    这少年的实力,太逆天了。

    竟压迫的他铸丹境四重的实力,都只能短时间,无法分心做任何事。

    不过,他也不急,这是少年在用生命n斗,只是短暂的强大而无法持久。

    等到少年n火之力耗尽,他可以轻易活剐了少年,而毫发无损!

    “你的实力,让本城主震惊,但是,可惜!”

    他冷哼一声,身上的那种绿sn火,变得更加透亮强大,任凭n火浪以及n火巨虎轰击,而凛立不动。

    墙边的云微,此时已经彻底的被震慑住了。

    任何言语,都已经无法形容此时她心的震惊。

    一个少年,竟然能够强大到如此地步。

    “招亲会武招亲会武”

    她口中不自觉的呢喃了两声。

    就连她自己,都不曾发觉的是,这个时候,她眼眸之中原本的苍白,尽数失去,而闪烁着一缕缕亮光。

    这少年,来到阳云山庄,是来参加自己招亲会武的吗?

    她心头沉y着,但是很快,眼中的亮光便渐渐消散。

    因为答案,是否定的!

    少年自从出现,至始至终,都未曾提及过招亲会武的半个字。

    他只是来夺回被陶杰不知用什么方法得到的那尊宝鼎的。

    也对,如此妖孽的少年,又怎么可能会来参加什么会武招亲呢?

    少年一直带着面具,不曾示人真面目,便完全的说明了这一点。

    怕是少年的背后,还有不知道多少爱慕他的美女。

    英雄少年,几女不曾许芳心?

    她努力的调整了一下心,但依旧难掩那颗略有些失望的心。

    她用力的摇了摇头,缓缓的让自己调整过来,本就不属于自己,为何要失望?

    看着场间的喷薄力量,她缓缓的后退了几步。

    “不行,这样下去,他迟早会死在陶休之手!”

    观望许久,她眉头紧紧的蹙了蹙。

    身为旁观者的她更明白,少年的n火之力一旦枯竭,必死无疑,即便不死,活着离开这里,也定然数年,都难以恢复元气,天赋也就将彻底为平庸!

    “他是在为我而n吗?”

    她低低的呢喃了一句,尽管答案依旧是否定的,但是,少年若死,她身在两父子手中也无法苟活。

    两人的命运,虽然不在一个世界,但也在这一刻,相关联在了一起。

    她必须要做点什么,帮助少年一把!

    突然,她的目光,转移到了不远,那个呼声越来越微弱的陶杰身上。

    这个可恶、可耻、更可恨的家伙!

    一缕杀意,在美眸间勃发。

    下一刻,她动了,身形宛若化作一柄水长剑,在空间之中,划过一道蔚蓝的弧线,从原地消失,在剑之领域旁的陶杰身边出现。

    一柄蓝s光芒溢长剑,毫不犹豫的直接刺向了陶杰的喉咙。

    “云微?”

    身边有人出现,陶杰蓦然睁开眼睛,本以为自己父亲来救自己了,却看到了那张完美无缺但却有些发白的美面,只是原本那双让人陶醉、让人深陷的美眸,此时却充满了绝冷的杀机,让他愣了愣。

    瞬间变反应过来,浑身汗毛倒竖。

    她,要杀自己!

    她,来杀自己了!

    “云微!你要干什么。父亲救”

    陶杰的话,还未完全出口,便被四个字,传入脑海:“辱我,该死!”

    一抹嫣红绽放,一剑抹喉。

    她,本就不是一个柔弱女子,若非生着这张美丽的女子面孔,她定是一个驰骋疆场的热血男儿。

    她的心,除了女子应有的天外。

    更有着一股果断决绝的意志。

    可杀不可辱,陶杰对她的侮辱,在这一刻,彻底爆发。

    陶杰,身陨,剑下!

    凌宇几乎是第一时间感受到这边的动静,那盘绕在陶杰身上的圣藤灵焰,也在陶杰死去的一瞬间,被他收了回来。

    这时,陶休也已然发觉。

    “杰儿。”

    陶休瞬间蒙了,看到软倒在地上的陶杰,脑海轰然一声炸响,他唯一的儿子,被他寄予厚望的儿子,死了!

    “噗!”

    急火攻心,瞬间一大口鲜血喷洒。

    那一直坚定的心,在这一刻瞬间崩塌。

    脑海经过短暂的空白,瞬间变被无尽血s所笼罩,那是他儿子,脖间鲜血的颜s。

    那更是,是杀戮,是冲天杀意的颜s!

    “恶女,你敢杀我儿。”

    歇斯底里的吼声,瞬间磅礴,滚滚dd的能量,冲破云霄,宛若一头暴怒的远古凶s。

    “斩!”

    也就是在这一刻,凌宇手中之剑,汇聚三种n火之力的恐怖一剑,狂猛斩下。

    整个火海,随着这一剑,而变得沸腾。

    无尽n火之力,全部滚d而动,化作一条条火蛇,卷入这道剑芒之。

    原本已经达到骇人能量的一剑,力量再度暴涨三重。

    “轰!”

    璀璨之剑,当空斩下,直接劈向了因,而变得漏洞百出的陶休,强大的力量,的空间,搅乱了气。

    这一剑,聚集了凌宇三种n火的髓之力。

    这一剑,蕴藏了大乘的剑势,杀之意志。

    这一剑,更完全了凌宇对剑的理解,对剑之凌厉的完美诠释。

    这是凌宇,除了那毁灭之力的黑红利剑之外,最强大的一剑!

    真正的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人间极乐〕〔他从深渊捧玫瑰〕〔渡鸭之宴〕〔吾乃六耳猕猴〕〔医世神凰〕〔农家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