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霸道老公,Hold不〕〔修二代的日常随笔〕〔圣地魔主〕〔操作太骚会闪腰〕〔林门娇〕〔逆天毒妃:帝君,〕〔飞云逐月〕〔女皇撩夫记〕〔龙情若宇〕〔重生都市之逆天魔〕〔路西法的羽翼〕〔系统之掌门要逆天〕〔摄政王〕〔暗恋对象被盗号之〕〔三国之大爆兵〕〔我在古代卖内衣〕〔开局两个福利怪〕〔幻神〕〔盛世茶都〕〔仙斋鬼话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绝迹已久的影分身术
    佐藤次郎一惊之间,那雪白的小手慢慢伸了过来,佐藤次郎慌忙倒退,只是却始终没有办法躲避开来,佐藤次郎虽然知道鬼影一身修为深不可测,但却从没有领教过,自己的绝招在她面前竟然孩童耍刀一样,轻易化解,而自己竟然躲避开,正在这时,一道黑影闪现啪的一声脆响,鬼影轻咦一声说道:老家伙,你还真是不要脸啊,敢偷袭我。

    龟田大郎嘿嘿一笑说道:鬼影,佐藤毕竟是后辈,我总不能让你杀了他吧。

    龟田大郎朝佐藤次郎使了个眼色,佐藤次郎心领神会,退后一步,忽然朝聂英的后背砍了过去,聂英此刻正暗运真气疗伤,虽然面临强敌,她依旧是站姿,佐藤次郎的行踪自然察觉的到,但此刻是紧要时刻,根本无法抵御,眼看她陷入险境之时,忽然听到一声嗤嗤声音,只听叮叮当挡的声音,佐藤次郎惨叫一声,手臂耷拉下来,那把武士刀竟然断裂成数段,三片叶子飘然落在地上,佐藤次郎的手臂上多了数片叶子,手臂上鲜血隐隐,佐藤次郎面露惊恐之色。聂英愕然看着佐藤次郎手臂的伤势暗道:有人竟然可以用叶子伤人,这等修为跟我爷爷相提并论,是谁救了我,难道就是那个鬼影。

    却听一声清冷的声音传来道:不要脸的臭小子,还不给我滚,要不然,我就爆你菊花。

    话音刚落,佐藤次郎忽然惨叫一声身体忽然跳了出来,他捂着屁股趴在树上惨叫不已,龟田大郎脸色一变失声道:鬼影剑一,真的是你!

    鬼影格格娇笑道:鬼影剑一,我就知道你会出手,不过,你这下手也太重了吧,居然把这小子的屁股都给捅破了。

    佐藤次郎窘迫的捂着屁股惊怒无比喊道:鬼影剑一你这混蛋,居然敢打我,帝国的叛徒,居然帮助支那人。

    他话音刚落,啪啪两声,他的脸庞一下子红肿无比,嘴上鲜血直流,这时树上忽然冒出一个年轻人的人头,是一张俊秀绝伦的年轻人的脸庞,他挖了挖鼻孔说道:龟田老头,你也不管教你的徒弟,是不是想让我把他给拆了。

    龟田大郎脸色变得一丝铁青低沉说道:鬼影,你别欺人太甚。

    鬼影和鬼影剑一都愣了一下齐声问道:你在说我么?

    鬼影剑一翻了翻白眼瞪了鬼影说道:你这酒鬼,以后把名字给我改了,老是有人要搞错,恩,你以后还是叫花枝吧,反正你本名就叫秋叶花枝,小心以后嫁不出去。

    鬼影瞪着鬼影剑一说道:我叫什么名字跟你有关系么,这老鬼怕你,我可不怕你,信不信我让未来大首领让你做马夫去。鬼影剑一呆了一呆从树上走了出来说道:成啊,除非你做我社长夫人去,呵呵,只怕你没这个命。

    鬼影剑一转身看了龟田大郎说道:老头,我本来不想管闲事,不过,既然你要伤害我社长夫人,我只有教训你不成器的徒弟。

    龟田大郎愕然说道:社长夫人,你,你们社长夫人早已死了。

    鬼影剑一怒道:混蛋,你居然敢说我社长夫人死了!

    鬼影剑一忽然幻化出七个人,只听龟田大郎闷哼数声,脸上都是红色肿块,连眼睛都看不出来,龟田大郎捂着脸庞失声道:你,你竟然可以幻化出六个影分身!

    佐川影子闻言失声惊呼道:这怎么可能,他怎么会火影才可以修炼的影分身!

    聂英更是瞪大眼睛暗道:以前爷爷曾说过,日本忍术有一种叫影分身的绝学,世上少有人练成,就算练成也只有两个分身,只有战国时期影分身最多的也就一百个,一般忍者只有两个而已,而这个鬼影剑一居然会这种将近失传的绝学修炼,这个本领实在是太恐怖,只是他先前说社长夫人,那又是什么意思?

    聂英一时迷惑不解看着眼前的俊朗的男子,鬼影剑一瞪着龟田大郎说道:还不给我滚,难道要我请你回去么,滚滚滚,不然爆你菊花。

    龟田大郎又惊又怒,但他深知此刻招惹鬼影剑一无疑是死路一条,在十年前龟田太郎就被鬼影剑一打的招架不得,如今他竟然已经练成忍者界最为难练的影分身,自己简直是被虐的份。龟田大郎瞪了鬼影剑一哼了一声说道:

    那我们家族大会见!鬼影剑一耸了耸肩,聂英喝道:把那妖妇留下!

    聂英正要出手之间,鬼影剑一轻咳一声说道:那个夫人啊,还是算了吧,你受了伤,需要静养,不然,我不知道怎么跟会长交代。

    聂英听了满脸疑云忽然惊呼道:你,你说什么啊,夫人,我,我还没结婚,你是在诋毁我的声誉。鬼影剑一和鬼影相顾愕然之色说道:怎么不说,你们不是每天在一起么。

    鬼影剑一怒道:花枝,你怎么老是插嘴,我先说。

    鬼影翻了翻白眼说道:不行,你不知道谦让女人么,这么没有风度,难怪娶不到女人。

    鬼影剑一咧嘴一笑说道:你也算女人么,我看你除了有女人的器官,其他的根本就是男人。

    聂英皱着秀眉说道:你们虽然救了我,但是却胡说八道,算了,我不跟你们多说了,多谢了。聂英说着捂着胸口朝前走去,鬼影忙扶着聂英说道:你受了伤得好好治疗,再说了,你刚才用了莲花咒消耗不少真元,来来,吃一颗疗伤丹再说。鬼影剑一愕然说道:花枝,你跟夫人是什么关系,怎么这么关心夫人?你这疗伤药对于夫人没多大用处,夫人,吃我的,这是我精心研制的补气丸,吃一颗可以补充百分之三十的真元,我连社长都没送,我对你多好啊,以后多在社长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嘿嘿。聂英看了一眼鬼影剑一说道:再胡言乱语,我就跟你没完。

    鬼影剑一嘻嘻一笑说道:夫人,你难道不喜欢新社长么,要不然,你们怎么会寸步不移呢。鬼影歪着脑袋说道:我还要问你呢,你口口声声的社长是谁啊?你们社长不是日向先生么。

    鬼影剑一嘿嘿一笑说道:那你说的夫人又从何说起啊?

    鬼影瞪大眼睛说道:我们首领说了,大首领的夫人是首领,三夫人姓聂,你不就是姓聂么,不是你还有谁?

    聂英愕然说道:大首领,你们的大首领,夫人,你们说的话,我听不懂,不跟你多说了,我得回去。

    鬼影看了鬼影剑一说道:看来夫人还不懂我们说的话,还是先回去再说吧。

    鬼影剑一抓了抓头皮看着聂英的背影说道:这件事还真的难以说清楚,还是等社长回来再说,你别跟着我,花枝

    。鬼影翻了翻白眼说道:我才懒得跟你废话,我的任务是保护夫人,要不这样,晚上你来吧,白天我来保护,你觉得这样,我得回去洗澡睡个好觉。

    鬼影剑一轻嗯一声说道:你在这里也是碍手碍脚的。也不知道社长怎么样了,恩,以社长的身手应该没问题。

    藤田登次郎瞪着一双熊猫眼凝望着前方渐渐平息的吴口镇,火光慢慢的消退,炮火的声音越来越弱,作为联队长他自然很清楚,这是战斗的末尾,一方的惨叫声渐渐消失,依稀可以看到一个个人影在城墙周围靠近,藤田登次郎咬了咬牙对一旁的鹿丸一郎说道:鹿丸君,他们已经快结束了,难道我们要等他们进城在攻击,现在是攻击最佳时机,你到底在等待着什么?鹿丸一郎闭着眼眸不语,过会,缓慢睁开眼眸说道:我总觉得有点不妥,狼牙的部队不应该这么少,从火力点来看不过二十多人,城里的守军难道是主动弃城?并不是因为国民党的人攻打而撤退。

    藤田登次郎忽然哈哈大笑道:鹿丸君,你也实在是太谨慎了,就算这吴口镇有伏兵,就凭我们的战车足以将他们碾压成肉饼,看着眼前的城池,我就将这个城镇幻想成南京,我要血洗吴口镇,让那些支那人知道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厉害。鹿丸一郎淡淡说道:藤田君,杀伐虽然可以让没有骨气的中国人失去反抗的本能,但是也同样会让那些抗日分子更为顽强,只怕会适得其反。藤田登次郎瞪着鹿丸一郎说道:鹿丸君,请你不要对支那人有半点怜悯心的,你可知道你这样的想法很危险,会被送入军事法庭的。

    鹿丸一郎摸了摸略微发白的脸庞说道:或许吧,我知道您是听不进去的,既然你不甘心的话,就派一支部队去试探一下不就知道其中是否有诈。藤田登次郎嘿嘿狞笑道:说的很有道理,那么进攻吧,装甲中队先行进攻。

    藤田登次郎话音刚落,十二辆装甲车浩浩荡荡朝前面的吴口镇靠近,炮弹如同雨点一样朝城墙落下,那些正在打扫战场的士兵们还没反应过来被一阵猛烈的冲击波震的飞上半空中,突如起来的袭击让本是沉醉在喜悦中的李人杰大吃一惊,他很快意识到鬼子已经来了,他咬了咬牙暗道:还真让赵杰那小子料到了,鬼子来的还真是时候。他吆喝道:快进城!

    李人杰知道在野外等于死路一条眼下,只有等待机会了,唐大山等人早已将城门打开,迎接李人杰进城说道:团长,鬼子炮火很猛烈,按照赵营长说法,让我们先行躲避,等他们再靠近一些,给他们来个反包围。李人杰轻嗯一声说道:这小子早就算计好了,我就知道他是不会轻易吧吴口镇给我的,他们的人都走了吧。

    唐大山微微一怔摇头说道;那到没有,他们的教导员和一些医护人员还在这里,其余的人把老百姓撤离走了,除了极少数的商户都不肯走。李人杰听了眼睛一亮说道:看来我们的财路没有断,这吴口镇可守可不守,先把这些肥羊的钱财刮走再说,记住别留一个活口,到时候,我们可以把这笔账算给日本人。

    唐大山呆了一呆说道:团,团长这,这不好吧,这么一来,赵营长他们就危险了,我们不能失信于人啊,你,你怎么可以反悔。

    李人杰瞪了唐大山说道:怎么,你还真想跟他们走了,这小子阴了我一下,这笔账我还没跟他算呢,再说了,他不也说了,我们可以随时离开。唐大山低沉说道:团长,可是,可是我们都是中国人,怎么可以这么做,你这么做跟汉奸有什么区别。李人杰怒道:你好大的胆子跟我顶嘴,信不信老子毙了你。

    这时听到一声惊呼声传来道:团长,你们干什么,还不快守城,难道真的要让鬼子进城么。

    这时轰隆一声巨响,一名士兵当场被炸的分身碎骨,一块头盖骨掉落在李人杰面前,唐大山凄然说道:团长,难道你的眼里只有钱吗,让弟兄们白白送死么。

    李人杰骂道:你这蠢蛋你要怪就赵杰那小子,怎么怪老子。

    带着墨镜的年轻军官跑了过来说道;都什么时候了,团长,鬼子的坦克太厉害,我们招架不住,眼下看来,只有按照赵杰所说的采取巷战。这吴口镇巷道极多,我们把他们吸引到里面,只有把鬼子拖住等赵杰过来合围,我们才能达到战略目的。团长,你不是要洗刷当初的耻辱么,这次,为什么不试一试,也可以让旅坐长脸。

    李人杰迟疑一会,忽然听到轰隆隆的巨响声,城墙上出现一个裂口,城墙上的士兵纷纷开枪射击,李人杰神色变得阴沉说道:那,那好吧,我们先他娘的炸掉几辆这两个铁疙瘩再说。唐大山咬着牙说道:我去炸!

    李人杰嗯一声说道:你要小心,虽然你练了几年硬家功夫但也还没到赵杰那么变态那种地步。这时忽然听到一声清朗的声音传来道:算我一个。

    李人杰和唐大山微微一怔,却忽然发现后面站着黑脸少年,身材健壮,一双眼眸精光闪烁,他身上穿着极为单薄的八路军军服,此刻已经是十月时节,显得单薄,李人杰微微一怔说道:你是独立营的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恭喜您成功逃生[快〕〔玄幻之我有满级仙〕〔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