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之全民公敌〕〔全球超脱〕〔这个地府有点假〕〔我的手机通西游〕〔魔宠的黑科技巢穴〕〔超品修仙太监〕〔重生在武侠大陆〕〔我的疯狂美女老板〕〔山村透视全能农民〕〔重生影后:帝国首〕〔最强纨绔系统〕〔极品帝魂〕〔一世帝尊〕〔大唐女装大佬系统〕〔你的爱如星光〕〔一胎双宝:总裁大〕〔斗破苍穹之大陆起〕〔萌宝驾到:爹地投〕〔此情惟你独钟〕〔你的爱如星光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九十四章 代价
    这还不算完,回到柜台拿起笔背着众人在一张纸上写了几笔,折好揣在怀里,带着满意的笑意回了客房。

    “这小子神神秘秘的搞什么鬼?”

    “搞鬼又能怎么样?一凡人还真把咱们给吓着了不成?”

    “大言不惭!还三日!哼哼”

    “灵夫子,这三天你最好还是当心点。”面对众人的蔑视,袁午一点都不敢小看,虽然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但以阳光的智慧绝不可能无地放矢,好心提醒道。

    “哈哈哈~~~~~”灵夫子狂笑道:“老夫还真没见识过如此有趣的凡人,有意思!有意思!哈哈哈~~~老夫就在这等上三日在回风霖湖。”

    “你”袁午可能很了解这位,传音怒道:“千机圣谷出个化婴修士不容易,你连谷主的话都敢违背?”

    “谷主!”灵夫子那火暴性子一样不鸟他,谷主又如何,一个半大不大的小子还真把自己当盘菜,不过该给的面子还是得给,耐着性子传音道:“我倒要看这小子玩什么花样。”

    袁午这会真把安子给恨上了,起身追进房客,推门闯入直言问道:“你到底想干什么?”

    “给你们这帮修士敲个警钟,凡人也有尊言,不容任何人溅踏。”安子回答得很自然,并没露出什么愤恨之色。

    “我不知道你到底有何依仗,请你看在我救过你的份上这事到此为止,我向你保证韩东不会向你报负。”袁午是个有远见之人,至宋忠出现在他眼前后他在不会小看任何凡人,这时不得不将姿态放低。

    “这事咱们以后在谈。”安子不给面子,道:“天快亮了,我也该走了!”说完看了他一眼:“你是我见过所有修士唯一一位还有点共同语言的人,没有之一;相信我们还会见面,到时候肯定让你大吃一惊。”

    “你这是在玩火!”

    “我可是成年人,肯定不会尿床!”安子说着哈哈一笑,转身出了客房下楼,不顾满屋的修士那双惊悚的眼神出门骑上小驴扬长而去。

    走时回头看了看那位灵夫子邪邪一笑,心道:“相信三天之后就能体会到一个凡人是何等的无奈。”

    虽然安子不知千机城离这风霖渡有多远,但相信以那位的速度不会太久,看到门上的字子估计这灵夫子不死也是差不多。

    一帮修士就这么目送着一个凡人渐渐消失在眼前。唯独袁午一脸的紧张,他相信阳光的话,要不是他的指点不知道还得死多少人。想到猛然一惊,他明白了!他明白为何阳光因何如此恼怒,可以毫不客气的说,要不是他的提点,这里的大部份修士都会损落,这帮人不知感恩也就罢了,居然还一个个理直气壮的无所谓。

    想通了这一点真为韩东感到不值,他这是给这帮修士做了炮灰。

    安子走后不久,天已经大亮,大街上已然有人开始整理那些倒塌的铺面和房屋,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进行;写在客栈门上的那几个字仿佛成了一个笑话,没人在意;只有灵夫子一个人就在这客堂内坐着。

    袁午和中茂则陪着;按照计划这两人今天就应该动身回千机峰,可又放心不下,这未知的变数会不会成真。

    “午哥,你还真信了阳光的话?”中茂坐不住了,问道。

    “我不知道。”袁午说了句叫人绝倒的话。

    “你”中茂差点一口气没倒上来,劝道:“咱还是回去吧?在不回去虎老又要威胁咱了?”

    “在等两天吧!”袁午想想也是,自己老这么不打招呼的失踪,特别是作为一个若大的宗门之首确实不太好。

    “谷主,你们还是回去吧!老夫在这这么多年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就凭一个凡人还真把你们给吓着了?”

    “那是因为你还不了解他。”袁午现在真想带着这位远离此地。

    “那又如何?”灵夫子闭目养神,那条大腿就放在他边上,他相信自己的实力,道:“就算有人帮他出头修为又能高到哪去?”

    显然这灵夫子也不蠢,能想到的只有这一点,可袁午不这么看,这个名叫阳光的临走之时那一脸的自信告诉他,这是一个局,一个可能临时想到的局!一但这个局起作用,那眼前这位有着圣元之体的化婴巅峰的强者将成为一个传说,这是千机圣谷所不能允许的,对他来说损失太大。

    仨人就这么忐忑不安的傻坐了两天,一切都平安无事。

    早上闭目而坐的三人同时睁眼,一对眼中茂小声提醒道:“谷主,咱们该动身了。”

    说实话袁午真不甘心,可身处高位不得不走,屁股决定脑袋的事让他只得起身,看着这位千机圣谷唯一的圣元之体前辈久久没有说话,脸色极为复杂。

    “谷主,还是回去吧!”灵夫子可能真有些感动,道:“老夫不会有事,待我飞升之后定会在仙界重建千机仙谷等待谷主到来。”

    “唉~~~~”袁午可不糊涂,只得带着中茂转身离去。

    二人出了客栈直飞千机城,他相信那位阳光不久后定会出现,到时候一切都能问个明白;如果千机圣谷真折了这位圣元之体,他不知该如何面对。

    如今客栈就剩下这灵夫子,想来这喝酒的修士都不敢进门,不过客栈周围有不少眼睛正盯这着大门,只有少数人不足为怪,时间对他们来说太宝贵,进入风霖湖刷宝赚晶石才是王道。

    时间就在这帮修士的注视下,第三天终于到来;睁开眼的灵夫子正对着大门,一切如同昨日一般平静,整个客栈空荡荡,时不时的有几只耗子爬过。

    这位灵夫子倒是个很有耐性之人,如大佛一般纹丝不动坐得稳当,看着街面上从眼前划过的人群。

    一直到下午傍晚,风霖渡终于来了一位绝世大能;只见这位身着蓝色道袍,背后两把不知名古剑,满头的银头无风之动。逢人就拿出一幅文兄画的那张乞丐画相向人打听。

    不出意外,两分钟便寻到这客栈,望着门上那几个狗爬式的字那里还不明白这兔崽子是想让自己帮他出气。

    里边的灵夫子这会儿坐不住了,门口的这位显然认识那个凡人小子,可眼前之人一眼看不透修为,终于知道自己惹了一位不该惹的人。立马起身丝毫不敢做作,躬身道:“前辈。”

    前辈此刻可以说已经怒不可言,可面上平静得很,冲眼前那体形硕大之人拿出那张画相问都没问,就这么看着他。

    “不知此人是前辈何人?”灵夫子小心问道。

    “徒孙!”

    就这两个字让灵夫子浑身一颤,脸色极为难看,现在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位大能为何会收一个凡人做徒孙,这不合理。

    “你是自己动手还是要老夫亲自出手?”

    “晚辈不敢,敢问前辈为何会替一个凡人出头?就算此人是前辈的徒孙,在下还是不明白这位无骨无相之人怎么可能入得了前辈的法眼?”

    前辈板着脸没出声,不作任何回答迈步进入客栈内四周看了看,小声自语道:“能耐啊!凭着一界凡体在这世上走了三个多月居然毫发无损,还算得如此精准,吾不如也!”

    “前辈这是何意?”灵夫子不明白这位前辈感叹些什么。

    “他在这住哪里?”

    “楼上右手第三间。”

    不理这位灵夫子飞身而上,推开房门看了看,没什么发现。内心发苦,他感觉自己的一举一动都在那小子的意料之中;这种感觉让他极为蛋痛,也极为害怕;完全可以想象如果对方是位仇人,自己可能早已损落;自尾随太师伯到达东莱国得知千机圣谷神机会的消息,本打算来这碰碰运气,那知这小子居然神奇般的出现在此,瞬间三观尽毁,无论如何也想不通一个凡人怎么会有这么快的速度。之后顺着龙门吊的线索寻到横河镇,这才有了现在这一幕;暗道:“奇才呀!我灵犀剑者纵横修仙界四千五百余年,居然连自己徒孙都比不上,老天真是不公。”

    在说那位身在楼下的灵夫子本想趁此机会玩失踪,那想身体动弹不得,那里还不明白这位前辈修为高他太多,自知修仙界残酷的他此刻想起安子说的那句话:小子还真想看看在你生命走到尽头的那一刹那会是什么感受!

    如今他体会到了,估计这辈子都不会忘记。不顾这寒冷的天气浑身大汗淋漓,静静等着灵犀剑者最后的审判。

    “这里似乎刚有过一场大型的围猎。”灵犀下楼后问道。

    “三日前晚上,一只大乘初期的癞蛤源貘出现,这才如此。”

    “呵呵~~”灵犀可能很了解这种妖兽,问道:“以你们的能耐好像还真耐合不了这头畜生。”

    “前辈有所不知,我千机圣谷谷主刚好在此”灵夫子老老实实将一切倒出。

    “哈哈哈~~~~~~~”灵犀剑者捋着雪白的胡须大笑,眯着眼道:“要不是那我徒孙,估计这里的人得折损大半。”说到这一拍桌子怒道:“一帮恩将仇报之徒,留之何用!”

    “前辈!”灵夫子自知大限将至,急道:“还请明言,为何这么说?”

    “我那徒孙虽是一界凡体,可论头脑,你整个千机圣谷都比不上他一个手指头,还敢在老夫前面大言不惭。”说罢胡子头发道袍无风自动,显然在暴走的边缘。

    “不可能!”灵夫子瞪着大眼根本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圣元之体?呵呵~~”灵犀剑者那会跟他客气,“吡啷”一声,背后古剑自动出鞘刹那间交织着光芒“嗖”一声从灵夫子颈间划过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网游之我能看到数〕〔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