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阴阳网店〕〔仙路云霄〕〔女总裁的桃运兵王〕〔逆天邪尊:霸宠草〕〔不爱你,是我的口〕〔反派总是看我不顺〕〔恰似寒光遇骄阳〕〔快穿反派炮灰不接〕〔王者荣耀之未来历〕〔女神的贴身男秘〕〔我的身体有bug〕〔军团召唤〕〔应许之婚〕〔世子爷的小美婢〕〔海贼之无上剑神系〕〔味香〕〔灰烬神座〕〔火影之大美食家〕〔101次宠婚:绯闻鲜〕〔最美不过遇见你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国崎覆灭
    国崎登横眼看了快要流口水的日军军官。那日军军官将眼镜拿下谦和说道;不敢,不敢,不过,看到支队长从南京带来的腌肉到现在还没吃完,看来支队长吃了不少肉啊。国崎登面无表情说道;嗯,这些肉是很好吃,吃一块吧。日军军官贪婪的看着碗里的肉块,忙从国崎登手里的刀叉在肉块上,却发现这肉块上还有一些毛发,一股香味让他口水直流,一口咬了下去,一边咬着一边说道:好香啊,支队长,这是什么肉这么好吃,这似乎不像是猪肉啊。国崎登笑吟吟看着日军军官说道:这当然是猪,恩,味道不错吧,这可是我腌制很多日的肉,从南京带来也吃了很长一段日子了,剩下的还有两罐,给你吧,只要你们消灭留守桃源镇的支那猪,够你们吃的了。那日军军官微微一怔说道:我们带来的干粮早就吃光了,这些肉又是怎么来了。国崎登森然说道:上川君,你难道还不知道这是什么肉么。一旁的满脸横肉的日军军官嘿嘿笑道;也难怪上川君不知道,他只是刚从军校毕业优秀学生而已,从来就不知道人肉的滋味。那日军军官看着满脸横肉的军官惊呼道:什么,人肉,难道,难道这,我吃的是人肉。说着,一时要去挖喉咙,一旁满脸横肉的日军军官忙抓住日军军官的手笑吟吟说道:上川君,你处于优越的家庭,从来就没有吃过人肉,但是,这吃人肉喝人血都是我们第五师团的传统,吃了支那猪的肉,玩支那猪的女人,可以让我们更为强大,其实,也不光我们第五师团,很多师团都有这样的传统,在军校你们是刺杀活人也并不新鲜,但是现在是战场,经历了太多惨事,你就会习惯了,习惯了吃人肉喝人血,支队长阁下一个人就吃了一百个人的肉,像这种烧烤的味道其实并不是太好吃,只有生吃才是最好吃,尤其是支那猪的肝脏最好吃,我可是一口气吃了三个支那女人的心肝,走到哪里吃到那里。国崎登看着上川大雄说道:上川君,日子久了你就麻木了,这需要一个过程,恩,等攻占临祁,让你品味一下生吃人肉的滋味。上川大雄呆了一呆暗道:之前曾听老师说过,第五师团作战能力最强,但却也是恶魔师团,我本以为这是老师的笑谈,没想到,没想到他们居然真的是食肉师团,若不是亲眼所见,我都无法想象这居然是人肉,从杀人到吃人,这就是我追寻的武道么。上川大雄手微微颤抖,回忆起在军校用刺刀杀人的课程,至今记忆优新。这时一名第一小队队长安南一郎说道:支队长阁下,前方敌军没有半点动静,我小队已经准备完毕。安南一郎说着眼眸流露一丝杀意,国崎支队的作战能力一点不比二十一旅团差,在南京会战就发挥出强大的作战能力,往往是一个军才可以勉强抗衡国崎支队,而且还是正儿八经的中央军,对于这次战役,国崎登也有极大的信心,尤其是听说樱田武带领的两个大队被狼牙伏击,国崎登非但没有害怕,反倒极为兴奋,对于他而言能够消灭让军部头疼的人是最有挑战的事情。国崎登低沉说道;的确有点安静的可怕,恩,先让小队上去,看看是不是有诈,我支队作为先锋队,绝不能让友军笑话。只是,奇怪,为什么没有内线发来的信号弹。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一声惊呼声穿来道:阁下,前面树林有光。国崎登忽然站起来低声说道;你确定!呦西,看来是真的得手了。上川大雄眉头微微一皱说道;支队长,会不会是敌人的计谋。我们要谨慎才行。国崎登沉吟一会说道;恩,你说的没错,在事情还没弄清楚之前还是谨慎一些,一小队,去看一下信号的来源。若是遇到传送情报的人,立刻带他来见我。第一小队长叫藤田一郎,也算是有这十多年的老兵,藤田一郎自然也看到前面的树林出现的光芒,起初也觉得奇怪,但是听到一名通讯兵汇报才知道这是内线传来的信号,只是支队长让自己确认消息来源。藤田一郎眉头紧皱暗道;看来支队长很谨慎啊,所以让我确认消息。藤田一郎轻轻挥手之间,三名日军士兵快速的往地上横卧而去,藤田一郎尾随其后,这时看到树林下站着一名身穿八路军军服的男子,藤田一郎心里一惊嗖的一声跃了过去,忽然绕在那八路军军服的男子后背,那男子身躯微微一颤失声说道;别杀我,自己人,自己人。藤田一郎眉头一皱说道:自己人,有证件吗,不然,死啦死啦的。那男子手指着怀里说道:里面就是证件。藤田一郎心里微微一怔从那男子身上搜索一下,果然找到一张证件,上面写着刻着日文,藤田一郎心里一怔暗道:信圆一郎。藤田一郎低沉说道:你是哪里人,为什么是这样的打扮。那人轻声说道:我是北海道的人,我潜伏八路军这么久,就是为了今天。藤田一郎嘴角一撇说道;那你说日文给我听,要不然,我杀了你。藤田一郎极为谨慎,而那人心里一阵冷笑暗道:这小日本还真谨慎,幸亏,营长教我一些日本各地的话。那人轻咳一声说道:混蛋,我可是中尉,你一个小小军曹居然这么对我。藤田一郎呆了一呆因为这句话是地道的北海道话,手上的刀一下子松了下来,差点没有落在地上,满脸惊恐之色说道;得罪!他说着双手将证件递给眼前的路剑南,实则这路剑南则是南剑鸿所变化,这倒不是南剑鸿所变,而是赵杰传送能量给南剑鸿才跟路剑南一模一样。南剑鸿低沉说道:城南守军已经被我的药毒死,若是让巡逻队伍发现,那就不妙了。藤田一郎听了吸了一口气凝视着前面的城墙上没有半点动静,一时欣喜说道:呦西,阁下辛苦了,额,我们支队长想请你过去。南剑鸿闻言心里微微一惊暗道:难道被鬼子看出什么了,恩,应该不会,我现在变成信圆一郎的样子。对于这种情况下我拒绝比较妥当,要不然,反倒会引起鬼子怀疑。南剑鸿低沉说道:不行,我不能让太多人看到我的本来面目,不然对我潜伏极为不利不得不说南剑鸿的话,的确让藤田一郎消除了一些怀疑,作为间谍,的确不能暴露自己,就算是去见己方的人,也不可以这么过去,要不然很容易暴露身份会被敌方识破。藤田一郎肃然说道:阁下说的很有道理,我会跟支队长如实汇报情况。南剑鸿心里一阵嘀咕暗道:也不知道这支队长是什么来历,恩,还是少说为妙,不然肯定会引起鬼子怀疑。南剑鸿想到这里,忽然钻入树丛里消失不见了,藤田一郎暗道;不愧是特高课的人,居然还懂得遁地术。一旁的日军士兵低声说道:队长,我们现在怎么办?藤田一郎深吸一口气说道:机不可失,机会失去了,就难以成功。那日军士兵低声说道:万一是敌人的陷阱怎么办?藤田一郎摇头说道:不,我相信,他说的是真的,支那人是不懂的说北海道的方言的,他说的很准确,别忘了,我也是北海道的人。另一名日军士兵低声说道;没错,的确是北海道的话,我曾经在北海道呆一阵子,他们的话我还是听得懂的。藤田一郎微微一笑说道:小心无过错,但是,千万不能过头,恩,锦上,松田,你们先上去查探,我们掩护你们的安全。那两个日本兵起先有点犹豫,但随后快步朝城墙爬上去,这城墙不过四米左右,锦上和松田徒手竟然爬了上去,这叫锦上全名叫锦上四郎,而另一个叫松田次郎。两人很快到了城墙上,城墙下的藤田一郎做了一个手势,松田次郎看了一眼城墙四周躺着身穿国军军服的士兵,死活看不清楚,他落在地上,拿着刺刀在国军士兵身体上刺了一刀,却见那国军士兵一动不动,而锦上四郎也在另外几个国军士兵身体上刺了几刀,想要看看对方有没有死,只是发现对方一点反应都没有,两人相顾一笑暗道:想不到支那人还真的都死了。锦上四郎朝城墙下的藤田一郎做了个手势,藤田一郎心里一喜暗道;很好,看来,支那守军真的都死了,这个时候进攻是最佳时机。藤田一郎对通讯兵说道:马上报告给支队长,支那南门城墙守军全部阵亡,我小队成功控制南城城门。那通讯兵轻嘿一声。消息很快传达国崎登耳朵里,国崎登却显得并不是太激动,反倒有点怀疑说道:这未免也太顺利了,我都有点怀疑这是真的。上川大雄愕然说道:支队长阁下,你怀疑这是敌人布置的陷阱,但前方汇报,城南的门户已经开了,您看,我们的军旗在飘荡。国崎登心里暗道:这还真是赤裸裸的诱惑,支那部队兵力严重不足,对于他们而言据守才是正确的,哼,就算有伏兵,难道是我们的对手么。国崎登冷笑一声说道:呦西,进攻!他说着从营帐走了出去,本是隐藏在树丛里的日军士兵纷纷拿起枪械,如同潮水一样朝南城门冲了过去,国崎登几乎有点难以相信,桃园镇居然这么安静,里面是漆黑一片,这实在有点难以让人相信,国崎登依稀感觉有点不对劲喝道:这一定是敌人的圈套,撤退!他话音刚落,忽然听到机枪一阵扫射的声音,子弹如图雨林一样从不同角度穿梭而来,不少日军士兵还没反应过来就纷纷倒在地上,国崎登喝道;战车前进,冲过去。国崎登心里一阵憋屈,居然被包围了,但日军还是并没有因为被包围而乱了阵脚,而是依靠战车冲锋后面的日军士兵纷纷还击,日军火力也极为强大,轻重武器交叉开来,反倒给张自忠的军队造成极大的损失,尤其是六辆坦克中队横冲直撞,硬生生将民房撞得崩塌,势如破竹朝黄伟刚的师冲去,黄伟刚骂道:奶奶的,果然厉害,别给我怂了,给我火力压制。国崎登一时冷笑暗道:就凭你们也想消灭我的部队,简直异想天开,恩,我怎么感觉不对劲。原来他看到在东面竟然没有守军攻击,仿佛好像让他们逃脱一样,国崎登心里一阵困惑,但此刻只想把前面的支那军队消灭干净,他也没有想太多,有的时候一个致命的错误会导致整个战局的失败,国崎登的高傲大意,也让他付出惨重代价,就在他们跟黄伟刚的一个师拼的你死我活的时候,忽然凭空出现数百名人,要命的是他们手中都拿着冲锋枪,而且容貌一模一样,等国崎登发现的时候,那数百个人手上的冲锋枪不约而同射击,形成可怕的火力,保护国崎登的日军士兵纷纷倒在血波之中,国崎登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一切,他怒吼道;杀死他们。然而他的吼叫也无济于事,这数百人快速的奔跑而来,可以说韩不怕死,日军士兵子弹穿梭在他们身上,却如同没事一样,直到冲锋到日军士兵面前,一刀将日军士兵砍成两半,忽然噗噗消失,国崎登一时气的哇哇大叫吼道:影分身,该死的影分身。正在他大吼之间,两个人忽然朝国崎登冲了过来,国崎登手上的武士刀猛的一挥,两个一摸一样的人瞬间打在国崎登的腰部,国崎登一刀砍了过去,却发现砍了个空,却发现那一模一样的人竟然消失了,他一时狞笑道:又是影分身,该死的,狼牙,我知道是你,你用的日本帝国的忍术来对付我,是在侮辱我么。

    .. 全新改版,更新更2快更稳3定

    ,精彩!

    (m.. = )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后娘[穿越]〕〔重生空间:慕少,〕〔绝美冥王夫〕〔权路迷局〕〔杀神叶欢〕〔神医狂妃:邪王的〕〔和美女班主任合租〕〔沈娴秦如凉〕〔重生国民男神:九〕〔霍长渊林宛白〕〔白雅顾凌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