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燃烧军团戏班子物〕〔神奇宝贝之最强养〕〔漫威之暴疯语〕〔主神的幻想游戏〕〔重生之妖孽人生〕〔时空学校〕〔卓尔不凡大师兄〕〔异界邂逅二次元女〕〔重生戎马小娇妻〕〔世宦〕〔革命吧女神〕〔闪婚少女:总裁的〕〔禅师的文娱〕〔都市侠警〕〔末日合成系统〕〔重生:朕的二嫁皇〕〔枭宠甜妻:向少,〕〔我抢了灭霸的无限〕〔仙武大明星〕〔重生之灿烂的人生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五十章 借刀杀我
    “你这是打算逃避?”安子擦了擦嘴,表示自己吃完。

    “如今那人已经化神,我除了逃还能怎么样?”曾阿兽说着还自嘲的笑了笑。

    “你不怕被人找到?到时候可就不是淹没于尘世。”说到这安子心理加了句:肯定让你消失于尘世。

    “这个我又何常不知,所以想找你讨个解决的法子。”

    “没办法。”安子一摊手。

    “小兄弟,咱们在这地方相遇就是有缘,你能帮助你的兄弟,为什么就不能帮帮我?”

    “你是我兄弟?”

    “”曾阿兽不说话了,神情很是无助。

    “你以后打算住这小镇?”安子追问道。

    “有这个打算。”

    “我觉得你应该去郡城,那地方人多,流动性也大。”安子还帮他出主意。

    “算了,就这吧;不打算逃了,只要让我能安安静静的过个几年我也算知足。”曾阿兽像是看破了尘世。

    最后安子提前离开,如果说只是个路人甲似的朋友他可能会给想点办法,可这人那是万万不能;想那罗师叔可以说是九死一生,如不是参天的造化,估计现在坟头都找不着,用自己的观点表达现就是: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该!

    一连串的事让安子觉得今天这一天还是有点意思,至少让他感觉到了江湖儿女恩怨情仇的剧情,自己作为一个旁观者还有点收获。

    吃完饭来到薇记缝衣铺,安子继续着他保媒拉纤的想法。抬腿进了铺内,越姐还在忙着手里的活,让安子大为感慨,暗道:“多么贤惠的女人,要是不嫁人让人糟蹋太可惜了。”

    “来了。”越姐抬头看了看,笑道:“找我什么事啊?”

    “咳~~~”安子清了清嗓子,生怕对方看出自己的来意,道:“越姐”刚要说话,兔兄一把窜到柜台上精神起来,耳朵一只竖着一只耷拉着。

    “你这兔子真有意思。”越姐准备伸手摸摸,兔兄躲开了,回到了安子肩上。

    “嘶~~~~”安子心中倒吸一口凉气,暗道:“越姐居然是个修士!卧槽,这小镇还有正常人没?会不会就自己一个凡人?妈的!”安子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万能的上帝将他抛弃,不仅如此,还在脸上狠狠的踩了两脚并告诉他:别以为是现代人就了不起,虽然生为上帝的我可以原谅你,但如果那天让我不爽我会派人送你来见我的。

    越姐满脸生疑的看着安子失魂落魄的、啥也没说的出了自己的铺子,女人的直觉告诉她这小子今天有点反常。

    “算了,还是给自己找点事做吧。”打消了给越姐做媒的念头后东一脚西一脚的回到饭店,准备找老赵,不是,应该是赵掌柜,好给自己安排点活干。

    “就你?”赵掌柜手里任然拿着账本,拿眼从头到脚的打量了一翻,道:“你别在这添乱就不错了,还是到后院呆着吧,到饭点我叫你。”

    “赵掌柜,作为合伙人的我不能天天就这么混吃等死吧?怎么着我也得出把子力不是?”安子不死心。

    “你这样不挺好吗?天天吃了睡,睡了吃!这可是小镇那些混混们做梦都想要的日子。”赵掌柜这是拿话挤对他。

    “那些混混能跟我比?”安子不服气,撸着袖子道:“那些混混除了每天睡到大中午,然后就是没事满大街晃,能跟我比吗?”

    赵掌柜听了没说话,那眼神已经表明了:跟你现在差不多。

    “呃~~好吧!”安子觉得有些不妥,决定继续为自己懒散的生活作风辩解,道:“至少我为这店里的几个混混找到活干吧?至少我让这赵记饭店的生意大火了吧?至少我兵不血刃的让这个镇里少了一帮混混吧?这些难道是一个混混能办到的?”

    “那只能说明你是个高级一点的混混。”赵掌柜一针见血。

    作为一个现代人,赵掌柜一句话让安子此刻受到了近九千点的内功伤害,同时也领悟到了三国时期王朗死得太冤。

    再次失魂落魄的出了饭店,已经是残血的安子不敢在那呆下去,不然真有可能当场羞愤而死。顶着兔兄回到小院,一切还是老样子。

    “唉~~~”回到自己那小屋,躺在椅子上抱着兔兄自语道:“高童这混蛋现在应该是春风得意,媳妇也帮他搞定了,今天晚上在后院的烛光晚餐整不好能直接让金凤投怀送抱。”说到这还有点小成就感,至少觉得自己办了件正事。

    “看看咱俩,唉~~~”没事做的日子让安子觉得自己成了这个小镇的废人,除了天天混吃等死好像比那些混混还不如。

    那些街面上的混混至少还能让老百姓平日或多或少的添点乐子,在看看自己,作为一个高级一点的混混除了没事顶着兔子溜大街啥事也不干。如果说这个世界有互联网、有电脑,那安子的日子肯定乐到天上去了;但很可惜,如同哲学上说的那样:上帝给你一样东西的时候肯定会拿走一样。

    可安子总感觉上帝把他能拿走的都拿走了,啥也没给他;现在一个人静下心想来还真觉得是这么回事。

    “难道是我的错觉?”安子摸着下巴想道:“上帝老爷子到底给了我什么我还没发现?”想来想去一眼看着怀里的兔兄,暗道:“这就是给我的?”拿起兔兄左看右看也看不出什么明堂。

    可以这么说,一个人在衣食无忧的情况下除了瞎想什么也干不了,或者说是自寻烦恼,安子现在就是这样。唯一跟别人不同的是脑子里的认知让他想得更多、更离奇、更不可思意。就这样一个人在屋里一直躺到了晚上大概九点才托着泱泱的身体出来。

    照常去饭店吃晚饭,顺道找赵掌柜要点纸笔,安子想通了,以后没事就在屋里练练书法什么的,那些个什么星阵之类的是绝不能露,不然老头可能第二天就能出现在他床头等着打断他的狗腿。

    “哎哟~你可算是来了。”一进门赵掌柜赶紧迎上去,急道:“怎么现在才来?有人在这等你半天了。”

    安子莫名其妙看了看客堂,感觉不对头,连忙紧张的答非所问道:“高童了?”

    “还高童了,让他爹给抓回去了!”赵掌柜边走边拉着安子走到一桌子面前,向一中年汉子恭谨道:“高兄,这就是你要找的安小哥。”说罢还拿眼瞪着安子,低喝道:“还不赶紧行礼。”

    一听高童被他爹给抓回去了,安子一下如同炸了锅似的,破口大骂道:“谁是他爹,啊!这特么是把人往死里整啊!眼看这事今晚要就成了,好好的他爹怎么就冒出来了!”可能是觉得自己说话有点过分,又觉得身心极度疲惫,不理边上那黑着脸汉子,叹了口气摆了摆手,无奈道:“老赵!半个时辰之内把店里的人疏散下吧,待会可能会有恐怖份子来袭!你也找地方躲躲吧。”说着谁也不理转身就要开溜。

    “你这是要去哪啊?”赵掌柜一把给拉住了,问道:“怎么回事啊这是?又出什么事了?”都加“又”字了。

    “出什么事?”安子本来不想跟他废话,但被死死的拉着又挣脱不了,急道:“高童今天晚上本想等店里客人差不多了请金凤吃晚饭,现在被那老不死的爹给抓走了,后果你自己想去吧。”

    “啊!”赵掌柜顿时慌了,问道:“这事我怎么不知道啊!高童没跟我提起过啊?”

    “男女之间事你掺合进去干啥?别在拉了,要不待会金凤来了这个屋里谁也甭想跑,你就等着关门吃官司吧,这可是年度直播大戏,过瘾得很啦!”安子说着连嘲带讽。

    “她敢!”边上那位一直没说话的中年汉子一拍桌子怒道。

    “大叔,这个镇上就没她金凤不敢的事!你要不怕就等着在这受死,小子我就不陪着了。”说罢挣脱赵掌柜就往外跑。

    中年汉子好像有什么事明白过来了,自语道:“怪不得这小子被我抓回去的时候还急着要出来,还说什么等今天过了一定天天回家,原来是这么回事?”

    “高兄!这事你可有些孟浪。”赵掌柜在次拉回安子,不理他百般挣扎,对那高兄说道。

    “不是,赵掌柜,这位谁啊?”安子回过神来,问道。

    “我就是你刚才嘴里说的那个老不死的爹!”那人黑着脸回道。

    “”安子无语,连忙恭手表示歉意,学着赵掌柜那摸样道:“刚才是小子孟浪了。”

    “你孟浪个屁!”高童他爹瞪圆了眼珠怒骂一句后起身走了。

    “”安子和赵掌柜。

    看着高童他爹走了,安子一脸无辜的样对赵掌柜道:“怎么爷俩都一个德性,太不懂礼貌。”

    “你小子懂礼貌,开口就是一句老不死的,谁会给你好脸色。”说罢不理他安子,回柜台继续看账头。

    “还看账头啦!这都什么时候了。”安子快步过去一把夺过赵掌柜手里的账本,急道:“赶紧把后院收拾收拾准备啊!”

    “你不是说男女之事我不能掺进去吗。”赵掌柜不鸟他,拿起账本继续。

    没办法,只得自己来,为了小命不受威胁,安子指挥着两个跑堂的将后院打扫打扫,然后搬张桌子进去,顺便写好菜单拿到厨房准备好。

    没一会儿高童满头大汗的跑进店门,进门就问金凤来了没。

    安子坐在一张空座上,黑着脸看着这大冷天一身汗的高童,道:“还好我来得及时,不然老子又得跑路。”

    高童听到这话崩紧的身体轻松了,长长的舒了口气,走到安子对一屁股就坐下了,道:“还好还好!好险啦!”

    “你还好意思!你们家老爷子好好的干嘛抓你回去,还早不抓晚不抓,偏偏这个时候抓,他这是想借刀杀我是怎么着?”安子一脸的不爽。

    ~~b~~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冷面教官是竹马〕〔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霸总的病弱白月光〕〔渡鸭之宴〕〔凝脂美人在八零〕〔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