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八零小娇妻〕〔诸神共主〕〔夜夜笙歌,总裁太〕〔且以深情共白头〕〔神级帝二代〕〔绯闻总裁的蜜妻主〕〔更把双眉比月长〕〔三国争鼎〕〔最牛微信朋友圈〕〔相公不在家〕〔楚门骄探〕〔非凡教练〕〔狂澜记〕〔诸天狂蟒进化〕〔古今第一贼〕〔抗战之英雄血〕〔至尊神级兵王〕〔涉雪〕〔江湖黑杀令〕〔黑暗战纪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第211章 拼死一战
    孔向东微微一怔瞪了那士兵一眼低声说道;别吵,安静。

    而此时,前面的十多个日军士兵忽然停止用ci dao刺树丛,缓缓的朝众人所在的位置靠近,孔向东忽然感到手臂一阵刺痛的感觉,同时看到一条蛇从手臂上缓慢爬过,一时皱了皱眉头暗道:

    该不会是毒蛇吧。

    他定了定神瞪着眼前的十多个日军士兵走了过来,同时从腰间拔出尖刀,一旦鬼子发现的话,只能在最快时间内解决这帮鬼子,当然,这是最坏的打算,但同样也是最为冒险的决定,这些鬼子后面肯定还有一些鬼子在后面窥视着,孔向东的人不多只有二十多人,上次的伤亡太过惨重,独立营上下只有四十余人活下来,而孔向东的二连伤亡最为惨重只有八个人幸存,虽然得到一定的补充,但毕竟人数有限,而且还基本都是新兵,战斗力自然大不如从前,孔向东对于部下也极为爱护,宁可被蛇咬也不愿意让自己的部下有任何伤亡,这时一名日军士兵手拿着ci dao狠狠的刺向孔向东等人所在的方位,只见那ci dao闪现,面前的树叶纷纷落下,那冷冰冰的刀芒从脸上一划而过,只听嗤的一声,一个新兵眼眸一瞪,嘴巴一时猛地张开,肩膀鲜血汹涌而出,一旁的黑子忙捂住新兵的伤口,一边用右手捂住那新兵的嘴巴,新兵浑身一阵颤抖,孔向东看在眼里眼眶一时红了,他手上的尖刀握的紧紧的,正要冲了上去,此刻却见一名日军士兵叽里咕噜说了一阵,那本是刺向孔向东身体的日军士兵忙收回ci dao低沉喝了一声,随即立刻朝西面而去,孔向东眉头紧皱暗道:

    怎么回事,鬼子怎么突然朝西面而去,这也太奇怪了,难道我们的人在西面?

    还是另有原因,糟了,去了西面,那不是让鬼子走出伏击圈,我们之前所有的努力都白费了。

    孔向东立马对一旁的黑子说道:鬼子有异动,马上让营长准备另一套反案,一排的人跟我来,二排原地不动,事实上这一排二排十个人,最多只能算一班。

    孔向东看了那新兵的肩膀的伤口轻声说道:兄弟,你还是留在这里等候医护兵治疗。只是他说了一半猛然想到所谓的医护人员早已战死,眼下只有送往山上让李志清等人医治才行,他咬着牙说道:你们两个带着他去山上,让李医生看看伤口。新兵微微摇头虚弱说道:我没事,只是有点冷。

    他说着一直打着冷战,黑子忙说道:连长,他刚才失血过多,要不,让李医生过来。

    孔向东低沉骂道:你傻了,这山高崎岖的很,李医生又是个娘们,你好意思说,别扯,马上把他带上去,其他的人跟我来。孔向东说着不由分说,快步带着五人朝前方快速跑去,黑子呆了一呆吆喝对两个士兵说道:你们把小李同志带上去,其余的人原地待命,通讯兵马上向营长传递消息就说,有不明人物出现。后面的一名通讯兵应了一声,忽然叫了三声咕咕咕的怪异的叫声,这三声叫声是跟营部传递的暗号,过会,依稀听到一阵呜呜呜的叫声,两种声音汇聚在一起形成极为奇怪的节奏,这时忽然听到一阵激烈的枪击声,声音一下子划破本是寂静的阴沉的氛围,李疯子闻声看到远处火光闪现,同时还有机枪扫射的声音一时怒道:这王八蛋搞什么,说好的伏击,怎么跟鬼子干起来了,奶奶的,等打完仗,老子非好好收拾他不可。

    欧庆春微微一怔说道:营长,这好像不是老孔他们,老孔是在北面,而且,这枪声好像不是我们的吧,到有点像**的wu qi,营长,你看,那边!好像是一个人。

    欧庆春说着眼眸流露出一丝震惊之色,李疯子本来想责骂欧庆春,当他看到远处火力略显单薄,但却在火光下穿梭者,依稀是一个人影,而且速度飞快无比,而那人交火的却是大片火力,足有一个中队几百号人那么多,不时有人倒在地上,而远处那人总是可以在林子里穿梭自如,犹如无人之境,李疯子一时傻了眼说道:难道赵杰那小子出风头来了,也只有他才可以做到,乖乖,还不快去接应赵杰,吹冲锋号,给老子杀!

    李疯子心里一阵纳闷,但是总不可以看着赵杰那小子被鬼子干掉而不顾,欧庆春心里一阵纳闷暗道:真的是赵兄弟么,他不是说不插手我们的事情,还说搞个特殊的。过会,忽然吹起冲锋号,山上的八路军士兵如同吃了兴奋剂一样朝山下冲了下去,岗村一郎也极为纳闷怎么从后面忽然冒出一个那么厉害的人物,一出手就是数个士兵当场被击毙,对方枪法奇准无比,手上拿着轻机枪,从林子里可以轻松避开子弹,而且掷弹筒都无法精确打击到,虽然是视线的缘故,但这个人着实可怕,而对面那个人似乎只是骚扰为主,一旦派人合围,却又从容逃遁,总而言之,岗村一郎陷入极为尴尬的局面,进攻的话怕中了对方的计谋,撤退的话,却又被后面追上来的敌军所lan jie,他想到这里低沉喝道:突围!

    岗村一郎也留意到后面过来八路军兵力极为单薄不过二十余人,无论是火力和人数完全可以压制对方,正当他大喝之间,朝李疯子的部队冲击过去的时候,忽然听到一阵阵怪异的声音,却是狼吼的声音,李疯子和岗村一郎双方都一时蒙了暗道:这是怎么回事?紧接着传来远处传来一阵震耳欲聋的爆炸声,岗村一郎脸色微微一变暗道:哪里爆炸了。

    李疯子也楞了一下,忽然哈哈大笑道:小子,我明白了,这小子居然用这一招,够绝的,弟兄们冲啊,狼牙把鬼子的大本营给炸了哈哈。冲啊,干死小鬼子!

    岗村一郎在对面自然听得清楚,一时难以相信这是事实,毕竟那个方位还真的是范镇宪兵指挥部,他心里还是有点不信,怒吼道:消灭他们!岗村一郎大喝之下,那白皙的脸庞流露一丝狰狞和一丝惶恐,他手上的指挥刀微微一颤,便朝李疯子等人冲了过去,李疯子等人虽然人少,但是由于士气高昂之下,双方交战起来丝毫不落下风,在黑暗中厮杀,完全是凭借过人的胆量和判断力,要不然在黑暗中完全会误伤,双方都拼起来ci dao,李疯子如同一头猛兽一样冲入岗村一郎的队伍中,只听到一阵阵惨叫声,敌我双方的鲜血喷洒在漆黑的夜里,只感觉到身体的液体正慢慢的流逝,但双方还是有非常大的差距,毕竟李疯子带领下大多数是新兵,而日军却是精锐部队,在稍微陷入逆境之下很快扭转过来,不少日军士兵还是杀死十余名八路军士兵突围而出,这让李疯子也没有料到的,他暗骂一声暗道:奶奶的这鬼子还真够顽强的,这个时候还跟我硬拼,不行,若是被他们跑了,老子还有什么脸面当独立营营长,狗日的,拼了。

    李疯子想到这里怒吼一声,追向仓皇退却的岗村一郎,岗村一郎一边撤退一边朝李疯子开枪,李疯子在草丛里东躲西闪,忽然听到一声冷笑声传来道:不知死活的土八路!

    李疯子心里微微一惊,忽然一道黑影嗖的从天而降,一股刀光一闪而没,李疯子心里一惊忙一个铁板桥,刀锋从他的胸膛上一划而过,身边一棵树枝咔擦一声砍成两截,而眼前多了一个黑衣男子,岗村一郎吞了吞唾沫惊喜说道:多谢,多谢救命之恩。那黑衣男子微微摆手说道:这里没你的事情,你还是指挥部吧,有人炸了指挥部,这个人交给我把。岗村一郎呆了一呆惊呼道;指挥部被炸了,这,这是真的,好,多谢了这位先生,请问先生是?

    那黑衣男子冷然说道:渡边正雄,不用多问了,快去吧,你就是八路军独立营营长李疯子了,很好,今天,我先把你杀了再说,也算是为死在你手里的帝国士兵报仇。岗村一郎呆了一呆说道:原来他就是李疯子,难怪悍不怕死。岗村一郎忽然拔枪朝李疯子开枪,不料,渡边正雄忽然抓住岗村一郎的手冷然说道:你干什么?偷袭敌人,这是武士无耻的行为。岗村一郎呆了一呆说道:这是战场可不是比武场啊。渡边正雄一巴掌将岗村一郎打翻在地上,后面的日军士兵看的呆了一呆大怒一声将渡边正雄和李疯子围了起来,而此刻后面跟来的八路军士兵喝道:都不许动!

    一时间双方对峙在一起,而在此时,嘎子带领一群人从八路军后面跑了过来,哈哈大笑道:你们这些鬼子跑不了,李营长,这次你可是输了,我们才是最大的赢家啊。李疯子皱了皱眉头说道:我说,你小子不地道,这个时候来捡便宜啊,赵杰那小子教你这么做的?嘎子嘿嘿奸笑道:我们老大才不屑这么干,他说了,既然你们拿了不少好处,这些鬼子交给你们吧,让我们好好学习你们八路军的游击战术,你瞧,我们学的怎么样,这些鬼子一个也逃不走。

    岗村一郎眼眸一眯说道:这么说,白老五和你们是串通的来阴皇军。嘎子瞪着眼说道:是啊,白老五说了,这ri ben人的奶不好喝,还是改投我们老大算了,所以呢,就让人通知你们来了,有问题么,小鬼子,看你细皮嫩肉的,啧啧,要不细看还真以为是娘们,弟兄们,你们说着鬼子像不像娘们。

    李疯子听了脑袋一阵发麻暗道:赵杰这收的什么人,简直是liu mang透顶的痞子,还这么阴险,让我们跟鬼子硬拼,自己居然看热闹,这赵杰啊,真狠啊,把我也坑了,不过,我喜欢,这小子还真狠适合做我妹夫啊,哈哈。李疯子忽然哈哈大笑道:好吧,这好处你们都拿了,这个鬼子就交个你们了,喂,渡边正雄,你要找我打架可以,不过,先得过狼牙的这帮弟兄的关。渡边正雄听了一愣暗道:这帮家伙怎么内讧了,这是怎么回事?嘿,不过,这也好,看来这些人应该是赵杰那小子刚收的部下,这个叫嘎子的小子应该是他们的头,我先料理他再说。渡边正雄想到这里嘴角一洒说道:很好,既然是狼牙的人,那我就成全你们。

    渡边正雄说话间,一道冷芒嗖的朝嘎子的头颅砍去,嘎子心里一惊骂道:李疯子,你敢坑老子,狗日的。嘎子说话间,慌忙朝地上打了个滚,不料屁股一疼,火辣辣的感觉,李疯子哈哈一笑说道:

    这叫一报还一报,小子,你自个应付吧,实在不行,让赵杰那小子帮你就是。

    一旁的矮子惊呼道:嘎子哥,你没事吧。嘎子摸了摸屁股上的鲜血老脸一红骂道:没事,这李疯子还真狠,差点老子被砍成两半了,你们还等什么,料理这些鬼子,奶奶的,老子不发威,还以为老子是病猫么,拿大刀来。

    欧庆春皱着眉头说道:营长这不太好吧,这嘎子虽染坑了咱们,但至少也是一个好汉,万一出了什么事情,赵杰一定会很生气的。李疯子微微一笑看着嘎子满脸怒气的样子说道:你放心吧,这小子死不了,你忘记那个人了

    。欧庆春心里一动说道:你是说那个神秘人?李疯子轻声说道:你是没见过他,但是我却是对他印象很深,尤其那一拳打的我,用了三年时间才好转过来。欧庆春听了呆了一呆惊呼道;你,你是说,是她来了,这,这怎么可能,没道理啊,她可是从延安过来的。李疯子淡然说道:别忘了,她的后面是什么人,要是坐私人飞机还是来得及的,难道你以为她会坐火车过来么。欧庆春听了惊呼道:天哪,也对,她还真的什么都做得出来,要不然也不会被主席称为霸王花了。

    李疯子叹息一声说道:也只有她才可以跟赵杰一样把这些鬼子当玩具来耍。渡边正雄冷笑一声说道:李疯子,你可能忘了,我有两个目的,其中一个杀死狼牙,第二个就是为天皇效忠杀了你这个杀了不少帝国士兵的人。

    李疯子愣了一下转身看着渡边正雄说道:这么说,你是不杀我不罢手了,好吧,既然这样,我们玩一下也无妨,你们退后,就让我跟这个忍者玩一下。

    渡边正雄眼眸微微一眯说道;想不到你居然知道我是一个忍者,很好!他说了很好两字,忽然身影一闪之间,骤然消失在树林里,李疯子眼眸一瞪喝道:果然是忍者五行遁术,有点门道!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顾轻舟司行霈〕〔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太古龙神诀〕〔女主路线不对[快穿〕〔英雄?我早就不当〕〔特种兵之超级大少〕〔千亿宝宝:顾爷,〕〔怀了反派的娃[穿书〕〔乱伦大杂烩〕〔重生之名媛归来-迟〕〔[综英美]这不是正〕〔LOL之职业噩梦〕〔冷酷总裁霸爱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