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舌尖上的求生游戏〕〔重燃热血年代〕〔我的绝色总裁未婚〕〔怎么又是天谴圈〕〔禁区之唯一传说〕〔我就是大德鲁伊〕〔逆命魔主〕〔我老婆是冰山女总〕〔华娱特效大亨〕〔年先生,慢慢喜欢〕〔混沌龙神〕〔文娱的战争〕〔残王嗜宠:特工毒〕〔我的绝色总裁未婚〕〔甜心嫁一送一:总〕〔杀出个位面〕〔豪门重生:法医娇〕〔电影世界开拓者〕〔绿茵毁灭者〕〔鬼夫缠身:夫君,
阿拉善奇书网      小说目录      搜索
千机录 第747章 走错门了
    老贺一记猛料爆了安子半条命,从某种意义上讲,凤百玲比大宗更难缠,这要是自己送上门还不得连骨头带皮嘬个干净。

    “怎么?不信?”老贺瞅安子那脸变幻莫测。

    “我就没闹明白,凤百玲怎么成丹道大宗了?没人告诉我啊!”

    “你错了,她并非大宗,充其量是位大师,除非得道。”

    “原来如此;不是,这些你是怎么知道的?”

    “荒神府那边的业务是老夫一手促成,听说她出自紫薇星,又修得震元,必是丹道大师无疑。”

    “你别告诉我紫薇星和翠微星有关联。”

    “那是自然,洪荒域唯一一处特殊星系,离仙星系,紫薇双星是出了名的,谁人不知?”

    “双子星?”

    “不错,据传闻两方同出一脉,具体细节老夫不得而知。”

    “狄公应该知道吧?”

    “知道又如何?你现在的耽误之急是搞到玄黄无极丹,我看你还是走一趟天陨星,万剑前辈多次向我问到你。”

    “对对对,我去求求老爷子,让他去找凤百玲,应该有门儿!”

    “小子,此事千万别寄宝阁那位知道,否则必生祸患。”

    “明白,死对头嘛!”

    这种剧情对安子来说不算新鲜,关键在于如何百花从中过,片叶不粘身;魏玲琅的悲剧不能在凤百玲身上重演,找万剑老爷子或府主放话最为合适,但要把握分寸,免得一怒之下负气而走,那荒神府损失就大了。

    打定主意,安子枯坐一夜冥想剧本,最好连带尘阳剑一起要回来,时间长了怕生变数。

    想得是挺美,可他忘了那边同样有位死对头,西门策。

    次日清晨,将老直拜托给老贺,又因正和二蛋闹别扭,所以独自上路,孤身前往天陨星荒神府。

    说句良心话,安子心没底,最大的威胁非孔二愣子莫属,但愿此獠还在飞星门。

    一个人溜走大街,双目无神如行尸走肉,老贺的嘱咐忘得一干二净,属不知身后紧跟一人,直到瞧见安子踏进天陨传送点消失不见。

    寄宝阁内堂深达百余丈密室内……

    “天陨星?”大宗收到消息犯嘀咕。

    “徒儿亲眼得见。”

    “李兄,天陨星难道有与老夫齐平的丹道大修?”

    “没听说过。”李掌柜摇头不知。

    “看来老夫得走一趟九宫阁,陆前辈应该知道。”

    白光闪过,安子现身天陨星玄雾苍穹势力范围,此地名为陨星城,地宝灵草的火热使这里人气冲天从未有过的热闹,房屋地租更是见风就涨,宇文氏坐赚红利。

    “呸~妈的!给老子等着。”出得传送点,遥望远方苍穹巨峰,安子愤恨暗骂啐了一口。

    然而……

    “什么?通往荒神府的传送点断了?”

    “小子,如今两家关系闹得挺僵,你还是自行飞过去吧!”

    “卧槽!怎么跟俩小孩子打架似的,太儿戏了。”

    “谁说不是,咱们都是混饭的,大人物的事谁说得清;你呀~该干嘛干嘛去吧!”

    “哎哎~~多谢大哥,回见!”

    传送点守卫是个黑脸大胡子,许是借机赚了点外快心情好,勉强解释一二送走这位炼体二愣,继续为宇文氏打工。

    “尼玛!我特么连荒神府在哪方向都没整明白怎么走?”安子犯难,挺顺的事经两家一闹腾变得复杂,很容易出变数。

    离开传送区边晃边想折,真希望碰到个熟人拉他一把;对于受尽帝哥宠幸的原因,安子满大街乱蹿,贼眼珠子四处飞,还甭说,真碰到个脸熟的。

    “窝勒个去~半个月没见变成这德性!”路过一处暗角,见两中年青人面色苍白相互掺扶坐地,貌似被人打劫;不是别人,正是迷尘星的百里清风二獠。

    一看就知道是两不安分的主,为免岔乱剧情安子没敢搭茬儿,晃上两眼转身就走;回到街面脑子清醒不少,心道:“双方掐断来往无非是利益之争,宇文氏为找回点面子,给荒神府在物资流通上制造障碍,嘿嘿~~城内定有荒神府驻点。”

    有了头绪,安子跑回传送区,搭上十两晶石从大胡子那打听到具体位置,一溜火光直奔城北。

    “不会吧?好歹是天陨星有头有脸的势力,怎么这样?”

    眼巴前,目测占地面积仅有十方不到的破败铺面,上挂一歪脸黑石匾额,上书:荒神斋;安子心有疑惑在门口来回晃,贼头贼脑时不时往里瞅,看有没有认识的,免得走错地方出洋相。

    “苗兄,这段时间盯紧点,宇文氏必有动向。”

    “肖兄放心,荒神府形式大好,咱们都跟沾光,我心里有数。”

    “行,那我先走一步,告辞!”

    “肖兄慢走。”

    “老肖!哈哈哈~~~~~~”总算遇到个能说话的,安子跟见了亲人似的蹦哒而出。

    “博天!你怎么在这?”老肖很吃惊,立马紧张起来左右查看,一把拽进门脸生怕被人瞧见,搞得苗兄莫名其妙。

    仨人躲进内堂布下罩子,老肖喝斥道:“找死啊你!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

    “几个意思?我回来还有错?”安子不解。

    “三晶阁的西门策正找你啦!府主准备派人去九宫星知会你别被逮到,你还满大街晃。”

    “我拷~”安子吃了一惊,懵问道:“他找我干嘛?”

    “前些日子九宫阁的陆老前辈来了趟荒神府,与西门策和府主密谈近一个时辰,可能是谈崩了什么事,西门策半途拂袖而去。”

    “然后了?”

    “这两天三晶一改合作态势,逼咱们荒神府还钱啦!”

    “草~趁火打劫,够阴的!”

    “我估计那事八成跟你有关。”

    “妈的~”安子暗恨:“都说我是搅屎棍,老陆头比玩得都大,到处给爷挖坑使绊子。”

    “肖兄,这位小兄难道是万剑老祖……”

    “除了他谁还有谁那么大胆子。”老肖情绪化颇重,道:“小子,我可告诉你,现在整个荒神府将生家性命全押上了,玩儿砸了……后果你比我清楚。”

    安子深感太过冒失,不该搞突然袭击!又是一堆烂事;至与大周皇朝叫劲以来,里里外外、事事处处都有陆放的身影,每逢关键总是横插一杆,也不知抽特么什么疯。

    “说话呀!回来干嘛?”

    “找万剑老爷有事,你先带我回府再说,真特么闹心!”

    “呵呵~确实够闹心的。”苗兄轻笑搭话。

    “对了,苗老哥,这段时间可见过玄雾苍穹的宇文秀辰?”安子自来熟问道。

    “没有!听说是得了好东西在闭关。”

    “狗曰的小人得志!呸~~~”

    “……”老肖和苗兄。

    “两位,有没有兴趣赚点外快?”安子深此獠恨,决定放大招。

    “哦?博天有好点子?”苗兄两眼放光,又一位穷疯的。

    安子摸出块棱晶石,道:“将这个给我卯足了劲复制,赚的晶石我一两不要,就一点,用最短的时间闹得天陨星人尽皆知,老子要让宇文氏丢尽老脸!草~跟我斗!”

    “什么内容?”苗兄问道。

    “嘿嘿~~自己看去,记住,见好就收随时准备跑路。”

    “好!我老苗相信你,就按你说的办。”

    “慢着!”正是多事之秋,肖执事怕出岔子,道:“你小子又要搞事?”

    “是又怎么样?我兄弟在九宫星被宇文钟废尽修为,还不许老子还手啦?”

    “你还有兄弟?”

    “废话,难道你没有?”

    “没有。”

    “……”安子。

    正值气头上,老肖一句话很破坏气氛,安子赖得跟他扯,嚷嚷着要闪;两人拧他不过,生怕兔崽子又出损招,赶紧一波带走。

    回府的路上,肖执事御剑飞速划破长空,大风吹得安子发型凌乱道袍呼啦作响,尽管如此也堵不住那张坑嘴,沿途骂骂咧咧极为嚣张。

    “你说小子能不能闭嘴。”老肖烦了,回脸瞪眼:“想找宇文氏寻仇得有实力。”

    “甭瞎猜,我又不傻;对了,孔殿主没在府上吧?”

    “至你走后没半年就回来了,闭半三个月后就没见过笑脸,听百玲殿主说是徒弟陨落心情很差。”

    “哈哈~~宋寅终于领盒饭了?”安子彪悍一嘴。

    “?”老肖乍眉懵逼。

    “咳~~咱们府上到底欠三晶阁多少晶石?”

    “那谁知道,问府主去。”

    “唉~真特么吃人嘴短、拿人手短啦!还得小爷出马治治他,奶奶的~”再次对上西门策,安子信心倍儿足,没了坨老大在其背后出主意,好对付。

    天陨星比较大,以肖执事的修为飞了近四个时辰,夤夜赶回荒神府,久维且眼熟的大城印入眼帘,深感亲切,主要是万剑老爷子太厚道;因安子在府内身份特殊,肖执事没敢声张,两人悄然无息进府奔了执法殿杀神小院,随后老肖知趣闪人。

    身前院门,安子心情复杂,说真的,若无必要这辈子都不会回来。

    稍稍酝酿情绪想着给老子爷来个惊喜,掏出那块快长毛的令牌,院门“吱呀~”一声打开,安子抬腿就进都没仔细瞧,笑模肆脸道:“嗨~~~咳~那什么,天儿太黑我走错门了,拜拜~”

    正是:前浪未平后浪起,呛得混混满嘴泥;夤夜杀回荒神府,自投落网被人堵。千机录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隐婚蜜爱:傅先生〕〔成为首富〕〔成精后,大佬们抢〕〔把守相爱共此生〕〔诱妻入囚:霸宠重〕〔女主路线不对[快穿〕〔恶魔宝宝:禁欲总〕〔人间极乐〕〔引凤决〕〔总裁的贴身特助〕〔重生八零:王牌特〕〔总裁太坏,娇妻要〕〔重回八零,泼辣农〕〔特种兵之超级大少〕〔武道战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