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若雪沈浪〕〔妖孽娘子:拐个师〕〔我的老婆是传奇〕〔重生八零之华彩人〕〔盛唐之刺遍江湖〕〔妖孽男神在花都〕〔我的鬼恋〕〔超级科技创意〕〔重生2009之完美人〕〔绝品神医〕〔地狱大法师〕〔红楼之石头新记〕〔彼岸仙人〕〔魔鬼的仆人〕〔花开神途〕〔医王心尖宠:风华〕〔轮回不止之爱你不〕〔透视小野医〕〔造化交易系统〕〔死亡作业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四百三十二章 兴灾乐祸
    无论是修文还是练武,在光动嘴不动手的情况是很判断一个人是否有真本事;就像现在,那怕藏在黑金刀匣也拦不住冷寒域散发的惊人威力,更何况是修为恐怖的无上域主黑寡妇,瞬息之间的隔空接触当下露出了狰狞杀气,整个殿内气氛骤然下降,在场之人惊呀非常,最为典型的当属慕容囡,太让人意外。

    “我拷~呸呸~”身体素质不错的安子起身吐了两口带血的唾沫。

    “夫君!你怎么样?”

    “还行,挺得住!”

    “哼!不知他是瞎了还是大限将至无从选择,居然找了个无骨无相的凡人,哈哈哈~~~~可惜了老贼的一世英名。”

    “师傅~”

    “闭嘴!”紫菲荷神情冷落飘然而至呵斥道:“本尊给你个机会,与此人断绝关系,你还是我的好徒儿!”

    “媳妇!甭怕她。”安子一点不但心秀越会弃他而去,一扭脸不顾嘴角的血渍直接王之蔑视,道:“老妖婆,八成在我师傅手里吃了大亏吧?嘿嘿~~”

    “真当我不敢杀你?”当面挑衅,黑寡妇已怒不择言,杀气让人直起鸡皮疙瘩。

    “媳妇,咱们要解脱了,不过就算死老子也要薅她一搓胸毛。”

    “”众人。

    “噗~~~都这会儿了还不正劲。”

    落难小两口那轻松的言语挑动着黑寡妇那受伤的神经,缓缓抬起手臂露出一抹狞笑,道:“本尊不会让你们如愿死在一起。”

    “赌一赌?”安子坦然对面。

    “好~”戏耍小辈向来是那些上古前辈们共同的爱好,黑寡妇道:“若你能接我一击,本尊赐你们死则同穴。”

    “草~合着横竖都是一死!那赌个屁!”

    “准备好了吗?”紫菲荷完全不接话瓣,谁让她是主场。

    “媳妇!以我为主,拿出你所有的修为别留余地,老子非得给她一耳刮子不可,妈的~”

    “嗯~秀儿听你的,大不了一死。”

    “哈哈哈~~~~臭小子,你没那么容易死!”绝死之际,罗疯子带着博哥从天而降,这可是逆天之举,要知道此地是冥神宫,禁飞区域。

    “嗬~~~疯咂,见到你我就知道,爷死不了,哈哈哈~~~”

    “哼!光天化日以大欺小也配做冥域之主!”博哥是个古板之人,出语一点不惧。

    “以为来了两只虫子就能扭转乾坤?”

    “再加上老夫如何?”又一个声音响起,打外面进来一老头。

    “老爷子!哈哈哈~~~真是的我亲爷爷,我就知道你不能撒手不管我!嘿嘿~~”安子回头一瞧,居然是郬城子。

    “怎么样孙咂,爷爷给你的东西管用吧?”

    “有用,太有用了,不然我也不能在这。”

    “如此甚好。”

    “嘿嘿~~臭婆娘,今儿个老子就先替我师傅收点利息。”言罢,黑金刀匣开启刀兄登场。

    “你们一个也跑不了,统统给本尊留下!”恼休成怒的黑寡妇脑袋都快冒烟了。

    “听我指令,于我身后呈品字阵,全力输出元力。”安子左手握刀,右手二剑呈剑戳于脑门,内元力外放卷起风信进入战斗模式。

    “蝼蚁!受死~”早已迫不急待的紫菲荷玉指轻弹,一道紫中带黑的闪芒夺目而出。

    “出全力!”随着安子发出指令,那漏洞百出的体质露出本相,上演着弹人眼珠的神迹。

    “咻~~~~~”耀眼的金线错中密集,一息之间呈就矩形。

    “星云震荡,吾亦破天?千机?神域!”话音落地,手里冷寒域猛然往地一插,那震撼百里的冲天之势引得整个冥神宫地底一阵涌动。

    “嗵~~~~哗啦~~~当~~~~卟卟~~~~”

    黑寡妇的修为虽说不及谷仲方,但也是绝顶的大拿,那射出的紫光瞬间穿透空间矩阵,幸运的是力道大减,更为神奇的是产生了折射效果,乱撞一气后击中冷寒域刀体,震得安子五脏颤抖骨体移位,后面众人跟着齐齐彪血,一时间甚为壮观。

    紫菲荷更是吃惊不小,凶光透着不解的刹那,安子冷寒域脱手,拼着内伤严重伸手一指,闪动流光金芒射出一道金线命中刀柄。

    “咻~~~~”

    仅仅愣神一息,紫菲荷被纵横交错的刀阵金芒锁死,所观之人无不倒抽凉气,真是初生的犊子不怕虎,玩命的愣货不认怂!

    “想不到三百万年的等待竟然找了个蠢货。”紫菲荷同样惊呀,胆子大得没边了都,不想着跑路也就罢了,还想反戈一击。

    “兔兄,撑住两息!”死也要给对方留下印象,安子豁出去了,最后的底牌便是许久未动的紫金罗。

    “区区蝼蚁也想困住本尊!”紫菲荷威言面临挑战,挣脱牢笼之时就是那帮人损命之际。

    “去!”拼了所有家底的安子两息之间画出一六芒星阵掷于刀兄之顶。

    “那是什么?”所有人都没见过。

    “哼!”

    不等众人看个究竟,紫菲荷“哼”了一声,那飘于头上的冷寒域顶着六芒阵空间涟漪大闪,眼看有崩溃之兆及不稳定。

    “沉!”安子一声怒喝,那星阵神奇一分为二,妥妥的沉于黑寡妇脚下。

    “谷仲方就教你这些吗?”漫不经心的轻敌让紫菲荷失了言面,语出之时随手一挥,就见得“嘎嘣”一声巨响,安子集众人之力所施手段暴裂坍塌,发出冲天巨芒、耀破苍穹,整个冥神宫晃动不已。

    “嗖~~”安子动了,只在原地留下道残影渐渐消失。

    “受死!”黑寡妇立即暴走。

    电光石火之间,那耀破天穹的白芒之中冒出一抹血红,就听得“咣当~~啪~~~嗵~~~额啊~~~~~”

    不出半息,安子手握刀兄带着惨叫飞出久未消失的巨芒,诡异的是黑金刀匣正背面多了道手印,凹凸有序分辨率极高。

    “走!”郬城子有备而来,捏碎一方玉简袖袍卷起众人飞进闪现的五彩旋窝就此不见。

    “传本尊法旨,全域格杀此子,包括所近之人,一个不留!”不等光芒散去,紫菲荷早已不在此处。

    “谷仲方果然惠眼,不愧是次神级大拿!厉害呀~~”余子伯从头看到尾,尤其是最后那声清脆的“啪”声。

    “此子胆大包天啦!”赵德方更是叹为观止,至少他没这个胆儿。

    “哈哈哈~~~”云锦星域的慕容囡则兴祸乐灾,不顾女人的矜持放肆大笑,道:“想杀我圣宫之人,哼!没那么容易~”留下后话带着两妹子急急出宫而去。

    “老余头,咱们是否”赵德方传音问道。

    “不可!”余子伯想也没想制止道:“静观其变!别忘了她背后还有个左秋璃!”

    “唉~~”

    “郬前辈,这是哪?”秀越紧抱着晕迷不醒的安子急切寻问。

    “冥月星!冥神域的边境星系。”

    “不知前辈有何用意?”博哥道。

    “离此一万五千纵之外便是云锦星域,想必今日一战锦方华会很快会收到消息,以他的为人不可能不派高手前来。”

    “那咱们现在去哪?”常年游走在生死边缘的罗峰此刻反而兴奋得很。

    “苍冥殿。”

    “这里是赫前辈的地界?”秀越想起来了。

    “赫明山就是因为不服一界女流,觉得失了颜面,所以才常年不在,走!”

    多说无疑,众人顶着硕大的月亮穿棱于银光闪闪的刀剑之林,无声无息消失在月幕之下。

    苍冥殿宗门之内,司徒亮身处宗门权力核心之地,身后跪着一落破修士,鼻青脸肿的,显然刚受过非人虐待,正瑟瑟发抖。

    “二师兄!我看不像是说假话!”

    “先关起来再说!”

    “可那人怎么办?不能老由着他满世界打听吧!”

    “此事我自有主张,你先去吧!”

    “是!”

    “师弟。”那人刚要走,司徒亮转身又道:“若是为兄失去现今的地位你好知为之吧!”

    “二师兄!师弟永远跟着你。”

    “唉~再说吧!”

    师弟押着人犯走了,司徒亮独自一人背着手望着殿内中央挂着一幅微妙微像的画喃喃道:“师傅,你在哪儿?苍冥殿不能老这么空着啊!”

    “二师兄!”一根烟的功夫没完,又有人进殿。

    “周师弟!何事?”

    “外面来了一伙人,个个带伤,想进来避避风头。”

    “给他们点晶石和丹药打法走!别惹祸上身。”正是心烦思乱之时,司徒亮绝不会接纳素不相识的亡命之徒,更何况还是一伙。

    “二师兄。”周师弟上前两步沉声道:“我又看到那只黑金刀匣了,八成是那小子。”

    “你说什么?他还活着?”

    “被一女修扛回来的,重伤不醒。”

    司徒亮犹豫了,救,还是不救!这是个问题,两者之间无论作何选择都将影响大师兄出关后对自己的判定。

    “唉~~~~不该自己的啊!”少许,司徒亮无奈,谁让他是万年老二。

    “二师兄,实在不行咱们”周师弟性格较狠,做了个抹脖动作。

    “不可!”司徒亮制止,机会已然失去,老天爷不站在他这边,思虑道:“让他们进来,安排在东南角的小院暂住吧!我一会儿就来!”

    “是!”

    “师弟!”周师弟前脚走,后脚又进来一位身着麻衣粗布,一脸正气的魁梧汉子。

    “大师兄!”司徒亮顿时惊呀,急问道:“你怎么样?师傅在哪?”

    “发生了很多事!救我的那位小兄弟可还在?”

    “他~”正说着,打门外晃进一头驴,驴脸挂着老长,一看就知道是不高兴的那种,司徒亮鄂然道:“你怎么在这?”

    “师弟,你不会是”

    “师兄!把我当什么人了?我怎会做那种昧良心之举?”不等说完,司徒抢道:“说来也巧,他本已离开,怎奈命运无常,时才刚刚回来,而且重伤未醒!”

    司徒亮说完这话,不高兴的二蛋竖起驴耳,眯糊眼乐得直叫唤,撒开蹄子满屋绕圈,此举让他懵逼得很,主人都快挂了你特么几个意思?

    (本章完)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穆少宠妻:国民妖〕〔清宫攻略(清穿)〕〔诱妻入怀:帝少大〕〔一胎二宝:冷血总〕〔玄幻之我有满级仙〕〔恭喜您成功逃生[快〕〔人生若能两相忘〕〔她娇软可口[重生]〕〔萌宝来袭:总裁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