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女将择夫攻略〕〔月光如水照心扉〕〔终极美女保镖〕〔我的妹妹会时间停〕〔重生小俏娘:摄政〕〔砸中两个亿以后〕〔地球有个极品仙〕〔无敌辣条系统〕〔我是文娱巨星〕〔校草是女生:高冷〕〔恶魔校草,太过分〕〔剩女爱情路〕〔神道帝尊〕〔诸天破壁人〕〔军少溺宠之王牌影〕〔快穿:男神又苏又〕〔超品巫师〕〔我的世界编辑器〕〔探天而行〕〔召唤战姬的异世界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焰神尊 第485章 掌嘴!
    这个世界,是强者的世界,是武力的世界,即便你的智谋再高,逢迎之术再精通,没有足够的武力,也永远只能是别人的附属!

    祁洪很明白这个道理,所以他倾尽一切,培养祁猛。

    却没想到,眼见就要一飞冲天,却亡命于此!

    而他,怒火攻心,疯狂之中,也忘记了连祁猛都不是对手的凌宇,又岂是他,能够报的了仇的?

    用剑,指着凌宇的人,凌宇,绝不会留下他的性命。

    所以,祁洪也随着他的儿子,死了!

    寂静!

    场间再度陷入了无尽的寂静当中,良久之后,才响起成片成片的倒吸冷气的声音。

    重新看向凌宇的目光,只觉的一阵胆寒。

    此刻的他们,才发觉,少年的目光,只有那些人在辱骂少年父亲的时候,少年才露出无穷怒火之外,至始至终,都是那么的淡漠。

    就仿佛,从未将这些人,看在眼里。

    这是一颗,何其强大且自信的心?

    这样的目光,他们好像只在一个人的眼中见到过,那个人就是——小王爷!

    不少人,此刻的座椅,都下意识的朝着凌长星和凌家大长老的方向,缓缓的移了移。

    或许未来,整个镇西王府,甚至整个帝国,都绝对会拥有少年的一席之地!

    现在的少年还没什么,所以,他们若是抓住机会,或许将来,也能有不错的倚靠也说不定。

    “哼!”

    而就在这一刻,一声暴怒的冷哼,突然响了起来。

    让那些刚刚才移动座椅的人,下意识的回到了原地,看着萧琅天,眼中露出一缕惧意。

    他们,怎么将萧琅天父子给忘记了。

    毕竟,今日的酒宴,他们父子,才是主角。

    镇西王府,也只有他们才是真正的巨擘!

    与凌家父子走的近,也就相当于与萧家为敌。

    在场的都是聪明人,绝不会因为莫须有的将来,而得罪眼前能够决定他们身家性命之人。

    “来人,立刻将凌宇父子拿下,将凌家所有族人,全部压入天牢!”

    萧琅天目光扫过地上的两具尸体,猛然冷冽一声怒喝。

    周围数十护卫,瞬间冲了过来,利刃出鞘,兵指凌宇父子以及大长老。

    “我儿,何罪之有,我凌家,何罪之有!”

    凌长星瞬间起身,冷喝道。

    大长老也同时站了起来,眉心紧缩的扫视周围众护卫以及萧琅天。

    而凌宇,却是突然一言不发,甚至就连看,都未曾看这些人一眼。

    他的目光,就那么直直的落在镇西王的身上,一眨不眨。

    镇西王似乎没有察觉,依旧只是淡然的坐在那里,不闻不问。

    看不到怒意,也同样,看不到惋惜。

    就仿佛,之前出声,留祁猛性命的,并不是他。

    你,活着的时候,或许有用,但是死了,就只是一个死人,即便在有用,又如何?

    是冷漠,还是漠不关心?

    也或者是习惯了?

    没有人看的懂,但是也同时,让很多人看着地上的两具尸体,心间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或许,什么时候自己死了,也会这样吧!

    此时,不只是凌宇,在看着夏震天,萧琅天也在看着他,但是王爷,却没有说一句话。

    萧琅天的心,瞬间定了下来,那张逐渐转移到凌宇父子身上的脸,也是越来越冷漠。

    “羞辱王公贵族,此乃罪责之一;血溅王府圣地,目无王爷,此罪为二;残杀有功大将,此乃罪三,弑杀王府官员,罪为四!”

    “四条大罪,任何一条,皆死罪,四罪并罚,诛灭——全族!”

    四大罪状,诛灭全族!

    萧琅天口中话语,宛若一股冷风,拂过众人头顶,让不少人心头发寒。

    羞辱王公贵族,凌宇的确做了,而且做的很决绝!

    尽管,是因为这些人,先羞辱他的父亲,他才开始的反击。

    但是,对于萧家来说,凌宇只是一介小民,他羞辱你们,可以,你羞辱他们,就是死罪!

    诛杀祁猛、祁洪父子,尽管也都是他们先动的手,但他们是萧琅天的人,他们可以杀你,你不能动他们!

    这就是罪,这就是刑法!

    小人物的罪,大人物的法。

    这就是世界!

    就连凌长星,在这一刻,也停下了即将脱口的话,深深的闭上了眼,一言不发。

    凌宇也没有说话,更不会去反驳什么,任凭无数刀剑寒光慑目,杀意覆盖,那挺立的少年身躯,依旧比直如剑,目光,也依旧直直的盯着镇西王,不曾移开。

    只有那一缕缕杀机,在体内不受控制的喷薄而出,不经意间,便席卷在了萧琅天父子头上,让两人感到莫名心寒。

    “拿下!”

    萧琅天一声怒喝,黑压压的王府护卫,全部冲了出来,手中寒芒滔天。

    “住手……”

    就在众护卫的刀剑,即将临近凌宇父子的刹那,一直沉默饮茶的镇西王,缓缓的吐出了两个字。

    他的目光,也终于真正的望了过来,同时摆了摆手。

    众护卫,登时潮水般退去。

    “王爷!”

    萧琅天看着被带走的两具尸体,皱眉低叫一声,心有不甘。

    难道,王爷要保凌宇?

    但即便如此,他又能怎么样?除非不想活了,只能咬牙后退了两步。

    而这个时候,同样一直未开口的少年,嘴角露出了一缕笑,一缕没有人能够看的懂的笑,那双眸子,也终于不再直直的看着镇西王了。

    “恩?”凌宇的笑,让镇西王眼眸微微一动,问道:“你,笑什么?”

    凌宇没有说话,依旧保持着那一抹笑。

    “大胆!放肆!”

    萧林见状,眼眸一缩,顿时冷喝一声。凌宇,竟然敢不回王爷的话,无视王爷,该死!

    “王爷与我说话,与你何干,滚。”

    凌宇这一刹,蓦然转头,伴随着口中最后一个“滚”字出口,一股极其浑厚且杀机喷薄气息,瞬间轰击在萧林的身上。

    萧林整个人,身躯剧震,宛若遭受重击,身躯轰然倒退数丈,脸色有些泛白,一脸骇然的看着凌宇。

    “你。”

    他颤抖的手指,指着凌宇,半天吐不出来一个字。

    这股杀机,太恐怖了,宛若化作了实质,直接轰入了他的灵魂深处,由内而外,爆发而出。

    尤其是少年的那一道眼神,就仿佛掌控了天道至理,能够主宰世间一切,可怕至极。

    “好恐怖的杀之意志!”

    周遭众人,见到这一幕,也同时心头震颤。

    一道声音就能震退铸丹境的萧林,而且,还只是以聚火境的修为!

    这简直就超脱了他们的想象。

    刚刚,那道声音响起的瞬间,就连他们这些人,也同时感觉到了内心的一缕惊惧蔓延。

    如此纯粹的杀之意志,即便没有达到入微,也绝对临近了。

    即将入微的意志之力。

    这几个字眼,一在众人脑海中响起,就宛若一道魔音灌入般,再也无法挥去。

    凌宇,才多大?

    年不过十七!

    就已经拥有了很多铸丹境五六重,都不一定能够达到的意志境界,这……

    他,是怎么做到的?

    扑通,扑通……

    一声声越来越快的声音,从他们的胸膛响彻,那颗心脏,几乎要跳出胸口。

    “即便意志之力再强大你也只是聚火境!在我面前,依旧只是一个蝼蚁!”

    萧林紧咬着牙,双眸死死的盯着凌宇,强行压下心中的不适,狠狠的说道。

    “叫你滚,还敢开口!”

    凌宇冷冷的看着萧林,突兀的喝到:“掌嘴!”

    掌嘴?

    掌什么嘴?

    掌谁的嘴?

    人群听到少年的喝声,只觉心脏猛然一缩,然,还未等他们反应过来,只感觉空间之中,突然发生了一道扭曲。

    “啪啪……”

    下一秒,只闻两道清脆的响声,响了起来,那位置,赫然正是萧林所站之地。

    萧林那张原本白皙的脸颊上,瞬间便出现了两道掌印,两道血红的掌印。

    掌印印在那张脸上,就仿佛是画在上面的一样,鲜红,欲滴!

    但却释放出,一缕缕让人不敢直视的光。

    萧林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瞬间,火辣辣的疼痛,让他整个人,都变得狰狞了起来。

    他被人,抽了两个耳光!

    当着如此多人的面,甚至还有小王爷的面,被一个他口中的蝼蚁,狠狠的抽了两个耳光!

    “你敢偷袭我!”

    萧林整个人,都疯狂了,双目血一样的疯狂之光喷薄。

    这两记耳光,不只是打在他的脸上,更是抽在了他的心上!

    堂堂铸丹境强者,被聚火境的小子,抽了耳光。

    这件事要是传扬出去,他萧林一辈子,都别想再抬起头来。

    铸丹境的耻辱!

    他萧林的耻辱,赤‘裸’裸的耻辱!

    偷袭!

    众人听到这两个字,才微微释然,也只有这两个字,才能彻底的解释,铸丹境被聚火境抽了耳光的事实。

    即便凌宇的意志之力再骇人,也终究不是修为,不能代表所有实力。

    “啪啪!”

    就在萧林“偷袭”两字出口的瞬间,又是两道脆响,同时,还有一道冷漠的声音,同时传出:“还敢开口,继续掌嘴!”

    场间在这一刻,就仿佛被一阵巨大的龙卷,卷过所有人的心脏。

    凌宇,竟然又抽了萧林两个耳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农家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凝脂美人在八零〕〔特种兵之超神卡牌〕〔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