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带本天书去大唐〕〔家有医妻初养成〕〔从邪恶力量出走的〕〔诸天金手指〕〔我有毒系统〕〔我不是风水师〕〔从海军到万界〕〔反派都想打死我〕〔盛宠邪魅皇子妃〕〔地球穿越时代〕〔末世之圈养万物〕〔神级影帝〕〔异能军嫂逆袭日常〕〔鸾枝〕〔放开未来的我〕〔最强饲鲲主系统〕〔嫁痞夫〕〔世界穿越到我笔下〕〔王牌自由人〕〔极道鬼魔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第212章 神秘高手聂英
    李疯子大喝一声,忽然身体发出噼里啪啦的声音,清脆无比如同铁器敲打一样,而且速度变得奇快无比,忽然一道冷芒从树上飞穿过来,嘎子惊呼道:小心,李疯子。

    李疯子嘿嘿一笑手臂猛往后一抓,叮当一声,李疯子的手忽然抓住一把锋利无比的刀刃,忽然那刀刃一翻转之间,李疯子感到手一阵刺痛,却忽然发现这刀刃散发出妖异的绿色光芒,一时心里一凛暗道:有毒!

    他忙松开手却发现手上出现一个裂口,虽然没有血,但也让他着实吃了一惊,毕竟这金刚拳,坚硬无比,就算是被利剑砍到也都没有半点伤痕,而眼前这忍者居然可以砍出一道伤疤,而且还是有毒,他怒视着眼前的渡边正雄冷然说道;这就是所谓的武士道,居然用暗器伤人。

    渡边正雄看着李疯子说道;这是双面刀,只是你太过自负而已,你已经中毒了,若是不想死,就归顺大ri ben皇军。

    欧庆春惊呼道:营长,你没事吧。而在另一侧跑来一名身穿黑衣的独眼龙,他身后跟着一名头上戴着黑帽的怪人,手臂挽着一把捷克轻机枪,由于脸上被黑冒遮住一时根本看不出此人是什么人,那怪人快步走到李疯子低沉说道;疯子,别来无恙。

    他声音显得一丝低沉,但是声音却清脆无比,说话间露出雪白的牙齿,显然是个妙龄女子,李疯子呆呆看着眼前的黑衣怪人半响激动说道;真,真的是你,哈哈,哈哈,你怎么这么快来了。那怪人无声的轻轻笑了两声说道:怎么,是不是又想被我揍几下。

    独眼龙苦笑道;姑奶奶,营长受了伤,你就别开玩笑了。

    黑衣怪人轻笑一声说道:没事,死不了,不就是被这破刀割破了点皮么,这种du su我还真么放在眼里,疯子,等我先了结这个死忍者,再给你解毒,你应该没问题吧。

    李疯子呆了一呆苦笑道;那是自然,那是自然,聂。

    黑衣怪人低沉说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聂英了,所以,你还是叫小聂吧。

    李疯子听了一时傻了眼苦笑道;我,我怎么敢呢,你资格可比我老,级别也比我高。

    黑衣怪人忽然将枪丢给欧庆春说道:小春子,替我看枪,这可是我从国民党士兵手里抢来玩玩,别弄丢了,要不然,我可是会把你打成猪头。欧庆春轻喝一声道:是,首长!

    他话音刚落,忽然惊呼一声,脑袋上的帽子一下子被黑衣怪人打飞了,黑衣怪人犹如幻影一样一下子到了李疯子面前说道:那个叫狼牙的小子呢。李疯子愕然说道;你找他啊,我也没看到,呵呵,我觉得你们在一起一定很有趣。

    黑衣怪人哼了一声说道:打架才有趣,要不是主席让我来跟他比试,我才懒得做什么教导员。李疯子和欧庆春面面相嘘暗道:还真是胭脂马啊,连首长的话都听不进去,渡边正雄在旁听了有点不耐烦说道;哪里来的女人,滚一边去,要不然,我把你劈成两半。黑衣怪人忽然咯咯娇笑道;我聂英还从来没有被人威胁过,你这小鬼子还是第一个,还是个忍者,哼,就算是你家祖宗来了,老娘也照杀不误,更何况你这区区上忍。渡边正雄闻言大怒喝道;巴嘎,居然敢侮辱我忍宗,我杀了你。渡边正雄忽然一下子消失在空中,李疯子惊呼道;小心,是五行遁术。

    黑衣怪人轻轻拍了拍手很是悠闲说道:区区五行遁术就把你吓成这样,老娘十四岁那年早就见识过了,差点被一个老怪物给收拾了,不过,这些对于五行遁术还是有一定研究的,看我的。

    她话音刚落,忽然身体咻的一声消失了,谁都么有看清他是怎么消失的,只听一声闷哼声,一股血箭从树上射出来,紧接着一个人影从树上噗通一声掉下来,李疯子等人低头一看却见正是渡边正雄,他口中鲜血喷洒而出,犹如喷泉,胸口出现一道纤细的掌印,恐怖的是胸口完全崩塌,渡边正雄眼眸看着天空喃喃道:好快,我,我,我还是第一次看到月亮原来是那么美,可,可惜,mei mei,我,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

    渡边正雄说着,嘴角鲜血喷洒而出,脑袋一歪顿时一命呜呼,在场的人看的是目瞪口呆,同时却见黑衣怪人很是悠闲的走了过来轻声叹息道;你真不该来中国,而且还是个忍者,我对鬼子讨厌,更讨厌所谓的忍者。

    嘎子忽然惊呼道;糟了,只顾看打架,两个鬼子不见了。

    李疯子等人心里一惊,果然看到本是包围着的十来个鬼子,少了两个鬼子,其中一个正是那个岗村一郎,而地上却多了两个枯木,黑衣怪人轻咦一声说道;想不到还有人会用替身术啊。

    李疯子微微一怔说道:替身术?

    黑衣怪人看了看渡边正雄的尸体一眼说道:看来,这个家伙估计也是个假的了。

    李疯子一时脸色一变说道:你是说?黑衣怪人淡淡说道;没错,ri ben忍者以前有种替身术的忍术,不过,很少有人会用,想不到这个鬼子居然用替身术来逃脱,装死的本领也太好了吧。

    李疯子看着渡边正雄的尸体面前说道;这怎么可能,这不是鬼子难道是木头?

    黑衣怪人将帽子丢向渡边正雄的尸体上,只听咔擦一声,渡边正雄的首级一下子掉在地上,掉在地上的时候却是圆形木头,那身躯变cheng ren形样子的圆木,众人看了一时目瞪口呆,李疯子瞪大眼睛难以置信踢了踢木头说道;居然还有这种忍术,那刚才那家伙没有死了。当他抬头看到那黑衣怪人却眼前一亮暗道:好家伙,这娘们越来越美了,啧啧,要不是这娘们武力超强,还真的有不少追求者,简直是带刺的玫瑰。

    原来那黑衣怪人,长得美貌无比,修眉星眸,五官长得极为精致,只是一双美眸寒光闪烁,让人不敢亲近,虽然一笑之间妩媚无比,但也让人忍不住退却三分,她浅笑一声说道:李疯子,怎么没看到我的样子么,看你傻傻的样子蛮好玩的,不过,话说回来了,这个忍者居然会五行遁术和替身术,应该来自尹贺派一脉,不过,你放心吧,他活不了多久,他的确受伤了,只是巧妙运用这里的木系属性而逃遁,若不是在山林之中,他的替身术就不太灵光了,倒是这些俘虏怎么处理?她话音刚落,那本是被围在中间的日军士兵忽然大喝一声道;天皇万岁。

    说话间,拔出ci dao切入腹中,一个个倒在地上,挣扎一会就一动不动。

    嘎子瞪大眼睛说道;狗日的,就这么都自杀了,弟兄们,把他们的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拿了。嘎子话音刚落,那些兵痞子各自散了,有的拿枪有的搜刮日军士兵身上的银元,那黑衣怪人呆了一呆看着李疯子说道;

    这是你的人,怎么这个样子啊,一点纪律性都没有?新来的兵?

    李疯子苦笑说道:那你就错了,这些是赵杰的刚收编的人马,你应该去问赵杰去。

    黑衣怪人修眉微微一皱说道;这家伙都收了些什么人,难怪主席让我过来管教一下。

    黑衣怪人忽然大喝一声道:你们这些人都给我吧东西放下!

    她声音低吼之下犹如春雷一样,虽然清脆无比,但却让人心神一震,嘎子等人一时愕然看着黑衣怪人,嘎子打量着黑衣怪人嘿嘿一笑道:啊哟,这位mei nu你的嗓门还真大,是不是想男人了,看到我们弟兄英武不凡,所以想选一个做男人。黑衣怪人板着脸喝道;说什么呢,还不快吧东西放下,要不然,军法处置。

    嘎子一时愣了一下吆喝一声道:娘们,你想砸的,什么军规不军规的,你以为你是我们老大么,嘿嘿,除非你承认是我们大嫂,咱们几个听你的也无所谓哈哈,弟兄们说的对不对。

    后面的一群兵痞一时哈哈笑个不停。

    嘎子刚笑到一半,忽然感觉腿部一麻一下子跪在地上,嘎子一时愣了一下想要站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怒视着黑衣怪人说道:臭娘们,是不是你暗算老子,奶奶的,怎么站不起来啊,阿毛,来扶我一把。

    李疯子轻咳一声说道:你们还真是有眼不识泰山,连你们的首长都不认识,她可是我八路军十大高手之一排行第三的聂英。嘎子听了一时目瞪口呆说道:什么,聂英,就是那个差点把ri ben天皇干掉的小娘们,她什么时候变成**了?在场的人议论纷纷说道:原来是那个聂英啊,难怪这么厉害,打的鬼子招架不了。

    这女子正是从延安乘坐私人飞机到太原,这个时候的私人飞机在国内没有几个,除却资本垄断的大富豪才有,聂英的身份也无人知晓,她的身份比她的名声还要受人关注,有人怀疑她是红军领袖的亲戚,也有人怀疑是国内大富豪的子女。聂英笑眯眯说道:好了,别说废话了,我来这里做教导员,也是上级的安排,呃,你叫什么名字,有什么问题你可以直接问那个赵杰,首先我要给你们上课,让你们知道什么叫军规。

    嘎子听了心里大惊暗道;这娘们实在厉害的很,若是不认输的话,没准会把给毙了,就算是老大来了,也无济于事了。嘎子忙说道:我叫嘎子,曾经是晋绥军的兵,后来来这里做土匪了,至于我们老大会不会来,我还真不知道。聂英一把呤起嘎子的衣领,犹如提小孩一样,啪的一声,嘎子感到腿部慢慢不疼了,落在地上的时候,傻傻的看着聂英暗道;不愧是聂英啊,老大,这娘们可真不好惹啊,嘿嘿,也不知道两个人打架谁厉害,我好期待有一天看到两个高手对决。

    聂英瞪着嘎子说道:发什么愣,上去,我给你们上课去,将来你们会出乱子的,别怪我没提醒你们。聂英不由分说一把拉着嘎子的衣领往山上走,却把李疯子等人晾在后面,欧庆春苦笑道:营长,想不到聂参谋长这么快进入角色了。李疯子轻嘿一声笑道:你别以为她只是个武夫,事实上她的谋略方面一点不逊色于师长旁边的那些参谋,看来,上级对于赵杰建立的独立营极为看重,竟然把她派了过来。

    欧庆春轻叹一声说道:说起来我还真有点嫉妒赵杰,你说我们的人都伤亡惨重,连教导员也牺了,也不派新教导员过来。李疯子沉默一会说道:对于这些,我想师长应该有别的想法吧,也许,是跟锄奸计划有关。

    欧庆春微微一怔说道:你是说我们队伍有内奸。李疯子眉头紧皱说道:嗯,但这次事情又有点奇怪,鬼子这次过来虽然有备而来,但是却并不知道我们的具体方位,这么一推断的话,这个奸细现在并不在我们队伍里,难道这个奸细已经死了?欧庆春轻咳一声说道:营长,有一个人也许我们忽略了。

    李疯子微微一怔说道:谁?欧庆春低沉说道:路指导员。

    李疯子听了瞪大眼睛说道:你说路剑,这你不能凭空乱说,眼下他可是团部机要mi shu,这是要吃枪子的。

    欧庆春苦笑道:我也不是完全凭空猜测,只是有些事情实在太巧合,为什么每次我们伏击敌人总是被敌人提前知道,而每次路剑不是生病就是去军区开会,你不觉得太巧合了吧,而且他现在的级别都跟你一样高,升迁的速度实在太不寻常。李疯子听了沉默一会说道:这些话,不要轻易说,否则会被枪毙的,庆春,我知道你跟赵杰关系好,但有些事情,可不能感情用事,没有任何证据,是不可以凭空猜测。

    欧庆春呆了一呆正要说话,忽然衣袖一紧,却见孔向东微微摇头,却见孔向东笑道:别提这件事了,还是缴获物资最重要,要不然这帮家伙肯定把东西都抢光了。

    李疯子呵呵一笑说道:这个你们放心,赵杰那小子可是答应分一半给我,再说,现在聂英在,装备方面不用愁,以后也不用发愁没有枪了,走,分wu qi去。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冲喜新娘:残疾总〕〔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师太霸道〕〔神级魔头系统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