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极品天师混都市〕〔史上第一妖孽〕〔花都噬魂仙少〕〔神的试练〕〔带着MC系统的异界〕〔重生军婚宠妻:时〕〔民国大特工〕〔家有医妻初养成〕〔一生一世笑皇途〕〔火爆小萌妃:妖帝〕〔超级全能学生〕〔念云念你〕〔中华灯神〕〔道君〕〔我是邪神番古呀〕〔洪荒之神棍开山祖〕〔快穿:恶毒女配要〕〔星王传奇〕〔超模娇妻:老公,〕〔女神的医流高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焰神尊 第495章 归来日,血屠时!
    “已经出城了!你可以下车了!”

    夏言荷那没有一丝一毫波动的声音,传入凌宇的耳中。Ω   Δ e1xiaoshuo

    凌宇怔了怔,精神力下意识的扩散开,外面的情况,在他的脑海中逐渐映现,的确正如夏言荷所说,已经出了城。

    “你是怎么找到我的?又为什么要救我?就不怕你父王,降罪于你吗?”

    凌宇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找到你?如果我说,是心灵感应,你信吗?”

    夏言荷的眼睛,似乎有些艰难的看向了少年,口中呢喃了一句,只是声音很小很小,小到即便相隔不过半米的凌宇,都没有听清楚,问道:“你说什么?”

    然而,得到的却是一句冷叱:“若是再不下车,信不信我立刻杀了你!”

    “你!”

    她的一句话,让凌宇心头,那刚刚才升起的一丝感激,瞬间烟消云散,没有再说一句话,直接跃下马车,朝着远处奔跑而去。

    “伯老,走吧!”

    少年离去之后,夏言荷深深的吸了一口气。

    然而,马车还未掉头,一阵山风,蓦然吹拂过来。

    这股风,很冷,很烈,似乎带着很强烈的压迫感。

    其中,还夹杂着一句更加冷冽的话语:“凌宇归来日,血屠王府时!”

    话语,传入夏言荷的耳中,更直接穿透了他的‘肉’体,刺入灵魂之中,让她整个人,都彻底的震了震,脸色变得有些白。

    “郡主,你这是何苦呢”

    外面,传来中年的叹息声。

    但是夏言荷,却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眼神中有些落寞,又有些寂寥,却并没有悔意。

    马车渐渐的起行了,重新进入了西王城之中。

    数千里之外,一座小城城外的古道上,一名略有些狼狈,风尘仆仆面颊有些憔悴的少年,踏马而至,在城外一里之处,停了下来,皱着眉看着前方的小城。

    少年便是一路而来的凌宇。

    四天三夜,不眠不休,甚至就连充饥,都是在马背之上,而且走的路,也大多数都是人烟稀少的小路,遇到城池,也都避开而行。

    只为了避开镇西王府的眼线。

    到了这里,体内没有元力支撑的他,终于有些坚持不住了,而停了下来。

    看着前方城池,他犹豫着,自己到底要不要进入这座城池。

    这座城池,虽然大小,也就相当于凌宇家乡龙阳城那么大,但是位置极为特殊,城池的两翼,都是密布的山川大峦,只有从这座城池穿过,才是离开镇西王府势力范围最快捷的方法。

    绕行的话,怕是还要多行进十几天的艰难路程。

    可是穿行的话,却又太过危险,现在,王府下辖的所有城池,几乎都得到了缉拿他的命令。

    最主要的,还是实力,若是现在,凌宇修为还在的话,完全可以凝聚炙炎羽翼飞过去。

    让蓝毛载着他?

    不到万不得已,凌宇是绝不会这样做的。

    蓝毛,绝不仅仅是他的灵宠那么简单,更是他的兄弟,他的朋友,他的亲人。

    “修为”

    他闭上了眼睛,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一缕心神,下意识的便探向了自己的丹田。

    那里,依旧除了赤神泪晶和青神之泪外,依旧没有一丝一毫的元力,甚至这两种神物,此刻的光芒,都十分的暗淡,好像被什么东西掩盖住了一样。

    “那是”

    突然,凌宇整个心神,剧烈的一颤。

    在赤神泪晶和青神之泪上,竟然覆盖着一层诡异的黑红色的光幕,这光幕,黑的紫,红的渗人,赫然便如之前他释放过的那黑红利剑的颜色,一模一样!

    “这黑红光幕,是来自”

    凌宇心头震惊,下一刻,便现,在他的丹田之中,出现了一颗黑红色的能量光团,这光团很小,类似于刚刚踏入修炼一途所凝聚的灵焰火种。

    但是黑红的能量,却更加的恐怖,更加的骇人心神的在他丹田之中,缓缓的流转着。

    每一次流转,就会产生一缕能量,覆盖在他的赤神泪晶和青神之泪上。

    将两种已经化作他火种的神物,完全掩盖住了。

    “难道,现在的我,之所以无法转化元力,都是因为它?”

    凌宇的眉头,紧紧的皱在了一起。

    这到底,是什么鬼东西,竟然连神物,都能被压制,这简直脱了凌宇的认知范畴。

    它,又是怎么诞生的!

    此刻的他,虽然找到了自己修为消失的元凶,但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

    “天意,看来这一切,都是天意!”

    突然,天老的叹息声,传入凌宇的脑海,让凌宇愣了愣。

    天意,什么天意?

    天老的话,让他有些莫名其妙。

    “你体内的那团黑红能量,如果老夫没有看错的话,应该便是传闻之中的毁灭种子了!”

    “毁灭种子?”

    天老这没来由的话,更让凌宇疑惑不解,这个词,他是第一次听。

    “这毁灭种子说太复杂了你这个小家伙也听不懂,你可以将它理解为,与天罂那个小丫头的罂慑奇花反噬种子相类似,但却比反噬种子的威力,要强横成千上万倍。反噬种子所带的力量,是罂慑奇花反噬之力,而毁灭种子,所携带的力量,便是毁灭之力!”

    “反噬之力爆,最多也就是反噬其主,而毁灭之力一旦爆,那将会是毁天灭地的,其可怕程度,足以泯灭数十个赤月帝国!”

    “泯灭数十个赤月帝国。”

    天老的话,传入凌宇脑海中,宛若一道惊世之雷,在疯狂的轰击着他的脑海,让他身体,猛烈的颤了颤,脸色顿时有些泛白。

    这毁灭之力,是不是可怕的有点太过了?

    数十个赤月帝国,那将是何等广阔的疆域?

    数十万里?

    数百万里?

    这,可能吗!

    他无法想象,自己的体内,怎么可能会诞生出,如此恐怖的东西!

    怕是也只有如此恐怖之物,才够将赤神泪晶和青神之泪,压制下去吧!

    “压制赤神泪晶和青神泪晶?你小子,想太多,这两种东西,乃是真正的神物,只不过,在你小子手里,不过就如同两个被封印的异宝罢了,所展现出的能力,不过只是九牛一毛!”

    感觉到凌宇的想法,天老不屑的声音传出。

    “哼哼,小家伙,这点事情,就把你震惊到这个样子,若是再大一点,岂不是下巴都要掉了下来?真是给老夫丢人!想当年,老夫纵横极域大世界,什么事情没经历过,什么事情没见过,比这更恐怖的事情,都不知道见过多少次,区区”

    凌宇原本,内心震惊至极,但经过天老这一想当年,直接让凌宇这份震惊全消。

    听了一会,不由得没好气的道:“天老您当年这么厉害,这么还会被人偷袭,‘肉’身被毁,灵魂差点都”

    “那是老子交友不慎!被那混蛋偷袭”

    凌宇的话一出口,天老顿时反驳,不过反驳之语还未说完,瞬间就转变成咒骂:“你个小兔崽子,竟敢嘲笑老夫!”

    “哪敢,哪敢”

    不等天老继续飙,凌宇连忙转移话题:“那个天老,您刚刚的意思是,我也和天罂一样,这也算是一种体制?”

    “哼!”

    天老轻哼一声,这才说道:“对,你这也算是毁灭体制了,这一次,也算是第一次出现问题,比较轻,只是没了元力,下一次再敢动用毁灭之力,保证你死都不知道咋死的!”

    “这我哪里动用什么毁灭之力了,分明是”

    凌宇的话,没有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已经明白了。

    他之所以能够将几种完全不同的战火,完全融合在一起,形成黑红利剑,并不是因为什么他的掌控力惊人,他的天赋惊人,而完全就是因为这毁灭之力。

    “难道,我的毁灭体制,是天生的?”

    突然,凌宇心神一震。

    “应该是吧,只不过,以前你修为太弱,根本无法让这股毁灭之力激,体内的战火以及元力,也根本无法激活毁灭体制!”

    “那怎么样,才能够恢复修为?不会一直这样吧?”

    “这件事,太复杂,老夫简单的给你说说吧,这毁灭体制,不同于其他的体制,毁灭种子,可以说是与你的体制,是共生的,根本不可能像反噬种子那样,可以缓慢清除。”

    “它可以在关键之时,给你带来极其强大的毁灭之力,越级越阶战斗,绝对不是问题,但是,带来力量的同时,也会让你产生可怕的后遗症,这消失的修为,只是最简单的后遗症,它会随着你用的次数增多,而变得更加严重。”

    “而且,即便你不用毁灭之力,他也会不定时的爆,想要让它不爆,那么只能不停的喂养它,用你的战火也或者是别人的战火,去喂养它!”

    “只有它吃饱了,才不会去夺取你丹田内的战火之力!”

    天老微微叹息,他也没想到,凌宇竟然还是这种即便是在极域大世界,都鲜少有耳闻的这种既强大到让人闻风丧胆,又恐怖到耸人听闻的毁灭体制。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人间极乐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