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韩娱之我是安娜〕〔辣手小毒妃〕〔足球之非凡球衣〕〔衍姮传〕〔极品神医〕〔最强战魂〕〔乱斗水浒〕〔[综武侠]美貌如我〕〔乡村小医仙〕〔万古一拳女神〕〔神医弃女:鬼帝的〕〔诸天之主〕〔末世的王者之路〕〔血云仙魔剑〕〔核爆中走出的强者〕〔驭鬼邪后〕〔反叛的大魔王〕〔爆笑修仙,萌狐不〕〔我的绝美女总裁〕〔超强小神农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第222章
    赵杰觉得有点头大苦笑道:好了,我不跟你废话,记住我的口诀,若是你有一天转化过来,就来找我吧。李智光轻哦一声,赵杰心里一阵叹息暗道:也不知道这能量转化之法,对这小子有没有益处。

    赵杰想到这里将能量口诀传授给李智光,这能量口诀其实也是很简单,其实将一种能量转化为另一种能量,任何能量都是相对的,赵杰早已将能量转化运用的滚瓜烂熟,只是他并没有告诉李智光这能量转化同样可以转化为五行能量,其一也是觉得李智光年纪还轻,若是运用不当,反倒会害了他,所以,他并没有深入的传授怎么转化为五行之道,但对于李智光而言,是极为xing yun的,能量变化之法,赵杰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传授给任何人,毕竟能量转化之法需要大量的能量为基础,否则很容易走火入魔,而且赵杰也只可以转化为三种能量元素。李智光资质并不是太好,赵杰解释好几次,才勉强记住,赵杰多说几遍就觉得烦,当下立刻把他给打发走了,而让人叫聂英过来商量福利院的事情,本以为聂英肯定不同意,没想到聂英不但答应下来,反倒还赞不绝口说道;你这设想很好,孩子是我们国家的未来,收留那些无依无靠的孤儿和烈士子女。赵杰,你居然想的这么多,真的很不错。

    赵杰苦笑一声说道:说的容易做的难,这福利院可需要大量的工作,我是分身乏术,嘿嘿,聂教导员,这合适的人选一时半会也找不到,我想只有你可以做一做。

    聂英瞥了一眼赵杰说道:你事情多,难道我不多么,这件事还是以后再说了,眼下,我们应该尽快行动起来,伺机破坏日军铁路线,给徐州减轻一些压力。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这是上面的任务

    聂英轻轻吐了一口气说道:这到没有,是我个人意见。

    赵杰沉吟一会说道:这个可以考虑,不过,眼下独立营还没运转,暂时还是不要参与大行动,何况,武工队游击队都不是在的么,让他们去搞搞破坏也就够了。聂英轻哼一声说道:我就知道你这个人好大喜功,对于破坏鬼子铁路线根本就没多大兴趣,那你的战略方向是什么,难道就一直在山上练兵,啥都不做?

    赵杰听了哈哈一笑说道:当然不是,我们应该给鬼子最大的恐惧,鬼子的胃口越来越大了,战线也越来越长,我们要做的就是不停的在他心脏上动手术,要是可以的话,把太原城给搞掉。

    聂英听了瞪大眼睛看着赵杰半响忽然噗嗤一笑道:攻占太原,你也太狂妄了吧,就凭咱们这些人?就连阎锡山几万军队都无法打退鬼子,你这么说,未免也太好笑了吧。

    赵杰淡淡说道:有些事不是绝对的,只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

    聂英哼了一声说道:你别以为打了几场小仗就沾沾自得,毕竟鬼子在太原还是有两个常备师团驻扎,加上那些伪军,人数至少有三万余人,就算去徐州参战的话,还是有一半兵力驻扎在太原,要是那么容易打,一二九师和阎锡山的部队早就进攻太原城了。赵杰眨了眨眼睛说道:都说了,是时间问题而已,你急什么,再说了,搞点破坏还是要的,嗯,还有,我想过了,既然想要在太原搞大动作,就必须把三个重镇端掉才行,这个自信我还是有的

    。聂英听着呆呆的看着赵杰半响说道:你,你在说什么,吴口镇范镇都是太原最为重要的小镇,驻守兵力都是一个大队以及伪军,人数都在二千人以上,你就凭这些人去打吴口镇,你简直是疯了。

    赵杰听了眉头一皱说道:我说,聂教导员,你可不可以别泼冷水,按照你的说法,我们就跟游击队一样去搞铁路就这样?那我的独立营存在有什么意思?

    聂英美眸瞪着赵杰说道:就凭这些土匪去了是送死,李疯子的惨败就是跟你一样盲目自信,有的时候,你以为你手下这些人都可以跟你一样的身手么,就算再好的身手,但是在重wu qi面前,也是死路一条,赵杰,你不能像以前一样,你现在是独立营指挥官,而不是单打独斗的英雄好汉。

    赵杰忽然笑了说道:聂英,那我们走着瞧,你就看着,我的独立营怎么把所谓的三大重镇打下来。

    聂英听了脸色一下子涨的通红怒道:赵杰,你,你!

    赵杰转身笑眯眯说道;怎么,还想跟我打架么,上次我一不小心被你zhi fu,这次,绝对不会。

    聂英咬着牙说道:好啊,若是你输了我,就给我老老实实的训练。赵杰嘴角一撇说道:是么,那么要是我赢了呢?

    聂英脸色通红咬着牙说道:要是你赢了,我任凭你处置,而且,我也不会管你的军政方面的事情。

    赵杰听了颇有意味的看着聂英那美好的身躯嘻嘻一笑说道:你身材真不错,若是输了,就做我小老婆得了。哈哈,政委教导员,这可真的很不错。聂英冷哼一声说道;赵杰,你太自负了,若是你真的赢了,我嫁给你也没什么,但是,前提,你到底能不能打赢我,别以为那天占点上风,就以为我打不过你,我还有绝招没有使出来。

    赵杰心里微微一怔暗道:这丫头难道真的有什么绝招,也对,这丫头应该就是隐士家族聂家的一脉,不少绝学没有施展出来也一点不奇怪。赵杰嘿嘿一笑说道:好啊,我也想见识一下你们聂家还有什么绝学,哼,隐士家族老子也不怕。聂英微微一怔说道:你怎么知道我是隐士家族?你到底是什么人?

    聂英眼眸流露一丝诧异之色暗道:奇了怪了,我们聂家的来历很少有人知道,这小子怎么知道,就算他知道封拳的话,那也不可能知道封拳的来源啊。赵杰心里更是明了这聂英正是隐士家族的人,赵杰嘿嘿一笑说道:

    我当然知道,我还知道,你们的封拳还是脱源于四大家族之一胡家,你们胡聂一家都是通婚的。

    聂英心里更是大惊暗道:这是胡聂两家的秘闻,这小子居然也知道。

    聂英冷然一笑说道:是又怎么样,若是么有胆子跟我比,还是老老实实打鬼子铁路站,平添几个冤魂。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你好像很有自信啊,当初我只是被人暗算,才会被你给侮辱了,好在,我运气不错,已经完全恢复,谁胜谁败,那还真的不一定。聂英咬了咬银牙说道;那是你自找的。

    赵杰忽然说道:慢着?聂英愣了一下问道:怎么你反悔了?

    赵杰翻了翻白眼说道:这是我住的地方,我可不想你把我房子给拆了。聂英哼了一声说道:好,那我们还是在老地方打架。聂英说完,转身而走,赵杰微微摇头一笑暗道;这丫头还真是自信的很,眼下我五行能量已经恢复,就算你再次用封拳,我即便不用朝阳轮回诀,我也可以封闭经脉。

    赵杰还不忘笑道:这可是你说的,若是输给我,可别哭鼻子。聂英扭转娇躯瞪了赵杰一眼,赵杰猛然发现这眼前的女人竟然有一丝女人的妩媚,不免觉得一丝好笑暗道:女人毕竟是女人,再强的女人也都有女人的味道,不过,这个女人还真的很强悍,容貌是上乘之姿,要是跟她结婚,只怕是每天比武好了。

    聂英低沉说道:大言不惭,手底下见!哼。聂英说着嗖的一声消失在赵杰面前,犹如一团白云一掠而过,赵杰飒然一笑说道:等着被我打屁股吧。

    渡边樱子半跪在地上,泪水一滴滴滴在一具尸体上,那尸体面色苍白,一双眼眸瞪得圆圆的,身旁站着低垂着脑袋的日军军官,他低沉说道:渡边xiao jie,请节哀,有什么事情请尽管吩咐,我一定会满足你一切要求,我的性命是这位渡边先生救的。渡边樱子咬着牙低沉说道:是是谁,杀死我的哥哥的。你快说,到底是谁杀死我哥哥的。

    渡边樱子那娇俏的脸庞流露一丝恨意,那日军军官不免打了个冷战低声说道:我,我只知道,她叫聂英!

    渡边樱子呆了一呆泪眼中流露一丝迷茫之色说道:聂英,这个人有这么厉害可以把我哥哥打死。那日军军官低沉说道;没错,本来渡边先生可以杀了李疯子,可是却不想那个聂英凭空出现,非但阻止了渡边先生,而且一招之间就把渡边先生打成重伤,要不是渡边先生用了五行遁术和替身术,我早已经做了李疯子的俘虏。

    渡边樱子红唇浮现一丝血色低沉说道:好,我记住这个名字了。渡边樱子说着朝岗村一郎微微颔首一礼,岗村一郎忙哈腰一礼说道:请渡边xiao jie给我一个机会。渡边樱子冷冷的瞥了岗村一郎说道:若是我让你去死,怎么样?

    岗村一郎呆了一呆说道;只要,我能够办到必定会全力帮助渡边xiao jie。渡边樱子冷然一笑说道;你很狡猾,既然我哥哥救了你,那么你应该有点价值,跟我去宪兵指挥部。

    岗村一郎呆了一呆说道:哈伊,只是秋田司令受了伤还在休息,你还要去见他。渡边樱子冷然说道:我哥哥是死在秋田上一的地盘,难道我不该找他讨回公道么。岗村一郎呆了一呆正要说话间,忽然听到一声轻柔的声音传来道:樱子,你可安好。

    渡边樱子娇躯微微一颤,转身一看却见身后站着一名俊朗的年轻男子,他身上披着一件军衣,手上拿着一把**,彪悍无比,渡边樱子一时又惊又喜说道:佐藤君,你,你怎么会来?

    她说着惊喜之下扑入那俊朗男子怀里,两行泪水滑落哭泣道:哥哥,哥哥再也回不来了。佐藤君!那年轻男子看着渡边正雄的尸体,轻轻抚摸渡边樱子柔软的秀发低声说道;渡边君跟我关系一向不和睦,但为了你,我会帮他报仇雪恨,樱子,人死不能复生,还是将你哥哥尸骨火化,寄往ri ben。

    岗村一郎看了一眼眼前的男子一时皱了皱眉头暗道:这个人是谁,好像跟渡边先生有点过节,既然有过节,他为什么会来,难道是像乘虚而入。岗村一郎想到这里轻咳一声说道:渡边xiao jie,没什么事,我先告辞。

    渡边樱子心里一震忙从俊朗男子怀里起来说道:佐藤君,你可知道支那人有个叫聂英的高手。

    那男子淡淡说道:我自然知道,这个女人胆大包天,几年前曾经刺杀天皇未遂,从天皇身边的高手下安然逃脱而走,身手极为了得,我还是来晚了一步,想不到这聂英居然出现在这里,还杀了渡边君。樱子,你放心,我会帮你报仇的。渡边樱子微微一怔说道;这个女人居然这么厉害,难怪哥哥打不过她。

    那男子淡淡一笑说道:你放心,就算我们不是聂英的对手,我的师父也不会坐视不理的。渡边樱子诧异的看着眼前的佐藤一郎说道:什么,你师父也来了。她话音刚来,忽然只感觉一道冷风吹拂而过,凭空忽然出现一个矮小的人影,白发飘荡的老者,他脸上的肉微微一动说道:一郎,你伤势刚痊愈就赶过来,可惜,还不是死了。

    佐藤一郎肃然说道:师父,尹忍从来就没有有过这样的损失,虽然渡边君已经不是尹忍的人,但他的死就是我们的耻辱,尤其是那个聂英,不也是帝国的耻辱。

    白发老者那枯瘦的脸庞流露一丝笑意说道;是么,你别想让我出手,我已经很久没出手,更不会为一个已经离开忍宗的人报仇,你若真想fu chou,就和这丫头fu chou,我来可不是为了跟你瞎闹。

    佐藤一郎呆了一呆暗道:想不到师父还真的的铁了心不出手。那他来中国是为了什么。

    白发老者看着渡边樱子阴阴一笑说道:丫头,你若是想要报仇,就凭这点本事,根本就是死路一条,聂英那女娃子几年前已经相当厉害,如今自然更为厉害,就算我出手也没有十足把握,除非,你把身体献给那个怪物,或许,还是有点机会。佐藤一郎眼眸浮现一丝惊诧之色说道;师父,你,你是说那个麻衣怪人。

    白发老者嘿嘿冷笑一声说道:你到还记得他,你得到他一招绝招就已经是少有敌手,被成为ri ben十大刀手之一,渡边樱子你根骨不错,而且姿色也不错,相信很容易得到麻衣的真传,当然,麻衣这变态可不是那么容易伺候的。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