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宠妻成瘾:总裁大〕〔我的兄弟来自宋朝〕〔女相之国色无双〕〔诸天大奸商〕〔天南剑侠传〕〔山沟皇帝〕〔无限契约宝典〕〔天择训练场〕〔狂想系基因〕〔散修路漫漫〕〔奇迹的召唤师〕〔映照万界〕〔我的红颜祸水〕〔被玩坏的万历王朝〕〔我的性感女总裁〕〔且将夜歌行〕〔学园都市的女装玩〕〔亿万盛宠:恶魔总〕〔都市之活了几十亿〕〔女N号的宫闱生存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第195章 藤原太郎
    赵杰却笑嘻嘻说道:你们社长是个高人,怎么会跟我这小人物计较呢,他要杀我,那简直是易如反掌。

    老者听了本是一脸怒气忽然变成和颜欢笑道:你还真是油嘴滑舌的,你还是第一个这么跟我说话的人,要是其他人早就被我丢下山了,嗯,你们还不走,难道要我把你们丢下山去,

    老者一脸不耐烦看着木叶敏子等人,那五个矮人神色极为复杂看着赵杰哈伊一声这才离开,而木叶敏子轻轻叹息一声转身离去,赵杰忽然说道:慢着,你已经受了伤,不如先留下来疗伤。

    木叶敏子诧异的看着赵杰,心里一阵感动低声说道:谢谢,不过,不需要,我只要休息一下就好了。

    赵杰听了呆了一呆说道:这可不行,你的顽疾耽误不得,我的医道是不怎么精通,不过,治疗你的经脉的还是可以的。

    老者听了嘿嘿一笑说道:呃,连我都没有办法医治她的经脉,难道你可以,木叶丫头,那你留下来,让他看看,呵呵,我还真想看看这位狼牙先生有什么方法。

    木叶敏子呆了一呆看着赵杰,满脸疑问之色暗道:他真的可以医治好我的顽疾么。

    赵杰也不多说,而是走到木叶敏子面前说道:把手伸出来。木叶敏子困惑的看着赵杰,双手微微伸出,赵杰深吸一口气忽然连续在木叶敏子手臂上连点数下,木叶敏子除了身体有点疼痛以外,就没有其他感觉,过会,赵杰将最后一指收回一时间累的够呛,脸上汗水一滴滴滴在地上,德川美惠子关切的跑了过去失声道;赵杰,你,你没事吧。

    赵杰微微一笑看着德川美惠子说道:没事,只是有点疲惫,哦,木叶敏子,你现在觉得胸腹之处是不是还有麻木疼痛的感觉。木叶敏子微微一怔说道:你,你真的帮我医治了?

    老者则是两眼一眯神色显得一丝怪异暗道:这小子居然还真有这个本领,居然可以将木叶敏子的受损的经脉修复,而且她的能量已经顺畅无比,呵呵,果然是命运之人啊,还真是上天的安排。

    木叶敏子半信半疑,忙运用能量,却忽然发现自己以往一旦运用能量就会出现胸腹麻木的感觉,能量往往会停滞不前,而此刻不但顺畅,而且没有丝毫的麻木的感觉一时大喜过望说道;还真的不痛了。

    说着,她轻喝一声,一掌拍在地上,地面上出现一片白蒙蒙的冰层,寒气逼人,赵杰一时拍手笑道:好本事,看来你的能量已经控制的非常好了。木叶敏子欣喜的朝赵杰深深一礼低声说道:谢谢你,赵桑,你一举解开我数年来的病症。

    赵杰列祖一笑说道:先别忙着道谢,我还有很多事情请教你。

    木叶敏子轻嗯一声欣喜无比转身而去,临走前朝赵杰抛了个媚眼,一时格格娇笑的走远了,老者笑吟吟看着赵杰说道:你果然是命运之人啊,居然这么轻易的医治好木叶丫头,你这个手法我从来不曾见过。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一般般,只不过是我从古文中学来的点穴疗法。

    老者眉头一皱摇手说道:算了,先不说这个,嗯,这么说吧,我们开门见山说吧,我只希望你日后遇到我蝴蝶会社的人,放他们一条生路,你觉得如何?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你们蝴蝶会社的人?你的意思是说,你们的人也是在军队里。

    老者轻轻叹息一声说道:没错,我的二哥就是掌控军部的之人,日后你们免不了正面交锋,虽然以你现在的能耐还不是他的对手,但我相信假以时日,你绝对可以打败他,无论谁胜谁败,我只希望他活着。老者说话间脸上流露一丝惆怅,赵杰却听的云里雾里暗道:难道这老头真的可以预见未来,要不然他怎么会跟我说这些。

    赵杰咧嘴一笑说道:是么,就怕有的时候事与愿违,你的所谓的二哥要杀我,难道我也任凭宰割。

    老者微微一怔说道:若真的是如此,那也只有他的命数,嗯,既然你来了,我是该把这个东西交给你,望你好好保留着,日后对你大有帮助,只要你记住我今天跟你说的话。

    老者说话间,手微微按在八卦中央,忽然地面上出现一块蝴蝶高飞的令牌,那令牌嗖的一声落在赵杰手里,赵杰愕然说道:这是什么玩意,令牌?

    老者微微颔首说道;没错,令牌,你好好参悟也许对你的修为大有帮助。赵杰看了一眼眼前的黑色蝴蝶只有半块一时觉得纳闷说道:这半块令牌好像没有出奇的地方。

    老者呵呵一笑说道:起初我也是这样想,这令牌看上去没什么特别,只是,我师父说过,要将此物传给你这位命运之人,才可以从中领悟奥妙,拿着它吧,狼牙。

    赵杰呵呵一笑说道:既然你送给我,那我就不客气了,我这个人一向不矫情。赵杰说着将老者手中的胡蝶令牌接了过来,刚接过这蝴蝶令牌的时候,依稀感觉这令牌沉重,看似不过手掌大小,但竟然有三十多斤重,他掂量一下手中的蝴蝶令牌笑呵呵说道:这玩意还真有点奇怪,里面好像有某种神奇的力量存在。

    老者眼睛一亮哈哈笑道;看来你也有所察觉啊,可惜了,这么久我一直无法接触这股力量,我将这令牌丢到火炉里也无法将这力量提炼出来,就好像一块无法化解的力量。

    赵杰轻嗯一声手中忽然摸到一行字,一时纳闷说道:怎么还有字。老者轻哦一声说道:是么,这个我到没有发现。赵杰眼眸一看着令牌,却没有什么字,一时纳闷说道:奇怪,怎么字消失了。

    老者听了微微一怔说道:有这种事情,我可是研究这令牌半辈子还没有发现所谓的字,你小子却可以看到,看来师傅所言不虚啊,正如你们中国人所说一切都是注定好的。

    赵杰哈哈一笑说道:看来你对我们中国文字知道的不少啊。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该说的我也说了,只希望你给我的二哥一条生路。赵杰听了不以为然暗道:能不能遇到还难说,不过,这家伙这么说一定有他的道理,没准,还真的会跟那他的二哥交手。

    赵杰将令牌放在怀里,却发现这令牌竟然一点不沉重,丝毫没有半点感觉,一时纳闷暗道:这玩意还真是奇怪的很,的确很古怪,老者笑吟吟的看着赵杰离开的背影,这时一名黑衣人飘然落在身后低声说道:

    社长,你是不是太过高看这小子,眼下他的修为连你的一成都没有,属下认为实在太灭自己威风。

    老者微微摇头说道:未来的事情你是不懂得,看着吧,他的出现会将打破现在的局面。

    黑衣人呆了一呆说道:可是,他体内连能量都没有,只要二社长出手,他必死无疑,您未免对他期望过高了。

    老者轻叹一声说道:世事如棋局,也许,我的二哥也注意到这个人了,不过,以我二哥的高傲的个性是绝不会对他下手的,毕竟跟你一样的想法的也不止你一人啊,何况,他也算是蝴蝶会社半个主人,在必要的时候,你去帮帮他。黑衣人惊呼一声道:什么,您竟然蝴蝶令牌交给他,他可是个外人,而且还是中国人。

    老者轻叹一声说道:我的命不久了,何况这是师傅让我传给他的,我相信他将会拨乱反正,引导蝴蝶会社走入正常途径,自从我大哥去世后,二哥任何人的话都不听了,否则也不至于会出现这种局面,我不想太多的蝴蝶会社的弟子加入这场混乱的局面。黑衣人轻声说道:是啊,蝴蝶会社看似强大,但是却派系错乱,大部分弟子已经参加这次战争,只有您领导的弟子不理世间纷争,难道您认为中国真的能够战胜如日中天的大ri ben帝国么。

    老者闭着眼眸低声说道:等着瞧吧,这不过是时间问题而已,战局拖得越长对于ri ben帝国就越不利,相信,这些军部的人应该有所察觉了吧嘿嘿,好了,等时机成熟,你们就去帮助你们新的社长吧。黑衣人失声说道:您真的要让他成为我们社长,只是,他现在一无所知啊。老者呵呵一笑说道:若是让他知道了,只怕他会拒绝,你别看他嬉皮笑脸,但骨子里却是对我们戒备之意极强,等时机成熟,就可以发广发胡蝶令给各个分社的成员吧。

    黑衣人轻嘿一声,随即抬头说道:不知道要到什么时候,让他们知道新社长的事情。

    老者淡淡说道:等我死了那天吧,至于ri ben本土分社隔后一月让他们过来见新社长。

    黑衣人呆了一呆说道:若是这样的话,岂不是惊动二社长。

    老者微微一笑说道:是啊,我也是有意让他知道,我想要看看他有什么大的举动,若是我所料不差,这孩子到时候应该可以领悟出这蝴蝶令牌的奥妙了。

    老者说着微微一笑闭着眼眸盘膝打坐,一股强大的能量汇聚天地之间,形成巨大的旋涡。黑衣人忙退后一步嗖的一声消失在空间之中。

    卯月太郎缓慢睁开眼眸却意外发现自己居然没有死,当他看到前面站着一名面色阴冷的白面老者一时大吃一惊忙说道:藤原前辈,您,怎么是您来了。白面老者那冰冷的脸庞流露一丝笑容说道:卯月君,不必如此,现在你可是一个少将,我这个老人如何担当呢,嗯,你中的的火毒我已经替你解除,这下手之人手法极为奇特,有别于我们忍者,倒是跟四大隐派之人有点相似,这下手的人是什么人,居然将这股力量运用如此如火纯青,而且居然可以隐藏的这么深,呵呵,要不是我赶到,你这条小命就没了。

    卯月太郎哈伊一声低沉说道:多谢,藤原前辈救命之恩,卯月太郎感激不尽,这下手的人是我大ri ben皇军的劲敌,他来去无影,而且精通五行之术,我怀疑他就是忍者出来,否则怎么可以运用五行之术,至于隐世四大宗,这似乎不太可能。白面老者轻嘿一笑,轻轻抚摸胡须笑道:是么,你怎么会以为是忍者,你认为我们忍者运用五行能量需要结印么?

    卯月太郎呆了一呆说道:好像查克拉强大者不需要结印吧,前辈您不就是其中之一。

    白面老者一时嘿嘿冷笑道:是么,没有人是不需要结印就可以施展五行之术,而且运用五行之术若是不能专心一致结印,非但施展不出来,而且还会被五行能量反噬,那我问你,这人是怎么伤了你的。

    卯月太郎呆了一呆低声说道:我只是跟他稍微一接触,不过,他的确没有结印,难道他真的是隐士四大宗派的人,这有点棘手啊。白面老者嘿嘿冷笑一声说道:我也只是怀疑,但四大宗派的能量跟这个人的能量是完全不同的,四大宗派的能量完全是借助大自然的力量而成,而这个人似乎更为精纯,而且一点杂质都没有,尤其这火属性能量更为可怕无比,一旦施展出来可以将人烧成灰烬,而那人只是延迟你死亡的时间,一旦你愤怒情绪紧张都会让体内的火毒瞬间爆发,说来也真是好险,你已经七窍流血,所幸还有一丝气息尚存,这也是得益于你多年的修炼,若是换做常人已经死了,就算是神仙也救不了你。

    卯月太郎咬了咬牙说道:这个狼牙必须得死,要不然后患无穷,前辈,我需要你的帮助。

    白面老者淡淡一笑说道:要我帮助你对付那狼牙?卯月太郎低沉说道:没错,以您的身手必定可以杀了他。白面老者微微摇头说道:虽然我已经离开尹贺派,是不会再介意你们军队的事情,除非,四大宗派和三大忍宗都插手军部的事情,一般而言,我是不会过问的,再说了,我的徒弟不是已经来了么,有他帮你足够,何须我这糟老头子来插手呢。

    卯月太郎呆了一呆暗道:也是啊,无论是忍宗还是四大宗派一般很少过问世俗之事,除了有某些需要才会加入军部,比如佐藤次郎,渡边正雄都是为了名利才插手,让这老头插手,恐怕是很难的很,眼下,我还是先祛除du su要紧,该死的狼牙我不会放过你的,还有,实验室可不能有半点闪失啊,左川影子应该会严加看管实验室吧。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爹地超级宠〕〔医世神凰〕〔农门娇女:神秘质〕〔重生医武剑尊〕〔炮灰的沙雕日常[穿〕〔英雄?我早就不当〕〔冲喜新娘:残疾总〕〔穿成男主出轨前妻〕〔神级魔头系统〕〔老师太霸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