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私房医生〕〔神级明星系统〕〔首长老公,上车吗〕〔天命武君〕〔重生之暮雨归来〕〔万界仙帝〕〔太古龙帝诀〕〔魔法骑士〕〔透视小神棍〕〔神医农夫〕〔绝色大明星的贴身〕〔乡村兵王〕〔黑化萌妻,套路深〕〔贴身狂医俏总裁〕〔美女总裁的神级侍〕〔重生八零:弃妇带〕〔修真医仙在都市〕〔诱爱成婚,腹黑老〕〔都市至强仙帝〕〔独家小甜心:恶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第一百四十六章 不死的怪物
    “少瞧不起拳西,你不配和他相提并论,不,连给他提鞋的资格都没有。【】”

    显然,杜克轻佻的话语激怒了平子三人,凤桥楼十郎精神受创,和咸鱼一样躺在地上骂骂咧咧了几句。平子真子和爱川罗武直接暴起,冲向半空中的杜克,两人没有选择以硬碰硬,而是选择游走伺机而动。

    因为逆拂的干扰依旧持续,杜克的神经反射延迟,导致他跟不上身体的下意识反应,挥剑的速度和战斗意识产生了时间差。就是这一点时间差,给平子和武罗创造了不少机会,三人激烈交战僵持不下,看样子短时间内分不出胜负。

    不过随着节奏加快,战斗的升级,平子和武罗的处境越发不妙。持久战、消耗战是杜克的强项,以伤换伤更是他的拿手好戏,同样是你一刀我一刀,他可以和敌人对砍一天一夜都不带喘气的,但平子和武罗不行。

    七八十个回合后,手持重兵器天狗丸的武罗逐渐体力不支,他不擅长高强度密集的极限速度战斗,身上的伤口也越来越多。保持理智的虚化没有给予他强大的超速再生,在杜克以伤换伤的打法下,他越来越吃力。

    刺啦————

    伴随一声刀锋切开血肉的长鸣,武罗捂着伤口倒退数步,前胸后背、四肢躯干,他身上大大小小十余处伤口泊泊渗血,看起来无比血腥。

    “呼、呼、呼……”武罗抿着发白的嘴唇,晃了晃头保持清醒,鼓风机似的胸膛贪婪喘息着空气。

    “武罗,你还好吧!”平子额头大汗,他能清楚的感觉到杜克正在适应颠倒的世界,局势越来越凶险了。

    “没问题,我还撑得住。在他倒下之前,我不会倒下。”武罗拄着攻城大锤,舞动两下扛在肩上,语气略带轻松。

    “他的脑袋,是唯一的弱点。”平子关切看了眼武罗,张了张嘴咽下了到嘴边的话,凝视着杜克沉声说道。

    “你能确定那是他的弱点吗?”武罗认真道,脸色阴沉的可怕。毕竟这个弱点是杜克自曝出来的,武罗无法确认这是不是信口开河,从杜克之前满嘴跑火车的节操来看,这个弱点八成也是个骗局。

    “他正在适应逆拂,我们没有时间犹豫了,只能冒险一试!”平子脸色也不怎么好,身上的休闲服多出染血。

    “老规矩,我负责主攻,你来最后的致命一击,就像我们平时演练的那样。”武罗没有多说,他选择相信平子。

    有时候,信任无需多言。

    “交给我吧,我会刺穿他的脑袋。”平子深深看了武罗一眼:“你自己多加小心,不要勉强。”

    “无明神风流·蛟龙!”

    二人谈话的几秒内,杜克在颠倒中把握了他们的方位,越战越快、越战越稳,他彻底适应了逆拂的世界。心、体、技提升到极点迅猛斩下一刀,没有丝毫踌躇不前,颠倒已经被他看穿并记在细胞里。

    柔和的神风袭来,平子和武罗瞬间被包裹其中,残酷的死亡恐惧倾泻而下。平子爆发灵压挣脱神风,伸直的双手和面具三一点一线,猩红的虚闪从三面爆发融合,汇成一道直径数米的巨大虚闪,迎头撞向落下的蛟龙。

    轰————

    轰鸣声中,火光冲天而起,迷雾中虚影逐渐清晰,武罗挥舞着巨锤,瞬身冲至杜克身前。后仰腰身,将全身的力量集中一点,挥舞出最后也是最强的一击,巨锤上升腾起耀眼的火光。

    “逆拂的能力已经被我看穿,前方就是后方,攻击的方向和挥刀的方向相反……既然你直来直去毫不掩饰,想必已是一心求死,我就成全你。”

    脑海中瞬息闪过重影,杜克无视眼前的武罗,转身劈向另一侧。但是出乎意料的是,信心十足的一击落空了,而被他当做幻影的武罗如期而至,巨锤轰击在他背后。

    “怎么会……”

    无边蛮力顺着巨锤涌入体内爆炸,全身的骨头吱喳作响几欲折断,杜克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便被大面积燃烧的火焰淹没。

    “蠢货!平子他收回了逆拂的能力,我是真的呀!”武罗嬉笑一声,挥舞着天狗丸,看到自己的成绩万分满意。

    “无明神风流·白一虎!”

    杀意森然的咆哮声跨过火焰,白色的凶兽肆意绽放着冲天怒气。四象在西,属金,善战主杀伐,谓之岁中凶神也!以不屈的斗志、不衰的灵魂化为绝对要击毙猎物的白色猛虎。

    “听到了吗?那宛如神风的声音……”

    冰冷的杀机仿佛连灵魂都能冻结,火焰的势头在霸道决然的威势下萎靡消减,斑斓的猛虎挥散前方的火光,尖牙利爪撕碎狂风,一口咬住爱川武罗,就这么锨着他一路冲向地面的湖泊。

    神风化身的猛虎,不断撕咬武罗的灵压,直至将他的面具咬碎,才一口将他吞入腹中。没有惨叫也没有挣扎,武罗跌落湖泊再也没有浮起来,只有一团暗红的血液漂染在湖面。

    “去死吧,武罗赌上性命创造的机会,我是不会辜负的!”

    锵!

    等候已久的平子划开虚空,从藏身的鬼道结界里窜出,再次开启逆拂,控制杜克神经反射造成落差间隙,从背后一剑刺入他的后脑,刀尖从面额刺出。大概是害怕杜克死的不够彻底,平子用力一绞,宣泄的灵压将杜克大脑内震成一团浆糊。

    “这次总该死了吧!”

    平子冷冷看向挂在自己斩魄刀上的尸体,因为过度虚化,他常年压制在体内的虚开始反噬,胸前飞速开启虚洞,骨质假面顺着头部向下,侵蚀他的四肢百骸。

    “可恶,虚化控制不住了……”

    就在平子和体内的虚争斗时,杜克的尸体动了,在他惊魂丧胆的目光下,杜克单手握住逆拂,透过空洞能看到后方蓝天的伤口倏然愈合。

    “抱歉,刚才骗你的。”杜克嘴角勾起狞笑一声,举刀斜斩,将平子握着逆拂的手臂斩下。

    “你这怪物……”平子面具下漆黑的双目涣散无光,体内的虚在交锋中占据上风,连断臂之痛都麻木了。平子没有反抗虚的侵蚀,巨大的失落让他难以升起勇气,甚至将希望堵在虚身上,只希望彻底虚化的自己能和杜克同归于尽。

    “斩魄刀就是死神的灵魂,朔望月才是我的弱点……不过看样子你是听不到了。”杜克看向身前模样大变,彻底虚化失去理智的平子,面露不屑。一只被杀戮腐蚀的怪物,靠嗜血的本能战斗,根本没有威胁可言。

    “无明神风流·朱雀!”

    经言星鸟者,鸟谓朱雀,南方之宿!

    不屈的火鸟振翅而起,裹挟着无尽金红火焰化作百米巨兽,圣洁无垢,化为烈焰长虹,卷起虚化的平子,尖锐的鸟喙狠狠嘬下。

    平子……不,这时候应该说是虚才对。大虚好不容易重见天日,自然不会甘心受死,奋起反抗。超速再生、钢皮、虚闪,独属于虚的灵压挥斥连连,凶威赫赫。

    火花越烧越烈,很快就燃起滔天巨焰,在虚的声声嘶吼声中,不死的朱雀浴火重生展翅翱翔,一次又一次撕扯他的血肉。

    灼热火浪的炙烤下,黑色的不祥灵压如烈阳下的春雪,肉眼可见的速度飞速消融。短暂的僵持后,大虚已是疲于招架,仅剩的灵压被灼烧一空。钢皮蹦碎,骨质面具炸裂,在一声凄厉的悲鸣声后,消散虚无。

    平子坠落地面单臂撑着没有倒下,托杜克的帮助,他体内的虚被镇压了。这是个好消息,但坏消息是逆拂不知掉落在哪,他的灵压也耗尽,而面前的敌人却毫发无伤。

    看到举刀走近自己的杜克,平子面露绝望之色,时间仿佛在这一刻暂停,他一生的经历逐一闪过,一帧接着一帧,像是观看漫长的电影。从当上队长,到被蓝染陷害,最后丧家之犬般躲在现世。

    “这就要死了……明明连仇都没报,好恨呐!”平子静静闭上眼睛,准备迎接死亡。

    “能如此平静的面对死亡,我承认你是个强者,你的头颅我收下了!”杜克没有怜悯,冷漠举起朔望月,砍向平子的脖颈,下一秒就是人首分离。

    “缚道之九十九·禁!”

    不过,穿越者不是位面之子,世界从不眷顾他们。即将得手的时候,四道灵压组成的黑色皮带,从四个方位缠上他的肢体,速度快得出乎意料,杜克还没来得及反应,一根根钢钉落下定住皮带,将他拘束在原地。

    “这个鬼道是铁斋……”平子原本绝望的脸上露出如释重负的笑容,下一秒他就被急速的黑影掠走。

    “缚道之九十九二号·卐禁!”

    “初曲·止绷!”

    “贰曲·百连闩!”

    巨大的布缠上杜克,像包裹木乃伊一样将他缠紧,连同口鼻一起覆盖。紧接着数十个铁扦子扎上他的身躯,封固灵压使他完全固定。不过九十九号缚道还没结束,刻着卍字的巨大石碑从天而降,陨石坠地般将他压入地底深处。

    “终曲·卍禁太封!”

    穿着围裙,打扮成煮夫模样的握菱铁斋,这位前大鬼道长收回结印的双手,抚了抚眼镜看向身边的平子:“千钧一发呢,平子!”

    “铁斋、夜一还有浦原……你们三个怎么会在这里?”平子平躺在地上虚弱问道。他不记得求救过,因为一开始所有人都以为战斗会很轻松……毕竟只是个副队长。

    “是喜助!他在隐秘的角落里安装了侦探器,经常窥视你们!”一身黑的四枫院夜一瞬身出现,左手夹着爱川武罗,右手举着凤桥楼十郎,将二人丢在平子身边,毫无犹豫卖了队友,眼睛也不眨一下。

    “喂喂喂,这和说好的不一样,刚才我们串通的口供不是这样的。”一身绿的浦原喜助摊开扇子,满脸无辜。

    “浦原,你这混蛋!竟然暗中监视我们。”平子无力骂了一声,看向爱川武罗和凤桥楼十郎。

    握菱铁斋正在给二人施救,感到平子的担忧,释怀安慰道:“放心,我只能说他们死不了。”

    “这可不像是安慰的话……”平子松了口气看向天空,双目无神抱怨了一句。

    “平子,一段时间没见,你们几个还真是凄惨啊!”夜一看着断手的平子,嘲笑道:“假面军团几乎全灭了!上面几个也是,虚弱的和不设防没什么区别,我们很轻松就进来了。”

    “你们在和谁战斗?”浦原喜助看向不远处的巨大石碑,沉默半晌幽幽问道。

    “一个……杀不死的怪物!”平子心有余悸,惨笑道。

    “杀不死的怪物?”夜一顿时双眼放光,像猫一样舔了舔嘴唇,兴趣盎然道:“和这样的敌人战斗,一定很有意思。”

    感谢书友‘耶梦伽德’、‘暗龍之血’、‘书友1925415050’的打赏!

    (本章完)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英雄?我早就不当〕〔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总裁太坏,娇妻要〕〔[综英美]这不是正〕〔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