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反穿:首席情深不〕〔我的千年女鬼保镖〕〔鬼手巫医:冥王宠〕〔极品大帝系统〕〔闪婚强爱:军少,〕〔影视之最强穿二代〕〔摁住那个绿茶婊〕〔青瑶仙歌〕〔拈花一笑不负卿〕〔最初不相遇〕〔盛势清欢〕〔最强仙帝在都市〕〔神驭之风〕〔边界之外的世界〕〔神与魔的较量〕〔执剑诸天〕〔爆笑酒楼〕〔将军追妻记:姐是〕〔穿越异世的领主大〕〔我是她的影子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一百五十八章 谈判 下
    “午哥”安子出去后中茂憋不住了,还没说完便让袁午制止。

    “我相信他。”简单的四个字让袁午神情严俊,虽然还不知道对方为什么会这样,但直觉告诉他必定有大事发生。

    “袁兄,不好意思!我刚才一直在想,咱俩是不是真的生错了地方。”回来后安子象征性的拱手表示抱歉。

    “那是刚才,现在我到觉得还好咱们没生错地方,不然你早就被我掐死了。”袁午现在可以说肺都快气炸了,两个门派之间的谈判那有这样的,一点都不严肃;被动不说还跟个傻子似的完全不知道对方的一切行为是为什么。

    “袁兄,别的话我不多说。”安子真怕他瞎想造成误会,认真道:“刚才那事真是我自己的事,如果你非得怀疑那我无话可说。”

    “行!”袁午打算试深一下,转脸问道:“如果你真拿我当朋友,那你告诉我,开启雷泽殿的是不是你。”

    “是!”

    “那么~能不能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去的。”

    “简单,撒了泡尿就进去啦!没什么难的。”

    “”安子这句让袁午有种冲过去狠狠的将对方蹂躏一番的冲动;边上的中茂差点没一嘴喷出来,憋着笑意发出“啧啧”声。

    “咳~~~”安子瞧中茂那样就知道这个事实基本没什么说服力,道:“袁兄,有些事其实“

    “不用解释!”袁午觉得对面这王八蛋完全是在耍他,刚才出去那事先不提,现在问得这么严肃居然得到这种回答,他觉得自己很失败,失去了继续在谈下去的耐心,抬手制止道:“我知道,既然如此咱们没什么好谈的,告辞。”

    “哎哎哎~~~~~~~~”安子哪能这么让他走,连忙起身阻制,解释道:“我说的是实话啊!你也不想想我一个小凡人还能怎么进去?除了运气还有什么?如果你不相信那你告诉我,我应该怎么进去。”

    “阳光,我知道你聪明绝顶,但你拿出这么没诚意的说法我很难再相信你;如果你还拿我当朋友,你就说实话。”

    安子深吸一口气,心理头把那谷大佬再次骂翻,道:“我知道这事你很难相信,可要不这样,你不是有人要渡十一重散修劫吗?行!”安子一跺脚,道:“到时候允许你俩到场观摩,能学到多少就看你的本事,怎么样?”

    安子这话说得非常认真,要知道这可是穆云剑宗最大的秘密;虽然刚谈妥,可袁午知道,这其中的过程他是绝没有机会参于,现在对方为了证明自己说的是真话居然毫不保留,间接的明白眼前之人还是很有诚意的。

    “你真的是凭一泡尿进去的?”袁午勉强相信,可又不信。

    “跟你实话吧!到现在连我自己都不相信。”

    两人重新归位坐好,安子的语气还是很真诚的,但在袁午看来还是觉得挺扯蛋,又找不出有理的说词,只能回来继续。

    “阳光,穆去飞车的业务将来你还有什么打算?”终于谈到关键。

    “没什么打算。”安子吃了两口菜说道:“这种东西我相信你们千机圣谷最多半年就能仿制,我有心理准备。”

    “嘿嘿~~~~”不知怎么着,袁午阴笑两声,道:“你就不怕我们青出于蓝?”

    “以你们的底蕴青出于绿都没问题。”这事安子一点都不操心,道:“我就但心因为利益使得两边拼得你死我活,这就太不值了。”

    “你真这么想?”说实话袁午活了一百多年还真没见过这样的,自己的利益得失完全不操心。

    “袁兄,别的我不多说,只说一句。”安子可能有些腻味,道:“利益之争只是面表,其实质是人的本性在作怪,我承认我不是圣人;将来无论两派怎么样,我真不希望有刀兵相见的那一天,而且我还可以肯定的告诉你,我志不在此,所以作为朋友,请你不要逼我。”

    “可我不得不为千机圣谷的将来考虑,我毕竟是一谷之主,屁股决定脑袋的事你应该明白。”

    “夏侯博想必你知道吧?”

    “知道,我还知道是你助了他一臂之力。”

    “这一点我承认!”两人激烈的交锋可以说已进入白热化,安子道:“夏侯博说过这么一句话:这天下就没有万年不变的家族;以你的智慧盛极而衰的道理想必你应该听说过。”

    安子无意式的一句话震得袁午久久没有说话,因为这话他不仅听说过,还见过,只不过这是千机圣祖手扎里的记录。

    “袁兄,属我多问一句,你们的开派老祖不知姓甚名谁?”安子决定趁热打铁,解开这个困饶了他很久的迷团。

    安子的问题让袁午很困惑,这基本不是什么秘密,他要真想知道只需问问自己宗门的那个前辈老怪自然有人告诉他。

    “姓王名守仁。”

    “是他!”这个名字子让安子内心狠狠的惊了一把,暗道:“我勒个去,明朝正德年间著名的思想家王阳明,握草~~~他怎么会跑这来?这哥们可是历史上的牛人,为什么会在这弄个千机圣谷来膈应人?难道他想以《阳明学说》改变这个世界?”至所以这么想完全是千机圣谷内部的政治结构,在这个世界全完是个异类,头一次出现了年轻的领导和内阁;这些都是在他穆云剑宗的藏书阁里看到的,以为没什么大不了,没想到会是这样。

    想到这看了袁午一眼,他终于明白了为什么千机圣谷急需一位强大的十一重散修压阵,十有**是迫于长老会的压力,身为谷主的他有点像是前世的美国总统——风箱里的耗子,两头受气。

    安子许久没有说话,使得袁午更加摸不着头脑,感觉今天这次谈判极为诡异,对手太为狡诈。

    “袁兄,听你这么说我有件事不明白。”安子理了理头绪,问道:“为什么千机圣祖墓地连你们自己都开不了?”

    “这个我不能说。”袁午还是很坦诚,尽管对方不是很有诚意,说的话让他半信半疑。

    “明白。”安子有心理准备,毕竟今天知道的已经够多了。

    “如果你帮成了我,作为朋友我一定告诉你。”

    “一言为定。”安子很理解。

    “阳光,我在千机大酒店请你吃的可是最好的”一切都谈协,袁午转移阵地开始挑刺,眼前这桌子的美味他可一筷子都没动。

    “咳咳~~~袁兄!”对安子来说这才是正题,清了清嗓门,道:“穆云剑宗可没你们千机圣谷家大业大,没必要这么叫吱吧?”

    “嘿嘿~~~~”袁午再次阴笑,道:“我可是一谷之主,与你师傅是平级的。”

    “是吗?”装得恍然大悟的安子精神一震,道:“那你等等啊!我这就让我师傅来,中茂兄,吃好喝好啊!嗝”无独有偶,起身这会好死不活的还打了个饱嗝。

    袁午瞧他那没皮没脸的混混样有种交友不慎的感觉,翻着眼皮道:“我要是你师傅你这会儿绝对非死及残。”话的语气里带着恨意。

    “要不~~~我再加两菜?”安子还说着这种欠揍的话。

    “算了,怎么说都是朋友,我袁午不是不知进退之人。”袁午很清楚,这厮从头到尾都没提过自己盗他新菜配方还有复制穆云酒店这事,要不然真扯起来肯定没完没了。

    “呵呵~~~”安子重新回位坐好,居然还冲中茂招招,道:“中兄,事儿都说完了,别杵着啦!坐坐坐。”

    “”中茂可不是老直那种神经粗大之人,瞪着大眼珠子看看午哥是什么指示,得到应允这才坐下。

    至此仨人吃得不变乐乎,虽说只是二十五个晶元石的餐费;袁午的目的可以说达成了一大半,唯一的是安子一些明显的小动作看不出来,嘴上即没说相信也没说不相信,但双方都明白,只要关键性的目的达成就算是取得成功。

    出了包间都没多话,毕竟是背着其他门派的私下秘谋,当然得做得隐晦一些;袁午带着中茂回了客房,安子一个人出了酒店后晃了一盏茶的功夫老直出现,带着他直飞空雾峰山脚。

    刚着陆,打老鬼子那屋出来七八个老头,甭问就知道这是等着他汇报谈判结果;安子很自觉,将老直支开后进屋,将谈判成果一一道来,算是给他们一个交待,唯一让这帮老家伙们不满意的是为什么要答应帮千机圣谷产生一位十一重天劫的强者,尤其是老鬼子,极为不爽。

    “徒儿,利益之争宗门不想说什么,想必你有其他打算,为师很愿意相信你;但”

    “师傅,徒儿只说一句,千机圣谷还不能倒。”

    “为什么?”无尘问出了所有人的心声。

    “与其独霸还不如分享,这样才能长久;而且再我看来穆云剑宗还没有做好当天下第一的准备。”

    “你就不怕与虎谋皮。”老鬼子在一边插话。

    “千机圣谷在我眼里还不算是只虎。”安子这话说得很有气势。

    话虽狂,可驾不住有几位老头点赞,无尘见老鬼子没什么想法只得捏着鼻子认了,道:“既然这样,以后的事该怎么办?”

    “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一切顺其自然;飞车的性能按步骤提升,想必够他们喝一壶的。”

    “嗯~~~”这种战略性的想法无尘非常满意,捋着胡子点点头。

    其实这次所谓的谈判并没达成什么实质性的成果,只是双方为避免因利益而产生冲突的一种预判,真要打起来对谁都没好处。

    跟袁午斗了一下午脑力的安子托着疲惫的身体回了小洋楼,越姐早就做好了饭菜一直在等他;安子看两眼满桌子的美味佳肴没什么味口,冲越姐一个抱歉的眼神,道:“媳妇,我想先洗个澡。”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一胎二宝:冷血总〕〔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穿成软饭男[穿剧]〕〔稻香〕〔大明小书生〕〔怀上反派他爹的孩〕〔小奶狗养成日记-朦〕〔太古龙神诀〕〔特品圣医〕〔知青女配已上线〕〔萌宝来袭:总裁爹〕〔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