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五章 韩应铖觉得这才是他心目中的鲜花美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韩应铖在花洒的水流下,结实的手臂紧紧抱住戚暖,饱满的喉结狠狠咽动。

    戚暖被他弄得身子酥软,这歪理的话竟然被他说出几分道理出来,她觉得自己肯定是疯了,被他带疯。

    洗完澡再洗漱完毕出来,戚暖彻彻底底被韩应铖抚摸过一番。

    她进去房间,将充满电的手机开机,韩应铖脖子上搭着一条毛巾,坐下床边擦拭头发的水珠。

    手机的铃声在此时响起,邹舟的来电。

    戚暖顿时吓了一跳,心虚地看了一眼韩应铖,拿着手机回避出去,在阳台才敢接起邹舟的电话。

    “这么早啊。”她让邹舟每天都给她打一个电话,没料到韩应铖会在她家,还上了她的床。

    “……”

    “嗯,没什么事,家里都很好。”戚暖顺溜地道,手指扶着阳台不锈钢的栏杆。

    “……”

    “七夕七年……他们还在睡觉。”戚暖说着,抬眸,看见韩应铖已经穿好衣服出来,好看的手里拿着她的水杯。

    “这么晚还在睡?”邹舟惊奇,平时七夕七年都很早起床的,特别是休息日,以折磨她和戚暖为乐。

    “嗯,昨晚睡晚了,今天起不来。”戚暖和邹舟说话的同时,难为情地看着韩应铖用她的水杯喝水。

    “……”

    “嗯嗯。”戚暖心不在焉地应着邹舟,韩应铖喝完一杯水,又倒了一杯,拿着杯子出来阳台,当着戚暖的面前喝下一口,他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小下巴,湿润的薄唇印上她的唇瓣,挑开,将水喂给她喝。

    戚暖连反抗都忘了,白皙手指紧紧攥住栏杆,邹舟在手机那边说了什么她也听不清楚了,全是唇上韩应铖与她一样的清爽的牙膏气息,一口一口慢慢喝着他喂给她的水。

    韩应铖喂了戚暖半杯水,直到她的唇色被他滋润得潋滟为止,他才满意停下,继而在她的唇角啄吻一下。

    性感。

    邹舟那边的电话也讲完了,戚暖推开韩应铖回道:“好,你自己记得准时吃饭,再见。”

    挂了邹舟的电话,戚暖觉得自己就像回到学生时代一样,偷偷背着家长跟一个家里人不同意的坏男人交往,还为他撒谎掩饰……

    戚暖突然有一种难以启齿的感觉,瞪了始作俑者韩应铖一眼。

    “谁?”韩应铖开腔提问,指方才的电话,戚暖与那人说话的语气很温柔。

    “邹舟啊。”戚暖拿着手机回去客厅,将手机放到一旁的桌上。

    韩应铖皱了皱眉,心里对邹舟冷哼,他进去客厅放下水杯的同时紧紧注视着戚暖捧起昨晚他送给她的那一束玫瑰花。

    肤色异常白皙的小脸微微垂下,闻着红艳如火的玫瑰,反而越显得戚暖清纯娇嫩,很美。

    韩应铖觉得这才是他心目中的鲜花美人,尽管戚暖不是他见过最美的女人,但还是应了那一句老话,情人眼里出西施。韩应铖就是觉得戚暖对他的眼,比任何一个女人都要美丽,比戚暖还要年轻的女孩他见过不少,或清纯或模样讨喜,又如何?

    不过如此而已。

    不合眼缘就是不合眼缘,模样上的短暂好感,时间一过就没了,没意思。

    韩应铖走过去,从身后环抱着戚暖,高挺的鼻梁在戚暖的肌肤温柔温存,薄唇轻启:“你好香,昨晚就觉得你身上很香。”

    戚暖脸红红地看着他俊美的侧颜:“不就是沐浴乳的气味,你身上也有。”

    “不一样。”韩应铖说不出哪里不一样,觉得这是一种女人的香气,诱人并且迷人。

    “你为什么送我这花?”戚暖好奇地问他,她和他的品味撞了?

    “你喜欢这种花。”韩应铖低下眸,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抚上鲜红的一朵,眸底光华流转。

    气质相当纨绔贵气。

    戚暖烟眉浅浅,看他:“你怎么知道我喜欢的?”

    韩应铖薄唇淡淡道:“娉婷说的。”

    戚暖点点头,眼珠一转,娉婷经常在韩应铖面前提起她?什么时候的事情?是以前读高中的时候,还是现在的不久之前?

    她以前,也常常在妈妈和乐祁泽面前提起过娉婷,因为是要好的朋友,所以总想介绍给家里人认识,估计,韩应铖在很久之前就知道她这个人了。甚至乎,在五年前他和她发生关系之前,就知道她是他侄女的同学?

    那他为什么还要跟她上床,不是应该要避嫌才对的吗?

    戚暖的心里为此悸动着,连她也不懂自己在悸动些什么,可能觉得韩应铖会不会在之前就喜欢她了?她笑。

    戚暖拿了一个花瓶,盛了半瓶的水将还鲜艳的玫瑰花一支支插在花瓶里,韩应铖在旁边一直看着她,阳台上明媚的阳光照耀进来,暖暖的洒在他和她身上,从未觉得如此岁月静好,看一个女人百看不腻。

    七夕七年终于起床了,看到妈妈和叔叔都在,七夕首先就扑向了韩应铖:“叔叔早上好。”

    “嗯。”韩应铖温厚的大手摸摸小女孩的小脑袋,难得对小孩温柔,戚暖的小女儿很得他的心。

    戚暖看他们父女俩的温馨,心里柔软:“你们看看现在几点了?为什么这么晚起床?”

    七夕和七年两两相看,小小的手指揪着童装小睡衣;“就、就……昨晚就在床上玩了一下玩具而已。”

    “不是说不准带玩具到床上的吗?”戚暖拧眉,转而看向韩应铖:“你放的?”

    “对。”韩应铖颔首,他给七夕塞了一个洋娃娃。

    戚暖用手扶额,男人啊,对孩子就是粗心,她让七夕七年先去洗脸刷牙,她要准备做早餐了。

    “他们很贪玩的,要有玩具在床上,他们可以闹到半夜都不肯睡觉。”戚暖边打开冰箱拿食材,边对韩应铖说道,心里则想:

    七夕七年昨晚肯定很晚才睡,她在房间里竟然没有察觉,反而和韩应铖在床上意乱情迷……哎。

    “是吗。”韩应铖不太上心,在看戚暖用筷子搅拌鸡蛋,动作很快,他有些入迷,接着戚暖打开了煤气炉,将蛋浆倒进平底锅,没两分钟就煎好上碟。

    “好像很简单。”他说,做饭没有他想象中难。

    “一点也不简单。”戚暖才不会告诉韩应铖,当初她学做饭刻苦学了多久,这个矜贵的男人学不来的,他也没必要学,张姨做饭多好吃。

    七夕七年很快洗漱完出来,拿着牛奶插上吸管再喝,他们坐在餐桌前等了一会儿,戚暖就做好早餐端出来,他们说道:“妈妈,你答应过星期六要带我们去游乐场玩的。”

    是有这么一回事,戚暖都忘了,她尴尬地看了眼韩应铖,怎么办……

    韩应铖拉开椅子坐下,优雅地吃着戚暖做的早餐,淡笑道:“我不是让你管着吗?”

    戚暖看了看低头吃早餐的七夕七年,坐下韩应铖的身边,小声道:“那你等下开车送我们去。”

    韩应铖颔首:“好。”

    “先给你买衣服吧。”戚暖看他一身西装笔挺,气场太强,去游乐场不太合适。

    “你说了算。”韩应铖挑起眉头,趁七夕七年专心吃早餐,低头凑近戚暖,薄唇吻了吻她的脸颊,很快分开。

    戚暖抬眸瞪他,话都不敢说了,咬着红唇,为七夕七年的神经大条捏了把汗,都不知道是遗传了谁。

    吃完早餐,戚暖给七夕七年搭配衣服,让他们各自去换,接着去厨房洗碗,韩应铖身形颀长高大地倚在厨房门口,皱着眉看戚暖戴着手套洗碗,一言不语。

    直到戚暖洗完碗,除下手套洗擦干净手,韩应铖上前牵着她回去房间,在她的梳妆台上找了找,拿起一支润手霜,挤出一管,用修长矜贵的手认真给她擦上,一根根纤细手指都给她仔细均匀涂抹。

    戚暖默默看着这个男人,拧着的俊眉,五官冷峻严肃,好似不爽。

    “我给你请个佣人侍候你好不好?由她帮你洗碗做家务,包揽下所有粗活,你就只管做饭带孩子就行。”韩应铖喜欢看戚暖做饭,但不喜欢她洗碗,她的这只手不该做任何粗活。

    戚暖没管他的胡言乱语,润手霜涂得有些多了,她攥着韩应铖的一双手蹭了蹭,涂了些到他手上,接着打开衣柜找衣服换。

    “不要佣人,那钟点工任何?你有需要的时候就叫她过来。”韩应铖不放弃游说,甚至在想,在戚暖的公寓楼下租个房子雇一个佣人住进去,这样戚暖有需要的时候就可以随传随到。

    就只为给戚暖洗几只碗!

    “可我不喜欢家里有陌生人进驻。”戚暖说真的,她家那么小,别说佣人,请钟点工都是多余的。

    而且她不喜欢有陌生人打扰他们一家三口的生活,韩应铖算例外的了。

    韩应铖皱眉。

    戚暖要换衣服,看他也没有要回避的意思,目光直视,比谁都明目张胆。她叹气,打开衣柜一边的门,挡着他肆意的视线,躲在衣柜门的另一侧换衣服。

    换好出来,韩应铖的眉宇舒展开,对戚暖笑:“你我该做的不该做的都做过了,还害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