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机之风尘传〕〔黑暗启航〕〔七杀修罗〕〔九州天劫〕〔紫芒〕〔修改超凡〕〔恐怖故事群〕〔超神大刀魔〕〔水天决〕〔通灵嫡女:祸国,〕〔颜夕江墨琛〕〔恶女狂妃千千岁〕〔天云大陆之唐天〕〔红颜折〕〔天生就会跑〕〔逍行传〕〔我本来是做英雄的〕〔一世拂尘〕〔死不了我也很绝望〕〔超神太监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同时穿越了99个世界 第八十章 我快憋不住了
    “阿斯玛,你就不能别来回走吗?”杜克无语道,本来还好,给你这么几下,反倒紧张起来了。

    阿斯玛扭头,指着躺在毯子上单手撑起脑袋的杜克,大声说道:“奇怪的是你吧,这可是战场,随时可能送命的战场,你怎么能这么悠闲?”

    红很配合点了点头,这是打仗不是踏青野炊,拜托你烘托些气氛,你这样我也跟着没干劲了。

    杜克打了个哈气,长发垂过脸庞,轻轻撩起至脑后,瘪瘪嘴说道:“日差队长能在一公里外发现敌人,有什么好担心的。这么长的距离,我们有充足的备战时间,说不定还能抽空洗脸刷牙换身衣服。哦,对了,我这还有夏树阿姨准备的曲奇饼干,你们要吃吗?”

    “啊,谢谢!”

    阿斯玛被杜克撩起头发的慵懒模样惊艳一把,傻乎乎地接过饼干吃了两口,反应过来后狠狠摔在地上:“明明是草莓味的!呸……我说的是,哪来的饼干啊?你是来郊游的吗?你的包里都装了什么啊?难道都是吃的吗?”

    杜克翻了翻包,倒出一大堆零食,如数家珍说道:“夏树阿姨说前线的伙食不好,我正在长身体,不能老吃兵粮丸。然后给我塞了好多零食,话说垃圾食品难道有营养吗?”

    “还真都是吃的……”艾斯玛无力垂下手臂,坐在杜克面前,拆开零食包装,大口大口塞进嘴里,似乎是在宣泄自己的不满。

    红看着两个活宝,翻了个漂亮的白眼,我的小队难道就没有正常人了吗?然后也加入了零食小组。

    看到红跟着吃起了夜宵,杜克突然发现,和红睡在一个帐篷里,这不就是阿斯玛梦寐以求的事嘛!好家伙,装作和我插科打诨,意图混淆视听转移我的注意力,太无耻了,绝对不能让你得逞。想上垒,再等几年吧,少年!

    以前经常听大人们说,小孩子不要随便牵手,会怀孕。那时杜克对哄小孩的话嗤之以鼻,牵手就会怀孕,你当我傻啊!怀孕是需要摩擦滴!后来他长大了,才知道,牵手真的是会怀孕的!

    于是乎,饱餐一顿后,三人盖着各自的毛毯睡下。在阿斯玛恨恨的目光中,杜克挨着红睡在中间,而艾斯玛只能悲催的挤帐篷口。对此,红非常赞同,相较于阿斯玛初显老相的脸,杜克这幅清秀的容貌反倒令人亲近,不脱裤子当闺蜜都绰绰有余了。

    随着夜色渐渐深入,营地中的篝火熄灭,偶尔噼里啪啦发出几声脆响。疲惫了一天的木叶忍者们纷纷睡下,只有轮换进行守夜的暗部,猫在阴影中暗暗戒备,行使自己的职责。

    今晚的月光格外皎洁,光辉散在地面上,照出白茫茫一片。帐篷里,熟睡中的杜克突然睁开眼,他在营地不远处洒下的霜冻传来讯息,有人踏入了警戒圈,正在悄悄地接近这个营地。

    刚刚入夜就出现了心怀不轨的敌人!不过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这处营地距离战场中心不远,也没有刻意遮掩,被敌人发现是很正常的事。也幸亏这还是在火之国边界,换成是战场中心的川之国,恐怕连搭帐篷的机会都找不到。

    杜克没有打扰熟睡的同伴,悄悄拉开门帘走了出去。一出门就遇到了日向日差,他白眼两边青筋毕露,显然也发现了什么。

    日差看了眼杜克,打了几个手势,示意杜克回去,想上厕所待会再出来。杜克同样回以手势,十点钟方向,两个小队,总计八名忍者正潜伏靠近。

    日差诧异看了眼杜克,没想到自己刚接手的小队还有一名感知系忍者,这可是个稀罕的宝贝。两人默不作声,点头敲定主意,日差和暗部交换了暗号,领头的暗部带着部下迅速消失在烟夜中。随后空缺的暗岗得到补充,一切都在烟暗中有条不紊的进行着。

    日差睁开白眼,扫向暗部和敌人的战场,寂静的烟夜中,爆炸符的声音如此响亮,很快营地里的忍者们就窜出帐篷,做好了防御工事。杜克没有日差精确的透视能力,只能凭借脚印感知敌我双方的数量,借此判断战局。只是随着时间推移,散落在地面的霜冻逐渐被破坏,他彻底失去了对局势的把握。

    “敌人很扎手啊!”杜克眉头紧皱,感知中暗部应该是陷入了苦战。果然,执行渗透后方进行破坏的砂忍,不是善茬。

    日差和几名上忍简略说明了一番,身形如电,几个跳跃便消失在树林中,朝着战场奔去,结果一回头,发现杜克也跟了过来。

    “我是医疗忍者,那边的伤员需要我。”杜克一句话就把日差噎了回去,两人一前一后,飞速抵达了战场。

    果不其然,十几人的战圈分成两拨,打得不可开交,木叶一方的暗部还处在下风。不知何故,他们人数占优,战斗时却束手束脚,行动总是慢了一拍。

    “八卦·空掌!”

    眼看有一名暗部即将遭遇不测,日差隔空打出一记柔拳,查克拉单手冲击打飞了一名砂忍,虽然也带着面具,但砂忍护额轻易将他们和木叶暗部区分开来。

    日差扶起暗部,后跳至安全处问道:“怎么回事?”

    “我们中了毒。”暗部简洁明了回复道。

    “麻烦了。”日差赶紧闭气调整呼吸,查克拉运转一圈,发现没有大碍才松了口气。无怪乎他这么紧张,砂忍五花八门的毒药是他们立足忍界的一大杀器,傀儡部队更是其中翘楚。二战时期,他们制作的毒素让木叶忍者损失惨重,当时木叶因为医疗圣手纲手的存在,让砂忍的毒战饮恨而归,现在纲手离开了木叶,不知道又有多少忍者会倒在这一关。

    “让我来看看。”杜克几个闪身,避开交战的忍者,来到暗部身前。拿下他的面具,仔细观察了瞳孔、舌苔、颈下皮肤等几处,又刺破暗部指尖,尝了口血。

    看到杜克毫不忌讳尝下了毒血,暗部和日差吓得魂都飞了,哪里来的愣头青,不要命了吗?

    砸了咂嘴,感觉舌尖腥味里掺杂的苦涩,杜克脑中飞速运转,解开了毒素构造,但眼下没有药材,配置不出解药。况且,时间不等人!

    战场上,被下毒的暗部们节节败退,杜克不再犹豫,咬破手指结了五个印,按在地上:“通灵之术!”

    嘭!

    两米高的蛞蝓出现在杜克面前,看到这只木叶鼎鼎有名的通灵兽,日差和暗部喜上眉梢,看着杜克的眼神都变了。

    “是小杜克啊!”蛞蝓一出场,就发现了四周的砂忍,心领神会分裂成十几个稍小的个体,其中一个爬到了暗部肩上,稳住了他的毒发。以前和纲手配合共同面对砂忍时,蛞蝓经常这么做,分裂技能点满。

    “蛞蝓大姐,毒素我已经解析,先拜托你稳住他们的伤势。”

    “交给我吧!”蛞蝓点点头说道,不愧是医疗系通灵兽,知性大姐姐的声音听起来温柔婉转,光是这声音就有治愈效果。

    “这位暗部先生,能否召集大家过来,方便治疗,而且……我要放大招了!”

    暗部闻言一愣,心说你个医疗忍者还能玩输出?稍有些迟疑后,还是点了点头同意了杜克的话。

    把敌人交给了杜克一个人,这不是说暗部因为感恩杜克的治疗,对他纳头便拜,相信他的攻击力。而是场面上中毒的其余暗部实在撑不住了,与其悲催战死,倒不如先让杜克拖延一点时间给他们治疗。

    杜克不知道暗部的想法,他一马当先,迎着后撤的暗部走到前方。在他身后,日差紧紧跟着,虽然不知道杜克所谓的放大招是什么意思,但还是下意识给与了对方信任。当然日差也不是全无准备,八卦领域已经张开,如果杜克无功而返,他也能即刻防御,力保不失。

    “好久没放大招了,我都快憋不住了。”杜克双手结印,化作一片虚影,身上爆发出一阵强大至极的查克拉。

    感受到杜克身上的查克拉,日差手一抖,差点打出一发六十四掌。对面围攻过来的砂忍也暗道不好,急忙后退,可惜为时已晚。

    “水遁·大爆水冲波!”

    杜克双手合印的同时大喝一声,吐出大量的水,海量的洪流汇聚成滔天大浪,翻滚着向前涌去,犹如海啸过境,将树木连根拔起。在庞大的查克拉支撑下,凭空制造的一小片波涛汹涌的大海,将八名砂忍尽数被吞没。可笑还有两个砂忍使用了替身术,没曾想杜克这招范围太大,本体连同替身木一起被海浪卷走。

    “这种覆盖范围的忍术……”日差瞪大了白眼,注视着杜克,只觉得对方身体里的查克拉源源不断。说句不好听的话,三代火影猿飞日斩单论查克拉,也没这么夸张。

    他不会是人柱力吧!日差心里想到,随后否决了这一猜测,木叶只有一个九尾人柱力,名叫漩涡玖辛奈,这个不算机密的机密,木叶有头有脸的上忍都知道,他也是知情人之一。当然就算其他忍者不知道,日向一族也必然知道。那么大一只狐狸,白眼又不是白内障,谁看不出来啊!

    杜克跳至水面,双手插进水中,遥想着海贼世界中的那一位,闭上眼睛低喝道:“冰遁·人造冰河!”

    咔啦——咔啦——————

    寒气从杜克手中散发,水面瞬间凝固结冰。从水面到水底,汹涌的海洋几乎是一瞬之间就冻成了冰山,散发着让人让人唯恐避之不及的森然寒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成精后,大佬们抢〕〔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总裁太坏,娇妻要〕〔女主路线不对[快穿〕〔重生六零俏媳妇〕〔网游之十倍暴击〕〔诱婚攻略:高冷老〕〔怀了反派的娃[穿书〕〔诱妻入囚:霸宠重〕〔武道战神〕〔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