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无双刺客〕〔夜时雨声:众神契〕〔冷艳总裁的超级狂〕〔霸道皇叔,举高高〕〔名门军婚:重生首〕〔傻王的倾城宠妃〕〔六十年代种田记〕〔斗破之斗帝崛起〕〔至尊女帝:天下第〕〔郡主撩夫〕〔重生暖婚:首长大〕〔公子,请陪我夺天〕〔快穿:殿下,不哭〕〔天界帝国志〕〔地下城之使徒的噩〕〔女土司与奴隶二三〕〔游戏王之恶魔女王〕〔邪皇宠上瘾:爱妃〕〔先生凶猛:老公,〕〔田园之以农御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八百六十六章 沟里翻船
    已然决定跑路就不会有顾忌,连九幽圣子都敢坑的人管你是那个谁谁谁,装逼要紧;轻描淡写作了个结丹期的丫环,安子头回感受到实力带来快感,便加了把火趁机反挑衅。

    “杀了他!”

    当苦力的仨人被震懵了,极皇紫悠一声暴斥如当头棒喝顿时回神,正待齐出手,安子嗓门比她还高。

    “风行裂动·爆体!”

    “轰~~~~~~~~~~~~~~”

    牛刀小试上境开天爆体,堪比数吨梯恩梯于中间点燃,体内炎阳骤起闪光,一声爆响震撼当场,炸得仨人倒飞吐血,未等着地又听得“嗖嗖嗖”三道赤炎火流。

    “额啊~~~~~~~”三声惨叫,意味着三条龙套扑街领了盒饭。

    “呸~~还差一个!”安子故意吐口唾沫,眼瞄紫悠扛回器匣。

    短短五息,跑腿的喽箩被斩杀一空,朝云观众重拾信心,个个翘首已盼,盼着与极皇紫悠一战;然太岁府面子丢光,立有高手准备出列找场子,被紫悠伸手相拦,问道:“你不是朝云观弟子。”

    “切~~~~”安平嗤之以鼻挠挠脸夹,道:“跟你有关系?不想死的话赔钱滚蛋。”

    “小子……”边上又龙套有插嘴。

    “嗵~~~~”

    身为快四千多岁老资格骨灰级混混,安子眼里自然掺不得沙子,眼芒一魂龙抬头再现,震颤的空气中那人猝不及防被震退十余丈,脸色卡白硬挺着没吐血。

    “再特么瞎**老子连你一块杀,就当收点利息。”

    “你很狂妄。”紫悠冷声道。

    “那当然,不过比你还差得太远,呵呵~~”

    “道友,是否太过自信?”极皇紫悠知道,踢到铁板了,看身手和行为举指,八成来头甚大,就是没整明白,朝云观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主?

    “那是哥的事,总之今儿你别想全身而退,要么赔钱,要么偿命,自己选。”

    “哼~~~本宫的晶石,试问朝云观敢接吗?”

    “误会了不是,又没想说给他们,老子要。”

    “……”在场众人,多大胆子。

    “那好,请道友开个价。”

    安子伸个手指头:“一个亿!”

    “……”还是在场众人。

    “你敢消遣本宫。”极皇紫悠怒了,连杀四人未作追究还敢得寸进尺。

    “臭娘们,别以为背个五弦古筝就是淑女,草~~爷警告你,动起手来你要是输了,两个亿,想清楚。”

    朝云观众心理承受能力已到极限,若非稍微了解,定认为安子是个牛皮大王;头回见着太岁府在气势上让步,开了眼界。

    “小辈,你到底是何来路?”太岁府震场的高手出列,岁数较大,胡子头发花白。

    “哟~~~~一个即将坐化的地仙,少见少见!”安子立开半瞳之眼瞧得仔细。

    “……”花白老者。

    “老爷咂,跟她出来玩儿命迟早踢到铁板,到时候命就没啦!我建议您还是回家报孙子要紧。”对待老人,安子一如既往的尊重。

    一番好言相劝在老头听来那是喷到骨子里的鄙视,然半空悬挂的儒袍老道如老鹰盯紧猎物,动弹不得!都是快坐化的人,差距乍就那么大……

    如此,面对一亿巨款赔款,极皇紫悠背后五音古筝飘然在手被迫亲自上阵,凭借美色兴许能赢。

    “哈哈~~两亿!”安子乐了,二指比划“v”型手式。

    “铮铮铮~~~”紫悠五指拨弄试试音律顿起悠扬,道:“本宫就来会会这开天炼体究竟有何过人之处。”说罢,眼神犀利无匹,怀抱五弦、宫装翎羽齐罗绽舞。

    “玩儿超声波!嘿嘿~~~”快意江湖、戏耍人生的感觉上头,安子后退半步双臂收腰铁拳紧握。

    “抚弦云伤瑶光斗·宫商破棂!”

    弦动二音,宫商之律,深沉委婉荡人心神,道法祭出立变形态,空气波涟似浪剑叠加,清浊之意无分敌友,观战四众纷纷避让。

    “吼~~~~~~~~~~~~~~”

    管你什么玩儿意,比嗓门大谁不会?安子准备已久,气沉丹田卯足了劲伸直脖子张嘴便就一声嘶吼,四周劲风骤起,身形隐现龙头;齐声之音震刹五峰,犹如水中战舰冲破宫商之弦,闻听得紫悠闷叫一声,本能反应飞身速退。

    “啷啷啷~~~~~”琴音再动,数道风形琴瑟剑气疾矢流动。

    “嗬~~~~有两下子!”败得一招还能想到反击,安子微惊,手臂前伸五指齐张:“天铖·道界!”

    “叮~~~~~~”黄金圆盘阵道乍现在手,立马“钪钪钪钪~~~”星火四溅,打得安平连退四步。

    “拷~”手臂震得有些麻林,安子才想起天铖星引力波纹未能详查,磁道威能大不如从前。

    “晨兮撩动魂殇影·角羽微!”

    “铮铮铮~~~~”三弦齐动,五弦潺潺,七虹泛尘,音商悦耳;颇有火候的琴技撼颤心神,那些修为差的早就两腿发软道心不稳,很奇特的独门绝活。

    一记狂龙降吼没起什么作用,倒使得嗓门有些嘶哑;再起的琴声让谷神心猛然一跳,大量真元力汹涌外放,难得这厮大方一回,安子如同打了一针兴奋剂,刹那间混元力结合真元力产生奇效,浑身紫光盖体参杂零星金点,背后剑刀闻风而动,自出器匣左右在手。

    “御风断龙开天劫·刀剑八荒!”

    “铮~~~~~~~”大招一出,纵身半顶战意凌然,刀剑齐震嗡嗡乍响,身伴星辰之风扑向脸色苍白,只能横琴格档却不知死活的豪门娇女。

    “一劫,二劫,三劫……七劫~”

    “嘣嘣嘣嘣嘣~~~钪啷~~~”连斩七劫,弦崩断板荡音魂,那琴体在第七劫冷寒域下被剁成两半。

    “铮~~~~”尘阳横陈于紫悠粉嫩脖子,安平轻吐四字:“两亿!谢啦~”

    “哼~~~”身为洞虚,仅仅两招便败下阵来满是不服,恨道:“拿了这两亿,本宫定灭朝云观。”

    “管我屁事!”

    “你……”

    “小辈!”小主输阵,花白老头领众人急切围上,威胁道:“太岁府不是惹你得起的,见好就收。”

    “说什么呐!我怎么那么不爱你听说话?啊?明明是你们特么的咄咄逼人,现在知道怕了?早干什么吃的?草~”

    “博天,小心!”

    “啪~~~”趁安子与人争执分神之际,那极皇紫悠抬手便是一掌拍正中丹田,下手短平快,发力稳准狠。

    “卟~~~~~~~~”

    核反应堆遭到重创,安子连退五步但身法不减,背后瞬现金芒羽翼,紫悠只瞧见一道金光闪动,再回神,横在脖子上的已经不是利刃,而是一只力如刚钳的手爪。

    “咳咳咳~~~呸~~~臭娘们!子老让你偷袭!”高手被偷袭往往会暴怒,安子岂能例外,撩腿一拍,戴上暗晶手套,众目之下镇元道符一气呵成打入紫修小腹就此抽身。

    “卟~~~~~~~”回身十余丈再喷老血,额冒汗珠面色发青,丝丝白发紧贴脸夹,终于领悟到那些目中无人的装逼者是怎么死的。

    “嘿嘿~~~”重伤垂垂,安子任不忘阴笑:“臭婆娘,你这一掌打得爷好生舒坦;记住,五个亿,半月之内收不到钱,你就等着坐化在大乘。”

    此言一出,众人立看紫悠,才发现刚刚霸道的洞虚退到大乘,结合安平关键时刻露了那么点实力,心头闪无穷猜想;甭问,定是星系级家族后辈精英,朝云观走了狗屎运。

    本卷开头有云:洪荒域随便一家族放置域外至少是星系级,那是指九幽周围;但天铖星乃洪荒外围,远离权力核心;太岁府再强也强不过星系之主,极皇紫悠大悔,当即恨上星罗殿南宫旗,打定主意,想娶她也行,先拿五亿表表诚意,跟卖肉没什么区别。

    以一人之力退去太岁府小主,安子那身价自然水涨船上,市值至少五个亿,比观主都值钱,上哪说理去。

    装逼不成反被草,沟里翻船嗷嗷叫;儒袍老道眼疾手快,拧起重伤垂体的安平消失于众野。

    某密室……

    “情况如何?”老道双掌印在背后助其疏脉活血。

    “撒了吧!你帮不了我。”

    元力修士和炼体士所行天道差别太大,两者互不兼容,接口不对,只能靠安平自己;原皇紫悠那一掌真特么狠,打得炎阳颤颤烈焰飘忽,核爆大减却耀斑绽亮,那是恒星即将死亡的前兆,而赤晶星环更是散乱潜藏,于丹田内四处飞散。

    三个时辰前活蹦欢跳的主,这会儿精神萎靡,一幅半死不活的模样;其模样让老道心情复杂,也不知道伤好之后会不会找他要钱。

    待老道走后,安子放开丹田劫元,炎阳当场爆裂,其核心那团亿度劫元破体而出,一身血肉瞬间挥发,刀剑灵性十足主动出匣交错头顶,那黑金器匣纹丝未动,与一具金灿骨骼再度提炼,足下道纹赤金戒闪峦耀,三者就此关闭状态。

    老话说:塞翁失驴,焉知福祸;安子那脑袋顶长年飘着坨狗屎,等伤势全愈而钱没到位,太岁府非倒血霉。

    对那位还没娶到手的南宫旗而言,人都没见着就被预定了五亿,身为三晶后裔,纯阳晶石得向长老会打报告特批。

    正是:狂徒初临天铖星,装逼过头被人阴;太岁头上敢动土,巨额赔款嘴发苦。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一胎二宝:冷血总〕〔她娇软可口[重生]〕〔总裁的贴身特助〕〔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引凤决〕〔诱妻入怀:帝少大〕〔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邪王绝宠:医品特〕〔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