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相天法地〕〔使命1941〕〔超级职员〕〔军嫂狂野:暗帝盛〕〔毒女狂妃,这个王〕〔神医保镖俏佳人〕〔皇叔:别乱来!〕〔校园逍遥高手〕〔宠妻成狂:闪婚总〕〔九仙帝皇诀〕〔一见朗少误终身〕〔非完美骑士〕〔我的冷艳总裁老婆〕〔医路风云〕〔星际之全能进化〕〔出闺阁记〕〔修仙神豪在都市〕〔邪性总裁独宠妻〕〔我的完美总裁老婆〕〔都市极品医仙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抗战之狼牙 高手层出
    聂英跟着侯颖快步朝位于镇政府西郊的宅院,这处是独立营干部临时住所,一般而言这里都是空着,只有在训练完毕才会到这里歇息,赵杰看王大东暂时没地方可以住,就先让他住在这宅院,此刻宅院空荡荡的,地上躺着两具尸体,聂英脸色微微一变说道:怎么回事!

    侯颖也大惊失色说道:我也不知道,我刚才出来的时候,他们还好好的,难道,难道是。聂英瞪了侯颖一眼说道:行了,先进去再说。

    聂英说着快步走了进去,却见房间里空无一人,地上有一滩鲜血,床铺断裂两截,窗户也都裂开,地上有两个脚印,深深的,只是脚印在数米外不见踪影,侯颖呆了一呆说道:难道那个色狼走了,不可能,刚才他傻愣愣的一动不动。聂英皱眉说道;这件事实在蹊跷的很,这个王大东看来是被人掳走了,这下手之人到底是什么人。

    侯颖微微一怔说道:掳走,为什么要掳走他。聂英微微摇头说道:具体我也不知道,但,我觉得这跟卯月太郎留下的血清有一定关系。侯颖听了脸色一变说道:你是说那个人是卯月太郎的党羽。”

    聂英深吸一口气低沉说道:应该是他,侯颖,眼下吴口镇的百姓还没全部撤离,我们必须确保老百姓安全撤离,这样,你们女子队配合刀疤脸护送老百姓撤退,这个佐川影子就交给我吧。

    侯颖听了呆了一呆说道:可是,可是你一个人行么。聂英微微一笑说道:没事,对付一个佐川影子,我还是有点把握。聂英说着,飞身一跃顿时消失在侯颖面前。

    佐川影子脸色显得一丝苍白快步朝树林里狂奔而去,衣衫褴褛显得极为狼狈,她想起王大东羞辱自己的情形一时恨得直咬牙,先前本要杀了王大东,却不料,却被人阻止,佐川影子只好放弃杀死王大东,施展遁地之术而逃,她依稀听到风声,便知道有人已经追了上来,而且速度奇快无比,佐川影子光着脚丫子在树丛里穿梭着,这时却听到一声冷哼声传来道:逃得还真快,你以为你跑的了么。

    声音刚落,一个绝美女子嗖的一声落在她面前,佐川影子美眸流露一丝厉色说道:聂英,我跟你无冤无仇为何赶尽杀绝。聂英冷然说道:就凭你们侵略国家,残害我们的同胞,这个仇就足够了,九尾狐,受死吧!

    佐川影子冷然一笑说道;是么!

    佐川影子说着手中忽然多了一把冰冷的武士刀,刀身上蓝光闪硕,这武士刀的忽然出现让聂英大吃一惊暗道:日本忍者的袖中之刀。佐川影子低沉说道:是你逼我的,我的宝刀不见血,绝不入鞘。

    佐川影子说完,速度忽然变得飞快,这让聂英大吃一惊暗道:怎么回事,她的速度怎么一下子变得那么快,难道是这把袖中之刀的关系。

    要论修为聂英自然要高出甚多,然而这佐川影子手中的袖中之刀似乎充满强大的力量,进攻变得极为凌厉无比,至少要高出一筹之多,佐川影子冷然一笑说道:我说过,袖中之刀出来就收不回了,而且时间越久,对你越不利,该死的人应该是你才对。

    聂英依稀感到一丝疲惫,反倒是佐川影子本是苍白的脸庞显得一丝红润,她眼眸流露一丝怒色说道:你在刀里做了手脚。佐川影子格格娇笑道:难道你忘了我可是季尹的人。

    聂英脸色略显一丝苍白低沉说道;我明白了,你们日本忍者那种损人利己的吸魄散。

    佐川影子格格娇笑说道:可惜,已经迟了,是你太大意了。聂英咬了咬牙低沉说道;你也别得意的太早。

    佐川影子格格娇笑道:据我所知你们聂家隐世家族也就封拳厉害一些,可惜,对于我的吸魄散却没有克制的地方,你不要挣扎了,乖乖的受死吧。

    聂英忽然笑了轻声说道:是么。你还真是天真,难道你真的以为我只会封拳么。

    佐川影子微微一怔,聂英忽然念念有词,身上骤然出现一道道白色光晕,圣洁无比,一时间树林里骤然变得明亮,佐川影子微微一怔暗道:这,这是什么术法,我怎么从来没有看到过。聂英忽然轻喝道:莲花盛开!

    忽然地面上出现一朵朵白色莲花,发出耀眼的光芒,聂英本是苍白的脸庞通过莲花散发出的光芒变得红润起来,而佐川影子感觉到脚下的泥土慢慢的塌陷进去,佐川影子失声惊呼道:你,你难道施展的白莲教的莲花咒,你,你竟然会莲花咒,这,这怎么可能,你明明是聂家的人怎么会。

    聂英那绝美的容颜浮现一丝笑意,那是一声冷笑道:白莲圣母本就是我的师父,让你死的明白。

    聂英说话间喝道:圣光照!忽然白色的莲花盛开照射出无比光亮,佐川影子惨叫一声捂住一双媚眼哭道:我的眼睛我的眼睛!佐川影子想要逃脱,却陷入泥土之中无法施展遁地之术,忽然听到一声轻叹声道:住手吧,小丫头。

    忽然一道黑芒闪现,一个黑衣白发人嗖的一声从天而降,他的手掌心出现一道紫色光芒。

    那白色的莲花光芒骤然被吞噬,聂英闷哼一声不由得倒退一步,嘴角鲜血隐隐惊呼道:黑龙吞噬诀,你,你是尹贺派长老。这时一道人影从天而降,却是面色阴沉的年轻男子冷然说道;聂英,我们又见面了。

    佐川影子捂着眼睛怒吼道;佐藤君,前辈,何必跟他废话,杀了她。那白发老者阴冷一笑看着聂英说道:眼力不差,不愧是聂英啊,当年你横闯东京,我们这些老不死也不愿以大欺小,只是你杀了我们尹贺派的人,我只有收了你,替我的门人报仇。

    白发老者说着手掌忽然变得奇黑无比,犹如章鱼的墨汁一样黑,聂英脸色变得凝重无比,此刻她消耗大量的元气,对于眼前的强大的高手,显然胜算并不是很大,白发老者大喝一声右手猛地拍出,一股强大的力量呼啸而出,周围的树木骤然轰然倒在地上,聂英如同喝醉酒一样,倒退数步,佐藤次郎嗖的一声朝聂英的脑袋砍了过去,速度奇快无比,忽然听到一声铮的清脆声,佐藤次郎锋利的刀刃砍在一个酒坛上,奇怪的是酒坛竟然丝毫没有裂开,而眼前却多了一名俏脸通红的黑衣女子,她嘻嘻一笑说道:你们两个不要脸的家伙就这点能耐欺负小姑娘。

    那白发黑衣人那枯黄的脸庞流露一丝惊诧之色说道:是你,鬼影,你,是你。聂英迷惑的看了眼前满脸酒气的美貌女子,却见那女子妩媚中带着一丝豪迈,将酒坛的酒水倒入小嘴里,一副惬意的样子暗道:

    这个女人叫鬼影,怎么也叫鬼影,这也太奇怪了。

    佐藤次郎呆了一呆失声说道:鬼影使者,你为什么要阻止我杀她,她可是杀了渡边君,是我们尹贺派的敌人。

    鬼影打了个酒嗝愕然说道:渡边,额,我想起来了,是他啊,不过,他好想跟你们一样都已经脱离我们尹贺派了,龟田长老,你也不是我们尹贺派的人,跟我什么关系都没有,只是,只是,这个女孩子你们不能杀。

    佐藤次郎呆了一呆低沉说道:使者,虽然我们已经不是伊贺派,但我们无意与你为敌,只希望你不要插手这件事,要不然,我们就不客气了。鬼影惊呼一声说道:啊呦,好可怕哦,你们师徒两怎么要跟我对手么,首领,首领,你也不为人家做主,难道你忍心我被人欺负么,我这个使者不当了。

    鬼影一脸委屈的拿着酒坛喝着酒水,嘴上却是饱含笑意,一脸嬉笑的样子。

    佐川影子闭着眼低沉说道:前辈,不要跟这女人多费口舌,我虽然眼睛瞎了,但我可以察觉到秋叶云子根本就不在这里,两位不要有所顾虑,还是先杀了聂英才是。龟田大郎半信半疑,他对秋叶云子颇为忌惮,虽然秋叶云子年纪很轻,一身修为远远超过自己,这也是龟田大郎唯一的忌惮,他嘿嘿冷笑一声说道:我的事情用不着你管。

    他目光瞥了闭着眼眸的左川影子,他对女色一向看的很淡,平日都以修行为主,是以极为厌恶左川影子那迷惑男子的本领。左川影子心里暗骂一声老怪物,但她此刻眼眸被聂英所伤,行动有所不便,只能依靠龟田大郎的保护,只好闭嘴不说,鬼影忽然格格娇笑道:是么,你这狐媚女人是不是还嫌命短啊,信不信这次我把你嘴巴也给废了。

    龟田大郎听了嘿嘿冷笑道:好大的口气,鬼影,你也太放肆了,好歹我可是你的前辈。鬼影歪着脑袋,醉眼迷离说道:是么,都已经是脱离组织了,还是我的前辈么,在我眼里你就一个老混蛋而已,别在我面前倚老卖老了,反正,这个女人我是救定了。

    龟田大郎脸色微微一变低沉喝道:你,你,你可知道你这么做可是叛国,这个女人可是差点杀了天皇陛下,你,你居然要保护她。聂英困惑的看了鬼影一眼暗道:奇怪,以前我可是杀了不少尹贺高手,怎么这个鬼影反倒要帮我,这,这是怎么回事?

    鬼影笑眯眯说道:叛国,这么严重,我只是奉首领之命而已,首领要我怎么做我就怎么做,就算是让我自杀,我也愿意,老混蛋,虽然我打不过你,可不代表没有人收拾你啊。

    龟田大郎脸色显得一丝阴沉嘿嘿冷笑道:是么,看来你还有帮手啊,只是我为什么没有感觉呢。

    鬼影轻叹一声说道:你这是老糊涂了,这日本这潜伏本领最好的人,是你可以这么轻易感觉到么,左川影子你有没有感觉到?

    左川影子闭着眼眸低沉说道:日本潜伏本领最好的莫过于胡蝶会社的右史鬼影使者,只是鬼影使者一向陪伴二社长左右,一般是很少走动的,怎么会在这里。龟田大郎心里一惊下意识的看了看四周说道;什么,那小子也来了。

    龟田大郎神色显得一丝慌张,这让聂英大为奇怪暗道:这老鬼子居然还会怕鬼影使者,胡蝶会社,那不是赵杰之前所说的那个鬼影,他有那么厉害,可以让这老头这么忌惮。佐藤次郎低声说道;师傅,你,你怎么了。

    龟田大郎定了定神低沉说道:没,没事。鬼影你这丫头少胡扯,若是他来了,绝不会这么低调。

    鬼影嘻嘻一笑说道:那好吧,我不管了,你要杀就尽管杀。左川影子心里微微一动暗道:

    龟田大郎看来是吃过鬼影剑一的亏,要不然怎么这么害怕,只是他放弃杀死聂英的话,将来后患无穷。

    左川影子想到这里低沉喝道:前辈,你千万别被她吓着,若是那鬼影剑一真的出现的话,以他高调的性格,他早就出来了,别被那丫头虚张声势给吓住了,眼下我军压境,城内的敌人根本就没有多少人,只要杀了聂英就可以轻松得到吴口镇,我们就胜利了。佐藤次郎冷然说道:这件事由我来吧。龟田大郎心里微微一动暗道:

    胡蝶会社的人跟聂英有什么关系,难道真的是那丫头骗我,也好,让次郎试探一下。

    龟田大郎低沉说道:次郎你要小心,提防鬼影偷袭你。鬼影格格娇笑道:不知道你说的鬼影是我还是鬼影剑一,你放心,你这废物徒弟,聂英还是可以应付的了,我绝不插手。佐藤次郎怒视鬼影一眼说道:

    你这个国家叛徒,居然敢这么说我,我杀了你。

    佐藤次郎手上的刀光一闪而没,鬼影忽然被砍掉了脑袋,佐藤次郎微微一怔暗道:替身术。

    忽然感到背部被人拍一下,那是冰冷的手,让人毛骨悚然,那声音却是柔美无比道:我的脑袋是不是很硬啊。佐藤次郎一惊之间却看到身后的鬼影鼓着腮帮子正喝着酒水,显得可爱无比,佐藤次郎刀猛的朝鬼影砍出三刀,刀光一闪而美,如同流星一样快,鬼影轻咦一声说道:绝刀!

    她声音缥缈之间,那美好的身姿骤然消失,佐藤次郎身体一下子撞在树上,鬼影忽然出现在他面前笑盈盈说道:该让你的也让了,这下应该是我来了吧。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婚心动魄:神秘人〕〔最强军婚:首长,〕〔爱上阴间小娇妻〕〔重生空间:慕少,〕〔权路迷局〕〔皇后有旨:暴君,〕〔一欢成瘾:慕少,〕〔后娘[穿越]〕〔落魄佳人千金难换〕〔杀神叶欢〕〔军婚如火〕〔沈娴秦如凉〕〔与你共赏落日余晖〕〔夫人别跑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