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娇妻在上:总裁老公〕〔凉薄之人〕〔联盟之奶妈凶猛〕〔九界淘宝店〕〔网王之无悔〕〔快穿之男配不哭本〕〔和仙女小姐姐的网〕〔回到八零当女兵〕〔全民领主〕〔灵植巨匠〕〔血蓑衣〕〔重生之农门娇女〕〔星际宗师〕〔无敌之大唐〕〔绝色女总裁的贴身〕〔在你梦里为所欲为〕〔透视仙王在都市〕〔军婚撩人:权少的〕〔大郎饶命〕〔警察小姐姐家的奶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焰神尊 第174章 幽冥战火
    天老细细的看着少年,想要看看少年究竟会产生何等变化。

    此时,盘膝坐在幽暗沼泽内部,碧甲毒蝎王尸体不远处的少年,周身尽是一片混沌的蒙蒙光亮。

    这种混沌,是一种介于不朽之力与天地元力之间的一种力量。

    凌宇在那彻底的忘我之中,对不朽之力有了越来越深的理解,这种理解,甚至超过了不少天人境的武修,他将灵魂对不朽之力的感悟,缓缓的施加在自己体内的元力上。

    经过不停的改变与摸索,寻找着改造自身元力的道路。

    这是一条全新的道路,一条即便是天老,都闻所未闻的道路。

    天老满脸震撼的看着凌宇周身那缓缓之中,夹带着一丝独有特质的元力,他简直无法想象,凌宇到底做了些什么。

    难道是那等即便他,都触碰不到的领域?

    这有可能吗?

    天老的灵魂虚影,眉头紧紧的皱在一起,丝丝缕缕的精神力缓缓感应着凌宇周身的元力,呼吸,越来越沉重。

    不朽之力!

    他竟然在凌宇周身元力之中,感应到了一丝只有世界之心中才存在的不朽之力!

    这怎么可能!

    天老彻底震惊了。

    不朽之力,乃是武修天人境突破到不朽境的至关重要且不可或缺的重要组成部分,天人境的武修,只有铸就不朽神宫,通过不朽神宫不停的汲取世界之心中的不朽之力,然后用这些不朽之力,逐渐取代体内磅礴的元力。

    只有当体内所有元力,尽数转化成不朽之力,武修才能真正的跨越天人,成不朽!

    可是,凌宇不过一个聚火境的小娃娃,莫说是天人境,即便是铸丹境、百炼境,都相隔十万八千里,其体内元力,竟然有了一丝不朽之力的特质!

    这……

    天老震惊的感受着凌宇周身的元力,随着时间的流逝,凌宇周身的元力越加澎湃,甚至引动了天地,让周遭的天空为之产生了变化。

    无尽天地元力滚滚而降,汹涌澎湃的荡漾在凌宇周身。

    天老更加清晰的感觉到,其内蕴藏的那一丝极为难以察觉的不朽之力才拥有的特质。

    他深吸了一口气,压下心中的震撼。

    “难道那个传闻是真的?”

    蓦然间,天老想到了一个在极域大世界流传的一则传闻,“不朽之力,并非只有世界之心中才拥有,武修在一定状态下,可以领悟之、改变之、转化之!”

    不过这则传闻,数千年来,都被人当做是笑话,因为从来没有人实现过!

    但是传闻,却是在这一刻,从一个小家伙身上,得到了确认!

    天老深吸了一口气,若是他的感觉没错的话,凌宇这个只有十六岁的少年,或许将会开辟武修世界的一个新纪元!

    一旦这消息传出,将会有数之不尽的天人境强者出现在凌宇面前!

    不朽之力,太过难以聚集,这个世界,不知道有多少武修,因为在有限的几百年时间里,无法获得足够的不朽之力,而永远停滞在天人境。

    凌宇若是真能做到改造元力成不朽之力,对现在的凌宇来说,绝对是一场灾难,毁灭性的再难。

    他毕竟还太过弱小!

    一旦被有心人发觉,极有可能成为一个生产不朽之力的工具也或者说是被人掌控的傀儡!

    这简直太过可怕了!

    “不!不行!”

    天老蓦然低喝一句。

    这种事情太过可怕,他必须要想办法阻止!

    即便凌宇真能做到改元力为不朽,那他也必须要将其毁灭,至少,凌宇拥有能在天人境强者手中保命能力之前,他决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

    庞大的精神力,缓缓释放开去,将凌宇整个人笼罩其中。

    这属于天老的强横精神力,此刻就仿佛一柄柄利箭钢针般,疯狂的刺向凌宇的脑海,摄入凌宇的灵魂!

    将凌宇从那种玄妙的状态,逐渐刺激的清醒过来。

    其身体周遭的元力,逐渐停止了转化,那刚刚才转变一丝丝的不朽之力,戛然而止。

    看着这一幕,天老深吸了一口气,收回精神力。

    此刻的他,不知道自己这么做究竟是对是错,但是他必须这么做,只有这样才能保证凌宇能够在这个残酷的世界生存下去,才能拥有一个无尽的未来。

    即便是因此而丢失了很多东西,又能算什么呢!

    少年就曾经说过这么一句话,天老直到现在还记得:“只有活着,才能拥有无尽的未来!”

    而此刻,身处世界之心中的凌宇灵魂,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感觉灵魂一阵莫名的刺痛,他晃了晃脑袋,痛感逐渐消失之后,他这才发现,此刻,他已经跟着幽冥珠,不知道飘到了什么地方。

    在他的周围,战火的数量与种类急剧减少。

    但是他发现,这周边的一撮撮迷你战火,每一种都拥有摄人心魄的力量,跳动的也都极为剧烈。

    “黄泉战火!”

    “天启战火!”

    “那是……修罗战火?”

    一个个让人震撼的战火名称,在凌宇口中吐露而出。

    这些战火,他只是在战火图录之上见到过,根本不曾听闻,有谁真正的凝聚出了这等战火。

    这种战火,已经根本不能用品阶来衡量它们了,或者说,它们已经超越了品阶的界限,拥有极其恐怖的威能。

    他能说出名字的,都是他听闻过的,但是这片混沌之中,更多的却是他闻所未闻、见所未见的战火!

    有的形似天空繁星,有的仿若万丈深渊,还有更加可怕宛若天空般浩渺。

    “你便是幽冥战火吗?”

    也不知过了多久,凌宇的目光汇聚在了身前一撮漆黑的战火之上,这撮火焰,看似极其微弱,但是跳动的却是极其欢愉。

    滚滚热浪自战火之内澎湃出来,让凌宇整个灵魂就仿佛被烘烤一般,火热的灼痛感席卷而来,就仿佛要焚尽他的灵魂一般。

    就在凌宇饱受炙热焚烧间,幽冥珠散发出一股股幽若的力量笼罩向凌宇的灵魂,就仿若一股清泉般,清凉之意瞬间将炙热驱逐。

    他的双手,缓缓的捧向了那撮漆黑火焰。

    所有的灵魂意识,尽数沉浸其中。

    ……

    “轰轰轰!”

    幽暗沼泽之中,以凌宇为中心,天空之中,暴起一阵阵隆隆的巨响,漆黑如墨的云团,汹涌汇集而来。

    凌宇头顶,原本常年笼罩厚达数丈的墨绿色毒雾,在这一刻,就仿佛遇到了天敌般,极速溃散开去,眨眼间,就形成了一个数十丈大小的空洞。

    半空之中的如墨黑云滚滚而下。

    狂猛的炙热能量,在黑云中荡漾开去,瞬间,便将这片沼泽烘烤的发出一片“嗤嗤”的声响。

    沼泽泥泞,转眼间便化成干涸土地,无数植被瞬间干枯。

    恐怖的热量,就仿佛火山喷发般,让人窒息。

    这里的动静,立刻将距离最近的秦鹏羽三人吸引,三人你看我,我看你,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难以置信的震撼。

    “走,去看看!”

    车俊星沉吟片刻,低语一声,三人极速朝着凌宇所在方向疾奔而去。

    然而,当三人看清楚炙热传来之地时,同时倒抽了一口冷气。

    只见漫天黑云轰然燃烧起来,就仿佛化身一片片地狱黑焰,狂暴且炙热的能量就好似被什么东西牵引着一般,轰然席卷而下,将下方的一少年完全笼罩其中。

    恐怖直达灵魂,让三人同时身躯微颤。

    “那是人吗?”井逸满眼震惊的吞了一口口水。

    “好像是!”秦鹏羽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可是转瞬间,他的面色就变了,因为他在那道被滚滚黑焰笼罩的人影身上,产生了一种熟悉的感觉。

    但是由于距离有点远,再加上人影被黑焰笼罩,他无法辨认。

    “凝聚战火!”

    车俊星眉头紧蹙的低语一句,他的声音立刻让秦鹏羽两人同时瞪大了瞳孔。

    凝聚战火是每一个武修都必走的一个过程,任何一个聚火境以上的武修都经历过,可是,像眼前这等恐怖的景象,他们还是第一次见。

    无论是滚滚从天而降的黑焰,还是恐怖炙热的能量,甚至还有一缕缕摄人心魄的能力,让三人的呼吸,都不由得变得粗重起来。

    他们三人,绝对都是一等一的天才,所凝聚的战火,也没有一个是低于一品的,可是,他们的战火,在此刻,却显得那般渺小。

    那人影是谁?

    为何会出现在幽暗沼泽中?

    而且还在这里凝聚战火,难道也是小王爷的人吗?

    三人的脑海中,一个又一个的疑问不时响彻,这个人影,车俊星和井逸保证自己没见过,他们没见过的人,会是王府之人吗?

    “是凌宇。”

    沉默良久,秦鹏羽身躯豁然一震。

    那黑焰之中的人影,与他“朝思暮想”了很久的那个身影,逐渐重合在了一起,让他忍不住发出了一声撕裂般的吼声。

    他目光死死的盯着那人影,牙齿咬得越来越响。

    就是那个人,让他回到自己出生的城市,寻找武道之心时,却遭受了前所未有的打击,乃至侮辱!

    甚至就连他那强烈的自尊心,受到无尽的践踏,让他至今,都还被那一日的阴影所笼罩!

    就连小王爷对他,也似乎少了一分以前的器重。

    这无论哪一条,都让他对那个身影,充满了无尽的恨意!

    最主要的是,他根本就不该败,若非他想完虐凌宇,若非他没有用压倒性的力量出手,若非他没有使用天泉宝鼎,他决不会败,败给一个修为低他三重的废物!

    他定要报仇!

    他定要一雪前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穿成男主出轨前妻〕〔娶夫纳侍〕〔渡鸭之宴〕〔草莓印〕〔他从深渊捧玫瑰〕〔农家子〕〔凝脂美人在八零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