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混在大唐的工科宅〕〔纯情小神农〕〔萌萌修仙系统〕〔隐婚娇妻,太撩人〕〔猎行星际〕〔太上道祖〕〔丑妃虐渣不从良〕〔我和黑猫的异界收〕〔子昭传之体坛大佬〕〔制霸三国之最强系〕〔难道我是神〕〔灭生天下〕〔七界群侠传〕〔我真没开变声器〕〔新帝谋婚:重生第〕〔官方救世主〕〔不死战神〕〔销魂老板娘〕〔这个三国不正常〕〔跑去唐朝做导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吸收邪术
    北条一郎嘿嘿一笑说道;这也是你一厢情愿的想法吧。大蛇一郎嘿嘿一笑道;那我们拭目以待吧。

    大蛇一郎忽然双手一合,忽然却见本是躺在石板上的年轻人忽然站起来,只是他的眼眸依旧茫然,大蛇一郎轻柔说道;我的孩子终于醒了,我是你的父亲,是我让你重生的机会,来投入我的怀里吧。

    那年轻人竟然如同孩童一样紧紧抱着大蛇一郎。北条一郎说道;他现在跟婴孩一样怎么执行任务呢。

    大蛇一郎奸笑道;只要听从我的号令就行,至于其他,有什么必要,嗯,对了,你要婴儿做什么,该不会还是想炼制魔婴。

    北条一郎说道;我跟你不同,我一直是用死去的婴儿做魔婴,这比起你所谓的秽土转生术有用的多。

    大蛇一郎嘿嘿一笑说道:说到底你还不是走我先祖的老路,利用不尸转生的原理来炼制魔婴,真亏你想的出来。

    北条一郎肃然说道:那你就错了,我可是用死婴之气练就魔婴,等我阳寿已尽之前变成新体,成本低,而且少杀生,不是挺好的么。

    大蛇一郎轻蔑一笑说道:你还是那么迂腐,难怪很多年还是当个魔医,按照你的医学才能绝对在我之上啊。北条一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我跟你不一样,你一心想要用医学的力量达到自己的目的,而我更多的是想得到可以真正意义的重生,只是,你们杀了那么多的人,我怕,终有一天会受到天谴。

    大蛇一郎听了忽然哈哈大笑道:天谴,北条君,你居然还相信这虚无缥缈的东西么,按照你的说法我岂不是要死几千次几万次了吗,到现在为止,我真正受伤的也就是被那个老和尚所伤,这次还多亏你啊,北条君,要不是你用修身法则,将我的残缺的心脏治愈,我还真的死了。

    北条一郎一双眼眸浮现一丝迷茫说道:大蛇君,你我也认识二十年了吧。其实,我都有点厌倦这种打打杀杀的日子,尤其是会长制定的争霸世界的计划开始,我就没有好好休息,本以为可以很快结束,自从计划开始那天起,竟然已经有六年了,本以为支那政府会投降,这场战争可以结束,没想到,居然会出现一个狼牙,让一切变得更加不堪,卯月先生也死在他手里,你现在成果也是卯月先生得来的吧。大蛇君。

    大蛇一郎嘿嘿一笑说道:狼牙的确厉害,可是,我要杀了他轻而易举的事情,最多铂金高手而已,更何况我可是研究出不死之身。北条一郎淡淡一笑说道:不管怎么样,你自身还不能达到不死之身,难道你想对自己用秽土转生术么。

    大蛇一郎嘿嘿狞笑一声说道:其实,我可不是单单研究出秽土转生术,而且,我已经研究出极为霸道的术法,吸收术!

    北条一郎眉头一皱说道:吸收术。大蛇一郎轻嗯一声说道:不过也是刚刚练成不久,不如这样,我让你开开眼界。

    北条一郎淡淡说道:我可没什么兴趣,不就是那种邪门的术法罢了。

    大蛇一郎听了那张阴冷的脸庞流露一丝怒色说道:邪门的术,你可好不了多少。大蛇一郎手忽然放在一具尸体上,忽然眉心出现一股黑色的魔气,而那尸体骤然消失,大蛇一郎本是略微苍白的脸庞忽然变得精神抖擞,北条一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这就是你所说的吸收术,这么说,这术可以让你增加修为?

    大蛇一郎哈哈狂笑说道:原则上是如此,不过,这种吸收术,有一定缺陷,一旦施展这术以后,一个月内就不能施展,而且吸收的力量也因人而异,吸收比我强大的人,才会发挥更大的威力,但是,也容易会把自己反噬,而且,我还会被吸收者的各种本领,比如这个支那人是龙卫的人,是武当派的高手。

    大蛇一郎忽然一拳打在地上,忽然地上竟然出现圆形的凹痕,犹如被球体打过一样,北条一郎微微颔首说道:这应该是太极拳吧,想不到这吸收术居然可以将人的术也学会。

    大蛇一郎呵呵一笑说道:的确如此,只可惜我只能吸收比我弱小的家伙啊,说到底这术太过难练。北条一郎看着空空如也的石床说道:这也是为什么你暂时用秽土重生术的原因吧,无论从那种角度,这秽土转生要比你练的术要容易一些,只不过缺陷很大而已。

    大蛇一郎嘿嘿一笑说道:没错,吸收一个人,修炼的境界越高,吸收的力量也就越大,甚至寿命也会提高,只是我到现在才练到第一重而已,才不过吸收区区一年寿命而已。

    北条一郎呆了一呆忽然笑道:是么,不知道有没有这个效果呢,我还是第一次听到还有吸收术这种术法。大蛇一郎嘿嘿一笑说道:是啊,这是我从不死转生的术法领悟出来,不过,我从老鼠上做过这个实验,北条一郎一时瞪大眼睛说道:我明白了,难怪我的实验老鼠都没了,原来是被你做实验用光了,反倒是你那只老鼠却又大又肥啊。

    大蛇一郎嘿嘿一笑说道:这老鼠本来就不到半年的性命,还是我用这个术法延迟了一年寿命,这足以说明,我的吸收术还是有效的。这时忽然听到一阵怒喝声传来道: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帮鬼子!

    大蛇一郎和北条一郎微微一怔不由得朝外面看去,北条一郎说道:发生什么事情了,外面这么喧哗。

    大蛇一郎轻笑一声说道:自然是刚刚抓来的俘虏吧,我一直为试验品烦恼呢,想不到这么快就把人给送来了,北条一郎轻啊一声说道;就是这婴孩一起的支那军人吧。

    大蛇一郎说道:是啊,这是会主的意思,可见会主对实验是非常重视的,若是不研究出人柱力的话,那对于隐世家族威胁不小啊。北条一郎深深吸了一口气说道:会长想的极为深远啊。两人说话间,忽然一名英俊的年轻军官被两个身穿白色大褂的男人押了过来,那年轻军官身穿浅蓝色军装,英俊的脸皮上还有一道刀疤,他低沉说道:

    你,你们这帮鬼子都是一些禽兽,连一岁孩童都不放过,别让我活下来,要不然,我绝对亲手宰了你们。

    大蛇一郎眉头一皱看了那年轻军官对一旁的白衣大褂的军医说道:他是谁,这么狂妄,居然敢这么跟我说话。那白衣大褂的军医肃然说道:大蛇先生,这个人是守护临沂姓庞的将领的部下第四团团长王安邦,也算是一支劲旅,曾多次和狼牙的部队击退一一四师团一个联队数次进攻,王安邦本人也是武道高手,曾经杀死十多位小队长,被称为支那十大英杰之一。大蛇一郎眼眸浮现一丝异色说道:十大英杰之一,难道跟狼牙齐名。

    那军医听了哈哈一笑说道:那倒不是,这不过是支那军队自己封的名号,当然不会是大蛇先生的对手。

    王安邦听了怒道:不要跟那个油腔滑调的小子去比,他不就是运气好么。若是真正跟我交手,他绝不是我的对手。大蛇一郎听了一时愕然说道:你在说什么,难道你是说你可以打败狼牙么,嗯,也对,眼下的他的确打不过你。

    在场军医一时哈哈笑道:这家伙似乎对狼牙不满意啊。王安邦咬着牙说道:别让我碰到他,不然我非打他个满地找牙。

    北条一郎漠然说道:还真是个狂妄的家伙,既然如此,你又是怎么被抓进来的,若是狼牙的话,还不至于这么不济事吧,这么容易被抓了。那军医轻声说道:他是被直平先生抓的,也难怪,直平君可是执行者啊,可是钻石三段高手,一般铂金高手根本就不是他的对手,这简直是被受虐的份。

    王安邦脸色微微一变暗道:难怪我在那家伙面前连一招都过不了,原来,原来竟然是钻石高手,只是,只是这个地方居然会有钻石高手,那这两个家伙岂不是更厉害。

    王安邦心里一凛目光一时凝视着大蛇一郎和北条一郎,从两人的气息来看,根本看不出来修为深浅,仿佛是没有练过功夫之人。大蛇一郎瞥了一眼王安邦嘴角一撇说道:的确有自傲的资本,不过,像你这样黄金三段的高手,找死的也挺多,嗯,不过,也不错,可以做我的试验品,至少体格上已经吻合做容器了。

    王安邦呆了一呆说道:你,你什么意思?北条一郎叹息说道:可惜啊,这么好的材料就这么牺牲做容器,实在可惜了。大蛇一郎狞笑一声说道:怎么你起了惜才之心了,可惜,这个家伙对你没有多大帮助。

    大蛇一郎说着一掌拍向王安邦,王安邦哪里可以避开,他浑身被帮铁索绑的紧紧的,根本无法动弹,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喊叫声传来道:大蛇先生,北条先生,可否出来一下,首领有请。

    大蛇一郎手微微一收说道:怎么宫田丫头居然急着一同找我们,一定有什么大事吧。

    北条一郎眉头一皱说道:一般她很少这么着急叫我的,一定是遇到什么急事,而且还叫你我一起去.

    大蛇一郎轻咳一声说道:宫田小姐对我有救命之恩,自然不能不去,哼,把这小子先押进去,等我回来吧。

    王安邦心里微微一震暗道: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头,而且个个身手如此了得,看来想要逃出去恐怕很难,也不知道秋霜怎么样了。北条一郎洗了一下手,穿上白净的衣衫,俨然变成英俊潇洒,大蛇一郎轻哦一声说道:

    想不到你居然打扮的这么隆重啊啊,看来你还是那么绅士。

    北条一郎看了一眼大蛇一郎身穿那袭黑衣皱眉说道;我跟你不一样,面对上司可不能穿着浑身血腥的衣服去见人啊。北条一郎说着对那黑衣少女说道:不知道首领在哪里,马上带我们过去。

    黑衣少女忙说道:就在二号的房间,二号执行者受了伤,急需医治,魔医先生,请你快点。

    北条一郎拍了拍尘土略微失落说道;原来是这样啊,恩,恩,请带路。

    北条一郎说着,从角落上拿起一个包袱,便转身而去,大蛇一郎沉吟一会暗道:执行者二号,好像是宫田竹子的姐姐良田云子吧,两人关系不错,良田云子身手也极为不俗,似乎不在我之下,怎么,会受伤,到底是什么人所为,难道也是隐士家族的人么,支那的隐士家族终于行动了么。若是说慧空老和尚是巧合的话,那其他隐士家族出现,那又是什么意思呢,倘若如此,完全可以让会长不必遵从协议进攻支那隐士家族才对。

    大蛇一郎狞笑一声看了一眼躺在石床上的古代忍者,对一旁的一名身穿白褂的军医说道:

    好好看着,不要让他给跑了。军医一脸愕然说道:他不是死的么?还会走路么。

    大蛇一郎肃然说道:不,他现在已经是活人,只不过,心智还是孩童而已,必须用铁索捆起来,否则,你们是拦不住他的。大蛇一郎说着将粗若婴儿手臂的铁索放在石床上。

    等军医回过神来,却发现大蛇一郎已经走远了,忙不迭将铁索拿起来,却发现这铁索极为沉重,足有百斤重,差点跟这古代忍者面对面亲了上去,军医喊叫道;来人帮忙,把他绑起来。

    这时从门口跑来两个军医七手八脚将古代忍者绑了起来,随后将古代忍者搬到单独的一间房间里,三个军医这才松了一口气说道:这下应该不会让他跑了吧,毕竟用这么粗的铁索。

    在通往石斛镇的小路上出现一男一女,男的魁梧无比,女的娇美如花,只是美中不足的是竟然是光头,身上穿着一件灰白色的袈裟,两人走到一棵枯树下,那女子轻声说道:贾师兄,你确定那妖魔就在前面,可是,前面是一个小镇,你会不会搞错。

    那男的微微摇了摇手臂上的紫色指针低沉说道:星月师妹,你就算不信我,那也该信这定魔针吧,这可是师傅赐予我的定魔针,是我们没用,本以为可以擒拿此妖魔,竟然被他给跑了,惭愧,惭愧啊。

    23

    瓜.*?子 .e. 全 新 改版,更2新 更3快更 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灵狐妖妃:邪性鬼〕〔爱情若如初相见〕〔王爷,王妃她恃宠〕〔你之蜜糖,我之砒〕〔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与鬼同眠:鬼王,〕〔重生巨星萌妻:总〕〔大明小书生〕〔爱已入骨,情难断〕〔重生渔家有财女〕〔地表最强狐狸精[快〕〔女主她有锦鲤运〕〔我老婆是冰山女总〕〔萌妻甜甜圈:亿万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