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三章 找谁呢?他在洗澡呢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戚暖被吻得纤细的腰身没有了力气,缓缓往c后倒,她的白皙的手紧紧攥住韩应铖结实的手腕,像捉住唯一的支柱一样。

    韩应铖看她湿润的眸子,握着他的手纤弱楚楚地倒在c上,长发黑色妖娆,被他吻红的唇无意识地咬着她的一丝黑发,那么那么的美。

    韩应铖情不自禁俯下身,单膝压在c上,狠狠吻着戚暖,一双大手捧着她的脸儿,手指都滑入她的发丝间了,彼此激烈地接着吻,感觉渐浓,情迷深深。

    这种快要迷失失控的感觉无需要任何助兴物,甚至比任何助兴物的效果都要来得强烈,纯粹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荷尔蒙互相不受控制吸引,分不清谁在为谁情迷心窍。

    戚暖抱着韩应铖的头,小手滑入他的衣领里,抚摸他的男性肌肤。

    “你喜欢我。”韩应铖舔吻戚暖的唇角,顺着她细嫩的下巴,一路往下吸吮她的脖子:“你根本舍不得我去抱其她女人,为什么不早点打电话留我?”

    戚暖浅浅呼吸稀薄的空气,脸红如潮,脑里一片空白无法思考。

    韩应铖看着戚暖颤动的胸部曲线,眼眸一暗,直接用手撕开她衣领的一个口子,他的戒指就躺在她鲜嫩白皙的丰满之间,视觉很美。

    韩应铖膜拜一样,以薄唇轻吻,性感。

    戚暖敏感地轻咬自己的手指尖,不敢呻吟出声。

    房间外面,好像响起一些动静,戚暖猛地从韩应铖给她的感官享受中回神,想到七夕七年。

    她用手推了推韩应铖的胸膛:“你先让我出去一下,七夕七年会害怕的。”

    韩应铖在戚暖的胸前抬起头,声音很沙哑很沙哑:“你这个样子怎么出去?”

    戚暖才发现自己的衣服被韩应铖撕破了,露出浅紫色的文胸,肌肤上还有新留下的吻痕。

    她没好气地瞪他,想到刚才自己如此沉沦不能自拔,俏脸更红。

    韩应铖从c身起身,边整理自己的衣着,边看戚暖c旁的闹钟说:“这个时间他们也该睡觉了,我去带他们进房间睡觉。”

    戚暖摇头:“他们睡觉前要听故事的。”

    韩应铖不悦,两个小鬼占走戚暖的太多温柔心思:“今晚不用听!”

    戚暖由着韩应铖去,她也想看看韩应铖会怎么照顾七夕七年,到底他是两个孩子的爸爸,让他哄一下孩子睡觉也挺好的。

    七夕七年在客厅里看电视,看到韩应铖从妈妈的房间里出来。他们跳下沙发,想进去看妈妈,但是叔叔很快就关上房门,他们什么都看不到。

    韩应铖抱起其中一个娃,七夕:“去睡觉。”

    七夕问帅叔叔:“妈妈不舒服吗?”

    韩应铖打开了小房间的房门:“她没事,你们先去睡觉。”

    七年自己坐到c上脱鞋,小男孩子很有模有样不娇气,他仰头韩应铖:“今晚不讲故事吗?”

    “不讲。”韩应铖将小七夕放到儿童c上,可能是因为七夕叫过他爸爸,韩应铖对七夕额外照顾,给她拿了一个洋娃娃让她抱着睡觉。

    “哦。”七年的另一个口头禅。

    “叔叔今晚留下来吗?”七夕歪着小脑袋,很好奇。

    “嗯。”韩应铖抬起手腕,在看钻石手表的时间,等七夕七年躺下c掖好被子,他便开始说规矩;“我关灯之后,你们就安静睡觉,不准吵也不准闹,等下听到外面有什么声音也不要管,听懂吗?”

    “听懂!”龙凤胎异口同声,天真无邪地看着韩应铖,充满小孩子的崇拜。

    韩应铖很满意,矜贵的手在墙上按了一下,小房间的灯光关了,他开门出去,仔细关上房门。

    重新回到戚暖的房间,韩应铖看到戚暖背对向他正在换衣服,已经换好了,裙子迅速垂落,直到她白皙的脚踝上,遮住女性曼妙的绮丽。

    仅仅惊鸿一瞥,戚暖白嫩的双腿深深扎在韩应铖的心上,真像被人娇养的千金,浑身上下无一不是又白又嫩的,长得比谁都娇生惯养。

    “这么快?”戚暖转过身,小手将裙子里的长发撩出来:“你没给他们讲故事,他们不闹吗?”

    闹什么?韩应铖让他们睡觉他们就睡觉,还乖乖巧巧听听话话的,很配合。

    戚暖顿时心里不平衡,白疼他们了,就会讨好他们的爸爸!

    这小狗腿的德性,肯定是遗传韩应铖的!

    “你的两个孩子好像很喜欢我。”韩应铖搂着戚暖的细腰,额头抵着她额头勾唇笑道:“你也很喜欢我。”

    “自作多情。”戚暖被他看得脸红,闷闷的:“我如果今晚不给电话你,你会怎么办?”

    “堵你家门口啊。”韩应铖挑起一边俊眉,理所当然道。

    戚暖看他:“不找慕唯一吗?”

    韩应铖心情很好,动情地揽着戚暖说道:“找她做什么?我花都买好送你了,一整晚就等你这一个电话,你不留我,我就到你家里说什么也要你留我。不过你还是给我电话了。”

    韩应铖整整煎熬了一整天,在车里在戚暖的小区外面一分一秒地等她,无数次翻看手机,无数次摆弄副驾座上的一束法国红玫瑰,要亲手送她的,想听她的声音,想见她,想她主动留下他,承认喜欢他,最好叫叫他的名字。

    直到最后一分钟,手机才响起戚暖的来电,韩应铖的一颗心因为戚暖的这个电话深深沦陷,盯着闪烁的手机,连呼吸都忘了般,从未如此失态过,也从未如此心动过。

    留不留他,结果都一样。戚暖无语,就没见过韩应铖这么无赖的男人!

    “船票你丢了?”她问韩应铖,不承认自己心里在意。

    “给了周景时。”韩应铖昨天就转了手,对戚暖以外的女人并不上心。

    “你不怕慕唯一找你?”戚暖有些想笑,可以想象到此时慕唯一的表情,想必很精彩。

    “说起来,她刚才就一直打电话给我。”韩应铖拿出西服内衬里的手机,屏幕在闪烁着电话来电,声音在之前他就调成了震动模式,也是有先见之明的。

    戚暖看着韩应铖的手机,十几个未接电话,全是慕唯一打来的,她反应过来问他道:“你将你的手机号码给了她?”

    韩应铖嗯了声颔首,低眸紧紧注视戚暖:“不高兴?”

    戚暖没说话,推开了他,没什么高兴不高兴的,手机号码是他的,他就算要派传单告诉所有人都是他的事!

    “慕唯一这段时间,天天发朋友圈问人要我的联系号码,我的几个朋友也被她缠狠了,就怕她找上我家要登门拜访,我给她手机号码就当避免一个麻烦,逼不得已的。”韩应铖说的是实话,慕唯一这痴女就差没将他的祖宗十八代给翻出来。

    圈子里的人,稍微与他有点熟悉的,慕唯一都打探过问过他的私隐。

    韩应铖十分排斥,现在身边的朋友都知道他被慕氏的小千金倒追着,很不爽。

    “你不接她的电话吗?”戚暖看慕唯一还在给他打电话,皱眉。

    “手机你拿着,你要接就接,不接就关机。”韩应铖将自己的手机给了戚暖,接着在戚暖面前翻找自己的西装裤袋和西服衣袋,将钱包和证件都拿出来给了戚暖。

    “什么意思?”戚暖眨着眼看他。

    韩应铖除下手腕的钻石手表摆在戚暖的梳妆台上,薄唇迷人微笑道:“钱包证件手机我都给你了,我现在身上什么都没有,身无分文。这个周末我留在你家你来管着我,好不好?”

    戚暖眨眨眼想了想,爬上她的c的男人至少这两天是要属于她的,最不喜欢男人一边在她身边,一边应付别的女人。

    她收着了韩应铖的东西,脸红红地看他脱衣服。

    韩应铖解开了皮带的暗扣说:“我先去洗澡。”

    戚暖别开了脸儿不好再看:“我家没有你可以换的衣服。”

    “明天买几套衣服给我吧,以后就放在你家里。”韩应铖为日后过夜方便第一次要求女人买衣服给他,颇为新鲜。

    以前一向是别的女人用尽心思讨好他,现在他反而在讨一个女人的欢心,一物降一物。

    对戚暖这个女人,韩应铖越来越迷恋她,就像一个未经人事的毛头小子一样,很想很想要得到她,但除了爱情和疼惜,他给不了她婚姻,她不会等他到和薄茜离婚。

    看向戚暖在看他的钱包,就像是他的小媳妇。

    韩应铖越看越痴狂入心,炽烈着,如果,如果……

    “嗯,好啊。”戚暖应下,韩应铖的钱包里满满的一叠百元大钞,还有好几张卡,他有钱他是爷。

    韩应铖走过去,提起戚暖的小脸,薄唇吻下她,气息凌乱:“我去洗澡。”

    戚暖呆呆点头,直到韩应铖离开房间,她软倒在自己的c上,唇部越发嫣红,很热很热,他的一个吻对她的影响竟然如此之深,心口悸动深深。

    她瞥了眼韩应铖无声震动的手机,慕唯一的电话又来了,这是第二十通了,她拿起手机狗血在想,一般这种情况,电视剧里的坏女人,都会趁机接起电话,然后媚声媚气地说,找谁呢?他在洗澡呢。

    幼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