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死神电梯〕〔蚀爱:林先生,情〕〔小妻子要不要〕〔阳光明媚〕〔不良帝后〕〔大学异能者〕〔穿越错误的美漫〕〔变身之明星养成计〕〔爆笑修仙,萌狐不〕〔帝国首席的盛婚夫〕〔娇颜无双〕〔妃戏邪皇:皇上来〕〔重生家中宝〕〔都市全能天书〕〔仙韵传〕〔女配她以为自己是〕〔校花之最强狂人〕〔都市极品医仙〕〔女帝打脸日常〕〔我的尤物老板娘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误会
    南造云子冷哼一声说道:这个你放心,朝阳宗宗主早对尹贺派不满,一旦铲除蝴蝶会社,就是尹贺派覆灭之时。更何况,甲贺派的影者也不会任由尹贺派独大,纲手大人你也看到了,走,我让你去看别的。

    岗村深太郎深吸一口气说道:难道是李程勋?岗村深太郎很快意识到这点。在国军之中级别并不是很高,但是他身上有着一个极大的秘密,据说只要得到这个秘密,可以让日军战力大增,至于什么秘密,就连日军也不知道,毕竟军部也是根据一个神秘人的提醒,才想让李程勋活到现在,这监狱每天有十个人死亡,但是,俘虏又很快就加满。南造云子微微颔首说道:

    你猜的没错,李程勋看上去跟普通人没什么两样,但是有着极大的秘密,这才是我们真正要把握好的,等会,你再好好琢磨一下,也许可以发现他的弱点,这个人嘴很硬,不用点非常手段绝对不行,你不是审讯出身么,这个对你而言最在行。岗村深太郎哈哈一笑说道:说的也是,有的时候肉体的痛苦还是精神痛苦才是真的痛苦,是人总是有弱点的,看来这个人是不怕死的了。

    南造云子微微一笑说道:没错,心灵拷问的本事,还是你比较精通,难怪老师会说你是偏才。二人相互吹捧之间,到了牢狱最深处,牢狱四周都是钢板,在牢狱中间躺着浑身血污的中年男人,那男子虽然浑身血污却也难以遮掩那英气勃然之姿,他的双腿鲜血淋淋,显然是受到残酷的刑罚,蓝色的军服也染得血红,岗村深太郎微微一怔说道:果真是用野蛮的刑罚,这宪兵队的这一套对一些流氓痞子有点用处,可是对于真正的军人没有用,这个支那军人还真是硬朗,腿骨都断了,居然也没说出来任何一句话。

    南造云子微微叹息一声说道:是啊,我用了色诱之术,居然也让他无动于衷,真是个铁汉。岗村深太郎呆了一呆惊呼道;什么,你的色诱之术也失效,这怎么可能,除非他不是男人!

    南造云子嫣然一笑之间轻柔说道:你觉得我美么

    。那一笑一颦之间让人心神激荡,岗村深太郎一时吞了吞口水痴迷说道:太美了!不料,南造云子啪的一巴掌打在岗村深太郎脸上怒道:这么没有定力,难怪到现在还是没有多大进步!岗村深太郎捂着脸呐呐说道:

    我说的是实情,在我眼里,你永远是最美的,南造课长。

    南造云子哼了一声说道:行了,接下来看你的了。这是李程勋的资料,你看一看。岗村深太郎看着南造云子竟然这么离开了,凝视着眼前的浑身血污的军人,凝视着文件的内容,眉头微微一皱暗道:

    李程勋竟然连个亲人都没有,的确是很难办的很啊,看来想要得到他口中的秘密还真难,看来得好好谋划一番。他看着眼前的李程勋,轻笑一声说道:你就是李将军啊。这些野蛮人太野蛮了,居然把你打成这样。

    李程勋本是紧闭着眼眸微微睁开,但随即又闭上眼睛并不理会,岗村深太郎眉头微微一皱,随即笑道:哦,不理我没关系,我叫岗村深太郎,我们就以朋友的方式聊聊。

    李程勋眼皮微微一动,只是依旧不发一言,岗村深太郎看在眼里心里大为恼怒,但是他做特高课多年,控制情绪的本领极为高超,而是呵呵一笑说道:李将军,不说话我理解,我帮你解开铁索吧。

    他说话间,手微微一挥,一道银光闪烁之间,只听叮当一声,绑在李程勋的铁索竟然解开。李程勋也并不说话,而是躺在地上伸着胳膊,依旧闭着眼睛休息。岗村深太郎看在眼里暗道:好高傲的家伙啊,不过,对付这个人,的确要花费不少时间啊,而且我心灵拷问必须得让他放松警惕才可以施展,否则,也没有效果。

    岗村深太郎碰了冷钉子,只好泱泱回去,对于这种软硬都不吃的人,而且还半点办法,更何况他竟然没有亲人可言,这多少让岗村深太郎一种挫败感,眼下也只有慢慢的将他的嘴巴撬开。岗村深太郎刚走出监狱大门,却见门口来了一名伪军军官,岗村深太郎看了一眼那伪军军官喝道:你是什么人,居然敢来这里。那伪军军官嘿嘿一笑说道:

    太君,你好,鄙人是新保安团刘秃子,是司令官阁下让我来的。

    岗村深太郎轻啊一声说道:原来是刘桑啊,嗯,那你先忙吧,不要在这里待太。

    刘秃子连连哈腰笑道:哈伊。岗村深太郎随即走了出去。刘秃子脸上的笑意微微收敛,随即朝前面的牢狱走去,一名日军监狱守卫看到刘秃子说道:刘桑你怎么又来了?刘秃子呵呵一笑说道:

    小田太君,还不是司令官阁下让我来,怕你们把犯人给打死了,怎么样,他找了没有。刘秃子说着朝前面躺在地上的李程勋一眼,而那日军守卫轻啊一声说道:你放心,不会打死的,只不过是程序上的问题,特高课的人你也碰到了吧,他们可是来了好几次。刘秃子轻嗯一声说道:刚才我也遇到了,不过,我也想痛揍那家伙一顿。

    那日军守卫微微一怔说道:为什么?刘桑你跟那重犯有仇?刘秃子咬牙切齿说道:那是自然,这混蛋抢了我的女人,还公开侮辱我不会人道,还说我家闺女不是我的,你说气不气人。

    日军守卫听了一时哈哈大笑说道;那的确可恶之极,不过,我也听说刘桑的姑娘可是大大的花姑娘,这点还真的一点不像你啊。刘秃子怒道:你是什么意思!

    日军守卫哈哈一笑说道:没事,没事,我只是有感而发而已,刘桑不必介意,嗯,不过到时候别把他揍死才好。

    日军守卫带着刘秃子走到李程勋的牢房前,将铁门打开,李程勋忽然从地上站起来瞪着刘秃子怒道:是你!你这狗汉奸。说着,他忽然朝刘秃子冲了过去,刘秃子怒喝道:我怕你不成。

    日军守卫忙将铁门锁住笑吟吟说道;刘桑你们慢慢打,可别打死他,要不然,我们可就不好交代。

    李程勋一拳打在刘秃子的鼻梁上,刘秃子的鼻子一下子鲜血流淌,眼冒金星,他低声骂道:你还真动真格的。李程勋低声说道:鬼子精明的很,要是不动真的话,会被识破。两人轻声说话,手上的力气却是不小,一时间两人打的鼻青眼肿,李成勋本是满脸血污,变得更为不堪,外面的守卫的忙跑了进来,一脚将李成勋踢翻在地上,刘秃子一双熊猫眼瞪着李程勋说道:这次算你命大,下次再找你算账!他忽然咳嗽两声,从口袋里拿了一块纸巾,吐了一口痰丢在李程勋的脸上,冷哼一声转身而去,那日军守卫看了一眼那纸巾暗道:支那人,太没素质了,随地乱吐痰!

    他将铁门关上,李程勋眉头微微一皱看了一眼地上的纸巾暗道:这刘秃子到底打什么哑谜,是来救我的么。李程勋心里微微一动忙将纸巾捡了起来放在怀里,他看了看四周,同时看了那张纸巾上有一行小字道:稍安勿躁。

    李程勋看了一眼嘴上浮现一丝苦笑暗道:我们的人为了救我伤亡这么多人,说的倒是轻巧。

    李程勋想到这里将纸巾一口一口咬碎,嘴里一阵咸味暗道:这混蛋,这么恶心居然吐痰给我吃,不过,让一个汉奸改邪归正,共产党人真不简单啊。

    大牛背着赵杰终于到了龙家寨,不料刚到龙家寨却被人给扣住了,赵杰也一时愣住了,而扣住他们两个竟然还是一群少年兵,手臂上缠着红布。一个带头的大头少年吆喝道:你们两个奸细,好大的胆子,没有通报姓名就直接上山了,说,你们是不是鬼子派来的

    。赵杰心里一阵嘀咕暗道:我怎么从来没有遇到这些孩子兵啊,应该是义务少年兵吧,瑛姑越来越像八路军了,连少年兵都用上了。大牛忙说道:我说少年郎,必要,我们是来找人的,那个,那个二丫在吗,我是她哥,嘿嘿,麻烦通报一下,你们怎么回事连赵小哥也不认识,他也是你们的人啊。

    那一群少年兵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半响说道:二丫,难道是二丫姐姐吗,这个大个子居然叫二丫姐姐妹妹,揍死这大个子奸细!声音刚来,一群少年郎围了过来去打大牛,大牛自然不干了骂道:

    翻了天居然敢打老子,大牛不由分说,一拳将一名少年倒在地上,一名高个子少年见状一时红了眼怒道:你这大个子居然打我的兄弟,我杀了你,那高个子少年不由分说,红缨枪嗖的挑向大牛胸口,大牛心里一惊忙倒退一步,赵杰看在眼里忽然哈哈笑道:好枪法,小朋友!这可是杨家枪法,这枪法不是对付日本人么,怎么用来对自己人。

    那高个子少年呆了呆收回枪看着赵杰说道:你这小奸细倒是知道多,一个小屁孩居然做鬼子的奸细,你不觉得丢脸么。

    赵杰皱了皱眉头说道:小奸细,你们的头是谁?叫他出来见我。

    大牛在旁嘿嘿一笑说道:可不,快让您家大人过来。那高个子少年微微一怔说道:我们是绿衣先锋队,我们队长是翠翠姐姐!赵杰呆了一呆说道:翠翠这丫头做你们队长了哈哈,哈哈有趣,变成娃娃队队长了。

    那高个子少年怒道:小屁孩,居然这么说我们队长,我挑了你。

    说着,他不由分说一枪刺向赵杰,赵杰虽然能量消失,但已经拥有第一重仙力,虽然是区区一重,但却也是极为恐怖,力量上要比巅峰时期要强大,足有两千斤,他只是手指轻轻一弹,手指碰到红缨枪那瞬间,只听咔擦一声脆响,红缨枪忽然断裂成两段,枪头当啷一声落在地上,那高瘦少年看的目瞪口呆惊呼道;这,这小屁孩好大的力气!

    一旁的少年一时面面相虚,一名矮小的少年半饷惊呼道:这小孩比我们年纪小,却这么厉害,一定是练了什么妖法,大家一起上,我们这么多人还怕打不过这小孩!他一声吆喝之间,一群少年怪叫一声不语而同朝赵杰冲了过来,这来势也太过凶猛,赵杰又不想伤害这些少年,毕竟这些孩子可是狼牙的未来啊,他不轻不重打了几下,但饶是如此也有几名少年打倒在地上,高大少年看在眼里惊呼道:住手,都住手,你们不是他的对手!

    高大少年话音刚落,那些少年终于停了下来,大牛一把推开一个少年说道:都跟你们说了,我们不是坏人,二丫是我的妹子,你们若是不信让她过来。

    高大少年哼了一声说道:二丫姐姐那么漂亮,哪里有你这么粗鲁的哥哥,长得跟张飞一样黑炭。我们收拾不了你,不代表没有人收拾你。

    他嘴上浮现一丝冷笑忽然吹了一声口哨,忽然四周传来一阵阵口哨声,赵杰眉头一皱暗道;这次好玩了,人越来越多了,曾几何时我居然被自己人给当成奸细说出去还不笑掉大牙。

    就在同一时间,只见数道人影从四周快速过来,让赵杰意外的是来的也是少年,不过年纪要大一些十七岁左右,他腰上挂着黑色布条,上面有一匹红狼的标记,那高大少年看到来人一时欢呼道:副队,你可来了,这里来了两个奸细。

    那少年看上去极为沉稳,眉宇间看上去很眼熟,赵杰一时想不起在哪里见过,那少年沉默一会微微挥手说道:都不问清楚就说人家是奸细,实在太过武断了,这位大哥,我的这些兄弟不懂得礼仪,我雄小天实在抱歉的很。

    赵杰听了一时呆了一呆暗道:雄小天,这,这名字,怎么跟雄大一家一样,啧啧,跟雄二还真有点像。

    赵杰想到这里哈哈一笑说道:你难道是雄家老二的儿子,咦,不对,雄二才三十不到,这不可能啊。

    雄小天微微一怔随即笑道:这位小兄弟,对我二叔居然这么熟悉啊,还没请教你的名字。

    赵杰轻啊一声笑道:我叫赵杰。在场的人少年一时惊呼道:什么,这,这小子居然敢冒充我们营长,不想活了。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绝美冥王夫〕〔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国民男神:九〕〔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山村透视兵王〕〔权路迷局〕〔沈娴秦如凉〕〔重生空间:慕少,〕〔和美女班主任合租〕〔婚心计,老公轻点〕〔放纵〕〔霍长渊林宛白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