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天皇巨星是怎样炼〕〔甜心圈住爱:恶少〕〔金牌特工:腹黑王〕〔种田山里汉:农家〕〔种田刷钱〕〔史上第一无道昏君〕〔我的梦幻林场〕〔最牛锦衣卫〕〔惹火燃情:总裁老〕〔湾区之王〕〔三国有君子〕〔斗魂大陆〕〔狂暴仙医〕〔网游重生之植物掌〕〔清穿之王爷请跪好〕〔造梦天师〕〔妈咪,爹地拿证上〕〔无敌探险家〕〔我真的是大罗金仙〕〔善良的恶霸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785章 太微洗澡
    显而意见,司陈楠识破安平来头,好在先前与司北结下善缘,苍云府表示尽量装聋作哑,前提是别特么没事找抽,否则漏你个底儿掉。

    不日便要重返北域,上官晨下得密室打开石门,见心态灰暗的安子缝头垢脸面容憔悴,盘坐在身伸出左手食指,指尖飘着根金线正嗡嗡作响。

    “师弟。”上官晨轻声道:“有为兄在,就算妖女修得通天大能也休想得逞。”

    “我担心的不是她。”安子收了金线若有所指。

    “那是”

    “师兄,当年我助寒霜悟得绝情道,照那个老妖婆所说,他若想证道就必须杀了夏候芳;我特么造了大孽!”

    “一切自有因果,无须多想;将来的事、将来再说。”

    安子愣了,碎嘴道:“你很像蜀山剑派玄天宗的师傅孤月大师。”

    “孤月大师?你在北域结识的前辈?”上官晨懵逼。

    “咳找我什么事?”

    “咱们明日动身前往荒仙谷,你有何安排。”

    “此番行动对你而言是针对韩逸,所以绝不能让他知道你我的关系,到时候你先去断情阁等着,我回玄阳宗,咱们伺机而动。”

    “嗯我同意。”

    “对了,通讯器的零件你哪还有没有?”

    “当然,为兄早有准备私下又做些许。”

    “呼”安子轻吐浊气万幸之至。

    有了大晨子,再加个绵鹏,只要寻得机会那韩逸必死;至于死后会惹什么出乱子,安子没想过,因为他觉得那时候已经拍屁股走人了。

    翌日,安子顶个鸡窝头出关,破衣烂衫浑身都剑痕窟窿眼儿,拄个拐捧个碗就是丐帮弟子;上官晨见此摇头无奈,这位师弟性格怪异,整日琢磨些不着四六的东西,天知道又想干什么。

    骑驴上背与上官晨出府直奔城外,入得无人之地驾上穿棱机升入掩月低空轨道,待夜幕降临准确落于北域玄阳宗以南五十里处。

    “师兄,那边是断情阁,这边是玄阳宗,相隔不过百里;两宗关系尚算可以,至少不是敌对。”说话一边左右看看,凑近小声道:“留意一个叫章凌的执事,这娘们好像有来头。”

    “修为怎么样?”

    “暂时不知,但肯定没你强。”

    “嗯”

    “好啦!咱们荒仙神武会再见。”

    “等等。”上官晨叫住,问道:“师弟,在苍云府你是故意支开我和司晟的吧?”

    安子知道瞒不住,破绽太多,道:“那位妖女是我在四道界的一段孽缘,本以为能以事教化,没想到弄巧成掘,是我太过自为是才搞成今天这般局面。”

    “所以你想偷偷放了她?”

    “我怕司晟被情感冲晕头脑受其控制,他可是苍云府的后继之人。”

    “唉切莫再犯。”上官晨能说什么?叹气摇头消失在夜幕。

    得高手相助,安子胆儿肥了,荒郊野外骑驴独自慢悠穿行,跟个叫花子似的轻车熟路重回玄阳宗,看到那扇熟悉的大门无比感慨命运的神奇。

    “嗯?老子木屋了?”抬头望,十丈树;空也野,巢不在,顿感人走茶凉,撩嘴就骂上了:“妈的老子还没死啦!”

    实在可气,大半夜的下驴跟条野狗似的“咣咣”砸门,二蛋偷偷在后面翻白眼。

    没过两息门分左右,那位百里飞尘抄家伙怒眼横冲杀将出来。

    “瞪个,老子的屋啦?”

    “安小子!”飞尘愣惊,一拳打在锦花下巴差点脱臼。

    “你你怎么又回来了?”太意外,刚说完又见这厮一身破衣,蓬头垢面得意了,笑道:“呵呵小子,外面不好混吧?”

    “废什么话,老子问你我的屋啦?谁给拆的?是不是你?”

    “是老夫干的又怎么样?想回来?哈”说罢转身“砰”一声把门给关了。

    “嗬没几天你这老小子涨能耐了?”安子气不过,后退数步一溜小跑蹦起就是一飞腿。

    “轰隆”

    甭问,门肯定塌,动静之大惊得两边小屋冲出数百弟子,柳骞寒还以为荒仙谷打上门,冲出殿门准备带领从弟子鱼死网破

    安子一点不慌,冲其一招手:“嗨”

    “”众人集体傻冒。

    三分钟后掌门殿

    “小子,你当玄阳宗是你家后院想来就来?”柳骞寒可逮着机会,非狠狠教训教训。

    “老大,我走的时候可没说退出宗门。”

    “那又如何?难道老夫就不能逐你出宗门?”

    “行,没问题,那我走啦!”

    “等等,你要去哪?”

    “情断阁啊!我哥们在那。”

    “飞尘,两时辰内修好那间木屋。”

    “”百里飞尘。

    “嘿嘿老大,既然我没被逐出宗门,那我还算是玄阳宗弟子吧?”

    “当然算,有何问题?”

    “没问题。”安子阴笑道:“如果我没算错的话,今儿应该是发奉的日子吧?”

    “”柳骞寒。

    但凡是个脑子清醒的那是一个子儿也不会给,什么玩意儿!柳骞寒骂了两句直接将安子哄出殿外,稍带手百里飞尘也没幸免,谁让他善做主张把木屋给拆了。

    一阵叮叮当当后天光大亮,不仅木屋重建好,连大门也是焕然一新,百里飞尘那脸黑成了张二爷含恨闪人;说来也怪,至六道界以来,刨去自同道合的几个哥们,余下认识的人中没一个不恨他的。

    进屋铺好被褥小歇片刻,起庆后涮个锅子吃得满嘴流油,二蛋瞧得直淌口水愣没敢吱声,安子则视而不见,可见气还未消。

    吃饱喝足,打着嗝下树很自觉的看大门,无聊之际顺手堆了个三丈来高的雪人戳门口,颇有些年味儿。

    “哗啦”百里飞尘板脸现身扔了套衣扔,道:“赶紧换了,免得丢玄阳宗的脸。”

    “哟新衣服,谢啦!”入手丝滑,一看就知是正宗货,比网上淘的那些强大太多,问道:“这哪儿有湖?”

    “湖?你想干什么?”

    “洗澡哇!”

    “断情阁东面五十里外有处不大的湖面,小心点,别让人给逮了。”

    “呃那什么,其他地方没有?”

    古住今来,无数武侠演义中,野外沐浴最容易出岔子,妥妥的剧情推动小能手,堪称套路之王;全特么是不小心看女子洗澡引发事端,况且边上就是断情阁,没准那位萝莉今儿也在泡澡,万万去不得,免得惹祸上身。

    “那就只有玄阳宗以南三百外的太微湖。”

    “没什么狠人出没吧?”

    “那倒没有,不过太微湖心有座岛屿,上清宫便坐落于此。”

    “上清宫?没咱们大吧?”

    “至少比断情阁大二十倍,还去不去?”百里飞尘故意拿话挤兑,真要去了那就有戏看了。

    “切才二十倍,走着!”

    目送安子骑驴走远,百里飞尘阴笑满面,恨道:“叫你小子狂,哼”

    居心不良存心报复,一转身见戳着个三丈高的雪人,想都没想飞起就是一脚,脑袋当时就掉了,随之顿悟,赶紧拾掇好

    太微湖方圆数万里堪比大海,乃北域数一数二的大湖泊,冬天上冻结了厚厚一层;三百里地对二驴来说不算远,一溜火光溅起尘雪乱飞,一个半时辰顺利到站。

    “嗬好景致。”身处湖边放眼望去一片镜白世界,湖心岛屿相隔甚远化作一黑点,理论上没什么危险。

    湖边植被茂密,长着棵棵被霜冻凝成的晶体参天大树,小风吹过时有冰挂坠地脆实有声;沿湖边走了十来里,寻得处认为安全地带,卸下器匣扒光那身破袍子,一个纵身跃起十多丈,来个空中转体旋七百二十度外带俩托马斯,以标准的跳水姿态“咔擦”一声破冰插入湖中,溅起两丈水花。

    “我拷冬泳真特么爽!”

    如今有修为傍身不怕被淹死,趁机会练练游泳,二蛋看在眼里默默鄙视,那有修士不会水的,盖空之下也就这么一根独苗。

    无甚顾忌学起来就快,有点得意忘形忽略了时辰;要知道冬至白天较短,没一会儿天就擦黑,安子跟条带鱼似的游离岸边数百米,完好无损的冰层被人为破坏大伤美景,如一件华丽的衣裳破了几个大洞,很显眼。

    待赤身上岸,浑身皮肤通红白烟升腾,套上新衣扛上器匣天已是漫天星斗,也就是说嘛事木有,成功闪避洗澡套路。

    然安子走后不久,天空突现御剑四人组,一瞧湖面冰层被戳得筛子似的,那所谓的面子心里发作,不知道上清宫乃北辰第二大势力,竟敢跑家门口耍野,活腻味了!

    四人御剑下沉勘察作案现场,厚实的雪地上扔着套满是剑洞的烂袍子,满地驴蹄外加一个印记极为明显的方型凹面,那是器匣留下的痕迹。

    “难道是他?”其中一人一眼认得,顿起恨意。

    “花师弟认识?”

    “我可能在荒仙谷见过此人,一个炼体士。”

    是的,这位花师弟就是被安子反打劫的那位劫匪,晶石没了事儿不大,关键是被扒得就剩个裤衩,一辈子都记得那张邪脸,尤其是那一记耳光。

    “花师弟,可知是那个门派?”

    “廖师兄,去荒仙谷的哪个敢穿本门服饰?”

    “那如何追查?倘若此事让大师兄知道,咱们都没好果子吃。”

    “那小子应该离此不远,明日我去便暗中查访。”

    “嗯也好。”

    洗个澡也能出事,安子也是谁了!还不如去断情阁偷看萝莉那啥,好逮能过过眼瘾,这倒好,惹上个第一势力韩逸没够,又撩上第二势力,多特么拉仇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冷面教官是竹马〕〔顾轻舟司行霈〕〔神级魔头系统〕〔金庸绝学横行洪荒〕〔总裁的贴身特助〕〔我的老师是神算〕〔引凤决〕〔医世神凰〕〔穿成男主出轨前妻〕〔老子是不周山〕〔人间极乐〕〔渡鸭之宴〕〔霸总的病弱白月光〕〔他从深渊捧玫瑰〕〔英雄?我早就不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