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章 两天一夜都在她家里过
作者:君子闺来的小说      更新:2011-09-26
    “剪刀石头五指山!”

    弟弟七年赢了,去吃海底捞。

    姐姐七夕眼巴巴地看着自己的小小剪刀手,嘟嘟嘴跟弟弟提意见:“你下次要让我,要出五指山。”

    “好。”七年拿过七夕的小书包,自己背着,很酷的男孩子。

    戚暖哭笑不得,七夕很可爱,总是将剪刀石头布的布说成五指山,听西游记听多,每次讲到孙悟空压在五指山下五百年,总会眼泪汪汪。

    而且很好玩,每次和七年比划,七夕九成九会出小剪刀手,她看聪明的儿子早就发现这一点,每次想输想赢就看他的心情,估计他今晚是真的很想吃海底捞。

    七夕七年还在嘀咕着,戚暖领着他们去坐车,天色已经渐黑,前面不远处的马路旁停着一辆黑色豪车,车外身形高大颀长的男人向他们望过来,轮廓沉在夜色里,霓虹的车灯闪过,一半阴影,一半俊美。

    戚暖顿住。

    “啊,是叔叔!”七夕指了指,眼力好得很,这就奔了过去,热情得很。

    戚暖拧起烟眉,看儿子也想过去韩应铖身边,顿时生闷气。

    七年反而牵着妈妈的手往韩应铖那边走,边走边说:“妈妈,我们坐叔叔的车去吃海底捞让他请的话,我们可以省下108块。”

    “谁让你算这种数的!”戚暖要给郁闷死了。

    只听女儿已经和她爸聊起了:“我们要去吃海底捞,叔叔也一起去吗?妈妈很喜欢吃海底捞的,我们全家都很喜欢吃。”

    七夕嘴甜自来熟,只差没说叔叔你请客吧。

    韩应铖看得出戚暖的小女儿挺欢迎他的,看着七夕讨喜的模样,他心情稍稍转好,随即想到这是乐祁泽的女儿,又不悦起来,如果是他和戚暖生的女孩,肯定比七夕还要可爱!

    “好,我开车送你们过去。”韩应铖抱起戚暖的女儿,抱她上车。

    戚暖看了一眼车后座的里面,有两个儿童座椅,中午她坐韩应铖的车的时候,没看到有的。她凝眉道:“七夕,你做什么?快下来!”

    七夕的小肉爪扒拉着儿童座椅:“可是,叔叔说也跟我们一起去吃啊。”

    戚暖就是不想跟他一起去吃:“下来!”

    “妈妈生气了?”七夕不敢真的气妈妈,知道妈妈今天心情不好,她扒拉着想下车。

    韩应铖眉峰微动,反手关上车门,七夕下不了车,小嘴巴在车窗的玻璃上呵出一口气,在雾化的车窗上写上‘sos’求助字眼,小眼无辜。

    “你女儿很聪明。”韩应铖也一并抱起戚暖的儿子,带他上车。

    戚暖急得攥住韩应铖的手臂,女儿儿子都在他那里她不得不跟着他:“韩应铖,你做什么,别抢我儿子!”

    “小声点,别人不知道还以为我在诱拐儿童。不是要去吃海底捞?我也一起正好送你们。”韩应铖将七年抱到车上另一个儿童座椅坐好,戚暖还想要回孩子,被他的手臂拦住。

    车门关上,七年趴在车窗前看叔叔和妈妈在做什么,只见车窗的上方一角被叔叔修长的大手遮住,七年看不到他和妈妈的脸也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只看到他们的身体贴得很近很近。

    叔叔的声音隐约听得见:“要我抱完小的抱大的?”

    妈妈很快也上了车,脸红红的。

    七夕和七年很高兴,知道妈妈和叔叔和好了,他们很喜欢这个叔叔,想他跟妈妈一直好。

    韩应铖系上安全带,启动豪车,问戚暖:“怎么去?”

    戚暖真不想告诉他,但又不想在孩子面前显得太幼稚,她充当导航指着路让韩应铖开车。

    坐公交车也就三个站的路程,韩应铖开私家豪车的更快,10分钟左右就到了海底捞。

    韩应铖停好车,逐一抱两个小鬼下车,戚暖在旁边看着,突然有股冲动想问他喜不喜欢七夕七年,毕竟是他的女儿儿子,她多少都希望他有点好感的。

    海底捞的女经理是邹舟认识的朋友,和戚暖也熟悉,她们经常带七夕七年过来吃,倒也熟络了。

    “来,姨姨抱。”女经理抱起七夕,问戚暖的同时在打量戚暖身边的高大男人,开着上百万的豪车:“要不要开个房间?”

    “好。”戚暖看韩应铖一身正式的黑色西装,整洁很有质感不带一丝皱痕,不好坐在外面的散座,开个房间比较方便。

    女经理抱着七夕走在前头,领着他们上二楼,小声问小女孩儿:“你的爸爸啊?”

    七夕偷看高大伟岸的韩应铖,与妈妈走在一起,比电视上的男女主还要般配,她重重地点下小脑袋:“嗯!”

    韩应铖是她的爸爸,她心目中最理想的爸爸!

    女经理没想到戚暖有这么一个有钱的前夫,她听邹舟说戚暖有两个孩子但没有男朋友,她也就当成是离婚的女人,现在前夫找来,是要破镜重圆的节奏?

    房间里,女经理开了中央空调。

    韩应铖脱下西装外套与戚暖一起坐下。

    七夕刚坐下儿童高椅就急了:“姨姨,我要上厕所。”

    “我带你去。”女经理抱起她,七年也跟着跳下椅子:“我也去。”

    房门开了又关上。

    孩子走了,戚暖忍不住对韩应铖说道:“你能不能别再这样了?”

    韩应铖看着戚暖,薄唇浅浅淡淡撩起:“我如果可以随心所欲控制自己的心,不就未免太过无趣了?”

    戚暖对上他认真迷人的眼神,不禁脸红,她垂眸,看到他手背上自己抓的指痕,略不好意思他:“要给你买止血贴吗?”

    韩应铖摇头,并不在乎一点小伤,他在乎的是:“你中午是不是哭过?”

    戚暖没说话,眼睛看别处。

    韩应铖修长的手指挑起她的脸儿,捏着她的下巴扳回她的视线……

    戚暖眨眼中看着韩应铖的俊颜越发欺近她,唇与唇之间仿佛快要吻合,气息爱魅:“为什么哭?因为我和慕唯一的事,还是因为你心里舍不得我?明天晚上留下我好不好?留我在你家,整个周末我都让你看着不会跟其她女人走,好不好?”

    两天一夜都在她家里过……

    戚暖胸口发颤,伸出的手被韩应铖的大手攥着扣住,他手指与她的手指紧紧相扣,薄唇吻下她,一下下杏感的引诱着她随他陈伦情迷地接着吻。

    唇齿交缠间,尽是男人与女人之间的彼此吸引力。

    七夕七年上完厕所,女经理给他们打开门,不一会儿就迅速关上,领着他们下去楼下拿雪糕吃,房间里面正在上演儿童不宜的画面!

    戚暖有听到开门的声音,但没见到七夕七年进来,她又羞又急地攥住韩应铖结实的手腕,被他深吻着的红唇移开一点,娇喘着:“孩子回来了,你快停下来……”

    “还没回来。”韩应铖霸道地扣住戚暖的后脑勺,又吻着她,根本停不下来,一下午都在想着她,那么不可控,那么没有理智,他甚至隐隐预感到,再这样下去他会拉着戚暖不顾一切陷入疯狂。

    他不知道到那个时候自己是否会变得很可怕。

    能够停止的机会,韩应铖已经错过,戚暖也同样错过,如果没有初相遇,如果没有再邂逅,就不会有日后的情迷心动,揪缠不休。都是爱情这个东西在作祟,将不该有的命中注定落在两个阴差阳错的人身上,打乱了彼此的姻缘红线。

    七夕七年吃着甜筒回来,看见妈妈脸红唇红的,以为是空气不够热的,他们问妈妈要不要吃甜筒。

    戚暖笑着摇头,唇都被韩应铖吻麻了,再吃冰的东西她要没感觉了。

    一直到吃完饭结账。

    戚暖感觉到女经理对她投来的眼神,她心里知道刚才她和韩应铖在房间里接吻肯定是被女经理看去了,她愁啊,会不会向邹舟告状?

    韩应铖给了几张一百的小费,显然这顿饭他吃得很满意,戚暖看着替他肉疼,她以前有钱的时候也没给过这么多张小费……

    下楼,要上车时,一直送他们的女经理突然对戚暖说:“你前夫很帅。”

    啥?戚暖呆了一呆:“你……你误会了。”

    韩应铖眸低光华流转。

    女经理没将戚暖的解释听进去,旁边有客人来了,忙着招呼去了。

    回家的路上,戚暖都还在回忆刚才和韩应铖接的吻,没和他说话。她转头看七夕七年睡着过去了,好像在流着口水,特别可爱。她忍不住拿出手机,点开照相功能,偷偷拍下来,等下回家就能逗他们玩儿了。

    可能家长都喜欢逗自己的小孩儿玩,反正戚暖就特别喜欢的。

    韩应铖稍稍分心看了戚暖一眼,薄唇弯起,他走了一条远路,一个多小时才回到戚暖的小公寓。

    七夕七年还没醒,戚暖想叫醒他们,韩应铖叫住她说:“我帮你抱他们上去。”

    戚暖难得没拒绝。

    回到家,韩应铖第一次进去龙凤胎的小房间,看得出戚暖很疼他们,房间充满童趣,玩偶玩具汽车很多,但房间实在太狭小。

    韩应铖将两个小鬼放到小榻上,戚暖在旁边帮着他,七夕攥着他的衣领梦呓一声:“爸爸。”