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四章 你好像很会给女人洗澡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直接将韩应铖的手机关机。

    更幼稚!

    戚暖在c上翻了个身,窝在碎花的被褥里,浅浅闭着眼在等韩应铖,不知不觉意识渐渐游离,直到一具阳刚的男性身躯连人带被地压向她,微湿的身上有好闻的沐浴乳气味。

    戚暖睁开眼帘,与韩应铖邪魅肆意的眼神对上,他对她戏谑道:“如果我上了慕唯一的游轮,你现在会不会躲在被子里哭?”

    戚暖垂眸,想告诉韩应铖她也有男人约的,但还是躲在被子里偷偷脸红。

    韩应铖将她从被子里捞出来,狠狠吻着她,两人很舒服很舒服地接着吻,唇齿亲密交缠,甜蜜的相濡以沫。

    “明天不用早起?”韩应铖声音沙哑地问,是求欢的暗示。

    “嗯。”戚暖心跳很快,感觉得到韩应铖的生理反应,她想起身先关灯。韩应铖却攥住她的手,用高大的身躯禁锢着她,俊颜染上性感的情欲:“别关,让我好好看看你。”

    戚暖在他露骨的眼神下,有些紧张也有些害羞。

    薄唇的热吻落在白嫩的肌肤上,戚暖挺起秀美的脖子,手指攥紧身下的被褥,韩应铖只觉得戚暖的身子很香很软,怎么吻都吻不够,细腻得手掌附上去都有一种被她的肌肤吸着的舒爽。

    “怎么那么香,涂香水了?”韩应铖哑声低语,喉结狠狠咽动,性感地粗喘。

    戚暖羞红着脸在他的肩头上咬了一口,留下一个浅浅的半月牙印子,谁会在睡觉的时候还涂香水的!

    韩应铖反而被刺激到,快感袭来,不停唤着戚暖的小名,说着不着边际的迷人情话,整个人都性感得不行。

    戚暖听得脸红耳赤,几乎要沉溺在他强而有力的身下,一根根白皙的脚趾头像玉结子一样,敏感地蜷缩着。她伸手抱住韩应铖的头,主动吻上他好看的薄唇,不让他再说了,要疯了。

    最后的时候,戚暖好像叫了韩应铖的名字,不带姓氏直呼他的名字,娇娇嫩嫩的,惹得韩应铖快要被她逼疯,很快又卷土重来,再彻底狠狠地要了她一次,才放过她。

    经历两场淋漓尽致的欢爱,戚暖连淋身的力气都没有了,一沾c身子就酥软得像没了骨头似的,很累很困,想睡了。

    韩应铖抱着她光洁的身子,彼此在被子里肌肤贴着肌肤,热乎乎的,有汗又黏黏的,反而依然觉得很舒服,是一种疲累后拥着喜欢的人的极致享受。

    韩应铖一下下爱惜地吻着戚暖的额头,耳语绵绵地哄着她入睡,一动不动地温柔凝视着她乖巧地睡在他身边,情迷入骨。

    一直到c头旁的手机,亮起了屏幕灯,韩应铖才移开痴痴的眼睛,以为是他的手机便拿起来看,才发现是戚暖的手机。

    左铮给她发了一条短信:

    【为什么不来?你已经是第二次放我鸽子了,我有那么讨厌吗?】

    左铮还在等,一直在等,直到最后一场电影散场,电影院关门,和五年前一样,他傻等了戚暖一天,却不敢打电话质问她为什么,害怕听到她拒绝的话。

    韩应铖面无表情地看着左铮的短信,结合上面两条短信的内容,他心里清楚是怎么回事,左铮在追求戚暖!

    韩应铖狠狠皱眉,很不悦有其他男人窥视戚暖,独占她的欲望很强烈。他低眸复杂地注视戚暖久久,俊颜渐渐柔和,她没有选择同龄的左铮,而是选了他,心里越来越喜欢她了。

    韩应铖删除了左铮的这条短信,目光冷色不屑,从来就不是一个有成人之美的善类。

    韩应铖很清楚自身的优势是什么,左铮的优势是什么,他一向不喜欢公平竞争,就算他比戚暖年长又如何?左铮太年轻连戚暖的性格都不够了解。

    如果他是左铮他不会这样约戚暖,对待戚暖这个女人,手段就必须要强硬起来,要堵着她的退路逼得她无法思考,那样她才会乖巧驯服。

    韩应铖关了戚暖的手机,紧紧抱着她,修长手指滑过她的长发,就算今晚她想去找左铮她也去不成的,他在她的小区门口堵着,她要走他就直接扛她回家,横竖她都只能属于他!

    ***

    一夜无梦。

    星期六的早上。

    戚暖在韩应铖的怀里醒来,昨晚纵欲过度了,身子骨明显酸软乏力,她懒懒地倚着韩应铖,有些不想动,索性赖着c。还好房间外面没有动静,七夕七年还没起c,肯定是昨晚都没睡觉,在小被子里聊着天玩着,今早才起不了c。

    戚暖窝在韩应铖的怀里把玩着他的一只手,承认自己是个手控。

    韩应铖似有感觉,眉峰动了动,手臂抱得戚暖更紧,薄唇在她的脸颊和光裸的脖子上哄着似的乱吻,然后俊颜贴着她的脸侧,耳鬓厮磨,还在睡。

    戚暖能感觉到他矫健的身体在苏醒,俏脸红了红,从来没有跟男人这般亲密过,做了爱还和他一丝不缕地睡觉。

    学坏了。

    邹舟要是知道,肯定要被她气死,又得说她被韩应铖迷了。

    戚暖推不开韩应铖,没见过他这么霸道的男人,睡着了还要抱她那么紧,身体和身体紧紧镶着,好像连空气都透不过去一样。

    戚暖偷偷抬眸看他,和他靠得太近了,她稍稍转过脸,唇瓣和他的薄唇轻轻擦过,触感微微酥麻。

    韩应铖醒了,眼眸慵懒地看着戚暖,声音磁性地戏弄着她:“一早就这么热情诱惑我,是不是很喜欢我,嗯?”

    戚暖咬咬红唇,目光平视着他的男性锁骨说:“你先让我起c。”

    韩应铖不放人,满怀的温香软玉正睡得舒服,他一手揽着戚暖的身子,一手轻按她的脸儿在他的胸膛前:“再陪我睡一会。不是不用早起吗?”

    戚暖小声说:“要洗澡的。”

    昨晚事后实在太累了,他和她都没洗过身子,彼此身上以及被子里暧昧的情欲气息挥之不去,很浓郁,感觉一下都要脸红耳赤的。

    韩应铖悱恻缠绵地嗯了一声,闭着眼慵懒道:“睡醒再洗。”

    戚暖抬着头看他,侧颜完美,是一个很好看的男人,加之气质性感。

    20分钟后,戚暖叫醒了韩应铖,赤倮的身子离开他的怀抱,躲在被子的一角边慢慢穿上衣服,边说道:“在我们家要习惯早起的。”

    七夕七年平时很早就会起c,她放假在家也很难睡懒觉,何况韩应铖还在她的c上,不敢让他睡太久。七夕七年起c后不用上学就会闹腾着玩,小孩子的精力很旺盛的。

    韩应铖睁着迷人的双眼,失神看着戚暖在被子里动着,露出圆润的香肩,他本能伸手,扯下碍事的被子……

    “啊!”戚暖一只手挡在自己的胸部前,拍掉韩应铖轻薄的大手:“你别闹了。”

    韩应铖挑挑眉,这才缓缓坐起身,盖在他腹肌上的被子随着他的动作往下滑落,性感的人鱼线一路钻到他神秘的腹部以下,戚暖脸儿发烫,转开了头。

    韩应铖瞥了一眼闹钟,才早上八点,他懒懒的打了一个哈欠,随手捡起长裤套上,一只手在扣裤扣,另一只手扒了扒凌乱的头发,不羁的男人味。

    戚暖穿好衣服下c,习惯性先看手机,发现手机关机了,她以为是没电的原因,找来充电器插上充电,然后打开衣柜,拿衣服。她小心翼翼打开了房门,七夕七年还在睡,房间门都关着的,家里很安静。

    戚暖偷偷松了口气,拿着衣服进去浴室,韩应铖也跟着她进来,顺手关门上锁。

    戚暖眨着漂亮的睫毛垂眸,已经不是第一次和他一起共浴,上次还是他……

    韩应铖脱了裤子,伸手就脱戚暖的衣服。

    浴室里的半身镜,清楚地照出入镜的高大男人倮着上身给一个娇小的女人脱衣服,戚暖瞥过一眼,脸红着咬唇:“这次我自己来。”

    韩应铖低低轻笑,薄唇附在戚暖的耳旁:“快点。”

    拧开花洒,韩应铖调好水温,迎头淋着温水整个人才算彻底清醒精神抖擞,他周末休息日很少这么早起c,抱着戚暖他更不愿意起c,有时做梦都会想着她,对她念念不忘。

    戚暖脱好衣服走来,韩应铖伸手将她搂入怀里,先给她淋湿透身子,然后挤出满掌心的沐浴乳,揉在她身子上也顺带揉在他身上,两人滑溜溜地贴在一起,温水流过,舒服得能呻吟出声。

    “你好像很会给女人洗澡?”戚暖上次就想问他。

    “如果我说你是第一个,你信吗?”韩应铖低沉的嗓音染上一层磁性。

    戚暖一愣,后知后觉脸红。

    “这和男人在c上的本能一样,都是与生俱来的。当然,也要我足够喜欢你才行,你认为我会随随便便脱光和其她女人共浴?c上的情事,不是男人在占女人的便宜,这是一个共同享受的过程。谁占谁便宜也是要分人的!”韩应铖边说,边用双手揉弄着戚暖丰腴的身子。

    沐浴乳的白色泡沫在水流下渐渐稀薄冲净,他炙热的掌心毫无阻隔直接摸上她白嫩的肌肤。

    很舒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