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关于我的老婆要灭〕〔都市之特级召唤〕〔男人无法修炼的世〕〔漫威之神奇盒子〕〔跑偏武器店〕〔我来自神都〕〔妻约到期:总裁,〕〔艺术治疗师〕〔凶兽横行〕〔位面书屋〕〔闪婚厚爱:偏执老〕〔阅读封神系统〕〔一路仕途〕〔国民哥哥,抱回家〕〔如来必须败〕〔洪荒二郎传〕〔这,就是篮球〕〔寻尸人〕〔星海图书馆〕〔会生孩子的大男人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第107章 少年,你很不科学
    “笨蛋,说的什么傻话!”日差被杜克冒冒失失的一句话吓了一跳,连忙喝止他的无理行为。

    三战时,木叶很多上忍心中,大蛇丸就是第四代火影的最佳人选,身受尊崇,他在村子里的地位如日中天。一方面得益于猿飞日斩的器重,另一方面是他本身实力强大,三忍之一,为村子立下出生入死,赫赫战功,外加才华横溢,自带领袖魅力光环,有用一大票骨灰粉。

    日差也非常敬佩大蛇丸,虽然很多不喜欢大蛇丸的木叶忍者评价大蛇丸性格阴沉,是个野心家,但日差却觉得这都是谬论。未来火影有野心,这对木叶是好事,至于性格阴沉,那是足智多谋的表现。

    杜克白了日差一眼,心说这个土鳖知道什么,眼前这科学家可不是善于之辈。心狠手辣不说,还喜欢拐带儿童,进行惨无人道非法监禁、鬼畜,以及迷之合体。

    作为一朵稚嫩的花朵,杜克觉得有必要离大蛇丸远一点。

    “呵呵,不愧是自来也的弟子,和他如出一辙。”大蛇丸倒是没有介意,笑着看向杜克说道:“当年紫霄找过我,想让我收你为徒。那时我拒绝了,结果便宜了自来也那个白痴。现在想想真有些后悔,如果当时我同意了,你现在应该称呼我为大蛇丸老师了。”

    “呵呵……多谢大蛇丸大人夸奖。”杜克头上斗大的汗水留下,大蛇丸的夸奖总觉得不怀好意。但伸手不打笑脸人,大蛇丸这么客气,他也不能不给面子。

    “大蛇丸大人,我带杜克来是为了……”日差简单说明了一番。

    “原来如此,水无月的血继的确是很容易引发误会……”大蛇丸看着杜克,越看越觉得自来也走了狗屎运,忍不住伸出舌头舔了舔嘴唇,继续说道:“既然这样,你们小队就不要参加正面战斗了,我会给你们安排指挥部附近的巡视任务。”

    “我明白,那么现在我就去准备执行任务。”和巨大部分日向分家一样,日差是个死板的行动派,接下任务就会严格执行,绝不会耽误。

    杜克有些失望,新学了不少水遁忍术,他还想通过雾隐忍者来检验一下,现在大蛇丸明确表示不会派他们小队上战场,他的计划也跟着泡汤了。不过想想也是,自来也都没敢让阿斯玛上前线,大蛇丸当然也不会无脑作死,他是个懂得趋利避害的聪明人。

    在心里诅咒了一遍阿斯玛生儿子没有小丁丁之后,杜克就要跟着日差离开。这时,大蛇丸喊住了他:“杜克君,关于水无月的血继,我有些兴趣,想和你聊聊。”

    杜克一愣,随即点头:“好的。”

    虽然大蛇丸在痴迷长生的道路上渐行渐远,但在叛逃前,他做事的底线还在。人体研究都是抓捕敌村忍者,秘密进行,从不对木叶忍者下手。

    之所以和后期判若两人,猿飞日斩在其中占据了重要作用。

    大蛇丸幼年时父母早亡,孤苦伶仃,猿飞日斩将其抚养长大,对他视若己出,并对他寄予厚望,希望他能继承火影之位。

    对大蛇丸而言,猿飞日斩不仅仅是他的授业恩师,也扮演着父亲的角色,猿飞日斩希望他成为火影继承人,他就努力扮演一个完美的火影继承人。虽然他追求的是世间的真理,但也不想让猿飞日斩失望,成为火影,这大概就是大蛇丸和木叶的羁绊了。

    直到几年后,猿飞日斩亲手斩断这羁绊,宣布四代火影由波风水门继承,大蛇丸才彻底改变。

    爱之深、恨之切,说的就是大蛇丸。他努力扮演的角色被猿飞日斩否定,便不再隐藏本质,将全部精力投入对忍术和长生不老的渴望。他的人格进一步走向幽暗,导致处事风格愈来愈不择手段,盲目相信忍术和力量,甚至漠视生命原有的本质,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boss。

    这些利害关系杜克不知道,他只知道就算大蛇丸对水无月的血继感兴趣,也不会对他下手。他是自来也的弟子,大蛇丸不看僧面还看佛面呢!再者,以大蛇丸的实力,掳掠一个水无月的忍者还不是手到擒来,没必要在大营里对自己村子的忍者下手,因小失大划不来。

    “有关水无月一族的血继,我是稀里糊涂觉醒的,因为没人指点,很多招式只能靠摸索,而且大多以冻结对手为主。”杜克没有隐瞒,将自身情况大致描述了一遍。大蛇丸作为忍界第一科学家,见多识广,对人体的研究比纲手还深远,本身又是水之国战线总指挥,对水无月一族不陌生,说不定还能给他一些建设性的提议。

    说罢,杜克身上的体温不断降低,呼吸间吐出一团团冷气,他身边的空气温度骤降,脚下的地面覆盖了浅浅的冰霜。

    大蛇丸好奇摸了摸杜克的肩膀,收回手后,整个手掌因为寒意发青,掌心也附着上了一层霜花。

    “有点意思!”大蛇丸性惯性舔了舔嘴唇,双目爆发出一阵光彩。他能感觉到杜克的体温已经下降至零下,普通人在这种时候已经冻僵,而杜克却安然无恙。这种状态,他从未在雾隐的水无月一族身上见过。

    将掌握世间真理作为毕生追求,大蛇丸坚信科学的心不容置疑。他认为,人也好物也好,世间一切都遵循守恒的定律。忍术也逃不了这个定律,术的威力与风险成正比,越是威力强大的忍术,其风险便越大,或是消耗大量查克拉,或是对身体造成不可扭转负担……那么问题来了,无印可以归结于自身血脉,可免疫冰遁是什么情况?

    体表温度降至零下,还能活蹦乱跳,这不是血继能解释通的。少年,你的身体很不科学啊!来来来,跟我到解剖台走一遭,我有一把镀金的手术钳想给你看看!

    不过存在即合理!大蛇丸不会因为科学无法解释,就否定其存在。真理藏身在冲突和矛盾之中,正因如此,科学才更有富有魅力,让人沉迷。

    人体是世间最伟大的宝藏,蕴含着一生都无法用完的力量。作为科学狗,大蛇丸被杜克身上发生的一幕吸引了,迫不及待想要窥探其中的奥妙。

    “大蛇丸大人,雾隐的水无月也是这样吗?还是说,只是我比较特殊。”杜克期待道,未知空间对他的影响,一直毫无头绪,也许眼前这位火影世界的顶尖科学家能给他带来惊喜。

    “这需要取材来对比,我不好给你准确的回复……”大蛇丸皱着眉头,手指敲打在桌面。科学是严谨的,没有实践论证,一切都是假设。

    “取材?”杜克歪头,这句台词似乎在哪里听过。

    “正好闲来无事,现在就去取材,我有一些想法,需要实践检验。”大胆假设,小心求证,蛇叔顿时干劲满满。

    “影分身之术!”

    大蛇丸分出一个分身,让其留在指挥部坐镇。随后咬破指尖,双手结印,一只手按在地上,另一只手拉住杜克,嘭的一声化作白烟消失在原地。

    指挥部数百里外,一条潜伏在泥土中的大蟒蛇剧烈翻滚起来,短短几个呼吸,就翻着肚皮死去。一只惨白的手破开蛇腹,大蛇丸带着杜克从中走出。

    杜克看着死去的大蟒蛇,再想想自己刚才从它肚子里出来,不由对蛇叔的品味打了个叉。再看附近,不是木叶据点,开口问道:“大蛇丸大人,这里是?”

    “前面十里是雾隐的一处据点,我经常来这里取材。上次我来时,里面有水无月一族的忍者,我怕抓的太多引起注意,就没有动他们,不知道现在还在不在。”蛇叔这句话的信息量还是蛮大的。

    “呵呵,大蛇丸大人,你真会开玩笑。”杜克表示已经吓尿,他还想多活几年,这些秘密不想知道。

    “桀桀桀……的确是个玩笑!不过你还真是有意思,和自来也那个白痴很像啊!”大蛇丸半真半假说着,让人猜不透他的真意。

    杜克一听就急了,你说自来也是白痴,我勉强可以接受,因为你们是好基友。但说我和他像……你怎么骂人呢?

    两人偷偷潜伏,来到雾隐据点外,他们运气很好,这处据点虽然经常有失踪人口,但雾隐还没放弃。大蛇丸通灵出一群拇指般粗细的小蛇,吩咐它们探路,和杜克隐藏在大树背后,静静等待。

    半小时后,小蛇们全部游了回来,竖起头,吐着信子发出嘶嘶声,全部说完后,化作白烟返回通灵界。杜克在旁边看得一头雾水,感慨大蛇丸真是多才多艺,相比之下自来也就逊色多了,自称蛤蟆仙人,却不会说蛤蟆语,差评!

    两人变身成雾隐暗部,大摇大摆朝据点走去。大蛇丸轻车熟路,向回家一样,和据点的守卫交换了暗号,就带着杜克畅通无阻走了进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英雄?我早就不当〕〔总裁太坏,娇妻要〕〔千亿宝宝:顾爷,〕〔特种兵之超级大少〕〔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冷酷总裁霸爱妻〕〔[综英美]这不是正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