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武裂天穹〕〔兽医白无常〕〔战道成圣〕〔狂兵归来当奶爸〕〔诱爱成婚,腹黑老〕〔神级忽悠系统〕〔最强神医〕〔黑衣查妖人〕〔贴身妖孽保镖〕〔鬼拉帘〕〔道武真仙〕〔龙帝逆神诀〕〔牧僵〕〔我的法师〕〔重生九零璀璨星途〕〔上神升级记〕〔废土传送〕〔玩锤子牧师〕〔末世之一代皇者〕〔龙舌之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八百八十三章 位面之子
    四个没溜的名字整个安子胃疼,简直是个没溜的作者编了个没溜的故事,写了个没溜的混混不断触发没溜的剧情,加上遇见个没溜的编辑,没推荐就在情理之中,安子内心恶狠狠吐槽两字:活该!

    心里有事未敢多聊,打着哈哈客套两句想溜,齐清茹拽住问道:“你怎么会睡街上?”

    “体验生活感悟人生不行啊?”

    “……”兄w

    “你在悟道?”齐清茹瞎琢磨。

    “这都被看出来了?严禁外传啊!”说罢扛上器匣要走。

    “哎哎哎~~悟什么道要睡街上?”

    “人间道!”安子很烦,迫于对方人多势众未敢过分,满嘴胡咧咧。

    “安兄,有这道吗?”三弟齐方雷懵问。

    “虚空无尽,大道万千,怎么没有?行啦~你们该干嘛干嘛,我走啦!”

    “博天!”齐清茹身为大姐死命拉扯,道:“你就不问问我为什么会来硕方城?”

    “哎呀~我说大姐,咱们一不亲二不熟,有须要吗?我还有事儿呐~”

    “哼~~”齐清茹看清了,脸也变了心也冷了,气道:“不说清楚你哪也别想去。”

    “行行行,我说,我手上没钱了,满意啦!”

    “给。”英雄落难,如此难得的机会齐清茹很会善加利用,慷慨解囊递过一布袋:“全在这儿了,十五万!”

    “这么点?”混混大手大腿惯了,掂了掂表示太少,引得兄弟俩面有厌恶,闹了半天敢情是一软饭男。

    “十五万还少?你要多少?”

    “难说。”安子粗略估算,道:“怎么着也得一千多万吧!”

    “……”姐弟仨。

    “我拷~那边来活儿啦!”安子突然一指仨人后面,众人本能扭脸,啥也没有;只感觉一阵清风吹过,再回头人没了,地上躺着个布袋,齐方有拾起打开一瞧,满满晶石晃眼得很。

    齐清茹失落之极,如此赤果果的表白换来的却是无视。

    “姐,正事要紧。”齐方有有点后悔,未来姐夫人品不错,实力更没得说,就是忒特么三俗。

    ……

    城内来了势利女,还特么组团,意味着此地凶险,必须马上、立刻、火速闪人;安子连传送点都没敢去,出城奔袭千余里冒得一脑袋汗,开着飞机就跑了。

    说句良心话,安子被劫天道君的副本给栓在天铖星;想象一下,九大势力,真要全部得罪绝对没法儿活,到时候什么后台都不好使,还可能连累康爷,狄公知晓肯定歪嘴,所以剩下的四个没敢撩,穿棱机蹿入太空直接南进,目标沙陀承天府。

    路过星环瞧见一小豁口,想来是核爆留下的痕迹,虽说未能如愿,却小有成就。

    紧赶慢行趁其夜色着陆沙陀百余里,收机入戒戴上镜片摸近城口正门,老远瞧见墙上贴着好几张动态图影,仔细一瞅安子当即呐喊大骂:“穹峰你个老兔咂,通缉令都发到这了!草~”

    身为阵道大师自然不怕,原路溜回刨一据点,刻划阵法直通康爷密室,反而更方便然而……

    兔崽子阵道大师的身份在这南天环基本暴露,加上城内有个杀子之仇的同道罗锅,与真武殿驻沙陀城办事处主任联手布控,除去传送点,城内任何一处只要出现空间波动异常,甭管有枣没枣,打三竿再说,应了那句套话:宁可错杀三千,也不能漏点一处!

    当然,老虎再凶也有打盹的时候,近二十年踪迹皆无多少有些放松……

    话说康爷密室,老爷子正精打细算做黑账,不大的地方虚空莫名破开道口子,打里边蹦出一人,还以为是狄公派人查他,吓得差点尿了。

    “找死啊你!”康爷火了,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就不能提前说一声?老爷子我一把年纪惊不住你这般折腾。”

    “嘛啦!”安子皱眉,瞧见康爷手里的账头,撇嘴道:“当初在千机楼没少黑钱吧?”

    “哼~老夫是原则的!”

    “切~~你们这些当会计的有个手是干净的?行啦~这些屁事我才懒得管。”说罢安子摸出个布袋:“最近手头紧,越快越好!”

    “哪儿拂来的?”

    “东天环,硕方城!”

    康爷无语,标准的捞过界,不过也好,能就地脱手,道:“你最好赶紧走,真武殿与承天府已经结盟,派了罗锅布网正逮你呐!”

    “我去~~那以后怎么找你?”

    “过些日子我找个理由去星罗;没什么大事少联系。”

    “行,有没有什么重要消息?”

    “对了,七年前沙陀来了几个外星人。”

    “外星人?长什么样儿?”安子瞪眼惊问。

    “我哪知道,据说来自一个叫易经阁的门派,整体修为很高。”

    “……”安子表示失望,无趣道:“嗨~~人家没准是来旅游的,行啦!没别的事我走啦!”

    “你最好留心点,依我的经验猜测,那帮人估计再找什么地方,很可能是秘境或长生地。”

    正当口,密室突闪一道传音火符,康爷虚空一抓立马急了:“你被发现了,快走!”

    情报人员的重要性安子心里有数,二话不说争分夺秒划一小阵,道:“我去城内闹点动静,你随机应变。”

    未等康爷嘱咐,安子启阵消失,赶紧消毁痕迹,打布袋摸出一方青色玉简捏碎,只见得空间涟漪直浪一闪,时才那零乱的空间波动瞬间恢复,足见老资格的情报员反应得当,手段犀利。

    那罗锅凶神恶煞带着数十府城士卫堵着天价阁,没等砸门就听城南爆起冲天赤光;甭问,白玉汤又在拆迁,匆匆赶到作案现场,除了三里城墙倒塌毛都没见一根,气得连吐二两老血,再来几次没准会中风。

    惊险得脱连夜驾机逃蹿,天亮后瞧见多年未见的龙江岭,临时改主意去了朝云观,

    隔着百十里地钻出飞机收好,无声无息悄然潜回湖泊,以为没人知道,没想到孙老爷子一个人在那烤鱼。

    老爷子似乎知道安子会回来,魂眼“哼”得一声。

    “呵呵~~老爷子身子骨硬朗否?”被逮着正着,安子捋捋被风吹乱的发型上前赔笑。

    “博天,照你这活法,老夫就没几年啦!”

    “什么意思?”

    “自己听。”老爷子心里有火,扔块玉简继续手头忙活。

    玉简冰凉,预示着讯息好坏,安子当面捏碎:“安兄!近四千年未见,可还记得虚无念否?哈哈哈~~~我与金彤已到罗星,盼望速来。”

    “卧槽~”安子一抹眼睛那个黑呀!有个房子嵊就够烦了,这厮怎么又跑来凑份子!

    “博天,你的事老夫可以不管,但你最好把握分寸别连累朝云观。”

    都开口轰人了,安子苦笑拜别,还是没去星罗,奔了悍将老家临江镇;没办法,风声太紧、名声太臭、狠人太多,暂时先避避风头,再想法看能否个个击破,免得有人抢副本。

    御剑沿江游荡,行之无人段面洗过干净换上新袍,趁夜猫进临江镇,确认四下无人,尤其是街对棍儿铺面饱暖思的神仙男。

    以道诀开门,博氏老宅不大,三进三出的小院,五间黑白屋,其内干净如常,像是有人扫过,定是悍将嘱咐;对其而言,重回故地自然感慨良多,暂得自由四处走动怀旧半边天。

    身处陌生地界,安得临时住所,至少比睡街面强,寻得一间密室整理头绪,西门大官人的出现绝非巧合,定与天陨之变互有关联。

    “不行,得想个折把这厮撵走,太特么乱了。”到目前为止仍搞不清神棍想干什么,但知道一点,双拳难敌四手。

    那么如何搞掉西门炎?安子苦思一夜,唯有从金彤身上着手,女人嘛!

    论损招,安子不输任何人,琢磨到头绪便推敲细节,只要醋坛子一倒,大官人基本r,其关键在于第三者的人选,谁最合适了?当然是齐方茹,那是个颇有政治头脑的势利眼,粘上就甭想下来,除非连皮一块儿撕。

    闷了好几天敲定方案,紧崩的神经得到松弛,推门出宅去江边透透气,很自然瞅见对棍儿那间铺子。

    几乎瞬间,对面那厮惊色而起,急忙出铺戳门口打量,瞧着这位眼熟。

    “哟~~~哥们,今儿休战了?”安子笑意打招呼。

    “哦~~~~原来是你,少见少见!你住这?”那人出铺攀谈。

    “前几日刚搬来,以后多多照应。”

    “哈哈哈~~好说!未知道兄尊姓大名?”

    “哥们客气,在下阳光,敢问……”

    “刘秀。”

    “……”安子无语,这应该是由史以来碰见的最为牛逼的名字,

    “阳光兄有何不妥?”对面之人傻缺,刘透懵问。

    “没~没没有没有,刘兄好名字,晚上咱喝两盅?我请客。”

    “哈哈哈~~阳光兄大气!”

    与邻居保持和睦关系很重要,再说镇上没多少人,有点本事的都往城里跑或外出游历,用现代话说,刘秀属于本地极为罕见的空巢青年,而且又是个开炼器铺的,顺便还能打听打听电磁枪的材料。

    于是跑江边摸几得条大鱼,洗剥干净,又浪了一上午,身轻气爽满载而归,得见惊掉下巴的一幕,刘秀那厮竟然骑着头大黑牛沿街溜弯,安子懵逼一声:“卧槽!真是位面之子!”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金庸绝学横行洪荒〕〔网游之我能看到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渡鸭之宴〕〔他从深渊捧玫瑰〕〔吾乃六耳猕猴〕〔农家子〕〔草莓印〕〔娶夫纳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