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诡尸〕〔被丧尸包养的日子〕〔为什么会末日〕〔我从天界归来〕〔神道炼香火〕〔重生商女:季少,〕〔甜妻驯夫记〕〔大宋英侠传〕〔重生之绝世修真〕〔临时老公,吻慢点〕〔心随花开〕〔都市超能主宰〕〔茶动时代之创业天〕〔斗破帝尊〕〔梦中的影视穿梭〕〔古今第一贼〕〔反杀众神〕〔那年一九九八〕〔美女总裁的贴身兵〕〔重生之修仙妖孽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479章 奇墨斗法
    奇墨玄府虽占地广袤,却没有城里的参天大厦,最高不过五层石楼,属于颇具古风的园林艺术,植被更是布局得当,自然生态较为平衡;唯有东南角一处不同,光秃一片,视为另类的存在。

    平稳穿过大气的申屠还不算笨,隐循于黑夜的云层之中,收敛气息一身只露两贼眼的夜行服让其形如鬼魅幽灵。

    “申屠,奇墨玄府的建筑布局有问题,我怀疑有护族大阵藏于地底,先用十颗元力弹试试水,你以最快的速从东到西给溜一趟。”

    “得呐!”

    申屠依令而行,飞出云层如黑鸟一般迅速下降,于千米上空划过玄府,于身后落下一溜小黑点。

    “升高,屏住呼息找地方躲起来。”

    “收到!”

    “轰轰轰轰轰~~~~~~~~~~~”

    随着元力弹一通爆炸,奇墨玄府神秘的一面显露一角,无数布于地底的阵纹瞬间被激活,如集成电路一般耀眼非常,那一个个布置得当的楼台建筑在安子眼里形同芯片或晶体管;换言之奇墨玄府就是一个有机的整体,一但受到外来攻击将自动升起防御,因此动静虽大,但基本没什么损失,倒是引出不少家族后辈精英。

    “还特么真沉得住气,老家伙竟一个没露面。”

    “这并不奇怪。”盯着显示面板的上官晨道。

    “哦?有什么说道?”

    “若事事都指望家族前辈,那后辈如何成长?再说有大阵守护,换着我我也不出来。”

    “你的意思是说除非阵法被破?”

    “不一定,我猜测只需受损到某种程度。”

    “这个简单。”扶着通讯器安子道:“申屠,暂时稳住,等我下一步指令。”

    “小师叔,你那玩意不管用啊!”

    “闭嘴,待我教你破阵。”

    “那你快点,这儿风太大。”

    “……”众人。

    与此同时,奇墨玄府地下某处大会义室,正有不少老人陆陆续续到达,一个个神情自若淡定如水,仿佛习惯了突如其来的袭击,各自落座。

    “甘长老,此事可是你招来的?”人刚到齐,一老头问道。

    “目前不能肯定,应该不是。”

    “那你的赌坊为何白天撒出大批人手,找什么了?”

    “无非是借钱不还的赌徒而已,何必大惊小怪?”

    “那为什么我们地眼阁有人发现昨天晚上有人夜闯城西某处宅院?”

    “万宗来,大家都是奇墨玄府的老人,事情没搞清楚之前为何如此肯定是我?”

    “老夫只是就事论事,别忘了断阳荀家一直虎卧荒丘,我们不得不小心行事;而且已老夫观之,来人行事甚为缜密,刚才那下子显然只是试探,换句话说他并不了解这里,所以我有理由肯定,此人是外来者。”老头思维敏捷,短短几句便分折得八九不离十。

    “若是外来者,那就得问驻守磁墨星的外门长老承宣,相信他比较清楚。”甘长老道。

    “诸位长老以为如何?”万长老借机问在位的老人。

    “先不急,待拿下此人再说。”

    讨论暂时到此为止,突兀厅中央火光一闪,一个声音响道:“各位长老,此人一直未再露面,我等后辈该如何行事?”

    “各自守好自己的位置他,会来的。”坐着主位的老头明显年纪较大,应该是发号施令之人。

    ……

    如此一个时辰过后,沉思许久的安子盯着水晶板上玄府平面图脑子飞快动行,时而看看手里的书卷,时而看看挂于驾驶舱的七块显示板。

    “妈的,好在今儿晚上云层厚没月亮,不然还真没处躲。”

    “嗯?”申屠的无心之言让安子灵光一现,立马问道:“申屠,你的意思是说奇墨星地面看不到星星?”

    “连月亮都看不见哪来的星星。”

    “敢不敢赌一把?”安子突兀道。

    “什么意思?”

    “想搞清楚奇墨玄府的大阵面局就得让他动起来,我想让你调动法力将上空的云层吹散。”

    “你真想我被乱棍打死是吧?云彩没了我往哪躲?”

    “大哥,阵法不破无论怎么做都是徒劳,再说你会变脸,以你合体期修为想抓着你,奇墨玄府至少要毁一半,他们负不起如此大的代价。”上官晨道。

    “拷~你们是站着说话不腰疼,敢情玩儿命的不是你们!”

    “也罢,那你回来吧!我让师兄去,等完事你就回修罗,我这庙小,装不你这只大能前辈。”

    “只?你特么是不是准备拿这事堵我一辈子?”呈骑虎之势的申屠快哭了,忒特么不是东西。

    “出去之前就跟你说了,一切行动听指挥,你也亲口答应过,现在怪我?”

    “好、好、好!我干,老子干还不行吗?草~”可以想象,申屠此时的内心是拔凉拔凉的。

    说干就干,修为退至合体的申屠豁出去了,闪出云层现身千米上空,身体如陀螺般旋转起来,片刻后形成龙卷气流肆虐于方圆千里,几经来回很快吹散了云层,顿时星空一片。

    “豁~~~定力不错啊?这样都不露面?申屠,直接下去大闹一场。”

    “没危险吧?”

    “放心,只有小部份后辈精英,其余全是跑堂的。”

    “哈哈~~老子就喜欢以大欺小。”面对小辈申屠最有信心,狂得没边的身形修为大开,化得流光火石附冲而下,就听“轰降”一声,砸毁了一处小房子。

    “嗡~~~哗啦哗啦~~~”

    怎知那散落四处的碎片无端阵纹流光,竟然自动回归原位并很快合成一体,时才损毁的房屋重新再现,连裂痕都不曾有。

    “卧槽~见着鬼了这是?”看得申屠差点咬着舌头。

    “来者何人?敢夜闯奇墨玄府?”光顾着惊呀,不知已是身陷重围,四周不下数百小辈手握五花八门的利刃怒目直视。

    “去去去,小辈跑出来捣什么乱。”面对一群绵羊,申屠撩下话便要升空而起。

    “那里走!”一个位神情俊郎的后生背扣长剑,单手指决念叨:“瑶光阵法咒,晨羲结星沉,天罗地网?启!”

    “嗯~怎么回事?”刚离地两丈余,申屠顿感脑袋顶着什么东西。

    “申屠,听好!”安子的指令随之而到:“南斗,银狐天开,勾陈地法,破军法咒?踏地!”

    “嗵~~~~~”申屠反应贼快,变幻指芒朝天打出一道紫光身形速度下沉,其势猛然踏地,顿时大半个奇墨玄府微微震动,随后从天而降一道犀利白光正中边上小屋,再次碎了一地,刚才重组的一幕却未在出现。

    “有两下子,居然懂得以星辰之力破我瑶光法阵。”

    “申屠,将元力弹打入地底三丈处迅速离开。”

    “嘿嘿~~小辈,见着前辈放尊重些,你家大人没教过你吗?”说着话,申屠衣计而行,之后“嗖”一声原地消失。

    “轰~~~~~”一声巨响,方圆百里的阵纹暗淡无光迅速熄灭。

    “坏了,瑶光阵彻底失效,来者定是断阳荀家之人,速去请长老助阵!”

    “是!”一人领命而去。

    “小师叔,过瘾!哈哈哈~~~~~”偿到甜头的申屠大爽。

    “别得意忘行,再云层覆盖之前自行寻找目标,总之闹他个天翻地覆,屁滚尿流!”

    “这两个词能一起用吗?”申屠道。

    “关得着吗你?爷乐意。”

    于是乎,在长老级人物没登场之前,申屠跟疯了一样四处打雷放火,被破坏殆尽的局部阵法多达二十几处,所过之地一片狼籍,碎砖烂瓦满处都是。

    “哈哈哈~~~~奇墨玄府不过如此!”

    “小心,后面有人!”上官晨眼尖,大急提醒。

    “合纵天横,墨玄道劫,法咒相空?辰羲?青虹!”

    “谁~额啊~~~卟~~~~~~~~~~”大意失荆州的申屠为自己的得意忘形交了学费,刚要扭转身形看个究竟,怎知天空一把青芒大泛的虹刹剑影斜插而来,隐约之间看到一座参天老者便吐了血。

    “哼~我当你是个人物,想不到却是草包一个。”老者收了法相飘衣落尘横眼冷声。

    “咳咳~呸呸~嘿嘿~~偷袭算什么本事!”有安子在,申屠捂着左腹的窟窿有事无恐,他相信指令马上就到。

    “申屠,近身与他肉博,找机会二指戳他眉心施展大噬元术。”

    “你到底是什么人?”两人相隔数十丈,加上声音吵杂,没怎么留心的老者厉声问道。

    “管老子什么人,有本事放马过来。”

    “哼~就算你是断阳荀家之徒,今日定生擒于你。”话音落地,老者闪消失。

    “来吧!哈哈~~~”巅狂疯笑的申屠闪出家伙迎面而上,放开手脚尽情享受战意点燃的快感。

    刹那间,奇墨玄府上空动静之大、气势之强足以撼动全球,那散乱飞贱的元力如风刀雨箭、云旗雷鼓响彻万分,脚下府内所有大阵全部开启,也算损失不大,但面子肯定丢得不小。

    “合纵天横,天乾地坤,瑶光破斗?辰羲?折天劫!”

    久战不下的老者越打越轻松,申屠的底渐渐露了,再次放出大招使得天地色变、瑶尘四起,那势要捅破虚空的青芒大剑参天耀目,空中更是劫雷滚滚乌云密集。

    通过显示板,安子看得清清楚楚,急道:“散阳晶三卦八向,势冲南斗七煞,伏于辰兮涅槃之位,启天伤星裂阳之光,行九合六离之法,其势六星银狐之力,破他折天大劫!”

    “草包,乖乖束手就擒。”大招结成,老者战天怒地,手持一金色圆环劫器脱手飞去,顿时雷声大作、电闪连连。

    “雕虫小技!”幕后黑手出招,申屠依言而行,抓出一把阳晶石散环形于空中正顶乌云之下,随手一指擎天,起冲云之耀,一道金光穿透乌云如泥牛入海消失不见。

    “垂死挣扎、无用之功,受死!”留有余地老者见此大招出手,就听“咔擦”一道粗如水桶的紫电劫雷砸于金色圆环,破开上千道虚空裂缝,携大劫之威将申屠罩在圈内,之后急剧缩小,眼看要接触身体非死即残。

    “吱吱吱~~~~~~”

    神奇的一幕又发生了,打久不散去的乌云之中无端现身一只参天银狐,几乎霸屏的身躯行动异常敏捷,张嘴叼住满身道纹电芒的金环回身上天消失无踪,雷嘎然无止。

    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太诡异,纵使阅历丰富的老者也是瞪大了眼睛茫然无措。

    “哈哈哈~~~~笑死我了!”申屠狂拍大腿于空中不顾伤情乐得直打滚。

    “机会!”申屠的表现让安子和上官晨异口同声大急。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恭喜您成功逃生[快〕〔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一胎二宝:冷血总〕〔奥特曼之最强属性〕〔萌宝来袭:总裁爹〕〔诱妻入怀:帝少大〕〔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清宫攻略(清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人生若能两相忘〕〔一念情深,万念婚〕〔特品圣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