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命神州〕〔巅峰高手〕〔神武玄皇〕〔民国叁柒〕〔我是娱乐圈最美的〕〔至官无上〕〔全职小书生〕〔海贼王之胜利革命〕〔对不起,拖累你十〕〔成为奇幻世界的一〕〔3岁小萌宝:神医娘〕〔穿越从贞观开始〕〔灿然好时光〕〔都市神级少年〕〔嫡女冥妃:魔尊,〕〔惊世医妃,腹黑九〕〔冰帝之心〕〔帝国老公宠上天〕〔爱的铁拳〕〔带着小说闯天下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831章 阴司神府
    有道是: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自来投,更何况从天而降呼?不仅砸了场子,还打了人家脸,属于超级嘬死,不杀不足以平众怒。

    涟水恶夫身为坊主坐于主位面脸沉疑,已然想到关键:他怎么来的?

    “受死!”天赐良机,此时不动手更待何时?夏侯芳秀剑横向立抹!

    “芳儿!”涟水恶妇起身喝止,与众人道:“今日暂且到此,你们先且退下。”

    “铮”夏侯芳对其之恨入骨髓,未理其言顿发巨力,好在安子耀尘炼体疾手飞快,白发急舞紧握剑身。

    “耀尘!”涟水恶妇愣惊,甭问,兔崽子实力正在恢复。

    “前辈,这是个意外;不过你放心,我马上滚!”安平很有自知,再不走铁定被群殴;女人打架是相当可怕的,抓脸、扯头发、踢下部等等等等

    “我要你死!”绝情之女面对安平永远死字不离口,用上修为宫装魅魅。

    “拷有病吧!”尽管脖颈秀剑横陈,安子一屁股起身两眼一瞪。

    “嗵”

    “额啊”

    龙抬头一出惊艳众女,震翻夏侯芳至殿门口仗剑撑地嘴角渗血,二人完全不在一个档次,想杀人证道,除非涟水恶妇亲自动手,但可能吗?

    “妈的!当年捅了老子一剑没跟你计较,还特么还没完没啦?”

    “你”夏侯芳空有参天之怒也无处发泄。

    “风信子!”安子扭脸瞪眼提醒:“最近百年当心点,庞戟回来了,实力不比我差。”

    “你见过他?在哪?”秦芳仪收剑抢白。

    “在哪不重要,重要的是那厮将自己埋得挺深,且另辟蹊径劫元双修,更有坐骑金翅大鹏鸟,十招之内败她搓搓有余。”

    “”风信子脸色白了。

    “安朗”

    “安你个头哇!”此地阴气太重,安子实不想多待,道:“瑶姐,咱俩真没戏。”

    “博天。”眼睁睁看着众弟子被数落,涟水恶妇发话:“你是如何私自进得月骨凶煞?”

    “前辈,我也不瞒你,我在西荒大漠寻得机缘,学会暗星阵道。”

    “你会刻传送阵?”秦芳仪大惊。

    “百吧年前就会了,行啦!我只路过,没事我走啦!”

    “且慢”涟水恶女再道:“西荒大漠乃是阳性掩月碎片唯一出地,凭你的气运”

    安子歪脸沉思良久,埋头魂了魂夏侯芳,摸出块金橙微光的玉石,道:“免费送你,条件只有一个,别特么再发神经。”

    “你休想!”

    “切非是爷看不起你,你这辈子也杀不了我,哥实力上境开天、阵道大师,那样你比得上?”

    “”众恶妇惊鄂。

    “好好在这修炼,别堕了你夏侯氏的名头;还有,这是我最后一次忍让。”言罢,手中阳性碎片弹飞而去,只要夏侯芳敢接,将来再敢肆意妄为直接杀无射。

    徒生变数识得真人,安子的未来明眼可见,那无边悔恨顿使道心不稳掩面泣血,尽百年的苦苦掐扎未能如愿不说,还越陷越深,迷茫心境悠然而生,不知该何去何从,一切的一切归于夏侯博造的孽。

    金橙碎片就在她脚下,无人上前抢夺,个个神情呆泄静等事态演变。

    “如果你一直解不开心结,我建议你去修罗域,你祖爷爷在那,否则这辈子算糟蹋了,言尽如此,再见!”

    轰轰烈烈来,平平淡淡走,至于以后怎么样,没人知道,做好眼前就行;众目之下出得殿门;有意思的是门上那个洞穿的人形窟窿还在。

    “呵呵等爷哪天成就太虚,这玩儿绝对值钱!”自嘲自乐换换心情。

    “博天,掩月七境还请照顾一下飘云坊,我会劝劝芳儿。”涟水恶妇道。

    “前辈,当年你说过,她若想证道必须杀了我?真的假的?”

    “我只能告诉你,曾经有人成功过。”

    “谁?”

    “你即知修罗域,就一定知道冥神域。”

    “黑寡妇?”

    “哈哈哈形容倒也贴切。”涟水恶妇笑道:“她真名佐秋璃,震元半步绝情,所杀之人乃修罗域主申屠纥。”

    “瞎扯吧你?人家活得好好;哎不对呀,你怎么知道这些?”

    “若非道祖出手,你觉得他有命?当然,那都是年青时候的事;至于我为什么知道?哼哼乃是我飘云坊的秘密。”

    “收到!多谢!回见”

    六字简单快捷,放出穿棱机呼呼啸而去,涟水恶妇时才爽朗笑脸立变阴沉,目盯远方低声恨语:“该死的小子竟敢称域主黑寡妇!”

    穿棱机速度较慢,安子目视前方眼光凝重,与涟水恶妇了了百字暗藏大量信息;飘云坊百分之百是冥神域放在洪荒的一颗钉子,有域主人物撑腰,独享一颗暗星才符合逻辑。

    更有一点,夏侯芳如今的行为举指像极了黑寡妇,说明涟水恶妇所言非虚,然一想到其她弟子,安子莫名发寒。

    无他,以飘云坊众女个性的直拧和价值观而言,一断感情受挫或是出现女追男不成的情况很容易毁灭三观从而绝情,秦芳仪就有那么点意思,也是安子能活着走出飘云坊的原因。

    “妈的黑寡妇真特么造孽。”安子黑脸暗骂,多变态的想法。

    “哥,骂谁了?”

    “没谁,心里烦。”

    “都出来了还烦什么?赶紧和大晨子联系,别让棺材里的那娘们找去了。”

    “我拷一闹腾把这茬儿给忘了。”安子打开通讯:“喂喂师兄!”

    “师弟!三年多你跑哪去了?”上官晨很上火。

    “唉一眼难尽,羞月怎么样?没事吧?”

    “你知道她会出事?”

    “什么意思?”安子没明白。

    “羞月两年前突然昏迷不醒,至到现在。”

    “草果然大有关联,妈的等我回来。”未等回话,安子切断通讯。

    心疑无数猜测,飞机加速急急赶往苍云,半根烟的功夫凌顶十万米高空,打开舱门收机回戒,拎着二蛋御剑下沉,二次惠临铁血将军府直落小院,上官晨等候在此,意外的府主司陈楠也在。

    “回来啦!”

    “不是你怎么在这?”

    “九宫阁出事了。”

    “啥事?”

    “金翅大鹏鸟后代被盗。”

    “扯吧你?谁敢在九宫阁偷东西?还是个活物,等等”安子想到个人,皱眉问道:“莫非是潇子棱干的?”

    “陆氏老祖猜测也是他。”

    “那你找我干嘛?”

    “师弟,司北前辈想寻你讨个主意。”上官晨道。

    “简单,庞戟会去飘云坊报仇,你派人去东云碧水蹲点,至于什么时候看你们的运气。”

    “他要是不去了?”司陈楠道。

    “他肯定会去;记住,那厮今非昔比,宇文鐘估计会派高手护驾,你们的人最好修为不低于神魂。”

    “嗯有些道理。”司陈楠翻魂一眼,顿了顿道:“西荒出事了,独孤氏被灭族!你应该知道些内情吧?”

    “此处不说话之地,去密室谈;二蛋,与大猴守着。”

    仅在月骨凶煞待了数十个时辰,外边居然过了两年,足以发生很多事,独孤氏被灭有点意外,安子以为顶多杀个吧人,没想到那娘们手黑心也黑,比黑寡妇还狠,无形中多了几分忧虑。

    小院密室,安子选择性瞒下机缘收获,将明面上的事合盘托出,末了问司陈楠:“你在掩月待的时间长,司阴到底什么意思?”

    司陈楠摇头不知,看神情不像是假的。

    “师弟,如果棺中之女真和羞月有关,可有破解之道。”上官晨面色灰暗。

    “那些只是我的猜测,想证实需要更多信息,得到肯定我才能对症下药。”

    “你的意思是”

    “完颜宗应该知道些情况,明儿咱们去一趟,他们住哪?”

    “事不已迟,现在就去。”佳人抱恙,上官晨等不得,拉着安子要走。

    “哎哎不是师兄,我这九死一生刚回来,起码让我吃口饭吧?避谷丹我都吃吐啦!”

    “等鸟了羞月的事,为兄亲自下厨!走”

    “”安子和司陈楠。

    完颜氏新宅落入苍云以东,一处名为竹溪岭的地界,此地沟壑纵横、小山绵绵、竹林成群碧绿一片,小风吹过婆娑阴凉、怡人心神,可见司陈楠十分给面子。

    乱世中人难得寻到一方佳地,与世隔绝没了往日生存压力,完颜氏高门大宅、红砖绿瓦显得那般安宁。

    兄弟俩御剑而来,远远被那位完颜老翁瞧见,恩人到来急忙升空相迎。

    “未知恩公驾临有失远迎,小老儿有礼。”

    “前辈,事出有因,晨等冒昧造访实出无奈,敢问宗前辈是否出关?”上官晨彬彬有礼。

    “族叔有言,闭关五百年以恢复修为。”

    “独孤氏让人灭族啦!赶紧让他出关。”安子道。

    “什么!”完颜老翁大惊,这尼玛哪儿跟哪儿!刚过两年舒心日子,好么蔫儿的怎么就没了。

    “前辈,整个事情很复杂,我们有话要问宗前辈。”上官晨着急,失了往日耐性。

    出了这等喜事,那还等神马!领着二人飞身进宅,安顿于崭新明亮的厅堂,亲自请族叔出关。

    “嗯?”无所事事,安子贼郁闷,背手到满屋晃,无意发现厅堂竟然以香火供着个神位,上书四个流金篆字:阴司神府。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玄幻之我有满级仙〕〔她娇软可口[重生]〕〔诱妻入怀:帝少大〕〔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一胎二宝:冷血总〕〔人生若能两相忘〕〔清宫攻略(清穿)〕〔特品圣医〕〔一念情深,万念婚〕〔邪王绝宠:医品特〕〔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