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天法地〕〔使命1941〕〔超级职员〕〔军嫂狂野:暗帝盛〕〔毒女狂妃,这个王〕〔神医保镖俏佳人〕〔皇叔:别乱来!〕〔校园逍遥高手〕〔宠妻成狂:闪婚总〕〔九仙帝皇诀〕〔一见朗少误终身〕〔非完美骑士〕〔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医路风云〕〔星际之全能进化〕〔出闺阁记〕〔修仙神豪在都市〕〔邪性总裁独宠妻〕〔我的完美总裁老婆〕〔都市极品医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第38章 黑狱(下)
    他脸上流露一丝不屑之色,毕竟对于刘秃头,他早已领教,完全是个拍马屁的小人,仗着跟上川大佐的交情,在吴口镇可以说是为所欲为,难怪这狱卒会是支那人,一般情况这些狱卒都是大日本帝国勇士才对,他也不再多说而是大步朝前面走去,当他看到一号牢房里,一个男人血淋漓的躺在地上,他的膝盖更是多了个窟窿,白白的骨头都露出来了,看上去仿佛已经死去一样,那狱卒低声说道:太君,这个人简直是太顽固了,两位太君把他的膝盖骨抽掉,他都一句话都不说,好像是个哑巴似的。

    宏源晋一淡淡说道:是嘛,的确是个人物,但是在我手下,他绝对会说出一切。开门!

    宏源晋一眼眸浮现一丝兴奋之色,有的时候,他很喜欢这种折磨人的感觉,尤其是他最为憋屈的时候,宏源晋一看了一眼躺在地上的男人,却见他年纪约四十岁左右,带着一副眼镜,只是眼镜早已碎裂,眼睛的鲜血隐隐,显然是被人用碎片将眼睛给毁了,他紧闭着血肉模糊的眼睛,嘴里轻轻说道:鬼子,你还有什么招只管来吧,嘿嘿,我,我落在你们手里也认了,但是你们想要从我的口中得到任何消息,那是休想。

    宏源晋一轻轻叹息一声淡淡说道:你就是八路军情报通讯员冯东吧,你一定很惊讶,我知道你的名字吧。

    中年男人脸皮一阵抽动嘿嘿冷笑道:既然知道还问什么。

    宏源晋一忽然将中年男人的衣领拉起来笑道:我来自我介绍一下,我叫宏源晋一,也是搞情报工作的,我知道你是抱着必死的决心,做为你敌人的我,对你很是钦佩,能够可以坚持到现在,但任何人都有自己的弱点,你也有,冯先生。

    冯东嘿嘿冷笑道:不必废话,你要是想让我开口,这点本事还差的远呢。

    宏源晋一脸色浮现一丝冷笑说道:好吧,你们中国人有句话叫敬酒不吃吃罚酒,看来,你就是这么一个人,听说你们中国有个刑法就是在身体里面放蚂蚁,不过,我这个人很仁慈,不喜欢放蚂蚁,而是在身体里面放蛇,听起来是不是很有趣,我最近养了一条蛇,这种蛇虽然小,却很凶悍,要是把它放在你的身体里,可以将你的五脏六腑都给吃了嘿嘿。一旁的狱卒忙说道:冯先生,我看你还是说吧,这,这可是很可怕的,我宁可死了也不想受这种罪。

    而冯东只是不说话,笑了笑,一脸不屑的样子,宏源晋一冷冷一笑说道:看样子,冯先生是不怕了,但不知道你的同伴怕不怕,你的,去把那两个支那人带过来。那狱卒愣了一下哈腰道:就是二号的三个共党吧,一个还是女的。宏源晋一眼睛一亮笑道:还有女的,呦西,这可是非常不错的试验品,把女人做容器,我的宝贝一定很喜欢,很好,把那个女人带来,我想冯先生一定会感兴趣。冯东脸色一变怒道:你,你这个禽兽,她她还只是个孩子

    。狱卒轻声说道:冯先生,我看你还是说了吧,我都不忍心看着一个小姑娘就这么死了,你难道忍心么。

    冯东脸色变得铁青咬牙说道:你们这帮禽兽,连孩子都不放过。宏源晋一困惑说道:怎么共党分子还喜欢用童工么,这还真是有趣的很,带上来看看。那狱卒忙点了点头说道:是,是。

    冯东脸色变幻不定暗道:我不能说,说了,最高机密就会泄露,哪怕,哪怕是我的孩子,我也只能牺牲了,慧儿,原谅爹,爹真不该把你待在身边啊。冯东咬着牙低沉说道:总而言之,我是不会说的,你也不用枉费心机。

    宏源晋一笑吟吟的从怀里掏出一个铁盒子,铁盒子并不是很大,不过巴掌大小,他微微将铁盒子打开,里面忽然出现一条细长的红色的蛇头,两棵獠牙尖锐无比,宏源晋一笑眯眯的点了点蛇头笑道:是不是饿了,马上有美味的食物,女人的肉你一定没吃过,我可以感受到你咬掉肠子的声音,那是多么美味可口啊。

    宏源晋一闭着眼睛显得很是享受的样子,冯东面无表情躺着,他很清楚这眼前的鬼子是在恐吓自己,但同时也是个极为变态的家伙,为了党组织的安全,他不能吐出一个字,甚至牺牲自己的女儿也在所不惜,可是看着自己爱女受到残酷的折磨,他的心一阵阵撕裂的疼痛。这时,狱卒拉着一个十三岁的少女过来,她水汪汪的大眼睛泪水汪汪,看到冯东的样子一时哭道:爹,爹,你,你怎么变成这个样子了,爹爹。

    宏源晋一微微一怔忽然拍手笑道:原来还是父女俩啊,这中国人有句古话叫虎毒不食子,难道冯先生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女儿就这么死在我的小蛇利齿之下么,就连一个壮年男人都抵挡不住,更何况一个小孩子,嗯,放开这小孩子吧,让他们父女单独说说话。狱卒点了点头,那少女哭着抱着冯东哭道:爹,爹为什么会这样,你的腿,你的眼睛怎么都是血呜呜,慧儿好怕。

    宏源晋一一脸得意笑道:别怕,别怕,小姑娘,只要你让你爹说出一些东西,我就放了你们两个好不好。慧儿眨了眨眼睛看着冯东哭道:爹,这个鬼子说的是真的么。

    冯东轻轻说道:鬼子是坏人,不要相信,孩子,你怕不怕死。

    慧儿面露一丝恐惧之色说道:慧儿,慧儿怕,怕,爹,慧儿不想死。

    冯东脸上流露一丝痛苦之色说道:孩子,爹对不起你。你到爹怀里来。

    慧儿轻嗯一声,身体微微依靠在冯东怀里,冯东温柔的摸了摸慧儿的脸蛋说道:你很像你娘,但是孩子,人不能没有骨气,生死有命,你不要怪爹。

    慧儿愕然看着冯东说道:爹,你为什么说这些话。

    宏远晋一听了眉头微微一皱暗道:他这是什么意思?

    那狱卒脸色一变惊呼道:不好,他要杀了这丫头。太君。这时忽然听到咔擦一声,慧儿闷哼一声便软绵绵的依偎在冯东的怀里,宏源晋一一时目瞪口呆看着冯东抱着的慧儿一时怒道:你,你好狠,连自己的孩子都杀。

    冯东木然说道:与其被你折磨而死,还不如,死在我的手下,咱们父女俩也可以一起下黄泉,岂不是热闹。

    宏源晋一大怒一脚踩在冯东的膝盖上,膝盖上的鲜血喷洒而出,骨骼发出咯咯响声,冯东一双血色的眼眸死死瞪着宏源晋一却一声不吭,身体一震颤抖,看的那狱卒手脚发软暗道:他,他还是个人么,受了这么重的伤居然还可以这么硬朗,这个人真是可怕,连自己的女儿都杀。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皇后有旨:暴君,〕〔一欢成瘾:慕少,〕〔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夫人别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