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她不舒服,现在看到我就舒服了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七夕腼腼腆腆地说:“我想让韩应铖叔叔做我和弟弟的爸爸,他和小七你站在一起的时候可登对了,比我们班的同学的爸爸妈妈还要登对。”七夕还询问弟弟的意思:“弟弟,你说好不好?”

    七年重重地点下头:“他长得比我好看,我没意见。”

    戚暖顿时吃醋羡慕韩应铖,两个小白眼狼:“长得好看就能当你爸爸啊?”

    她回去房间,拿着自己的手机出来,递给七夕七年:“给你们手机,你们打电话去问他愿不愿意做你们的爸爸。”

    “小七……”七夕不敢,七年也不敢,到底只是个孩子。

    “不准叫我。”戚暖恼红了眼睛,韩应铖才和七夕七年相处过几次,这么快就让两个孩子喜欢上他,还想要他当他们的爸爸。

    这个男人就是一个坏人,占她的身子扰乱她的心不说,还想抢她的两个孩子,强盗土匪!

    电视节目开播了,戚暖坐不住没有心情看,时间一分一秒在过,她拿着一块抹布,在客厅里仔细地擦桌子擦椅子,地板的一角也被她擦得干干净净,时针在走动的声音好像在她耳里无限放大一样,很心不在焉。

    搞好客厅的卫生,戚暖又转战厨房。

    油盐糖罐她都认认真真擦拭了一遍,还将家里的所有杯子都重新清洗一遍。

    她和七夕七年用的是一套家庭装的杯子,上面印着儿子女儿妈妈的字眼以及图案,只有爸爸的那只杯子被她收起来了,一直没人使用。

    戚暖心里一痛,想着韩应铖现在是不是已经和慕唯一见面了,她心里不舒服,她知道她在挣扎并且很在意。

    她将洗好的杯子一个个放好,唯独有一个杯子另外独放,她拿起来转着杯子在看,只是很普通的玻璃水杯,她手上的水珠沾在杯子上缓缓缓着,留下透明的痕迹。

    昨晚韩应铖就是用这个杯子喝水。

    不知道看了多久,戚暖放下杯子忙完出去,节目已经播完了,七夕七年转着台看别的,手机没动她的。

    她擦干净手上的水珠说:“走,你们去穿一件外套,我们下去楼下散散步。”

    “好啊。”小孩子都爱玩爱动,不太喜欢安静的。

    七夕七年喜欢楼下小区里的一块儿童设施,戚暖和邹舟时不时在晚上带他们下去玩耍。

    夜里凉,戚暖自己也穿上一件轻薄的外套,长款的衣形,衣袋兜兜里的手机没有动静,她方才看过,没有任何电话的来电记录。

    她领着七夕七年坐电梯下楼,心里千思百转,她没去赴约左铮,也没打电话留住韩应铖,至少她应该告诉左铮一下她不会去的,但又不想拿起手机看,有一种心理想不管不顾。

    “哎。”戚暖愁啊。

    “妈妈在叹气?”刚好电梯‘叮’的一声到了,七夕听得不真切。

    “没有。”戚暖眨眨眼,矢口不承认。

    戚暖牵着七夕七年的小手,在小区的花园里悠悠闲闲的转了一圈,然后看着他们在儿童设施上玩耍,她坐下秋千轻轻地一荡一荡的,无所事事地发着呆。

    现在已经是21点45分了,小区花园里基本没其他人,这里本身就是老人的住户比较多,要不就是年轻的上班族,很少小孩子的。

    七夕七年两个人霸占了整个儿童设施,玩得很爽。

    戚暖白皙的小手放到衣袋的兜兜里,拿出手机点开上网,刷了一会流量她就不想看了,没心思看,眼睛盯着手机的时间一分一秒在过。

    48分,50分,51、52……

    【男人嘛,意志力再好喝了酒也会变成另一个样子,我到时候穿得性感一点不怕勾引不了韩应铖。】

    戚暖紧紧咬着自己的唇,白皙的手指点开手机的通讯录,还是拨打了韩应铖的手机号码,电话打出去的瞬间,她的心里几乎是同时松了一口气。

    真的要完了,戚暖不知道自己是否已经被韩应铖征服了。

    韩应铖那边接起了电话,低沉的声音淡淡谑笑:“这么迟才留我,我手机的时间快了五分钟,已经上船了。怎么办?”

    戚暖一句话没说,气得挂断电话,眼眶红红的好似就要哭出来。

    “七夕七年,走了!”戚暖站起身,打算去赴约左铮,报复似的,心情跌到了谷底,很差很差。

    戚暖转身,看到一辆黑色豪车从小区的门口开驶进来,停在她住的那栋公寓楼下。

    车门打开,男人笔直修长的腿迈出,纯黑色的西装衬着黑衬衫很有质感,手里捧着一束法国红玫瑰,惹眼得要命。

    戚暖用力咬红了唇瓣。

    韩应铖向她信步而来,俊美贵气如斯,他将捧着的玫瑰花递给她,眼底无比诚挚认真:“送你的。”

    戚暖没动。

    韩应铖低低俯下高大身躯,修长骨节分明的一只手轻轻搭在戚暖的肩上,温柔地看她:“哭了?”

    戚暖咽下想哭的情绪,气得用手一下下砸在韩应铖结实的身躯上:“你不是说上船了吗?你混蛋,你滚给我滚,干嘛还要出现!你别缠着我最好,反正我想甩你都甩不及的!”

    韩应铖任由戚暖打着他,心情很好,头一回被女人打着也不觉得痛,反而紧紧眈视着戚暖,眼底越发熠熠生辉:“我等你一晚上的电话了,气你一下也不行?”

    戚暖看他:“你觉得耍我很好玩?”

    韩应铖攥住戚暖皓白的手腕,那么纤细柔嫩,连打在他身上的力度都是不痛不痒的,反而让他觉得很娇气,撒娇一样。

    他薄笑挑眉,俊颜凑近戚暖红红的脸儿:“我今晚一下班就在你家的小区门口守着,直到刚才的最后一分钟你才打电话留我,我立刻就来了,没去找过慕唯一,这样也算我耍你?”

    韩应铖在以表清白一样,戚暖没说话,难堪着。

    不远处的七夕七年在看着,不敢过去,看到妈妈在打叔叔,小孩子不懂大人之间的事情,以为在吵架,怕怕的。

    “你们过来。”韩应铖叫七夕七年,将戚暖喜欢的玫瑰花递给这两个小鬼:“拿着。”

    七夕七年乖乖拿着花,巴着眼睛看着妈妈和叔叔,不希望妈妈和叔叔吵架,想他们和好,想叔叔和他们的妈妈在一起。

    戚暖从没有在孩子面前这么丢脸过,这次是真的想哭了,韩应铖打横抱起了她,她也没挣扎,将脸儿埋在他的胸膛前,也不管七夕七年有没有瞧出什么,脸皮薄着。

    韩应铖抱着戚暖进去公寓的电梯,有力的手臂调整一个让她舒适的抱姿,她还是垂着脸贴在他身上不敢看他,真娇气。

    “妈妈怎么了?”七夕七年也跟着进电梯,好奇叔叔在抱着妈妈。

    韩应铖好听的声音在说:“她不舒服,现在看到我就舒服了。”

    戚暖羞恼得恨不得咬这个男人,身子一颤一颤的,韩应铖的手掌在她乌黑的长发里遮着,肆无忌惮地轻抚着她。

    她稍稍抬头,就看到他性感的喉结,她搂着他脖子的手紧了紧,很热。

    电梯到了,还是韩应铖开的门,戚暖给他的钥匙,不好意思在七夕七年面前从他身上下来,装死。

    进去家里。

    韩应铖先抱着戚暖进去她的房间,七夕七年都以为妈妈身体不舒服,反而很乖乖听话,不敢闹。

    戚暖坐下c头旁,垂眸,不敢看韩应铖,男人好看的手一边挑起她的脸儿,一边拿着丝质的手帕仔细擦拭她湿润的双眼,温柔并认真,如待珍宝一样。

    戚暖的肌肤有多娇嫩,韩应铖知道也彻底享受过,舍不得在她白玉一般的小脸上留下印子。

    “妈妈、妈妈,你还好吗?我开不了门。”七年在房间门外喊着,小小的手转了转门把,但房门被韩应铖锁了。

    戚暖想起身去开门,韩应铖的手按住她的肩不让她去,对外面的小鬼威严道:“没事就别找你妈妈,在外面呆着,别吵。”

    七年果真听话没吵了,但是心里觉得有点不对,小七是他的妈妈,为什么他不能进去找妈妈,反而叔叔就能在妈妈的房间里?

    戚暖看儿子那么听韩应铖的话,心里不太舒畅,他的这个儿子很欣赏他这个爸,一点也不酷!

    “你别欺负他。”戚暖拉下韩应铖的手,为可怜被挡在门外的儿子说句话。

    韩应铖相当不喜欢外面的小鬼分走戚暖对他的注意力,独占欲很霸道:“先别管你儿子,看看我,我来找你你开不开心,嗯?”

    戚暖没说话,垂着的眸在看这个男人的手,肤色比她深一些,握着她的手指修长并且有力。

    戚暖不喜欢男人的手不干净或者太糙,韩应铖的手很性感,干净好看,看得出这个男人的出身极矜贵。

    韩应铖的另一只手在戚暖的细腰上,轻捏一下,戚暖红着脸抬眸,看到他眼底的浓烈倒映出她的小脸,心都颤了。

    他在吻她,薄唇一下下轻按她的唇瓣,诱着她迷上他的唇吻为他张开唇,臣服在他的魅力下。

    戚暖缓缓张开唇瓣,男人的吻变得越发激烈邪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