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重生逆袭:总裁小〕〔总裁独宠亲亲我的〕〔帝少专宠小萌妻〕〔蜜吻军长,超给力〕〔极品狂少〕〔徒儿休走〕〔[娱乐圈]过敏体质〕〔美漫之最强系统〕〔帝国第一宠:老公〕〔重生之超级透视学〕〔仙界科技〕〔步步逼婚:军少宠〕〔王者荣耀:国服男〕〔冷情帝少,轻轻亲〕〔总裁老公,顶级宠〕〔从小李飞刀开始〕〔重生之绝顶张狂〕〔重生甜蜜蜜:总裁〕〔权谋论:再嫁为后〕〔祸害娱乐圈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995章 危机四伏
    诗云:私人杂役不能忍,暗搞魂塔看谁狠;里应外合塌天祸,尘仙骨地炸了锅。青野星云,至一帮流氓混混走后安静多了,飞羽龟岛恢复往日喧闹,经济活力强劲,人气冲天,大量罡甲或天铖散修商客时有往来,无数大小宗门纷纷开设据点,房地产发展迅猛,逐年上升。这一日,天空乍现一艘非货运方星舟,体积硕大,其形似鼎,周身闪烁道纹,中间一个大大的“齐”字吸引全岛眼球。方舟未按规矩悬停靠站,飘于龙首顶端跳下两位相貌不俗的年青人,浑天阁正殿已有人相迎,阁主打头;待小辈降下法体问候道:“未知圣子驾临有何贵干。”“阁主见谅,方同不请自来劳烦诸位前辈。”齐方同没了往日气焰,道:“此番只为安博天而来。”“原来如此,这位是……”“同来介绍一下,姜阳,姜氏核心弟子。”“姜氏!”阁主眉头一皱,随之满面疑惑客套两句请二位入殿详谈。数人分宾落座,阁主眼瞧姜阳,道:“小辈,据我所知,姜乃天尊家族,地位凌顶,更有九幽第二圣子之名。”“呵呵~~前辈谬赞。”姜阳言谈举指十分老练,笑道:“实不相瞒,晚辈闻听安兄乃绮氏双宗得意亲传,从罡甲一路寻到青野,只为寻见绮飞兰前辈一面。”“哦?可是安小辈冒犯贵氏?”“冒犯谈不上,只是所生种种事端隐隐指向安兄,为免引起误会,特来寻问一番,望阁主见谅。”“无妨。”阁主外交辞令犀利,实其心里骂翻了,真他娘胆儿肥,连姜氏都敢折腾;于是踢皮球道:“安小辈的情况老夫知之甚少,欲明详情,还需问绮氏老祖。”“前辈误会,晚辈此来是为两件事。”“请讲。”“一、安兄如若损落天玑,绮氏双宗是否会找麻烦;二、据我了解,安兄一身阵道之能独步虚空,如今修为尽失,晚辈想知道,是暂时的,还是无药可救?”“据本族老祖所言,安小辈恐怕仅有百年光景便会坐化,一切与刘氏无关;至于绮氏……属老夫能力有限不敢轻言。”“多谢!”座谈会短暂,双圣起身告辞,众人送至殿外,直至方星舟消失不见才散;阁主微微一笑反身回殿关好殿门,绮飞兰无声无息身坐主位,道:“干得不错。”“绮氏老祖过奖,未知那姜阳是何身份?”“他便是九幽第二圣子,哼~姜氏估计被折腾得够呛。”“那安小子的安危……”“这个无需担心,他死不了,熬过百年,极境升阳必一鸣惊人、名扬天玑,尘仙骨地两大阵营谁也别想好过。”“……”阁主一阵无语,请示道:“未知下一步如何行事?”“以刘氏老祖名义通知真武殿常山虎及本阁刘宗鼎、郎泉,速去葬神天玑星封天道院;我绮氏也会出动本宗精英;记住,小心谨慎、暗中行事,务必助他熬过百年,那小子定有重谢。”“是!”阁主退去,打左边暗角出来四人,两对师徒,一女修身施一礼口称姐姐,两男为一老一小未有任何动作。“秀儿,云兮,此去天玑切莫任性,一切以安小子为主,最好让他欠下人情,他会送你个天大奇缘。”面对小两口,刘毛极为不舍。“师尊放心,安兄与我有生死情义,我二人定护他周全。”“云兮。”绮芯兰道:“切记为师数日之言,大局为重,莫提往事。”“徒儿紧记。”路已铺好,如何走得顺行得直,并达成心愿,就看小两口的造化及老天爷的意思;亲情一番送走刘秀二人,仨人于殿外仰望天穹久久未语。……时隔一年,姜氏府宅无有任何事发生,尘仙骨地却剑拔弩张,因姜阳外访青野罡甲两方星系,双方失去管道无法交流,谁也不敢先撤去人手,但也极为克制,如一潭死水,就等安子到来搅上一搅。话说至房子嵊得了震元手骨便玩儿起了失踪,安平两口子相离甚远,秀越的《子夜回梦》未练到家,无法梦中相会,阵盘通讯又怕被败家仔偷听,温水里的蛤蟆急得没抓没挠。而恭贼近一年很忙,镇魂牌全碎了,如同服务器数据库被删除,须重新构建,那是个大工程,没个三五年成不了,一把年纪天天加班还不涨工资,谁受得了?加上供奉塔事件没抓着人,万幸无人损落,感觉被人耍得团团转,恨意与日俱增,说不定哪天一冲动手起刀落,日子过得相当煎熬,每天心惊胆颤掰着指头数天数。当然,安子身陷狼窝能活到今天非是运气,恭贼的一举一动基本全在其监视当中,空间阵道占尽优势。某日半夜,恭贼夤夜回院,老远就闻着杀气,安子赶紧溜出主屋闪到一边两眼偷瞟,生怕沾着火星。“想去尘仙骨地脱身?”恭贼脸冷声:“哼~乖乖坐化在此,老夫送你个夫妻同穴。”“什么意思?”“今日姜阳回府。”“哦~~~~明白明白;可是……如你刚才所说,我会得罪圣子。”“那是你的事,与老夫何干。”说罢甩袖而去。安子无语,双拳齐竖中指表示抗议。长时间与姜恭子相处,渐渐了解其为人,即便选择留下也不会有好日子过;再则,手里暗子多的是,终日困在姜氏形同死棋一盘,唯有离开贼窝才能保住小命,盘活局势搞风搞雨,再将尘仙骨地闹个天翻地覆引出天尊,相信那位同样憋屈。至天玑以来,经过连串事件及对姜氏内部接触,安子完全肯定那位天尊的出身,绝对是草根中的草根;要知道,天尊乃宇宙第一狠人,其家族怎会窝在洪荒仅占一方星系,混得还不如域外某个豪强氏宗,且对圣族渐有微势,极不合常理。前章结尾有言:姜氏天尊可能是第九十八次元的一个变数。变数等同偶然,因为偶然才毫无准备,匆忙上任的后果是氏族人口不足,综合实力太差,无法发挥其影响,空有天尊坐镇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长此下去,大次元后姜氏会死得很惨;所以,必须在本次元尽最大努力将一般威胁干翻在摇篮,尘仙骨地由此而生。但这还远远不够,还必须寻一靠得住、且有很大机率成为大次元主宰的氏族,答案很明显,姜氏选择了九幽圣族。树下,安子躺身靠椅彻夜未眠,琢磨着是否整齐万枚成尘仙骨牌见他一面,只到太阳露脸,辰光初现也没拿定主意,起身活动活动身体,扫除心头阴霾。不多时,姜阳独自一人风尘进院,时隔四年多,两人对视一笑,其意心照不宣。“安兄,多年未见,难道不请阳某涮个火锅?”“没那心情。”安子回身躺靠,打怀里摸一书卷装模作样,意指对姜氏做派的不满。“呵呵~~~无妨,我请你。”九幽第二圣子貌似胸襟宽广,变出椅子、桌子,边忙活边道:“昨日听闻尘仙战场局势因供奉塔发生逆转,双方陈兵总数快超过六万,随时可能暴发大规模混战,不知安兄对此有何看法?”“先发制人,揍丫的。”“那样肯定死伤无数,最后没有赢家。”“你们主要是怕产生一位积齐万枚骨牌的幸运儿吧?”“聪明。”姜阳点赞等待下文。“那就谈判,有条件退兵。”“在下也是这个意思,所以想听听你的意见。”“你怎么想的?”安子起身正座。“放你回伏氏,伏逍遥应该无法拒绝。”“然后趁其退兵之机,姜氏快速推进,直至中场形成僵局。”姜阳笑而不语,眼观沸腾火锅大涮肉片,安子再道:“对伏氏而言,你觉得我有那么重要?”“重不重要并非取决于伏氏,而是伏逍遥本人,其中玄妙想必你比我清楚。”“你就不担心伏氏再次逼近姜元城?”“前提是你得活着。”“你好像对我的情况比较了解。”“纠正一下,是非常了解。”“你不是来听意见的吧。”“有更好的主意固然不错,可惜安兄未能让在下惊呀;当然,你还有半年时间缓合;对了,安兄发明的火锅在姜元城深受大众喜爱,广为流行,在下赚了不少。”说着话,姜阳扔桌面一布袋:“三十万,小小意思。”“少了点吧?”“除非你有更好的办法,晶石不是问题。”“容我考虑考虑。”“给你三天时间,三天后我将赶赴伏仙城面见伏逍遥,一但达成协议,你就真没得选择了;还有,我知道安兄深得绮氏双宗真传,空间阵道出神入化,连姜城都找不出破绽,所以我会派人时刻盯着你,包括上茅房。”“我去~你就那么忌惮我?”“不得不说在下也很走运,你是个即将坐化之人,威胁有限。”“如果我选择留在姜氏……”“安兄。”姜阳打断,道:“姜氏外门不养闲人,想留下就得发挥作用,而非暗中搞事。”“搞事?我特么被软禁在此,就出过两趟门,能搞什么事?”“你真要在下把话挑明?”“哥身正不怕影子斜。”“呵呵~~~算了,你我都是聪明人,多说无益。”姜阳岂能被安子套话,嘬得两口起身闪人,依修士特有惯例,临出院门回脸道:“荒神府那只紫丹鼎炉和黑炎鸢凤在下也很感兴趣,希望安兄能给个机会!”(本章完)  ://../b//.  天才本站地址:..。小说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引凤决〕〔医世神凰〕〔人间极乐〕〔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网游之我能看到数〕〔凝脂美人在八零〕〔老子是不周山〕〔他从深渊捧玫瑰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