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从斗罗开始逆天成〕〔三界劳改局〕〔大佬每天都在努力〕〔朕怀了摄政王的崽〕〔重生后老公自己宠〕〔重生后我渣了死对〕〔福满农门之彪悍农〕〔三国之关平当老大〕〔术修大巫〕〔诸天大造化〕〔网游之道士凶猛〕〔开局召唤一只小骷〕〔锦书雁回〕〔小仙女有个红包群〕〔穿梭奇幻的科技大〕〔轮回者必须死〕〔金鳞〕〔只要有爱就算是都〕〔盛爷夫人是超级大〕〔末日原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村民苏果果 第一百零六章 臭脚丫子味道太闹心
    张子行尴尬的一笑,刚要开口说点什么,忽然听见苏果果吭叽的声音。呦呵?三人急忙都来到了炕变。苏果果这家伙还说有些皮实的,此刻依然苏醒,不过手上的伤被橘橘那么一拍又出血了,疼痛难忍。

    张子行忍着脚疼,叫于佑石赶紧找点药,叫苏果果别在喊疼了。

    于佑石点点头,但心里面心疼的,毒药和救人的药,都有一味极其名贵的中药,是一种西域稀有的剧毒蝎子,据说世上存活的不超过十只!这是于佑石历经磨难,好不容易才抓到了那么一只!这味中药,就是在毒蝎的钩子上提取的一种毒素,十分十分十点的珍贵,一年都产不了一克,为了苏果果,于佑石现在已经用了五年的量了。

    不过心疼虽然心疼的,但毕竟是救过自己一命的大哥的心上人,未来的小嫂子,用药,还是不能小气的。

    于是乎,于佑石等孙柔的热茶一来,就拿出了一颗黄豆粒那么大的小药丸,让苏果果吃下去,用茶饮入腹内。

    说来也是神奇,苏果果吃了这个药丸之后,须臾之间,就感觉双手的伤基本上不怎么疼了。

    苏果果惊喜之余,叫孙柔不要给她额头擦冷汗了,问于佑石道“姓于的,你这是什么药呀?好神奇,我吃下去就不疼了呢?”

    于佑石冷道“自然是千金难买的绝世好药。”

    哼。苏果果撇撇嘴,猛然瞥见呲牙咧嘴坐在椅子上的张子行,一看他的脚脖子,有血,不觉惊道“子行哥,你的脚怎么了?怎么出血了?”

    张子行尴尬的道“被你养的猫咬的。”

    啊!苏果果皱巴巴眉头怒道“这个可恶的苏橘橘!不但打我,还咬人!看来不能养了!赶紧给弄走!自己出去流浪好了。”

    张子行只当她是故意这么说的,尴尬的笑道“别啊。大冷天的,它出去流浪不得在外面冻死。”

    孙柔不好说什么,但还是本能的点点头。

    苏宁商不知道该说点啥,在那睁眼瞎的干笑。

    还是于佑石岔开话题道“别说那猫了。”

    于佑石冷冷的瞧着苏果果道“你好好休息一晚。明天早晨在回棺材里住吧。”

    于佑石目光又看向了张子行道“大哥,走,我帮你把脚脖子上的伤弄弄。”

    张子行只让孙柔二人照顾苏果果,他和于佑石去了隔壁的房间。

    炕上,只剩下那一家三口。

    苏果果半卧着,笑嘻嘻的模样瞧着孙柔。

    孙柔皱巴巴眉头,怒道“你还笑!惹了多大祸!告诉你老老实实的在家待着你偏不听。和那些人斗,你能个斗得过吗?”

    苏果果合计,现在眼下还有三件事要处理。第一,就是老胡的事情,第二,就是自己销案的事情。第三,要在家尽快养伤。

    于是乎苏果果也不争辩,淡淡一笑,对孙柔道“娘,你放心,我现在就老老实实在家了,我肯定哪也不去了。”

    苏宁商在旁边忍不住吐槽道“你是哪也去不了了。你现在走路不得子行给你抱着走。”

    “谁知道你伤好了,会不会在胡闹。”苏宁商补充之后,深深叹了口气。

    苏果果心合计,没错,哥,你猜对了。等我伤好了,就马上振作精神,重整旗鼓!不过嘴上却回答苏宁商道“哥,你放心,这次的教训让我涨见识了。我以后肯定不会胡闹了。”

    没错!我不胡闹了,我要认认真真的大闹!苏果果内心台词。

    孙柔结束这个话题,拍了一下自己的儿子道“好了好了,别烦你妹妹了。叫她好好休息一下吧。”

    话说,孙柔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有急促的脚步声!不一会,白玉婷空俩爪子跑了进来,见苏果果醒了,放心的笑了,忽然又大惊道“不好了不好了!那个和你家不对付的什么亲戚派人来了!好像是来吊唁道。”

    啊!三人都是大惊。苏果果皱眉道“我活着的事情,现在万万不能让她们知道。玉婷!快,快,你抱我去棺材。”

    “好,好吧。”

    事情紧急,谁也没问苏橘橘的事情,白玉婷抱着苏果果就去了棺材。她和孙柔二人把棺材盖打了一条缝,苏果果好像液体一样,钻了进去。

    幸好立面有棉被,枕头什么的应有尽有,软乎乎的,没让伤口怎么疼。

    孙柔瞧着棺材里的苏果果急道“果果,你忍着点,娘要盖上盖子了。”

    “嗯。对了娘,你记住!要悲伤!别让看出来你是装的悲伤。”

    “娘知道。”

    咔嚓一下,棺材盖子合上。

    苏果果高卧棺材,黑漆漆的空间,有点狭小,不过听暖和的,有点怪怪的不适应感觉呢。

    不过棺材盖子一合上,基本和密封差不多,虽然也有微弱的空气流通,但是臭脚丫子的味道,很快弥漫在棺材里。

    嗯?

    苏果果皱巴巴眉头半坐起身,猫着腰,就嗅到被子上有很臭的臭脚丫子味道。

    娘的!这个于佑石!他怎么不拿我的被子!怎么把老胡他们的被子拿来给我盖了!混蛋!你要臭死我嘛!本来,她们之间就有梁子的!现在于佑石是彻彻底底完完全全的得罪了苏果果。

    其实这也不能怪于佑石,苏果果的闺房道门很明显,于佑石哪知道这个房间归苏宁商住了。张子行也没有提醒他。

    但苏宁商一个文人墨客,怎么会有臭脚呢?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苏宁商每日都洗脚之后再睡觉的。这个臭味,是苏橘橘留下的味道,它去外面野,踩了大便,就回来上苏宁商的床趴着。加之屋里点着炭火炉子什么的,烟火味很大,行动不便的苏宁商也就没太注意。

    当然,这些事情是苏果果不知道。苏果果只知道,好臭!要臭死啦!

    天啊!我要出去!我不要再这里待着了,我要臭死了。苏果果内心哀嚎。

    然而,苏果果一点也不敢开口说话,因为搁着棺材,她已经听见了苏宁玉的妻子,春秀的说话声音。

    没错,就是李秋霞家那个专门出坏主意的狗头军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这样的口袋妖怪未〕〔我在天庭做主播〕〔仙人来此〕〔我的爱情在奔跑〕〔夜行手记〕〔巅峰武道〕〔奶爸成神之路〕〔创世圣战〕〔文明序列密码〕〔戏精王妃〕〔红腰破阵行〕〔我的岁月待你回首〕〔煞妃归来之绝杀天〕〔林炎〕〔叶凡唐若雪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