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咸鱼的自救攻略〕〔师叔无敌〕〔神脉〕〔十方剑魂〕〔史上最强师叔〕〔都市之九天大帝〕〔糖开夏末〕〔崇门书院〕〔天元破天录〕〔重生之整形师〕〔江湖夜雨一杯酒〕〔魔王勋爵〕〔某时某刻,我们将〕〔证道吧史莱姆〕〔我是奥特曼2〕〔都市最强仙帝〕〔屌丝道士之厄运起〕〔世界旅行器〕〔喰啃的金木研〕〔弦月咖啡馆的日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七百八十五章 非法垂钓
    “圣旨”宣读完毕,安子差点死过去,终于猜到背后那双眼睛是谁了!定是韩逸那只阴人;当然,参加会议并无问题,但为什么要编入化神组?摆明了要玩儿死他。

    那宣旨“太监”修士一走,仨人回殿沉默,柳骞寒两眼透着可怜,百里飞尘则透着漠视,一幅跟他没关系的神态。

    “老大,我想去苍云府躲段时间。”安子出言试探。

    “躲?出了宗门你能走出百里,老夫这个宗主让给你。”

    “可~可不能眼睁睁看我送死吧?”

    “安小子,前段时间你真去苍云府了?”

    “去啦!”

    “那你又回来干什么?”柳骞寒问道。

    “我去替你们报信,回来的时候那边正招人组团啦!”

    “当真?”柳骞脸有喜脸。

    “真得不能在真,到时候肯定有好戏看;不是,你们就不能关心关心我?我特么都被编入化神组啦!”

    “谁让你平日懒散不求上进,怪谁?”百里飞尘微喝。

    “不管我是吧?行,你们牛逼,拷~”

    一帮白眼儿狼,安子扭头踹门而出,上树收拾收拾又要闪,扛着个包袱刚出大门,柳骞寒幺身拦道:“安小子,别拿小命开玩笑,你走不出方圆百里。”

    “那我走九十九里总行吧?”

    “……”百里飞尘。

    “要不这样。”柳骞寒何尝不想插手,但宗门势力太弱作不了作用,道:“你只要能赢得一场,老夫便有办法让你脱身。”

    “什么办法?”

    “就问你能否做到?”

    “你难为我?一个元婴都能打得我吐血,对上化神我特么……算了,说多了伤感情,我走了。”

    二人未在、再阻拦,眼看安子骑驴往断情阁方向走远,直到隐隐消失。

    “掌门,如何是好?”

    “唉~~~随他去吧!咱们实力太弱屋檐太矮,容不下这等精英后辈。”

    “嗯~~差不多了。”掐指算算行程已过九十,安子没敢再往前走,为什么?因为前面戳着一人,飘身离地轻舞飞扬,背后器匣流尘随时准备秒杀。

    安子很自觉调转驴头往回走,那人始终跟在其后保持距离,直到快见着玄阳宗……

    “嘿嘿~我特么让你阴老子,草~”安子心生一计,撩腿下驴冲那人一拨额前流海,道:“告诉你,打今儿起老子要开宗立派、自立门户,看你能耐我何。”

    依修士界惯例,无论比武叫劲或是门派相争,不到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掌门一般不出手的,除非有人赤果果挑衅或王对王;安子打算赌一赌,看他如何应对。

    那人对此并无多大反应,轻吐二字:“随便!”

    要不怎么说奇葩,想一出是一出,为确保安全,安子将门址紧靠玄阳宗,撸起袖子摸出那把柳骞寒给的大刀一通叮叮咣咣的动静,百里飞尘拎剑现身,满脑袋发懵满头雾水。

    “你到底想干什么?”这厮快疯了。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

    “哟~来得正好,就是……”安子扭脸一指,那人不知什么时候没了。

    “行了。”百里飞尘烦躁,喝斥道:“闹够了趁早上树歇着,自己不求上进就罢了,别影响其他弟子。”说罢拂袍闪人。

    这话安子听着耳熟,貌似上初中的时候班主任经常挂嘴边上。

    一夜过后,玄阳宗边上新立一门派,就一门小木屋,很简陋的那种,门口竖一牌子,上书:小心地雷;那人对此依然持观望态度,估计没看不懂。

    折腾一宿,安子累得够呛,但背后有人没敢躺尸,干脆又做一桌子摆门前,打出旗号:地雷门招工,相信帝哥看了都眼气。

    却说百里飞尘得知差点没喷出一口老血,真特么会折腾;柳骞寒闻听此事后却为其点赞,深意不言而欲,太贼。

    如此这般来来回回闹了两三天,那位荒仙谷宣旨的“太监”又来了,摊开兽皮对安子一顿口水。

    “荒仙谷谷主有令,地雷门若在十日内无弟子门徒则就地解散,否则予以剿灭。”

    “……”安子。

    “呸呸呸~~~~”来人一走,二蛋躲屋里笑得直打滚。

    “笑个屁,还有七天了,没准能来个人,谁让爷运气好!”

    于是,至今日起,安子天天坐门口望眼欲穿,希望来个走散了或是没去处的白眼狼;然六天过去,甭说狼,狗都没一只;而那位将他倒逼回来的修士再现,时辰一到即刻动手,相信这是掩月星生存时间日子短的门派,安子无意间又创造了历史。

    最后一天,安子真急了,跑隔壁找柳骞寒商量,花一百两租两个弟子充充门面,结果被哄出来了,并放出话:你一个人疯就得了,别拉上玄阳宗,咱们是要脸的人。

    眼看将至寅时,地雷门大限将近,打太微湖方向来一人,身材矫健后背长枪,走道四平八稳脸上没表情。

    “卧槽!老天有眼!哈哈哈~~~~~”安子一蹦三尺高飞身相迎,生怕被别抢了。

    “安兄?你怎么在这?”

    “哈哈哈~~~哥们,星辰何处不相逢,咱俩真有缘分,快快快,跟我走,正愁捞不到人。”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阔别以久快被帝哥遗忘的那位开天炼体士——庞戟;安子甚至怀疑这宇宙是不是太小,哪儿都有熟人。

    强拉硬拽,那庞戟云山雾罩未解其意,当看到一修士立于眼前阴有笑意,赶紧身施一礼,道:“这位道兄……”

    “哼~”那人冷声打断:“本尊不与你们这等炼体士为伍。”

    “甭理他,来来来。”将庞戟拉桌子边安子坐下道:“庞兄,我地雷门刚成立十天,有没有兴趣来耍耍?放心,只要你来,打今儿起你就是地雷门首席大长老兼政委,怎么样?哥们够意思吧?”

    “安兄,庞戟来掩月只为荒仙神武会,不知你这宗门可有资格参加?”庞戟道明来意。

    “哎~姓韩的,有没有资格?”

    是的,猫戏耗子耍了十天的那位正是韩逸,至所以如此是怕兔崽子又玩儿失踪,不盯着打坐都难以入定。

    “有无资格本尊说了不算,那得看你的运气。”

    &nbs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网-小--说--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小说网友请提示:长时间请注意眼睛的休息。网推荐:

    <span style=color:#4876ff>--啃--书-小--说--网---这是华丽的分割线-

    p;  “安兄,不好意思!”

    “哎哎哎~~你先别走。”快熟的鸭岂能他飞了,安子起身上前交涉,道:“姓韩的,我能参加为什么他不能?说出个道理来,否则我特么上九幽告你去。”

    “随便!”

    “拷~你耍无赖?”安子毛了,正要力争,那庞戟已扛枪绝尘而去,堪称地雷门最后的救命稻草就此歇菜。

    “你还有半个时辰。”韩逸笑了,提醒道。

    安子明白,庞戟是个只认利益不讲人情的,多说无用,就是没明白他怎么会到这来。

    毫无疑问,地雷门硬挺了十天,在韩逸笑声中被剿灭,房塌了、小心地雷的牌子拔了、桌子也烧了,就差二蛋没被烤了,安子那脸被打得“啪啪”的。

    “小子,多欣赏一下这残雪似风的掩月,本尊会给你痛快的。”目的达成,韩逸并未离去,因为他料定安子很快会想那个唯一的破绽。

    果然,安子不堪其累又连夜伐木造屋,忙活半宿勉强搭了门危房,门口又竖块牌子,上书:掩月快递公司,这回连桌子都省了,只要挺到荒仙神武会开始的那天,他就赢了。

    然而……

    天刚亮,韩逸看看日头打袖子里摸出张兽皮,伸出一指以元力为引画了几字,念道:“荒仙谷谷主有令,掩月快递公司若在五日内无弟子门徒则就地解散,否则予以剿灭。

    除了名儿和时间改了,与先前一般无二,安子一阵抓瞎。

    “你特么几个意思?说好十天怎么改五天了?”

    “因为五天后荒仙神武会正式开始,小子,甭想耍花样,你逃不出本尊的手心,哼~”韩逸心情非常爽,一切尽在掌控,很享受这种快感。

    “拷~~”

    这回没等韩逸动手,安子自毁宗门,拍拍屁股骑驴回了玄阳宗,被人当猴儿耍了快半个月,上哪儿说理去?

    有件事安子很纳闷,韩逸待了十几天,柳骞寒居然没露面,更诡异的是百里飞尘连面都没见着,双方好像在刻意回避。

    回宗后蹿树进屋,郁闷之心就甭提了,盘算着苍云府应该快到,师兄那边问题不大,就看神武会上如何应对,安子没把握肯定韩逸是否参加,只怪圣子身份太高接触太少,更不懂圣族的规矩。

    眼看大比之日临近,形势一天比一天严峻,整个北域死一般沉静,唯有一人独善其身;天亮后安子刨了根鱼杆跑太微湖嘬死,反正苍云府已插手,没人会关注他这个不起眼的炼体士,除了韩逸。

    来到湖边老位置一切如昨,摸出鱼杆挂上块香喷喷的肉片刚甩出去,打边上突然蹿出仨人,瞬间将安子给围了。

    “咹~~~”甭问,二蛋撒丫子如旋风一般跑了,其作风安子已经麻木。

    “小子,本尊在此蹲了半个月,总算逮着你了;哼~胆子不小。”

    只见安子很坦然,扔了鱼杆非常淡定,道:“几位辛苦,有事?”

    “小子,还认得我吗?”

    “哟~~劫匪兄,没想到你是上清宫的人,失敬失敬;怎么,还学会组团打劫了?”

    “这回老子看你死不死!带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顾轻舟司行霈〕〔女主路线不对[快穿〕〔穆少宠妻:国民妖〕〔总裁的贴身特助〕〔引凤决〕〔玄幻之我有满级仙〕〔诱妻入怀:帝少大〕〔她娇软可口[重生]〕〔一胎二宝:冷血总〕〔清宫攻略(清穿)〕〔人生若能两相忘〕〔特品圣医〕〔邪王绝宠:医品特〕〔靳少强宠小逃妻〕〔顾芸楚离南望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