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快穿反派:我的宿〕〔毒医娘亲萌宝宝〕〔空间之末世女在古〕〔至尊骨神〕〔进化从鲲开始〕〔天穹之下〕〔逐恒〕〔妃入宫墙〕〔末日崩塌〕〔最强绝世武神〕〔鸿蒙古佛〕〔随身空间:神医小〕〔大海商〕〔天帝传〕〔奶爸的异界餐厅〕〔惊世琴音:逆天大〕〔快穿女配:强攻男〕〔平淡无奇的幻想乡〕〔夜帝独宠:天才萌〕〔不灭修罗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帝焰神尊 第68章 解封印之法!
    “凌宇,你的确很强,若是再给你半年的时间,我绝不是你的对手!”凌霄道。

    “现在,你依旧不是对手!”凌宇轻喝,幽冥巨剑再起,狂暴无匹的力量再度轰然暴涨,赤神、幽冥两种轰然而起:“聚火境四重,又如何!”

    凌宇狂傲一笑,恰时,只听一声巨吼,蓝毛自草丛间徒然蹿出,一口叼在了凌霄持剑手臂之上,凌霄巨骇,大叫着挥拳直砸蓝毛!

    “去死吧!”

    凌宇一声沉喝,赤幽三重剑轰然冲出,眨眼间便刺进了凌霄手臂,凌霄登时连连暴退,蓝毛也极速回到凌宇脚下,怒视凌霄。

    “好快的反应速度!”

    收回幽冥巨剑,凌宇内心不由感叹一句,他本以为这一剑,顶能刺透凌霄心脏,没想到,那等情况之下,凌霄依旧能做出闪避,修为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战斗经验,这凌霄,绝对丰富!

    踏踏踏!

    无数的脚步声,蓦然响起,林间飞鸟惊飞,凌宇心中一紧,仅仅只是片刻,一队又一队足足五十人的执法队,纷纷站立在凌霄身后,杀机凛凛的目光全部落在凌宇身上。

    看着这群人,凌宇心中微凉,看了眼父亲,依旧在昏迷。

    “凌宇!我承认,你现在的确很强!”

    凌霄道:“我给你个活着的机会,留下灵器巨剑,带着你父亲的尸体,离开吧!”

    “放我离开?”凌宇冷笑。

    这凌霄是凌长戟最忠实的走狗,也是最盲目的崇拜者,阴险毒辣如凌长戟,这凌霄又会好到哪里去?

    想骗他放下武器,减少伤亡?做梦吧!

    凌宇嘴角旋起一抹戏谑:“你杀了这群护卫,我便将幽冥巨剑赠与你,如何?”

    “嗯?”凌霄眉头微蹙,但仅仅只是蹙眉的片刻,他便发现他周围的执法队护卫,同时后退十几步,与他拉开了距离。

    他立刻明白,这凌宇是在使离间计!

    面色微寒间,一声爆喝:“勿听他所言,家主有命,格杀勿论!”

    手中血蛇长剑,血色喷涌,直取凌宇,他身后的护卫,也纷纷拔尖迎击而上。

    “即便死,也不会让你们好受!”

    凌宇爆喝,血色双瞳,血光渗人。

    “谁敢伤我凌宇哥!”

    突然一声娇喝蓦然响彻,眨眼间,一道冰蓝色的曼妙身影倏然直立在凌宇身前,手中一柄秋水长剑,寒冰之气瑟瑟蔓延。

    冰寒剑芒几个挥舞间,冲在最前的十几名护卫,直接倒飞了出去。

    “大小姐?”

    众护卫满面骇然的看着凌曦儿,不敢再寸进,凌霄眉头紧蹙,警惕之色尽布脸颊。

    “曦儿?”

    凌宇愕然,他没想到,曦儿竟然会在此时出现。

    “凌宇哥,你没事吧!”

    凌曦儿没有理会凌霄,直接来到凌宇身前,美眸之上,丝丝紧张之色闪现。

    “没事!”

    凌宇嘴角露出一抹微笑,但是在此刻,却显得有些僵硬,他伤势并不重,但是凌霄那侵入他体内的血蛇战火,正在急速扩散,加重他的伤势!

    他虽然在极力压制,但此刻根本没有时间给他排毒。

    “凌霄!你敢伤我凌宇哥!”

    凌曦儿见凌宇受伤不轻,顿时大怒,眼神之中一朵冰莲悄然闪现,冷冷的目光直视凌霄。

    “我奉家主之命,大小姐莫要阻拦!”凌霄提剑,一众护卫也再度迫近。

    “找死!”

    凌曦儿一声冷斥,周身蓝焰腾腾而起,仿若一朵硕大冰莲,将凌曦儿整个人全部覆盖其中,一股极度冰寒之力荡漾而出,瞬间让周遭空间都仿佛冻僵了一般。

    “一品冰莲战火?”

    凌宇忍不住眼眸一缩,他知道曦儿是冰莲战火,但是没想到,品质竟然达到了一品!

    凌霄以及众护卫,也被这强横的冰莲战火所震慑,一时间不敢再有动作。

    “大小姐,家主有言,任何人胆敢阻拦,格杀勿论!”

    “即便是父亲,也不可以伤害我凌宇哥!”

    言罢,凌曦儿手中长剑之上,霎时间朵朵冰莲映现而出,旋转呼啸,凌曦儿冷立其中,仿若化身冰冷女神般,道道制裁之力,直指凌霄等人。

    十几名护卫,登时喷血倒飞。

    “今日,谁敢伤我凌宇哥,我必杀之!”

    一语,一剑,直接将凌霄等人全部吓住,不敢再有任何动作。

    凌曦儿冷哼一声,身躯微转,葱指微弹,一颗丹药便轻轻放入凌宇口中,一团幽蓝色的元力同时被打入凌宇体内,很快,便将凌宇体内的血蛇火毒清除干净。

    “凌宇哥,你快走!”

    见凌宇静立不动,凌曦儿又道:“他们不敢伤我,你快走,否则就来不及了!”说完,便立刻挺身而上,一朵巨大的冰莲在半空之中豁然呈现。

    “你!”

    凌宇咬牙转身,背起父亲,疾驰而去!

    有了凌曦儿阻拦,凌宇一路直接没入林中,一直到黑夜降临,才摸向药园,趁着夜色,进入白玉石室之中,那颗一直悬着的心,总算落了下来。

    将父亲平放在石床上,看着父亲脸颊上已经再没有了一丝黑气,凌宇全身无力的坐在了地上。

    这一天,他太累了,身体倒是其次,主要是心累,会武结束,父亲中毒,又遭遇凌霄追杀,早已让他身心俱疲,几个呼吸间,他便沉沉睡去。

    当他醒来之时,只见父亲正坐在床头,而他自己,却已经躺在了石床之上。

    “父亲!”

    凌宇呆愣片刻,忍不住直接扑进了凌长星怀中,就在之前,他险些失去了父亲,这种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甚至有哭出来的冲动,不过他最终还是忍住了,因为父亲说过,好男儿不流泪!

    “宇儿,这些年来,为父让你受委屈了!”

    凌长星拍了拍凌宇后背,一丝不忍划过脸颊。

    这些年来,凌家发生的一切,他都了如指掌,但是至始至终,他还是无法放弃他和凌长戟兄弟之间的那份情义,甚至连对自己的儿子,承受无数的苦难,都疏忽了。

    他昨夜醒来,看到那因极度疲倦而陷入沉睡的凌宇,让他那颗当父亲的心,狠狠的疼了很久很久。

    因为他自己,让凌宇承受了太多太多本不属于他的痛苦,承受了太多太多本与他无关的苦难!

    “为父发誓,定让那些恶徒,血债血偿!”

    凌长星眼神逐渐冰冷,他再也无法容许自己依旧沉溺在那早就已经消弭的兄弟情之中,那一瓶毒药,他已经偿还了所有对凌长戟的愧疚,所有对亲子凌阳的内疚!

    “父亲……”

    凌宇低低的呢喃一声,一丝暖流心间划过,他知道,父亲终于下定决心了。

    当年,凌长戟利用父亲的重情重义,以兄弟之情相要挟,迫使父亲不得不放弃对凌长戟的惩罚,结果,凌长戟非但不领情,反而暗中谋害父亲,致使凌家大变,父亲被封印,他也被废!

    但是至始至终,父亲都还是没有怪罪凌长戟,只因父亲太过看重这段兄弟之情。

    如今,父亲终于认清了凌长戟的真实面目!

    “父亲……你体内的封印……”凌宇本想探查一下父亲体内的毒素是否清楚,但是却被那封印再度阻拦。

    “放心,父亲自会想办法破解的!”凌长星拍了拍凌宇的肩膀,或许是不想在封印之上多言,转移话题道:“这间石室,是当年那老者离开前留下的,就是为你留下的静修之所,想不到,时隔这么久,才让你来这里修炼!”

    “父亲说的是将我交给您的那个老者吗?”凌宇问道。

    “当然!”凌长星点了点头。

    “那……父亲知道那位老者现在还活着没?”凌宇很想知道,那位神秘的老者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有赤神之泪这么神秘的物品留给他,还有赤神之泪到底蕴藏什么秘密,他到底是谁,还有当初他刚刚重铸火种时,墙壁上出现的那些字,什么行神泪之则,什么七神归一,天地复合,七神散,苍穹崩碎等等……

    他有太多太多的问题想要找那个人问了。

    “他肯定还活着,或许很快,你们就将见面!”凌长星十分肯定的道。

    凌宇刚想问父亲是如何知道的,可是天老的声音突然传入脑海之中:“小家伙,你不是一直想着替你父亲解除封印吗?”

    凌宇闻言,浑身都是震了震:“天老,你……有办法?”

    “废话,老夫是谁!曾经……”

    “天老啊,求您能不能别老是曾经,你难道不知道你这个“曾经”差点害死过我吗?”

    凌宇顿时满脑门黑线,当日在皇城,就是这个天老口中“曾经”让他差点丧命花牡丹之手,若非言长老突然出现,他恐怕早就被玩死了!

    “咳咳!”

    天老有些尴尬的一笑,轻咳了两声道:“这次跟曾经没关系,跟我也没关系,你自己就能解除你父亲的封印!”

    “我?”

    凌宇闻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我怎么解除?”

    天老解释道:“赤神之芒的吞噬之力,就能吞噬阵法,毕竟阵法也是由元力以玄妙的方式运转的!”

    “这……”

    凌宇愕然,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吞噬之力还能够吞噬阵法,那岂不是说他早就可以解除父亲的封印,可叹的是他竟然一直不知道,若非天老提醒,恐怕他还傻傻的为父亲担心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