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使出浑身解数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星期六的游乐场,小朋友和家长都很多。

    买了票进去,七夕七年的兴致比前两次来还要高昂,可能有韩应铖在的缘故,戚暖知道龙凤胎很喜欢他。

    4岁孩子能玩的项目,戚暖都带他们去玩一遍,多数时候都是七夕七年在玩,她在场外给他们拍下照片,回家后晒出来放进相册里收藏作为珍贵的纪念。

    韩应铖流转的目光一直追逐着戚暖,更像是一个观光客,在他的印象中他好像从未来过这种地方,很多新进的儿童设施也让他颇为新奇。

    小时候的韩应铖是跟在爷爷奶奶身边长大的,国外国内两头居住,小小年纪洋文中文都说得溜,小学部分是跳级完成的,更多时间他会留在国外的另一个家,照顾身体不好的奶奶。

    玩了将近一个小时,七夕七年玩嗨了,要吃雪糕,戚暖买了三支,他们一人一支,还有一支是给韩应铖的。

    戚暖靠近高大的他,低了低声音:“你喜欢吃甜吧?”

    韩应铖沉默不语,矜贵的手拿着雪糕在吃,鸭嘴帽下的俊颜五官柔和俊美,他突然攥住戚暖的肩,低下头,冰凉的薄唇覆下她,鸭嘴帽刚好挡住别人看他们的脸的视线,只看见他们接吻的唇。

    走在前面的七夕七年还在吃着雪糕拿着小地图,商量下一个要玩的节目,一点也没有发现,妈妈和叔叔在他们身后面偷偷接吻。

    两人吻合的唇瓣缓缓分开;

    戚暖张着唇浅浅呼吸着韩应铖唇上的呼吸,在他的嘴里她尝到甜甜的奶油味,唇瓣凉凉的泛着酥麻。

    韩应铖修长的大手轻揉着她的头发,目光专注迷人,她莫名害羞脸红。

    “妈妈。”七夕七年突然转过身,戚暖吓得低头不敢动,知道她和韩应铖此时的举动,很暧昧,过分暧昧。

    特别他和她的唇上,潋滟着湿润微红。

    “我们坐摩天轮吧。”七夕七年到底还只是个孩子,一门心思都放在玩的上面,没觉得妈妈和叔叔不对劲。

    戚暖摇头:“邹舟不在,谁陪你们坐?”她凝着眉,望着韩城里最高的摩天轮,脚都软了:“我不行的,我一上到最高处就会吐的。”

    之前两次,都是邹舟带七夕七年去坐的,她就在下面的空地等。

    韩应铖皱了皱眉:“你恐高?”

    戚暖点头:“有点。”

    七夕奶声奶气道:“叔叔带我们去坐吧。”

    戚暖看韩应铖,不好意思让他带的。

    恰好是戚暖无助一样眼神,让韩应铖心里一软忍不住想要疼着她,便颔首答应了。

    “叔叔好棒!”七夕拍着小手掌,鬼精灵不忘讨好她心目中的爸爸!

    父子父女三人吃完雪糕,才去坐摩天轮。

    戚暖找了一个有树荫的位置坐,一轮摩天轮大约二十分钟左右,正好可以歇息一会,她一直顺着上方眺望,七夕七年正趴在窗口上向她挥着小手,很可爱,她仰着头温柔地浅浅笑开。

    韩应铖在七夕七年的后面,拿着手机点开拍照功能,手速很快地拍下戚暖的笑容,照片在他的手机屏幕里永恒定格,桃花春树下,阳光斑驳折射,她笑得连眼尾儿也微微眯起来,白皙剔透,像一只猫,慵懒可爱。

    韩应铖将照片保存收藏妥当,手掌心微微滚烫发热,光是戚暖这么个笑容,就让他很入迷,半边身体都感到酥麻。

    ***

    戚暖望着摩天轮一点点往上升,她拿出自己的手机,点开保存的左铮号码,迟疑几秒,还是觉得直接打电话说话会比较尴尬。

    她点开短信的框框,输入了两条短信最后还是觉得不合适一一删除了。

    邹舟说的没错,她对处理男女关系的方法,很没有技巧,以前在南城追求她的富二代小开,她一次次拒绝,反而更刺激对方如荼如火的追求攻势,当她在欲擒故纵。

    戚暖咬着下唇,看着左铮的号码,郁闷的。

    她昨晚,算不算放了左铮的鸽子?但她也没有答应过会去啊。事后,左铮也没找过她,是不是就当告一段落?他放弃了,她也省得再发短信或者打电话给他再解释。

    五年前,也是这样不了了之的,五年后,再以这样结束也没什么不好的。总该是旧同学,续旧缘还不如留在心底怀念,她和他都变了不少,各种各样都不再合适。

    谁都不好耽误谁。

    左铮能够接受她有两个孩子,她是有些感动的,反而是她没法接受他……

    “哎。”戚暖叹气,拨打了医院护工的电话,告诉护工,她这个周末抽不出时间去医院,让护工好好照顾戚女士。

    “好的小姐,医院这里一切都正常,没什么特别的事情。”护工阿姨还算尽职的,家里要供儿子读大学的学费,一天几乎都守在戚母的身边。

    “有人来过吗?”戚暖询问。

    护工阿姨说没有。

    “那就好,这个星期先拜托你,我可能要再过几天才抽得出时间过去,你辛苦了。”戚暖放下心,很怕乐祁泽或者戚筱去骚扰妈妈。

    挂了电话。

    戚暖坐在桃花的树荫下,发了一会呆,韩应铖和七夕七年就坐完摩天轮下来了,俩个娃显然玩得很过瘾,满脸笑容地跑向她,话闸开了一样,不停说着话,还很主动和韩应铖说话。

    戚暖估计想,现在韩应铖叫他们往东,都不会往西的那种,完全就跟他们的爸一个德行!

    离开游乐场,已经是中午时分,周围有不少餐厅餐馆,他们找了一家喜欢的坐下吃饭,接着再到处走走逛逛,很悠闲的周末。

    戚暖说要去超市,家里的冰箱实在是没食材了,今晚晚餐都做不了的。正好附近有一家大超市,比她公寓附近的超市大多了,卖的东西也全面。

    韩应铖很少会去超市,平时基本没什么机会去这种地方,倒是和戚暖在一起,做任何事都觉得挺新鲜的,不会觉得烦,甚至不说话只是陪她走走也不会觉得无聊。

    从未有过的经验,韩应铖很喜欢和戚暖的这种感觉。

    路过一家钢琴行,戚暖习惯性去看,里面有人在选钢琴,十几岁的女孩在父母陪同下弹着琴键试试音色。

    她笑了笑,烟眉有化不开的娇贵气质。

    韩应铖停下脚步修长的手拉住戚暖,眼神很深地看着她:“进去看看。”

    戚暖摇头,她不买的。

    “我买给你。”韩应铖紧紧攥住戚暖的小手,她的手指纤长白皙,短短的指甲泛着粉泽,很精致,这是一双天生就合适弹钢琴的手,沾着一点脏东西都不行。

    想到戚暖弹琴时的模样,韩应铖蓦然很兴奋:“你看上哪台就选哪台,我送你,我今天的钱都是你的,你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戚暖垂眸,看着韩应铖握着她的大手,还是拒绝了他:“我家那么小,放不下的。”

    韩应铖很执意,这根不算是一个问题:“地方挤一挤总会有,钢琴不是很大。”

    戚暖还是不要他送的:“可是我家的隔音效果不好,会影响到邻居的,不行。”

    韩应铖心里有想法:“我给你买一个琴房,以后你想弹钢琴就去那里好不好?”

    戚暖悸动着看他,这个男人是否真的很喜欢宠女人?还是,他只是在疼她,因为知道她很喜欢弹钢琴……

    “不好。”戚暖缓缓说道,对上韩应铖阴郁的眼神,小声说:“韩应铖,你给七夕买一个洋娃娃好不好?我的你就不用送了。”

    “随便你。”松开戚暖的手,韩应铖压低鸭嘴帽,薄唇紧抿。

    一颗炙热的心,被戚暖的不领情冷冷浇灭,颇不是滋味。

    他对她好在无所不用极地讨她欢心,知道她喜欢钢琴,知道她疼两个小鬼,他都已经为她做得那么明显了,她就不能稍微配合识趣一点!

    就是傲!

    就是欠收拾!

    韩应铖面无表情的时候,整个人的气场凌厉不善,七夕七年都不敢乱说话,不知道怎么了。

    戚暖看着韩应铖阴郁的侧颜,知道他在生气,她的拒绝很打击他的积极性,非常非常地不识趣。换作其他男人估计也忍不了她,要黑脸离开了。

    何况是韩应铖?

    他何时被一个女人这么灭他好意的拒绝过!

    戚暖走近他,想他理解:“钢琴行里的钢琴不好的。”

    戚暖说的是实话,她以前弹的钢琴是妈妈托熟人给她从巴黎运回国的,价值上百万。钢琴行买的钢琴,赚的是暴利,其实只是很普通的质量,价值不对。

    韩应铖皱眉不语,五官薄冷绷着。

    一路无话去到超市,韩应铖不进去,在外面抽烟,戚暖领着七夕七年进去,不时回头看他阴郁的高大身影,手指夹着白色的香烟,在唇边一顿,直到燃了半支,才吸了一口。

    戚暖收回目光,淡淡拧眉。

    如果他不是韩应铖就好,他不是韩应铖,她也不是戚暖,她肯定会使出浑身解数诱惑这个男人,反正他目前是喜欢她的,只要她稍微加把劲肯定能迷住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