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云巅仙缘〕〔魔夜大帝〕〔变身女王大仁〕〔穿入仙武〕〔首长红人〕〔仙道隐名〕〔亿万宠妻:入骨相〕〔美利坚仓储捡漏王〕〔桃运医圣〕〔帝神途〕〔大宋经理人〕〔万剑破〕〔吾名白胡子〕〔诡秘妖异之变〕〔异种骑士团〕〔捡来的仙缘〕〔重生之先声夺人〕〔逆行万年〕〔掌心雷〕〔神帝争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血之召唤术
    油田太一郎低沉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天皇对于隐世家族极为不满,只是惧怕隐世家族可怕的实力,这次天皇竟然批准燕子挺进队的行动,从表面上是予以肯定,但实际上只怕是别有用意。

    板垣征四郎嘿嘿一笑说道:不管怎么样,这也是一件好事,也许是我们那些隐世家族的绝佳机会。油田太一郎阴冷一笑说道:那是不错,嗯,我怎么感觉,你们少了不少人,难道你已经对台儿庄进攻了。

    板垣征四郎微微摇头说道:现在时机还不到,我们的粮食供给出了问题,所以必须要弄点粮食,奇怪,怎么这么久了,一点动静都没有,按照路程他们应该返回来了。

    就在这时忽然听到一声惊呼声传来道;将军阁下,不好了!一名满脸横肉的日军军官慌慌张张跑了过来,板垣征四郎眉头微微一皱说道:出什么事情了,慌慌张张的,高条君。

    那日军军官满脸仓皇之色说道:阁下,阁下,我的一个中队失踪了,我们的无线电也搜索不到他们的踪迹。板垣征四郎说道:怎么你认为你的一个中队被支那的农民给打死了?板垣征四郎一脸鄙夷的看着眼前的满脸横肉的高条次男,这高条次男是第二十一旅团第四十二联队第二大队高条次男,高条次男能力并不怎么样,下面部下都驱使不动,如今一个中队不见了,毫无疑问又是指挥不动部队的原因,高条次男苦笑说道;

    将军阁下,先前我让他们收集桃李村和十里村的粮食,有一部分已经收集回来,可是,收集十里村的粮食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消息。板垣征四郎微微一怔说道:十里村,十里村这个名字好熟悉啊。

    一旁的鬼面人低沉说道:跟我们和狼牙交战的距离很近,大蛇君就是位于十里村偏北方向,该不会遇到狼牙了?

    板垣征四郎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你们想的也太复杂了吧,怎么会这么巧,连收粮也会遇到这小子。

    鬼面人低沉说道:将军阁下,这件事可大可小,还是让人侦查一下吧。板垣征四郎微微颔首说道;我本想让燕子挺进队插手进来,这么看来,是该让他们过来,山口大郎,你们猎鹰配合燕子挺进队吧。

    鬼面人一时呆了一呆说道:什么,他们也来了,他们会答应么。

    板垣征四郎冷哼一声说道:他们会答应的,去把端一盆血来。鬼面人一时失声道:将军阁下,难道,难道你用血祭召唤之法。板垣征四郎低沉说道:你倒是知道的不少,你们这次不是抓了不少支那女人们,迟早都是杀死,还不如让我用血祭召唤之术。高条次男忙说道:阁下,这些女人都已经杀了,剩下的要送给你啊。板垣征四郎微微一怔说道:女人,怎么你认为我跟那些庸俗的人一样,追求女色,杀了她!

    高条次男忙点头说道:是,阁下。

    板垣征四郎忽然说道:慢着,这个女人让我杀,好久没有杀人,也觉得是一场遗憾。

    鬼面人一时呆了一呆暗道:我差点忘了,坂田将军是血之族的后裔,通晓血手印法,我们也可以见识一下。高条次男走了出去,过会,两名士兵押着一名面容清秀的国军女兵过来,那国军女兵皮肤白皙,满脸怒气瞪着板垣征四郎说道:老鬼子要杀便杀,本姑娘绝不怕你。板垣征四郎眼眸微微一亮说道:很有个性支那女人。

    他说着看了国军女兵的胸口,忽然手忽然变成尖锐的爪子猛的朝那女兵胸口插进去,只听噗嗤一声,那国军女兵娇躯一震,一双眼眸瞪得圆圆的,胸口的鲜血忽然如同喷泉一样喷出来,板垣征四郎手中握着正在扑通扑通跳着心脏,血一滴滴在地上,只听叮叮当当的声音,一个日本兵极有默契将一个军用脸盆放在那女兵双脚下,那女兵身躯一震颤抖,过会轻咯一声倒在地上,鲜血很快将军用脸盆的血弄满,,板垣征四郎看着手中的心脏说道:很

    不错,还是处子的心脏,对于我的修行大有帮助。

    板垣征四郎说着竟然将心脏凑到嘴里一口咬了下去,只听咕叽咕叽的声音,让人不寒而栗,油田太一郎看在眼里嘿嘿一笑说道:依旧改不了血之族的人习性,你已经很久没吃心脏了吧。板垣征四郎从口袋里拿出一块白色绢布将嘴角的鲜血擦掉说道:是很长时间没吃了,除了吃了太原几十个女人的心脏,这一路没有时间吃了,不过,处子的心脏是最好吃的,营养也是最好的,油田前辈,相信,我跟你不一样,你是喜欢吧人的尸体去喂虫子。

    板垣征四郎说着,看着脸盆里的鲜血说道:看到了吧,这血很纯净吧,一点污垢都没有,是上好的血之召唤之术介物。鬼面人肃然说道:想不到阁下竟然是血之族的后裔,听说,血之族有一种转生之术,不知道阁下有这种术。板垣征四郎听了忽然哈哈一笑说道:若真有此术,天皇怎么会放过这个机会。

    油田太一郎低沉说道:那是古代时候忍者流下来的传说,血之族的血咒生之术和朝阳宗的秽土转生术,早已失传千年之久,若是可以让战死的士兵复生,哈哈,那可是极为可怕的事情。

    板垣征四郎轻轻点头说道:是啊,这的确是非常有趣的事情,恩,我先召唤一下川木一郎吧。油田太一郎一双眸子浮现一丝怪异的光芒低沉说道:我也想知道他们的进展怎么样。

    板垣征四郎口中念念有词,身穿军装却手持结印,看上去也极为诡异,嘴里说着难懂的言语,过会,忽然一道红光从血上浮现,一道绿色的光芒从血液透射过来,照射在板垣征四郎的脑海中,过会,那道绿色光芒骤然消失,板垣征四郎眼眸慢慢睁开微微一笑说道:不愧是感应之人,竟然这么快感应到我的召唤。

    油田太一郎微微颔首说道:的确这种召唤术对于感应隐者极为有效,这点我的虫子就自愧不如。板垣征四郎看了油田太一郎说道:不,不,前辈的虫子可以跟踪敌人,而我的召唤术最多也不过召唤这些异能者,其余的人根本就感应不到,实在是一个没用的术法而已。

    油田太一郎微微颔首说道:这倒也是,若不是感应隐者,的确是没有人可以感应到你的召唤,说到底这也是你们血之族衰弱的原因。板垣征四郎轻轻喟叹一声说道:家族衰弱,不过,好在我的弟弟却已经掌握血之族的上乘的术法,也是我唯一自豪的。油田太一郎微微一惊说道:你是说板垣征六郎,他才十六岁,居然已经掌握你们血之族的术法。

    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说道:没错,不过,可惜,这小子不喜欢介入军政,我也由得他,让他在家修炼。油田太一郎沉默一会说道:额,我也早就听说你的弟弟天赋极高,只是,你为什么不让你爱女继承血之族的衣钵,却让她在德国学习。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说道:一个女孩子学什么术法。过不多时,两名日军士兵将那国军女兵尸体拖下去,只听到狼犬啃食之声,板垣征四郎却似乎显得很陶醉说道:听,我的宠物对于人肉还是很喜欢的,尤其是女人。

    油田太一郎低沉说道:难怪你的狼犬对于人体的气味特别敏感,为什么不干脆培养让他们追捕的狼犬。

    板垣征四郎微微摇头说道:这有点大材小用了,我这狼犬是保护我的,而不是做那些没用的猎犬。

    油田太一郎沉默一会过会说道:的确,我还真忘了,你的狼犬是你的替身,要不然,你也不会活这么久。

    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说道:每个人有每个人活法,忍者有替身术,我只能用爱犬来保护我。两人说话间,却忽然听到一声轻咳声传来道:是谁召唤我。一道人影忽然出现在板垣征四郎面前,那是一个面容俊秀的少年,身上穿着一袭黑色衣服,腰间挂着极为奇怪的枪械,一双眸子精光闪烁,油田太一郎低沉说道:你就是感应隐者。

    那俊秀少年撇了一眼油田太一郎说道;这位前辈是油田家族吧,难怪我可以感应到你身上虫子的味道,先前我感觉到是血之召唤之术召唤我,应该不是你。

    那俊秀少年转身看了板垣征四郎一时错愕说道:难道是你,你是板垣将军?

    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说道:不愧是感应隐者,居然可以凭借我身上的味道就知道是我召唤你的。没错,是我,你应该就是川木一郎吧。川木一郎擦了擦手掌皱了皱眉说道;我最讨厌别人用这种血来召唤我,而且还是个女人的血,不知道板垣将军召唤我有什么事情,我们有重要任务要实行。板垣征四郎眉头微微一皱一旁的高条次男喝道:

    大胆,居然这么跟将军阁下这么说话。川木一郎冷傲的翻了翻白眼说道:你又是谁,给我滚出去。

    他挥手之间,高条次男忽然连滚带爬的滚了出去,这一手绝技让板垣征四郎微微一怔暗道:

    不愧是燕子挺进队的一员,难怪天皇会让他们执行这个任务,的确也只有他们才可以担任这个任务。板垣征四郎想到这里呵呵一笑说道:川木君,请不要生气,我部下有点唐突,我找你过来,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我觉得,这件事你们燕子挺进队也非常感兴趣。川木一郎忽然笑了说道:是么,我们挺进队的目标就是将世界各地的珍贵宝物都搜集起来,难道,板垣将军这里有宝物的消息,可是,在我看来,这里并没有宝物的气息,反倒是死亡的气息。

    板垣征四郎眼眸微微一眯忽然笑道:不愧是感应隐者,我们在这里杀了不少支那俘虏,不过,我的确是说一个宝物,只是这个宝物你们未必可以得到。川木一郎听了忽然哈哈一笑说道:是么,我们燕子挺进队想要得到的东西至今没有失过手,就算是让我们去中国首府去拿宝藏也没有太大问题。

    板垣征四郎微微摇头说道:中国首府已经被我们攻破,这个不算太大的问题,但是,我所说的这个人,相信你也知道。川木一郎眉头微微一皱说道:什么人还可以让板垣将军如此重视,难道是中国的隐士家族,,据我所知中国的隐士家族的那些老家伙都跟缩头乌龟一样,还不至于插手中国军政事物,那些小辈也没有多少厉害,最厉害的也莫过于聂英而已,哼,在我们燕子挺进队面前根本不堪一击。板垣征四郎呵呵一笑说道:聂英的确不算什么,但是聂英的搭档,狼牙,你们应该熟悉吧,我可听说,他们在吴口镇打的热闹的时候,你们好像也在太原吧。

    川木一郎呆了一呆说道:你是说狼牙,呦西,狼牙的确是我们的一大劲敌,只是当时我们的目的是得到宝物,对付狼牙也不是我们的范围,阁下,你的目的就是让我们对付狼牙是吧,不对啊,将军阁下,你不是有猎鹰么,猎鹰特战队是您的皇牌,怎么反倒让我们来对付狼牙。

    板垣征四郎脸色微微一红低沉说道:这,我只是好意提醒而已,狼牙手里有一件宝物,难道你们没有兴趣,我的情报显示,狼牙在一次次战斗中可以胜利,可不仅仅是凭借个人武力,我觉得他们应该有某种神秘武器,克制我们的武器,不然,溪口县也不会失守啊。

    板垣征四郎这次倒是说了实话,在后方情报得到消息,狼牙的兵力并不是很多,却可以克敌制胜,就连坦克中队也覆灭,这可不是单单是狼牙的个人武力可以决定,一般人是无法将坦克中队给轻易毁灭,只有强大的击穿装甲的重型武器可以做到,但狼牙的部队武器的来源在于哪里,这有点让板垣征四郎怀疑,但这一个疑问,也触动川木一郎的心扉,他轻声说道:也许吧,我曾经遇到驻守吴口镇的士兵,很可惜,当时后来还是死了,我在眼里看到的恐惧和惶恐,只是跟我说两个字,至今印象深刻。板垣征四郎呆了一呆问道:什么字?

    川木一郎一字一字说道;锯子!我当时不明白他的意思,难道是狼牙的部队是用锯子杀人?这似乎有点不可能。

    板垣征四郎眼眸微微一眯说道:锯子,狼牙的贴身搏斗能力的确极强,但是拿着锯子杀人,这似乎不太可能,我觉得这应该是一种武器,而不是冷兵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他的吻好甜〕〔小奶狗养成日记-朦〕〔顾轻舟司行霈〕〔超神学院:至尊河〕〔见鬼〕〔引凤决〕〔重生盛宠:总裁的〕〔头号新宠:禁欲总〕〔傲娇帝少,宠翻天〕〔重生渔家有财女〕〔人生若能两相忘〕〔穿成男主那宠上天〕〔总裁的贴身特助〕〔爱情说它忘记了〕〔灵狐妖妃:邪性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