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王爷戏太多了〕〔进击的赘婿〕〔悍妻当家有福田〕〔大数据修仙〕〔回到北宋当明君〕〔重生后渣爹变成了〕〔都市颜值系统〕〔蜜汁深情:我的跟〕〔墓下诡门棺〕〔重生后女主又作死〕〔巅峰狂少〕〔圣武称尊〕〔盛少,一宠到底〕〔重生似水青春〕〔他们都说我是老天〕〔极品朋友圈〕〔凤云归〕〔启禀陛下夫人装怂〕〔天才酷宝:总裁宠〕〔爷是娇花,不种田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我深深喜欢你 第44章 相亲
    这件事就被陈默置若罔闻地搁置在一边,那个女生,和她是相反的两个人。

    可他,偏就是爱不一样的她。

    ……

    诗雅一直不曾提起家里的事,不是她没有家人,而是总是闹得不欢而散,尤其是随着她的年龄渐长,许多女孩子都会遭遇的逼婚打战时常发生。

    沈妈妈打来电话,问她处对象了没有,一边埋怨她与她同龄的二胎都生了,还有那些比她小的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一边又说哪个阿姨阿婆给她介绍了个对象,让她什么时候有时间回家一趟。

    诗雅想了想,从她大学毕业,家里人就催促着她处对象和结婚,有时候她很想问上一句,难道她读书十几年只是为了嫁人?

    她清楚这问题要是一出,她妈妈肯定会来上一句,女孩子不嫁人还能做什么?

    诗雅皱了皱眉,“我现在正是忙的时候,一年365天全年无休……”

    “很忙是吧。”沈妈妈忍着怒气,又继续抱怨道,“昨天你堂弟女朋友都带回家了,过几天就该订婚了,还有你那高中同学,我听说她二胎都生了,现在儿女双全,再看看你,老大不小了,连场恋爱都没谈过,说出去你老妈我都替你丢脸,你这次要是不回来,后来就可以不用回来了……”

    诗雅很小的时候,父母就经常争吵,起因无非是鸡毛蒜皮的事,有好几次大晚上的都打了起来,甚至有一次她妈妈气得离家出走……

    这些年,他们因为大大小小的事时常争吵,压根就很难见到夫妻相敬如宾的情景。

    她不知道当初他们结婚时是否相亲相爱,但这些年他们还真互不退让。

    有人说,婚姻走到终点,往往不是争吵,而是沉默,哪怕再一次也无言相对,反而是那些经常吵的人才能持久到老。

    然而,爱情始于甜蜜,婚姻终于心累。

    多少原本相爱异常的人最后还是形容陌路,她并不希望她以后的生活会是这样的场景,所以她宁愿一个人,哪怕会孤独终老,也好多心累收场。

    那也一直成为诗雅心中的一道疤,因为父母的争吵,小小年纪就和男生争锋相对,更是时常说出男生的话可信,母猪都会上树,或者天下乌鸦一般黑……

    也是因为这样,所以她一直不敢敞露心扉,所以才会错过。

    在那以前,诗雅还幻想着会是家里的小公主,那是那个年纪所有孩子所期待的生活,可她从那时起却变得异常坚强,浑身带刺。

    毕业那年,原本她可以留在那座一线城市找一份工作,朝九晚五,就因为不愿离家太近,她毅然决然去了沿海,离家很远的城市。

    这样的选择,让她漂泊在外,酸甜苦辣咸,什么都偿过。

    没有谁愿意离开家,一个人苦苦支撑,外面的世界很美好,但也很无奈,她在外那里面。不断掩藏自己身上的光辉,再也不是那个走在最前头的耀眼晨星,她不是不想意气风发,不是想乖巧懂事,只是她没有选择。

    因为她的突兀,只会成为负累,没有人愿意去花时间了解一个可有可无的人。

    你想要有立足之地,可以不随波逐流,但要会收藏锋芒,毕竟没有谁希望别人能挡住自己的路。

    而她,更懂得对她而言没有什么靠得住,除了她自己。

    她不期待拥有让人歆羡的婚姻,也不过随意地开始一段感情,因为她不曾期待,所以不曾拥有。

    漂泊在外过年,她越发懂得,没有必要因为一段随时都会无疾而终的感情去改变自己,相反她要让自己变得足够优秀,取悦自己,才能更好的拥有美好的明天。

    “这些我都知道,可我不是她们。”诗雅越发无奈,可她没办法按照别人的生活去过活,更不想打乱自己的节奏。

    她正想挂断电话,沈妈妈叫住了她。

    “诗雅。”

    “嗯?”

    “前几方亚回来,问起你的事,看得出他还是没有放下,一听说你在江边开了店,说一定要去捧捧场,如果你没遇见合适的人,不妨和他处处看。”

    “我……和他没可能。”诗雅叹息了一声,方亚是她的一个相亲对象,就见过两次面,她觉得感觉不对,短暂的几个月后拒绝了他。

    她挂断电话,看了眼窗外,外面阳光明媚,可她的心情却如入冰窖。

    很多事,是勉强不得的,无论他人多在意,多尽心尽意,只要当事人没有吭声,一切都是枉然。

    ……

    珊珊走进来,看向可儿说道,“晓敏那家伙今天没来?”

    可儿摇摇头,“早上没看到她,说不定等会就来了。”

    诗雅见珊珊进来,抱起电脑走进厨房,正心烦意乱的她必须投进文字中,每当这时,她就思绪泉涌,总能在短短时间写下无数字。

    外面有可儿和珊珊,点餐后宁山会准备,所以她相对清闲些。

    诗雅刚在键盘上敲下一大段文字,放在一旁的手机就响了,她余光看了眼,恍惚间看到一个压根就不可能给她打电话的人。

    她握着鼠标的手一顿,犹豫了几秒这才拿起手机。

    轻轻一滑,接通电话后,就听到那异常清冷的声音,让她忍不住身体一颤,“打扰你很抱歉。”

    听到这声音,诗雅再一次产生错觉,总觉得这声音的主人莫名和心中那道人影重合,随即她摇摇头,怎么可能是他呢,一定是她想错了。

    诗雅愣了几秒,说,“有什么事吗?”

    “晓敏今天是不是没去花店?”他缓和了语气,声音中却透着一丝疲累。

    “嗯,刚刚珊珊他们是这样说。”诗雅想了想,她进来之前确实听到这样的一句话,“她怎么了?对了,你昨天好像说今天公司有活动,是晓敏还没将花送过去吗?”

    陈默看了眼面前的手机,想起昨晚她的话来,她还是那样的拒人千里,好在这让他知道她还是一个人,说不定感情一片空白,唇角上扬,“我打电话她关机,所以想问问你有没有看见她。”

    诗雅拿起手机走出厨房,透过窗户看了眼外面的花店,门上还有一把锁,看来她是还没来,“她好像没来……”

    陈默挑了挑眉,唇角的弧度又扩大几分,“现在联系不上她……”

    诗雅犹豫了片刻,说道,“她之前留了把备用钥匙在我这里,如果……你这边方便可以安排人过来取一下。”

    陈默眉眼间充满笑意,这一步一步他早就算计好,等的就是这一天。

    “可以麻烦你先去看看她准备好了吗?”

    诗雅默默咽了咽口水,有些困难地应下。她挂断电话,从抽屉里拿出备用钥匙走向隔壁的花店。

    度口距离花店不过几步路,不过当她打开门时,还是愣了一下,那些花材都在,但似乎花篮还未准备好。

    她想了想,还是给陈默打了个电话。

    “seth,我在花店,但是……”

    “花篮是不是没有扎好?”见是她打来的电话,他直接问道,仿佛预料好的一般。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我成了失控者〕〔副本掌控者〕〔冤家路窄:老公,〕〔万鬼吞噬系统〕〔虚空极变〕〔从观众席走向娱乐〕〔沧海龙腾录〕〔那个NPC又来了〕〔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最佳女婿林羽江颜〕〔空间商城之农女翻〕〔葵阳帝尊传〕〔末世之诱人小梨涡〕〔再见2002〕〔英雄联盟之冠军拼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