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一章 他的好却给了另一个女人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第九十一章他的好却给了另一个女人

    “她将我当成是她的爸爸了。”韩应铖眉峰微动,将七夕攥着他衣领的手,轻轻松开。

    戚暖接过女儿的小小手,给姐弟俩掖好被子,尴尬了:“可能是在做梦。”

    韩应铖皱了皱眉,戚暖的女儿想要爸爸,对他也有好感,戚暖会不会为了两个小鬼让他们和乐祁泽相认然后复合?

    还是会找一个别的男人做两个小鬼的新爸爸?

    想到这些个可能,韩应铖眉头紧皱。

    戚暖轻轻关上房门,去厨房给韩应铖倒一杯水,出来时,韩应铖正在阳台上接电话,她拿着水杯在等他。

    “嗯,我现在回来。”是陆子的电话,韩应铖原本今天下午有一个会议要开,但他临时取消了,回到公司也一直心不在焉,处理工作的同时满脑子想着戚暖哭泣的眼睛。

    很焦躁,所以他干脆提前离开公司去找戚暖,将会议延后到晚上,让高层的人今晚留下来加班,现在所有人在等他回去开会。

    “大概一个小时左右。”韩应铖边讲电话,边看向戚暖,乌黑的长发随风清纯摇曳,他用手撩了撩拨她的发丝,才拿过她手上的水杯,一口口喝下。

    戚暖看着他饱满的喉结在咽动,在背后的夜色霓虹下,男性魅力异常性感。

    韩应铖挂了电话,将水杯递回给戚暖,高大的身躯蓦地俯下,薄唇亲吻着戚暖,指腹轻抚她嘴角,暧昧低喃:“我公司里还有一个会议要开,要走了。”

    “嗯。”戚暖没留他,心跳很快。

    韩应铖走后,戚暖只听到家门口关门的声音,她站在阳台上往楼下眺望,很快就看到韩应铖的豪车开走,一直到他离开小区她才回去客厅,洗了洗杯子。

    戚暖的唇上湿湿的,有韩应铖喝过水后印下的气息。

    她擦干杯子放好,去洗了个澡就打算睡了,在c上窝着没一会儿,旁边的手机响起两声短信的提示音。

    她翻身拿起手机看,是左铮发来的短信,她今天中午刚存了他的手机号码。

    点开短信的内容,戚暖顿时没有睡意:

    【电影票你不要丢,星期五晚上22点我在电影院门口等你。】

    戚暖不明白,她以为左铮已经放弃她,中午的时候她说得那么清楚,他完全没必要追求一个有两个私生子的女人,他那么年轻与同龄的女生交往对方也会是一个处女,何必为她耽误呢。

    戚暖叹气,白皙手指在手机键盘上输入短信,要拒绝左铮的,劝左铮回头是岸。

    她目前没有找第二春的打算,韩应铖……只是一个意外,谁让他是七夕七年的爸爸,她有些私心也有些矛盾的。

    左铮的第二条短信,比戚暖的快一步。

    戚暖看着,烟眉微拧:【我认真想过,你我才那么年轻将来充满无数个可能性,何不给大家一个发展的机会。我承认今天中午听到你说的话我很难以接受,乃至于现在我只是给你发短信,没敢直接打电话。戚暖,我为你勇敢过一次,也胆怯过一次,明天晚上我等你,我们可以试试交往看看合不合适。】

    左铮在国外留过学,性情没有一般的中国人传统,一晚上他就想通了他还是要追戚暖,反正又不是以结婚为前提的交往,要跟他好的是戚暖,不是她两个孩子,忽略她和乐祁泽的孩子不计,他还是很喜欢这个小泪包的。

    戚暖没回复左铮,躺在c上,将自己输入的短信一个字一个字的删除。

    她与左铮是同龄人,韩应铖则比她大上11岁,她不知道是同龄人的交往比较合适,还是与成熟的男人一起比较有安全感。

    不是有一句话说,女孩陪男孩走过幼稚不成熟的青涩阶段,教会他变成一个负责任的男人,最后他成熟了,他的好却给了另一个女人。

    想想,就够虐了又无可奈何。

    戚暖将手机放到一旁,久久没有睡意,纠结在于明天晚上又是一个星期五晚上22点,等于同一个时间她有两个男人选择。

    赴约一个,放弃一个。

    戚暖知道她和左铮没可能,但她和韩应铖的可能性更小更小。

    她在c上翻来覆去紧紧抱着枕头强迫自己不要再纠结,干脆两个都放弃,省得日后后悔莫及。

    ***

    次日,早上。

    戚暖起c晚了来不及给七夕七年做早餐,带他们下楼到附近的面包店买了两份牛奶面包,让他们在校车上面吃。

    送走七夕七年,戚暖在回去公寓的路上给邹舟打了一个电话:“你周末回来吗?”

    “……”

    戚暖听着邹舟说的话,点点头,进了公寓的电梯:“星期一才回?星期二?好吧,我等你,不过你每天要给我一个电话,我怕你跟他谈不好被人情杀了我都不知道。”

    “……”

    “好。拜拜。”和邹舟结束通话,电梯也就到了,戚暖出去回到家里,换衣服准备上班。

    镜子里的女性身体,白皙的肌肤上有很多吻痕,细腰上更是有明显的浅红印子,大腿内侧最为面红耳赤,戚暖瞥过一眼,迅速穿好裙子,坐在梳妆台前咬着红唇,扑粉遮瑕。

    戚暖莫名心情不好,让她这么难堪的男人还要为难她,最好慕唯一在游轮上强了他算了!

    想到韩应铖会和慕唯一亲热,戚暖重重地放下梳子,看着镜子里紧紧拧眉的自己,快要疯了,气自己不够坚定,韩应铖想要她臣服,她不想认输!

    戚暖拿起包包,出门上班去了。

    一上午在公司,戚暖都在忙碌,中午和下午她约了客户见面,没时间喘气,反而要谈合同有两处小地方出错,她昨天整理的时候竟然没有发现,最终合同没有谈成,客户对她的粗心颇有微言,看看下次能不能补救。

    5点05分。

    戚暖离开西餐厅,坐车去幼儿园接七夕七年放学,路上的中途,公交车抛锚了,司机停在靠近的一个公交车站旁,疏散乘客下车等坐下一班车。

    这一等,又是十几二十分钟的事。

    戚暖急着去接孩子放学,她看了看手表的时间,不得不给七夕七年的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老师她今天要晚一点来接孩子,车在路上出了故障。

    本来星期五,学校就提早放学,家长也早早接孩子回家过周末。

    戚暖不想七夕七年等她太久,拦了一辆计程车上车,心里不由叹气,今天事事不顺心,简直是黑色星期五!

    接完孩子回到家,已经是晚上7点钟。

    戚暖先给女儿七夕洗澡,七年则在客厅里写自己的那份功课,他写完功课,戚暖也帮七夕洗完澡出来了,然后轮到七年自己洗澡。

    晚饭,戚暖是随便做的,冰箱里没什么食材,她将能用的都用了,芝士煎蛋炒饭,一碟白灼菜心,和一份凉拌青瓜,她打算明天休息带七夕七年去超市购物,再给他们做好吃的。

    吃饭时,儿子扒着饭突然问她:“妈妈,我好看还是叔叔好看?”

    “哪个叔叔啊?”戚暖给他夹了一颗菜心,只当儿子在电视上看到哪个男明星在比较,小孩子的思维很奇特。

    “韩应铖!”七年挑挑小眉头,舔掉嘴角上的一粒米饭。

    儿子这挑眉的小动作在戚暖的眼里像极了韩应铖,她略略心虚,不好看儿子清澈的眼神:“你去照镜子问你姐去,妈妈的审美不行。”

    七年转头,问身旁秀气吃饭的龙凤胎姐姐七夕:“我好看还是他好看?”

    七夕脆生生地斩钉截铁:“当然是叔叔好看!”

    叔叔是她见过最好看的男人,和妈妈站在一起特登对!

    “哦。”七年没说话了,继续吃饭。

    戚暖奇怪地瞅了瞅他,竟然是‘哦’,而不是‘哼’,不像她的酷儿子啊!

    吃完晚饭,戚暖收拾碗筷,在厨房里洗碗。

    七夕七年喝着牛奶打开电视机,在转台,星期五晚上有很多综艺节目,邹舟和他们习惯追一个亲子的节目,七夕将电视台转到那儿。

    “妈妈,我们要一个爸爸好不好?”看着节目预告,七夕突然说道。

    戚暖差点手滑摔了碗,她在厨房沉默好半晌,才洗好碗筷出去,坐下沙发抱着女儿抱怨道:“要爸爸就不要妈妈了?”

    “当然不是。我们家要一个爸爸,然后就可以替你分担了,你下班来不及接我们,爸爸可以先过来接我们放学,冰箱里没有菜,爸爸可以带我们出去吃饭。下雨的时候,爸爸还可以抱着我和弟弟给你撑伞,还能帮忙做家务和做饭。”

    七夕一根根掰着自己的小小指头,绞尽小脑袋将她能想到的所有的好都数给妈妈听,想让妈妈心动。

    戚暖忍不住笑:“七夕,我觉得你要的不是一个爸爸,你要一个男仆人还比较合适。”

    七夕撒着娇:“妈妈,我想要一个爸爸。”

    戚暖心里有愧,给不了女儿一个爸爸,不过七夕平时很少会提起爸爸这个话题,她问女儿:“你今天是怎么办了?以前你和七年不都是说世上只有妈妈好吗?现在变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