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盖世武神〕〔禁爱暴君:皇后有〕〔不负余生负情深〕〔七玄至尊〕〔隐婚蜜爱:总裁的〕〔山村小岭主〕〔仙武帝尊〕〔悍妇当家:娶个相〕〔食而无卫〕〔首长老公,太狂野〕〔第一纨绔:暗帝,〕〔BOSS大人,心尖宠〕〔爱上千年老妖〕〔枪临星空〕〔重生之最强剑仙〕〔不想当白月光的白〕〔重生豪门:娇妻,〕〔我的系统要杀我〕〔剑道师祖2〕〔大总裁,小闷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背叛
    赵杰运转能量,依旧没有能量流动,心里暗道;虽然能量全无,不过,老子对付这些狼还是卓卓有余了。赵杰淡淡一笑说道;没事,不就这么点狼而已。

    雅琴一时呆了一呆哼了一声说道;简直不知死活,就算是我们寨主都不没有十足把握空手对付这些狼。

    赵杰并不说话,而是一点点爬了下去,当他刚爬到三米左右的距离,两头灰狼嗷的一声朝赵杰的喉咙咬了过来,速度快速无比,后面的狼一下子初拥而上,雅琴看的吓得脸色发白慌忙捂住脸不敢去看那血淋漓的一幕,然而并没有传来赵杰的惨叫声,反倒是听到狼呜呜的叫声,她一时好奇慢慢松开捂住眼睛的手,却见赵杰安然无恙站着,而那些狼却都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呜呜哀叫不已,雅琴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才多少时间,这眼前的男子居然将这一头头野狼给打的起不来,而且,而且,这些狼居然好像都断了腿,难怪一动不动。

    雅琴也留意到那些狼群却只能在地上颤抖着,四肢都动弹不了,显然是被打断了四肢,赵杰也不理会那些狼,而是将那具咬的血肉模糊的尸体带了上来,他的脑袋被咬掉半截,看不清他生前的模样,身上的军装也破烂不堪,尸体也已经腐烂,赵杰经历过无数次生死的人自然也没多大感觉,他只是挖了个坑洞将尸体放在坑洞里,一旁的雅琴不忍看下去轻声说道:对不起。要不然,他也不会被姚成这个样子。

    赵杰轻轻一叹说道:不用道歉,其实最应该说道歉的应该是我,他当时应该是为了救我才会死的。赵杰看着那蓝色军装上的几个弹孔,致命伤就是在心脏部位。

    雅琴呆呆的看着赵杰,却见他那张英俊的脸庞流露一丝伤感之色一时默然,赵杰忽然站起来说道:刚才那两个人是什么人?雅琴忽然惊呼一声说道:啊呦,不好,他们要谋害大当家。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他们是谁,就是刚才那两个家伙。

    雅琴连连点头说道:没粗,没错,他们,他们密谋谋杀大当家,想要霸占马家寨,给日本人当走狗。

    赵杰微微一怔说道;没想到当汉奸的真不少啊,那你打算怎么做?

    雅琴皱眉说道:我本想找飞儿的。额,她是寨主的侄女,只是,他们看到你,只怕会狗急跳墙。

    赵杰摸了摸鼻子说道;若真是这样的话,是该见见你所说的寨主。

    雅琴呆了一呆说道:只是,只是我们不一定可以见到寨主,寨主是不会随便见人的,何况,你是个外人,肯定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赵杰轻额一声说道:你放心,我不会暴露自己的

    。雅琴轻声说道;那,那谢谢你。赵杰呵呵一笑说道:谢什么,我又没有帮过什么忙,不过,汉奸么,是该杀。

    洪周和李奎一口气跑到后山的小树林,李奎定了定神看了看后面漆黑一片说道:

    老三,你,你刚才看到那鬼的样子了么,太邪门了,竟然,竟然看到鬼了。

    洪周脸色苍白说道:可不,这,我还以为我做梦呢,奇怪,刚才明明听到是女人的声音,怎么这棺材里竟然是个男鬼,二哥,会不会是有人故意吓我们的。

    李奎微微一怔说道;也,也是啊,刚才棺材盖一直打不开,后来那个男鬼伸出手来,难道,难道他根本就是个活人,奶奶的,居然敢吓唬老子,那女人肯定是他的同伙,二哥,你有么有听到那女人叫的声音有点耳熟啊。

    李奎脸色微微一变说道;你是说,那女人听到我们说话声音所以让同伙吓唬我们。可恶,居然敢糊弄我们两个人,该死的,走,回去收拾他们。

    洪周微微摇头说道;二哥,既然事情已经暴露,我们不能再拖延了,我们干脆先下手为强。

    李奎微微一怔说道:老三,你是说,我们现在就杀了他。只是,现在会不会太仓促,他的一身武功可是高深的很,我们若是合力的话恐怕不行。洪周奸笑说道:二哥,难道你忘了,他是不能轻易近女色的人,一旦近了女色,功力会暂时降低,这个时候去,我们也许有一线机会。李奎听了低沉说道;没错,他练得铁皮功,今日又是刚得到一个娘们,眼下肯定是忙着造人,既然如此,我们这就过去,不过,要是三个护卫在的话,就有点难办。

    洪周嘻嘻一笑说道;这你放心,他们三个铁定不在,马天雄都有男人的通病,不喜欢有人陪着,而且他又那么自大,认为没有人敢杀他,二哥,事不宜迟,我们马上过去,只不过,这坟墓里的人,我们也绝不可以轻易放过。李奎低沉说道;他们又不是傻子绝不可能等我们过去,这样,老三,你在这里守着,一旦看到他们有人过来,就杀了他们管他们是不是鬼。洪周沉吟一会嘻嘻一笑说道;二哥,那好,那我们分开行事,我先铲除这两个人再说。

    李奎微微颔首说道:除去这两个人,我们下手要容易的多。

    两人一阵商议当下分开行事,洪周隐藏在通往马家寨必经之路的树林里,而李奎则前往马天雄。

    马天雄此刻喝的烂醉如泥,房间里都是酒气,他身边躺着的美貌女子轻轻哭泣着,而马天雄却跟丝毫没有理会,大手搂着那美貌女子的雪白的腰部,呼噜噜的打鼾之声,这时,门口传来一阵敲门声,马天雄身旁的美貌女子呆了一呆轻轻推了一推马天雄那健壮的身体轻声说道:寨主,寨主,门外有人。

    马天雄轻轻嗯了一声说道:知道了。他依旧一动不动睡个很香,美貌女子穿好衣服匆匆走到一侧的房间。过会听到,门外传来一声粗豪的声音传来道:大哥,大哥,我有重要的事情汇报,你醒了没有。

    马天雄忽然从床上坐了起来,一双眸子浮现一丝诧异之色说道:什么事情,这么晚还来找我,二弟。

    门外正是李奎,李奎见周围三大护法存在,心里一喜暗道:看来还真被三地料到了,恩,大哥,你也不要怪我,要不是有人听到我们说的话,我也不至于这么急着送你上西天。

    马天雄打了个酒歌,脚步极为轻浮,摇摇晃晃走到门前,李奎走进房门却见马天雄满脸通红之色,显然是刚苏醒不久,轻咳说道:大哥,打扰你了,我还真过意不去啊。

    马天雄微微摆手哈哈一笑说道;你我兄弟之间还客气做什么,等我们投靠八路军,我们,我就让你做副团长哈哈。李奎呆了一呆说道:大哥,你,你说什么,副团长?我怎么之前没听你说过。

    马天雄打了个酒嗝说道:额,我也是刚刚得到消息,哈哈,真是双喜临门啊,兄弟,八路军的陈旅长派人过来,说让我当团长,团长知道不,这可是大官啊,你说我能不高兴啊,要是真的加入八路军,那我们就不是土匪了,就跟那个狼牙手下一样都成了正儿八经抗日队伍,嘿嘿,说不定,我以后还可以跟狼牙的人见面。

    李奎呆了一呆说道;大哥,没想到你居然会跟八路军有往来,难怪,你不肯向日本人投诚。马天雄醉眼流露一丝恼怒之色说道:我马天雄虽然做马家寨寨主,但自问从来没有做过对不起中国人的事情,我为什么要投靠日本人,你跟手底下弟兄说,谁,谁他娘给我抱着这份心思,就,就给我滚出马家寨,老子不欢迎这种软骨头

    。李奎听了脸上一阵发热,本是摸着怀里的刀刃微微松了一松说道;大哥,万一日本人打过来,那我们岂不是输定了,以我们的武器装备根本就不足以跟日本人对抗,更何况,几个村的惨案,难道你不知道么,这些人都是或多或少跟八路军国军有关。马天雄看着李奎说道;老二,你怎么会说这些话,难道你心里也有这个想法。

    李奎心里一跳强笑道:哪里,哪里,大哥,我怎么会呢。

    马天雄撇了一眼李奎说道;老二,我知道你跟老三走的很近,这小子的心思我岂会不知,你呀,没有太大主见,人一旦走了歧途就很难走过来了,尤其是这种大是大非的事情,更不能有半点糊涂,嘿嘿,我这个人什么坏事都做过,但现在觉得,当年所做的一切真的大错特错,以为有了权势可以为所欲为,也不知道年纪大了,还是什么,我忽然感到自己真的大错特错,宝物再多又有何用,还不如有个关心的人在身边。

    李奎呆了一呆说道:大哥,你。

    马天雄看着李奎忽然笑道:你过来是来杀我的吧,兄弟。李奎听了脸色大变不由得倒退一步强笑道:大哥,大哥,你千万别开玩笑,兄弟我怎么会做这种事呢。

    马天雄轻轻叹息一声说道:多年的兄弟,我怎么会不知道你的性格呢,你很少主动找我,更何况今天晚上。李奎咬着牙说道:既然大哥你已经知道了,那,我只有杀了你。李奎手上的刀刃猛地刺向马天雄的胸口,马天雄又惊又怒喝道;你简直疯了,居然还真要杀我,你这笨蛋居然被那混蛋给左右了。马天雄说完,一掌拍向李奎的右手,嗤的一声,李奎本是刺向马天雄的胸口的匕首嗤的一声从马天雄胸口一滑而过,衣服虽然划破,但却没有半点伤害。李奎大吃一惊之间却见马天雄那本是满脸酒意荡然无存暗道:罢了,既然已经被识破,还不如拼个鱼死网破。

    李奎怒吼一声,连续拿着匕首连刺数十刀,马天雄退后数步之后,忽然手忽然抓住匕首,马天雄怒吼道;混蛋,你都被人当枪使么,糊里糊涂的做了汉奸,你对得起被鬼子杀死的兄弟么。

    李奎看着马天雄手上鲜血淋淋一时愣住了说道:你,你为什么不杀我。

    马天雄看着李奎嘴上流露一丝苦涩笑容说道:我一直把你当成亲弟弟,我要杀你早就动手了,只是让我心痛的是你们终究还是出手了。这时忽然听到一声冷笑声传来道:不愧是统领一方的马家寨主啊。

    那声音干硬无比,马天雄心里一惊喝道:什么人!

    李奎也不免微微一怔,忽然门口忽然出现数名身穿黑色夜行衣的蒙面人,头上都带着护额。

    马天雄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忍者,你们是不请自来啊。一名黑衣蒙面人嘿嘿冷笑说道:

    马天雄,我们还是希望你快快投降,要不然,死路一条,要不然你的下场会跟南雄飞一样。

    马天雄心里微微一惊却见一名黑衣人手上拿着一把铁钩,这铁钩寒芒闪烁,显然是一把利器,马天雄低沉说道:这么说,南雄飞是你们杀的。那高挑的忍者阴冷说道:要怪就怪他投靠狼牙,要不然,跟大日本作对的就是死路一条,马天雄,我们给你三分钟的时间,不然,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李奎低沉说道:大哥,你还是投降吧,你不是他们的对手,他们应该是特高课忍者部队的人。马天雄微微一怔说道:忍者部队,嘿,难怪肆无忌惮,看来是新成立不久的吧。

    那高挑的忍者低沉说道;你倒是有点眼力,一切还是拜狼牙所赐,是狼牙实在太嚣张了,要不然,军部也不会成立忍者部队。马天雄忽然哈哈大笑道:看来小鬼子是害怕了,居然弄个三不像的组织来害人,来吧,就让我瞧瞧,所谓的忍者部队有多厉害。那手持铁钩的忍者低沉说道:狂妄无知的家伙去死吧。

    那忍者铁钩一挥之间,那铁钩忽然伸长,而那忍者忽然消失不见,马天雄一惊暗道:好诡异的招式。

    马天雄索性闭着眼眸,却无视那飞来的铁钩,忽然他身后一股冷风突袭而来,与铁钩形成前后夹击局面,马天雄嘿嘿冷笑一声,忽然身体一下子倒立,双手推向身后,那黑衣人轻咦一声噗的一声消失在马天雄身后,李奎暗暗吃惊暗道:

    这难道是传说中的遁地术。

    马天雄一脚将铁钩踢飞,而是退后两步嘿嘿一笑说道:所谓的忍者也不过如此。

    也只有偷袭杀人的份。这时,忽然嗤的一声,上方忽然出现一个人影,那铁钩忽然从地上飞了起来,朝马天雄后脑划去,李奎一时忍不住失声喊道;大哥小心。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和美女班主任合租〕〔神医狂妃:邪王的〕〔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